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十八章 使命

第二十八章 使命

“不要让他过于激动,会导致呼吸不……”

  王院长话没说完,年轻人就开始剧烈咳嗽,几声咳嗽过后,一口鲜血夺喉而出。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搀扶着想让他坐下,但那年轻人虽然吐出一口鲜血,精神却好了很多,接连摆手,示意可以站着说话。

  眼见年轻人原本苍白的脸颊竟然出现了些许红润,王欣然急忙看向王院长,“是不是回光返照?”

  类似的情况王院长见过无数次,点了点头,“他失血过多,已经油尽灯枯,回光返照也不会持续太久,你们得尽快。”

  “我能不能给他输血?”吴中元回头问道,在此之前医院肯定检查过这个年轻人的血液。

  王院长摇了摇头。

  王欣然拿出手机,对准了吴中元,“想问什么尽快问。”

  “高压舱有监控设备。”王院长说道。

  王欣然并未放下手机,抬了抬手,示意吴中元抓紧时间。

  吴中元扶着年轻人倚靠着舱壁坐下,自己蹲到了他的对面,先指王欣然,“王欣然”,再指王院长,“王院长”,然后指着年轻人自己。

  年轻人知道吴中元在问他姓名,“吴追。”

  语言和文字并不是一起产生的,先有语言,后有文字,两者是在后期才融合到一起的,年轻人的发音是吴追,那他的名字就是吴追这个发音,却不一定是吴追这两个字。

  吴中元又指了指自己,自己当年来到这里时已经出生了八个月,按理说应该有名字了。

  “吴。”吴追说道。

  吴中元恍然大悟,吴应该是父亲一族的姓氏,吴追和吴千山都用了这个姓氏,而当年师父之所以让他姓吴,无疑也是因为那鸟人告诉过师父他叫吴。

  高压舱里挂着个记录用的夹板,王院长将其取了下来,递给吴中元,“看他会不会写字?”

  吴中元接过夹板,自己先写了几个字,然后递给了吴追。

  吴追很聪明,立刻明白了吴中元的意图,接过夹板和笔,快速书写,他书写的姿势和现代人不同,有点像持拿毛笔,也有点像持拿画棒,但书写的速度很快,这说明他此前经常书写。

  眼见吴追会写字,王院长非常激动,对于汉字起源,学术界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汉字起源于夏朝,还有一种认为汉字起源于黄帝时期,由仓颉整理研创。吴追会写字,说明远古时期就已经有了汉字。

  吴追来到现代之后应该见过这种不需要蘸墨就能书写的笔,也不感觉惊讶,一直在快速书写,所用文字极为古拙,有点像甲骨文,与象形文字也很相近,很多文字都更像图形。

  吴追书写的文字是上下排列,由右至左,字体很大,写满一张之后,折叠撕下,递给吴中元,又紧接着书写第二张。

  吴中元没有打断吴追的书写,吴追很聪明,他知道与语言相比,写在纸上的文字能够长时间保留,更容易被追溯和理解,所以才会尽可能的以文字来讲述。

  吴追是真的很聪明,戒心也很重,书写时一直低着头,用垂下来的头发遮挡写下的文字,每写完一张都是先折后撕,之所以这么做,无疑是不想让吴中元之外的人看到书写的内容。

  吴追一直在书写,足足写了十几页还没有停笔的意思,眼见夹板上的纸即将用完,王院长又出去取了一沓回来。

  此时吴追又在剧烈咳嗽,不时歪头咳出鲜血,但他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不见丝毫慌乱,他历经磨难,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此时正在传递信息,他的任务即将完成。

  十五页之后,吴追书写的速度慢了下来,但他速度的减缓并不是因为体力不支,而是他开始思考,每写一些字,就停下想一想。

  见此情形,吴中元放下心来,根据吴追的动作来看,重要的事情他已经写完了,眼下正在思考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眼见吴追想要放笔,吴中元做了个怀抱婴儿的动作,然后又自唇前做了个鸟喙的样子。

  吴追会意,知道吴中元问的是那人身份,于是再度书写,写完,仍然交给吴中元。

  吴中元拿过吴追手里的笔,画了个圈儿,指了指自己和吴追,然后再画一个圈儿,又指了指王院长和王欣然,随后用笔自两个圆圈之间画了一条直线和一个前进的箭头儿,唯恐吴追不理解,又在直线上画了多个前进的箭头儿。

  最后,又自这条带着前进箭头儿的直线下方再画一条直线,用笔比划着,想要画上后退箭头儿。

  吴追懂了,接过笔,自第二条直线上画出了后退的箭头儿,然后紧紧的抓着吴中元的手,用手指着第一个圆圈儿,冲吴中元重重点头。

  见此情形,王院长和王欣然面面相觑,吴中元和吴追的无声交流并不隐晦,吴中元的意思是我们还能回去吗?而吴追的意思则是可以回去,而且必须回去。

  吴中元拍了拍吴追的肩膀,冲其正色点头,然后又指了指这两个圆圈儿,又摆了摆手,面露无奈状。

  吴追指了指吴中元手里的那叠纸张,示意回归的方法就是这上面。

  吴中元又指向第二个圆圈儿,然后指了指自己,做疑惑状。

  吴追明白吴中元想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思考过后,伸手比划,做战斗状,然后伸展双臂,闭目仰头,随后又用手里的笔自纸上画了一条横线,画好之后立刻涂抹掉,然后又画了一条竖线,而他这条竖线就连接第二个圆圈儿。

  吴中元隐约懂了,当年在黄县附近应该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那场战斗很可能有能够控制时空的人参与,此人本想将他自战场上挪到另外一个安全的地方,结果出现了偏差,空间的转移变成了时间的转移,位置没变,时间却变了。

  沉吟过后,吴中元拉过了王院长和王欣然,自己蹲在二人中间,做婴儿状,然后又指了指王院长和王欣然。

  吴追看到了吴中元的举动,却没有给予回应。

  见此情形,吴中元以为吴追没能理解他的意思,于是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动作。

  吴追叹了口气,闭目摇头。

  吴中元懂了,但他不愿接受现实,又进一步确认,手指王院长,看向吴追。

  吴追摇了摇头。

  再指王欣然,又看吴追。

  吴追再次摇头。

  吴中元抬手捂脸,他刚才询问的是自己父母的情况,而吴追的回答则是他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实则他第一次比划的时候吴追已经懂了,只是怕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见吴中元情绪低落,吴追拿过夹板,再次涂画,这次他画的不是文字,而是上下排列的一些数字一样的东西,一共有四行,第一行是个圆圈儿,第二行是两条竖杠,第三行是两个“正”字加两条竖杠,最后一行是一条横线。

  见吴中元面露疑惑,吴追指了指他,又指了指第一行的那个圆圈儿。

  然后又指了指第二行的两个竖杠,伸展双臂,闭目抬头。

  再指第三行,拱起右臂,做力量状。

  指到第四行时,抬头上望,做仰视状。

  最后,又指着吴中元画出的代表他们世界的那个圆圈儿,郑重的看着吴中元。

  吴中元点了点头,吴追很聪明,表述的也很精准,吴追的意思是他是某个部落的首领,确切的说是首领继任者,而在他下面应该有两个巫师,还有十二名骁勇善战的勇士和一干依赖他的族人。

  随后吴追开始咳嗽,见他咳的难受,吴中元就上前帮他拍背顺气,就在此时,吴追趁机往他衣领里塞了个东西。

  这东西是凉的,滑的,吴中元瞬间就知道此物是什么,也明白吴追咳嗽只是想引他过来,暗中将这块白色玉石交给他。

  做完这些,吴追如释重负,闭上眼睛,长长的喘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他早已经油尽灯枯,全靠意志支撑,而今完成了使命,心愿已了,脸上的红润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毫无血色的苍白。

  “吴追。”吴中元呼唤他的名字。

  吴追貌似没想到吴中元会喊出他的名字,精神微振,睁开眼看向吴中元。

  短暂的停顿之后,吴追抬手指了指夹板上最后一张纸的最后一行,又指了指自己。

  这最后一行代表的应该是巫师和勇士之下的普通族人,吴追此举应该是在表明自己只是普通族人。

  吴中元不太明白他此举的含义,抬头看向吴追。

  吴追此番没有看他,而是看着王院长和王欣然,短暂的直视之后,吴追抬起右手,沉声说了句什么,随之屈指握拳,击向舱壁,伴随着一声闷响,坚厚的不锈钢舱壁被一举击穿。

  事发突然,三人谁也不曾想到一个濒死之人会迸发出如此骇然的力量,待得稳住心神,再看吴追,发现他已经不动了,这一拳是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击,彻底耗尽了他仅存的生命,连击出去的右臂也不曾收回。

  短暂的沉默过后,王院长上前试了试吴追的鼻息,又号了号他的脉搏,转身冲二人摇了摇头。

  王欣然点了点头,收起了自己的手机。

  王院长歪身查看舱壁,心惊感叹,“一个濒死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他唯恐吴中元不愿回去,想通过展示武力,激起他心中的好奇,促使他回归。”王欣然说道。

  “不是的,”吴中元闭目摇头,“他是在向你们示威,告诉你们我不是孤家寡人,令你们有所顾忌,不敢伤害我……”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 使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