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剿匪

第二百七十九章 剿匪

心甘情愿的去做一件事情和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做一件事情,其效率是大不一样的,此前不管是黎万紫还是吴勤,都不认为穷追不舍是正确的,之所以去做,只是因为这是吴中元的命令,而今明白吴中元此举大有深意,便尽施所能,力求将巨鹫和巨鬣狗尽数截杀。 

    正如吴中元所说,那些深思熟虑权衡得失的人往往更容易成为他人冒犯的对象,而对方之所以敢冒犯他们,正是因为知道他们遇到事情会充分权衡,力求减少损失,其实越是想要减少损失,损失就会越大,反倒是那些遇到挑衅就炸毛儿,不计后果往上冲的二愣子没人敢轻易招惹。 

    吴中元此举就是想给对方留下不计后果,遇到冒犯会疯狂报复的二愣子印象,待得四方神兽寿终正寝,其他五道将会失去制约,封印一旦解除,势必陷入六方混战,届时人类所在的一方实力一定是最弱的,如果不显露点儿二愣子精神,势必成为其他五方最先攻击的对象。 

    姜大花初得鹰凤矛,惊诧喜悦,进攻之时多有尝试,逐渐发现了鹰凤矛的神异,用的越发顺手,她身形高大,走的又是刚猛的路子,这种长兵器正合她用。 

    由于吴中元此前只是随手将鹰凤矛扔给了她,姜大花虽然感觉吴中元是将鹰凤矛送给了她,却没有得到吴中元的正式馈赠,担心煮熟的鸭子飞了,便持拿鹰凤矛奋勇追杀,她得让吴中元看到鹰凤矛正合她用,她得了鹰凤矛之后如虎添翼。 

    此前吴中元一直在与大傻协作,待姜南来到,便腾出手来,催发雷霆之怒,控驭雷电遥攻对手。 

    将这些巨鹫和巨鬣狗全部杀掉只是众人的目标,实际上很难做到,因为己方人数较少,而敌人众多,眼见大事不好,巨鹫开始作鸟兽散,往四面八方冲突。 

    援助友军固然仗义,但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眼见有覆灭之虞,空军也不管陆军了,巨鹫把抓着的巨鬣狗全扔了,轻装减负,以此增加突围的机率。 

    眼见堵不住,众人只得各自为战,往不同的方向追,能杀多少杀多少,杀到最后还是跑了一些,跑的太远了,追不上了,也有一些躲进了下面的密林,寻不到了。 

    这时候已经临近午时,众人汇聚一处,姜大花装模作样的交还鹰凤矛,吴中元摆了摆手,“送你了。” 

    姜大花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和兴奋,满脸带笑,嘴里却说着,“这如何使得。” 

    这时候已经临近午时,吴中元手指东北,“去山羊谷,吃些酒食。” 

    “我们尽皆外出,本部空虚,还是早些回去吧。”吴勤说道。 

    黎万紫点头附和。 

    姜大花光顾得摩挲鹰凤矛了,没发表意见。 

    吴中元也不多说,驱乘大傻和姜南先行,见他不改变主意,吴勤等人只能后随。 

    山羊谷最热闹的时候是晚上,这里的人是不吃午饭的,酒肆也不开门儿,但开不开门儿不是他们说了算,吴中元高调的命大傻自街上降落,高声呼喝,逼店主开门儿。 

    这时候镇子上的人都在睡觉,听得异响,纷纷出来观望,见到大傻,皆感惊奇,他们不认得吴中元,认得吴勤和姜大花的也少,但他们认得黎万紫,实则也不是认识黎万紫,而是根据她所穿戴的紫色盔甲和背上的古拙弓箭猜到她是鸟族悍将黎万紫。 

    众人认出了黎万紫的雁凤弓,也就认出了吴勤的牛龙锏,再看姜南的鸾凤剑,又看姜大花的鹰凤矛,越看越心惊,越看越震撼。 

    吃饭只是次要的,吴中元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炫耀,说炫耀不太好听,那就改为展示,这里是消息传播的集散地,用不了多久整个南荒的人都知道他麾下大将都有通灵神兵在手,世间本来就有通灵神兵辅弼金龙的传说,他刻意强化众人的这种想法,得让所有人知道他是天命所归,同时也能让手下的大将更加坚信自己就是十八辅弼之一,生死相随,患难与共。 

    就这还不算完,还得干点儿别的,临走的时候街上已经站满了人,吴中元大手一挥,“往鼠族去,这群鼠辈敢与妖王通风报信,试图害我性命,岂能轻饶了它们。” 

    言罢,驱乘大傻和姜南先行,吴勤等人顶着一头雾水凌空跟随,他们可不知道吴中元打的是什么算盘,只在疑惑此事怎么会跟鼠族扯上关系。 

    吴中元有自己的打算,鼠族在南荒的名声很不好,已经沦为了山贼土匪,既然黎万紫等人都在身边,也不去偷他们的了,直接过去抢,对外可不能说抢,得说过去剿匪,为民除害。 

    喜欢看热闹是国人的通病,这时候已经有这毛病了,听他们要往鼠族去,纷纷跟过去看热闹,他们修为不高,跟不上吴中元等人,却知道鼠族在哪儿,可以自后面慢慢跑。 

    往鼠族去的途中,吴中元也没有冲吴勤等人解释此去鼠族的真正目的,不管吴勤还是黎万紫,乃至是姜大花,都是一方霸主,若是知道他此去是为了抢人家的*和工匠,怕是都不会赞同支持。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对于鼠族来说今天可不是个好日子,对于族长宵吉来说,今天更是不吉,自睡梦中被族人叫醒,只道外人有人前来兴师问罪。 

    出来之后见吴中元手持猁龙棍站在洞口,狞笑说道,“好小子,还敢自投罗网。” 

    “宵吉,你试图害我性命,死到临头仍不悔改?”吴中元高声喝问。 

    “害你性命,老子只恨下手晚了,不曾。”宵吉说到此处就被藏身暗处的黎万紫射死了。 

    黎万紫之所以动手,是因为宵吉已经承认试图谋害吴中元,她哪里知道二人说的是之前吴中元误入鼠族围捕猁龙棍的陷阱,险些被鼠族炸死的那一节。 

    射杀了宵吉之后,众人现身,鼠族众人亡魂大冒,吓的躲进了山洞。 

    吴中元也没有命吴勤等人大开杀戒,而是给鼠族一刻钟的时间,命他们重新推选主事之人,出来投降并商谈赔偿事宜,逾时不降,火烧无底洞。 

    大军压境,岂能不降,很快鼠族就不战而降,战败国是没资格谈判的,胜利的一方说什么就是什么,吴中元也没虐待他们,只是把所有会*的工匠全要走了,其实也不多,就七八个人,制造好的*也要走了七成,之所以没全部要走,是考虑到鼠族之前得罪了不少人,若是把*全弄走,他们就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本,留点儿给他们防身。 

    *得让鼠族派人送过去,至于工匠,必须立刻带走,但这么多人,坐不下,正愁恼,灵机一动,鼠族人有老鼠血统,他们是可以变为老鼠的,想到此处,便命那些工匠化身老鼠,用箩筐装了。 

    吴中元做这些时候,吴勤等人的表情都是不很自然的,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吴中元原来是冲着人家的*来的。 

    日落之前,众人赶回了大泽,老瞎子和老二一直在忐忑等待,见吴中元全身而退,这才如释重负,老二浑浑噩噩,但老瞎子却是明眼人,知道吴中元此前神授大傻先将他们送到安全区域是冒着多大的风险,感动非常,郑重道谢。 

    众人难得凑在一起,便趁机坐在一起吃了个晚饭,吴中元邀请老瞎子参加,老瞎子正色拒绝,只道不妥,再邀,仍不参加,只得作罢。 

    黎万紫和姜大花急着回返本部,饭后便要离开,吴中元对之前送回来的粮种进行了分配,带回来的鼠族工匠也分成了三拨儿,大泽留下一部分,余下的由黎万紫和姜大花分别带回去。 

    送黎万紫和姜大花离开,吴勤与吴中元闲聊了片刻,说是闲聊,其实吴勤是有目的的,很婉转的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其实也是他们三个的想法,大致意思就是他现在不是普通人了,得注意自己的安全,没事儿尽量别到处乱跑。 

    吴中元含混的应着,也没准备接受建议,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呢,歇几天缓缓神,还得往西面去。 

    姜南也留宿在大泽,她的住处是吴卿给她安排的,就在他房间的对面,隔着个院子,为什么不给姜南安排到他隔壁,怕是只有吴卿自己明白。 

    次日,先后来了四伙人,最先来的是黎万紫派来送衣服的,他已然晋身洞玄,服饰颜色得换换了,女人就是女人,细心且琐碎。 

    第二拨是牛族派来找姜南的,说是她妈又病了,让她回去。这自然不是真的,肯定是姜正听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不放心姜南跟着她到处乱跑,所以才叫她回去。 

    虽然明知骗她回去的可能性大,姜南还是回去了,只道最多三日便会回来。 

    第三伙人是鼠族送*的,七八车,都是大木桶装着,这可是危险物品,万一不小心炸了,半座城池就被它炸没了,得寻个远离人群的地方放着。 

    傍晚时分来的是狐族农夫,是由一只老鹤送来的,狐族没有飞禽,待得问过那农夫才知道这只飞禽是十三郎高价雇的,为的是尽快将他送过来指导耕种。 

    十三郎为什么这么热情也不难猜测,这家伙想必是听说了昨天他带着黎万紫等人去把鼠族的宵吉给杀了,这时候应该正在后怕不已。 

    没用三天,第二天姜南就回来了,果不其然,她妈没病,是姜正叫她回去的。

    见姜南欲言又止,吴中元隐约猜到姜正都对她说了什么,不过粮种今年肯定是没有了,鼠族工匠倒是可以分两个给牛族。 

    见姜南也没有拒绝,吴中元知道自己猜对了,姜正这个老东西唯利是图,不过姜南偷了这么多丹药出来,于情于理也应该与牛族一些补偿。 

    既然姜南回来了,吴中元就待不住了,奈何吴勤总是寻找借口拖他在城里,知道他有偷跑的习惯,晚上还故意点着灯睡觉,唯恐他摸黑溜走。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九章 剿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