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雷霆之怒

第二百七十七章 雷霆之怒

巨鬣狗和巨鹫为数众多,杀是杀不完的,眼下二人只能咬牙坚持,如果能坚持到大傻回返,二人就能活下来,如果坚持不到大傻回返,二人就得死在这儿。 

    实则直到这一刻,吴中元仍然有选择的余地,这时大傻还不曾赶到中土,若是此时神授大傻回头,二人活下来的机率也会大很多,但他并没有那么做,已经坚持到现在了,岂能半途而废。 

    虽有用不完的灵气,身体却仍然会感觉疲惫,灵气就像汽油,而身体则像汽车,即便有用不完的汽油,汽车也无法长时间的超负荷行驶,疲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坚持,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只有在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才能区分出谁是真正有毅力,谁只是自以为有毅力,疲惫所带来的痛苦异常强烈,这时候只要放弃,就可以结束这种强烈的痛苦,结束痛苦是很有吸引力的,对于早就是强弩之末的人来说更是一种莫名的诱惑。 

    人在面对巨大压力的时候,会本能的想要逃避,这是人趋吉避凶本能所驱使的,其具体的心理表现就是试图找理由,找借口,如果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出现了找理由,找借口的想法,那就是想要懦弱的退缩了。 

    真正勇敢的人是不会给自己找理由的,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借口,只要退缩了,就是板上钉钉的懦夫。 

    至于是自尊心在支撑着,还是求生的本能在支撑着,吴中元已经分不清了,总之就是不放弃,坚持到底,死也不放弃。 

    最辛苦的是前半个时辰,待得超越了极限,身体便开始逐渐适应,所谓适应并不是感觉不辛苦不疲惫,疲惫的感觉一直都在,只是变的不那么难以耐受了。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出来了,太阳升起之后,雾气逐渐变淡,光线变的明朗,压抑的昏暗逐渐被光明取代。 

    光线的变化令二人仿佛看到了希望,太阳升起说明至少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大傻应该已经赶到大泽了。 

    大傻有没有去到大泽,吴中元无法确定,因为此时他必须全神贯注的据守,根本无暇分神感知。 

    有两种状态是永恒不变的,一是灭亡,二是变化,只要不是灭亡,所有事物都会发生变化,此番发生的变化是对二人不利的变化,姜南持拿鸾凤剑左右挥斩,巨鬣狗被斩杀之后大量流血,兽血溅到了姜南的头上,积聚多了,便开始顺着她的发梢往下滴沥,有兽血滴到姜南的眉梢,转而模糊了她的眼睛,影响了她的视线,就在她抬手擦抹兽血之际,一只巨鬣狗趁机冲至,咬住了她的左臂。 

    吴中元有感,有心援救,却没敢出手,因为他用的是猁龙棍,此时那只巨鬣狗已经咬住了姜南的手臂,如果击打狗头,会加重姜南的伤势。 

    急切的思虑之后,吴中元挥出了猁龙棍,但他的目标并不是咬住姜南手臂的那只巨鬣狗,而是姜南右侧的那两只。 

    在他挥出猁龙棍的同时,姜南抖腕斩断了攻击自己那只巨鬣狗的脖颈,而猁龙棍则击退了另外两只巨鬣狗,令它们未能趁虚而入。 

    由于应对及时,那只巨鬣狗虽然咬中了姜南却没来得及大力咬合,但即便如此,巨鬣狗尖锐的犬齿还是将姜南的左臂咬出了四个偌大血洞。 

    见此情形,吴中元强打精神,勉强发力,持棍横扫,将冲到近前的几只巨鬣狗砸飞,争取了几秒的时间,施展天地回生,为姜南愈合伤口。 

    “如何?”吴中元拒敌的同时高声问道。 

    “嗯!”姜南咬牙回应。 

    战友之间的情义之所以深厚,除了朝夕相处,更多的还是曾经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不知不觉之间,吴中元对姜南的感觉发生了变化,不过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具体是怎样的一种变化,此等关头也没时间供他细想分辨,总之对姜南的感觉是发生了变化。 

    没过多久,情况再度发生了变化,巨鬣狗在冲扑的同时,另外一部分巨鬣狗开始拖动被二人打杀的同类的尸体,拖动尸体并不表示它们要撤退,它们此举是在清除前冲的障碍,同时也在是垫脚铺路。 

    堆积在二人前面的尸体间接为二人提供了战壕,此时巨鬣狗就在破坏这处战壕,那些尸体被拖到了前方和左右三个方向,一旦尸体被拖走,二人就失去了战壕,同时巨鬣狗也能够在得到垫脚石之后,更加快速的向二人助跑冲袭。 

    二人自然发现了巨鬣狗在拖拉尸体,却无力阻止,因为巨鬣狗为数众多,此时是兵分两路,在拖拉尸体的同时,进攻也并未停止,二人仍需全力抵御。 

    就在吴中元暗自焦虑之际,姜南的声音自身旁传来,“光明当真能够战胜黑暗?” 

    姜南此前只是全力拒敌,少有言语,听她开口,吴中元大感意外,闪念之后便明白姜南为何有此一问,一旦巨鬣狗毁去了二人的战壕并铺路完成,以二人此时的状态是抵御不住它们的进攻的,她前瞻到了此战的结果。 

    吴中元没有接话,他很想给予姜南肯定的回答,但他不想欺骗姜南,因为邪不胜正只是善良的人美好的愿望,光明和黑暗其实是等重并存的,光明并不占任何的优势,黑暗也没有丝毫的劣势,天意也不会去左右影响,后世有个成语叫成王败寇,光明和黑暗其实也是如此,光明胜了,正邪的标准就由光明制定,那时候光明就是光明,黑暗就是黑暗。如果光明输了,正邪的标准就由黑暗制定,那时候黑暗就是光明,光明就是黑暗。 

    既然姜南问了,不回答只会令她更加悲观,再勇敢的女人也是女人,身为男人,应该竭尽全力给女人以依靠和信心,在砸飞一只巨鬣狗之后,吴中元正色说道,“我乃金龙转世,天必佑之。” 

    听得吴中元言语,姜南没有再说什么。 

    说出这番话,吴中元是有些心虚的,因为他很清楚所谓的天意其实就是自己的努力,冥冥之中不会有谁眷顾和保护他们。 

    便是二人极力维护,战壕还是被敌人分解拆除,大量巨鬣狗自各处以更快的速度向二人冲来,二人早已是强弩之末,便是拼命努力,也无法防守周全,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眼见姜南压力巨大,频繁遇险,吴中元有心承担,但他修为低劣,能力不足,在砸死一只试图攻击姜南左肩的巨鬣狗的同时,另外一只巨鬣狗趁虚而入,咬住了他的左腿,据爪发力,将其拖拽倒地。 

    吴中元强忍剧痛,反棍打砸,但他被拖倒在地,不得施展全力,猁龙棍挥出,被另外一只巨鬣狗张嘴咬住,狂摇猛甩,吴中元抓握不住,猁龙棍脱手。 

    姜南有感,厉喝发力,身形疾旋,将冲到近处的巨鬣狗尽数斩杀,再断狗头,伸手拉起了吴中元。 

    吴中元站起之后只感觉天旋地转,站立不稳,强打精神急寻猁龙棍,却发现猁龙棍被那巨鬣狗甩到了左前方三丈之外,已不得捡回。 

    此时敌人已经再度冲至,姜南只得上前抗拒,吴中元依靠石壁,探手腰间,抓了一把补气丹药塞进嘴里,取下背后的弓箭,搭箭开弓。 

    他背的箭囊可存放箭矢六十支,此前曾经射出了一些,还剩下不少,此番开弓,直接四箭齐发。 

    他擅长用弓,准头奇高,便是同时射出四支箭矢,也能射中目标头颅,几番开弓,将近处敌人尽数射杀,二人得到了片刻的喘息。 

    “与你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吴中元高声说道,到得此时他已经没必要撒谎了,他携带的箭矢数量有限,箭囊很快就会射空,一旦箭矢射光,二人的下场不问可知。 

    “你后悔吗?”姜南问道。 

    此时巨鬣狗已经再度冲来,吴中元射出箭矢之后,出言问道,“后悔什么?”

    “你后悔回来吗?”姜南问道。 

    吴中元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清楚的记得箭囊里箭矢的数量,十五支,十一支,七支…… 

    就在箭囊只剩下三支箭矢的时候,又出现了变化,这次的变化来自于他自身,丹田气海原本正在缓慢回升的灵气突然彻底盈满,耳目清明,浑身舒泰。 

    类似的感觉他并不陌生,此前曾经出现过三次,这是修为进阶所带来的感觉。

    这一刻吴中元心中除了惊喜,还是惊喜,此前他曾经评估过自己的灵气修为,只在深红升玄的基础上提升了四成左右,想要晋身淡蓝洞玄,便是勤练不辍也需要两个多月。 

    早在与大傻自河边隐居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灵气的频繁耗损和补充可以加速灵气修为的提升,但之后一直没有寻到机会加以验证,此番血战激烈非常,灵气急剧耗损,又得到猁龙棍的快速补充,无形之中将提升修为的时间大大缩短。 

    正值生死关头,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供他享受惊喜的欢愉,默念咒语,掐捏指诀,右手探出,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劈落近处。 

    虽然只有淡蓝灵气,但感召的雷电仍然威力惊人,骤然劈下,气浪翻涌,血肉横飞。 

    由于是第一次施展雷霆之怒,不知底细,在劈杀对手的同时,二人也被雷电所引发的气浪波及,双双撞上了身后的石壁。 

    敌人很清楚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意味着什么,不等烟尘散去,大量巨鬣狗便再度狂扑冲至,吴中元急切探手,再施雷霆之怒。 

    由于修为有限,便不曾尽诛来敌,响雷过后,冲来的巨鬣狗死伤大半,姜南趁机出手,将余下几只逐一斩杀。 

    到得此时,吴中元终于松了口气,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想要依仗雷霆之怒尽诛对手不太可能,但坚持到大傻回来应该问题不大了……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七章 雷霆之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