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垂暮英雄

第二百八十一章 垂暮英雄

拜码头跟走亲戚还不一样,不能随随便便拎包点心,准备礼物得上点儿心才成,白虎乃西方神兽,五行属金,五脏主肺,六腑主大肠,润肺通肠的食物白虎应该喜欢。

  有些时候送人礼物并不是越贵重越好,而是对方需要什么就送什么,吴中元给白虎准备的礼物并不贵重,一桶煮熟的豆浆,这时候不叫豆浆,叫菽汁。还有一桶加了少许山葱的生猪血,这两种食物都有润肺通肠的功效,之所以在生猪血里加入山葱乃是因为白虎五味喜辛,辛泛指葱姜蒜的刺激性气味,属于真正意义上的辣,而辣椒的辣并不是真正的辣,其实是痛觉。

  对于吴中元准备的礼物,姜南是持怀疑态度的,在她的认知当中,老虎应该是喜欢吃肉的。

  二更三刻,二人来到了白虎所在的西关。

  虽然来时的路上姜南已经向他讲说了白虎的大致情况,在亲眼见到白虎之后吴中元还是大感震撼,寻常老虎身长多在两米左右,这只巨大的白虎身形足有普通老虎的五倍大小,超过了十米,这还不算虎尾。其体重应该在两吨左右,虽然体重不足大傻的五分之一,但是作为猫科动物来说,已然算是庞然大物了。

  朱雀所在的南关有棵枯死的古树,朱雀就蹲伏在那棵古树上,白虎所在的西关也是一处十字路口,却没有古树,十字路口正中有一块巨大的青石,上部较为平整,白虎就侧卧在那块巨大的青石上。

  动物到了老年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皮毛会失去光泽,这只白虎身上的皮毛已无壮年时的粼粼银光,而是毫无光彩的暗淡苍白,虽然身形巨大却是瘦骨嶙峋,卧在那里,彷如一个日落西山的垂暮老者。

  有句老话叫虎死余威在,老虎便是死了,也有震慑余威,更何况它还没死,虽然只是平静的卧在青石上,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还是令吴中元大感压抑,而其脸上那道自右眉延伸到左侧嘴角的森长伤疤更是大添威严,这表明它曾经血战沙场,力敌群雄。

  二人自白虎所卧的青石百步外站定,片刻的端详过后,吴中元接过了姜南手中的木桶。

  姜南冲吴中元投去忧虑的眼神。

  吴中元冲其摇了摇头,示意她无需担心,转而迈步向远处的白虎走去。

  四方神兽,白虎是最为凶戾的一个,姜南放心不下,自后面跟了上来。

  吴中元有感,转身冲其摇了摇头,待姜南点头,这才继续迈步。

  白虎一直是闭着眼的,但闭着眼睛不表示它不知道二人的到来,吴中元走到它十丈之外时,白虎缓缓睁开了眼睛。

  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的眼睛是不一样的,食草动物的眼睛往往大而圆。而食肉动物的眼睛通常小而长,大圆眼心思简单,较为平和。而拥有狭长眼睛的动物则心思深沉,往往带有强烈的攻击性。

  白虎就属于后者,只是眯眼睁开了一道缝隙,睁眼的瞬间寒光,凶光,杀气,霸气同时透射而出,锐利的眼神如刀似箭,便是吴中元早有心理准备却仍然感到心跳加速,头皮发麻。

  白虎睁眼之后,吴中元停了下来,放下手中木桶,冲白虎抬手见礼,与此同时高声说道,“在下吴中元,与友人西去,途经此处,特来拜望尊上。”

  吴中元言罢,白虎的眼神并无明显变化,但没有明显变化不表示完全没有变化,寒光,凶光,霸气仍在,但杀气却消减了几分。

  吴中元说明来历和动机,拎起木桶继续缓步前行,实则白虎早就知道他的来历,他自报家门只是齐全礼数。

  吴中元自白虎两丈外站定,低头将那两桶豆汁和猪血又往前送了一丈,随后退回,重新自两丈外站定,低头等白虎说话。

  他知道白虎知道他是什么人,也知道白虎不会杀他,之所以对白虎如此恭敬,也不是为了求得指点,只是为了表达自己心中的敬意,四方神兽都是奉命驻守边关的老将,数千年滞留一处,任凭寒来暑往,斗转星移,矢志不移,尽忠职守。

  等了片刻,不见白虎开口,吴中元缓缓抬头,拱手说道,“四位尊上分值四方,数千年中镇压封印,抗拒外敌,施大恩于世人。待六道清正,必供之庙堂历代祭祀,必立碑四方万世缅怀。”

  吴中元这番话说的很是郑重,听得吴中元言语,白虎真正的睁开了眼睛,但它仍未开口,只是看了吴中元一眼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吴中元也没有多做停留,再度冲白虎抬了抬手,然后转身退走。

  虽然白虎始终没有开口,他却能看出自己说出那番话之后,白虎甚感欣慰,对四方神兽来说,世人给不了它们任何它们想要的东西,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冲这些保护过世人的神兽表达感谢,虽然这种感谢对它们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却能让它们知道自己所保护的这些人是念它们的好儿,领它们的情的。

  走到百丈外,吴中元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白虎已经别过头去,不再面对他们。

  姜南冲他做了个手势,二人转身离开,回城途中二人一直没有交谈,回到城中,姜南方才说道,“你先前的那番话令它很是感动。”

  “你如何知道?”吴中元随口问道。

  “它别过头去,是不愿让我们看到它的悲伤。”姜南低声说道。

  “除了道谢,我们也没什么能为它们做的了。”吴中元叹气点头,白虎乃西方神兽,五行情绪属悲,但凡带有攻击性的人或者动物,骨子里都藏有悲观情绪,但凡温顺平和的人或者动物,天生都是带有乐观情绪的。

  “未曾想凶戾如它,亦有喜怒哀乐。”姜南说道。

  “性情中人才有真正的喜怒哀乐。”吴中元随口说道,这时候人数较少,社交不是那么复杂,也没有像现代那么丰富完整的历史,能知道数千年中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实则纵观古今中外,所有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事情都是性情中人干出来的,平和之人容易从众,随波逐流以得利。性情中人往往偏执,坚持固守乃自闭。

  以刘邦和项羽为例,项羽就是性情中人,不愿背信弃义诛杀刘邦,而刘邦很平和,用他爹威胁他他都不管,所以最后项羽输了,输的原因是有底线,太要脸。

  姜南是牛族的二贵人,岚山以高规格来招待她,把最好的房间让了出来。

  但岚山只给二人准备了一间房,二人的关系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在岚山城主看来,他和姜南已是夫妻,理应住一间房。

  吴中元有些尴尬,但他不想让姜南看出他尴尬,因为姜南对他有情有义,当日在封印青龙甲的古墓旁,姜南为了救他,不惜用自己的名节来保他,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把姜南睡了,以后姜南还怎么嫁给别人。

  此外,姜南前番出来,还把牛族王宫备用的所有丹药都偷出来了,女大不中留,胳膊肘开始往外拐了,于情于理都得给她个交代,若是搞的授受不亲,姜南定会万分寒心。

  事情就在那儿摆着,道理他也懂,但他还是放不下王欣然。

  在吴中元愣神儿的工夫,姜南已经转身往外走了,“你住这里,我往别处去。”

  听姜南这般说,吴中元大感愧疚,讪笑说道,“要不,一起?”

  “口不对心,”姜南鄙夷冷哼,“我若当真应允,你如何应对?”

  吴中元大窘,待得回过神来,真诚邀请,“现在睡觉还早,进来说说话吧。”

  姜南这时候已经走出老远了,听吴中元这般说,便停了下来。

  吴中元再邀,姜南转身走了回来,与他一同进屋。

  桌上放着羊奶和泉水,还有一些时令水果,二人东西对坐,吴中元主动开口,向姜南讲说自己在现代的一些经历,姜南对他有情有义,必须跟她说实话,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实话永远都是正确的答案。

  类似的事情吴中元曾经跟吴荻讲说过,与吴荻的不时发问不同,姜南只是安静的听,她不发问不表示她理解了,也可能是她压根儿就不好奇,不关心。

  直到吴中元说完,姜南才开口说话,而她问的问题竟然跟吴荻如出一辙,“你离开之前,可曾承诺会回去寻她?”

  吴中元摇了摇头。

  “她为何不随你走?”姜南又问。

  “没有足够的灵石。”吴中元摇头。

  姜南没有立刻说话,想了片刻方才说道,“如你所说,你在河的上游,而她在下游,既然你放她不下,为何不往她可能会去到的地方埋藏灵石,她若有心,自会寻得灵石,前来找你。”

  听得姜南言语,吴中元心中一凛,他在五千年前,王欣然在五千年后,他现在如果埋下灵石,理论上王欣然是可以得到的,不过这只是理论上可行,五千年太久了,变数太大,即便他埋下了大量灵石,王欣然得到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此事先放一放。”吴中元摇头说道,这种作法的可行性还需要仔细推敲,不管有没有可行性,眼下都不是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用不了多久就要开战了,王欣然连这时候的语言都不会,更没有灵气修为,大战结束之前,此事不能提上议程。

  “时辰不早了,早些睡吧。”姜南站了起来。

  吴中元点了点头,起身相送,与姜南讲明了原委,心里轻松了许多。

  次日清晨,众人早起准备,装载了干粮饮水,大傻载着众人往西北方向飞去。

  西行不久,进入昆仑山地界,昨天暂时搁置的事情,此番需要作出决定了,到底要不要去那废弃的庙宇。

  沉吟良久,吴中元最终决定往那破庙一行,不能轻易放弃,可以自远处观察一番,也不一定非要进庙里去……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一章 垂暮英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