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组建团队

第二百六十五章 组建团队

此时入更不久,距三更还有将近两个更次,自附近长时间滞留容易引起他人注意,得先往别处转转,待得夜深了再回来。

    上次救走吴荻的时候,牛族一方有不少中阶和低阶勇士参与了对他们的围捕,也不排除城中有认识他的勇士,得尽量避免与勇士正面接触,不过也没必要搞的鬼鬼祟祟藏头露尾,就算真的被人发现了,也可以推说是来寻找姜南的。

    连山城很大,城中有不止一处酒肆,生面孔只有出现在酒肆和客栈才不会引人起疑。此前他已经吃过晚饭了,但还可以再吃一点儿,于是又去了另外一家酒肆。

    自现代回来之后,他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遇到食物尽量多吃一些,因为下一顿还指不定在什么时候,饥一顿饱一顿是他回来这半年最真实的写照。

    这时候的人没什么夜生活,也没什么娱乐和消遣,忙碌了一天能喝上两杯就是很舒坦的事情了,所以酒肆里不止有外来商贩,还有本地人。

    吴中元最希望听到关于姜南的消息,但他的运气并不是一直那么好,自己想知道什么,人家恰好就在谈论什么,外来的商贩谈论的多是与易换有关的事情,只要是消息,对他来说就有用,通过商贩的交谈,他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连山城虽然对外通商,却对外来商贩征收重税,类似于市场管理费,说白了就是收保护费,对此外来商贩们怨声载道。

    众人的谈论倒是给他提了个醒,以后大泽通商的邑城对方开放之后,绝不能征收赋税,只要有人过去进行易换,就能给大泽带来潜在收益。

    另外一桌的几个食客喝多了,正在胡扯瞎掰,这些人是自南疆来的,此前可能自山羊谷落过脚,此时谈论的正是不久之前弱水龙泽发生的变故,不过这些人不明其详,说的牛头不对马嘴。

    男人凑在一起,话题很容易扯到女人身上,很快娼人绣娘就成了他们谈论的重点,大难不死的绣娘成了红人,也不知道怎么出来另外一个恶俗的版本,只说她曾被龙神幽禁并奸污。对此,同桌食客有疑问,只道山羊谷离弱水龙泽有一百多里,龙神如何能够前去奸污绣娘。

    对于同伴的疑问,那醉鬼也有解释,只道龙鞭可以无限伸长,是自地下穿过去的。

    哪有一百多长的鞭,如此不合逻辑的解释,自然没人信他,免不得一通嘲笑。

    那醉鬼急了,只说此事是山羊谷的万事通亲眼所见,岂能有假。

    此言一出,众人哄堂大笑,有人笑道,“万事通瞎眼多年,如何能够亲眼所见?”

    谎言被戳穿,醉鬼恼羞成怒,拍案而起,叫骂撒泼。

    众人见势不好,连哄带劝,搀着他去了。

    有句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个人如果所见所闻都是污秽肮脏的东西,时间久了,心境自然也会变的污秽肮脏,只有莲花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本来吴中元还在为听了这么些污言秽语而厌烦,待得听到醉鬼最后所言,心情略有好转,能够被称为万事通的人肯定都是博学多知之人,而他眼下恰好需要这样一个人,听他们所言,这个万事通就住在山羊谷,而且还是个瞎眼之人,想必不难寻找。

    想到此节,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人,当日他和吴大烈路过山羊谷的时候曾在镇子路口遇到一个老瞎子,出于同情,他还给了老瞎子点食物,而关于鸾凤剑的消息,也是老瞎子告诉他们二人的,难道那个老瞎子就是醉鬼口中的万事通?

    本来他也要往狐族盗取真正的高产粮种,到时候可以顺路去找找这个老瞎子。

    磨蹭了半个时辰,吴中元又换了一家酒肆,跟现代一样,这时候的酒肆也分高中低档,民夫们去的酒肆属于低档,商贩们去的是中档,还有高档的,是有身份的人才消费的起的。

    这一次吴中元换的就是这样一家,在低档酒肆他吃的是面片儿和酱冬葵,葵菜是这时候比较普遍的蔬菜,跟向日葵不是一码事儿,跟秋葵也没关系,是一种绿叶植物。在中档酒肆他吃的是炒菘菜和炸菽米,菘菜类似于白菜,但不是包心儿的,所谓菽米其实不是米,而是豆子,这也是五谷之一。

    高档酒肆点的是蜜藕盐菱和一壶酒,这时候的人还没有学会造假坑害同胞,食物都是货真价实,真正的蜂蜜藕片儿,用盐水煮过的菱角,在这时已经算是非常精细而奢侈的食物了。

    菱角得剥皮,剥皮就得花费时间,而吴中元之所以点它也正是因为它吃起来费事,可以自酒肆里合情合理的多待一会儿。

    越是高档的酒肆,食客越少,除了他,只有一桌儿,是刚刚换岗的两个勇士和几个军官,勇士在这时候属于贵族,军队里的要职通常都由勇士担任,但部队里也有一些不是勇士却非常英勇的低阶军官。

    这些人的警惕性就比较高了,吴中元坐下之后,他们便压低了声音,其中有人还不时用眼角余光观察他。

    先前吃了两顿,吴中元已经吃饱了,这次就是硬塞了,吃饭之时不时歪头看向门口,做等人状。

    一刻钟之后,那桌食客先走了,吴中元将吃剩下的菱角装了起来,结账离开。

    虽然这些人并没有说什么有价值的话,但他还是有所收获,在他们离开时,其中一个勇士打趣揶揄,只道另外一个勇士新婚燕尔,归心似箭。

    这话看似没什么,却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那就是不久之前有勇士成亲,这就说明姜正的老婆根本就没病,姜正是牛族大姜,地位相当于皇帝,他的老婆就相当于皇后,皇后如果卧病在床,哪个勇士敢结婚?哪有这么不长眼的下属?

    姜南是嫡出,通过不久之前有勇士成亲这一情况,可以间接推断出她的母亲没有身染重病,姜南的确是被姜正骗回来的。

    之所以说她是被姜正骗回来而不是抓回来的,是因为姜大花先前说的是姜南是独自回返的,这就不存在限制人身自由一节。

    得知自己被骗了,姜南会做什么?知道自己被骗了,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反其道而行之,不让对方遂心,所以姜南留在连山的可能性并不大。

    现在不确定的是姜南是什么时候离开连山的,如果离开的时候已经知道他得到了城池,应该会去他的地盘找他。

    如果离开的时候不知道这一环节,应该还会回山羊谷。要知道这时候可没有手机电话,消息传播的速度很慢,而且当日他与三族讨价还价的时候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所以截至目前,除了三族之外的地方可能尚不知道三族割让城池一事。

    白日里他自九牧赶去大泽,又自大泽赶去崮山,然后由崮山来到连山,如果姜南真的去寻他了,肯定就碰上了,没碰上就说明姜南很可能往山羊谷去了。

    但也不排除姜南还在连山的可能,但这种可能性不大,如果姜南真在连山,以他目前的修为,怕是很难在不惊动姜正的情况下与她取得联系。

    如果惊动了姜正,姜正估计不会让他带走姜南,要知道姜正是个老狐狸,知道他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随时可能遭受敌人暗算,这老狐狸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女儿跟敌人的靶子待在一起。

    沉吟良久,最终做出了决定,救了老二就赶去山羊谷,不在连山滞留。

    打定主意,便感应大傻,让它前来接应。

    连山四面的城墙上都有士兵把守,唯恐被士兵发现,便授意大傻尽量攀高,飞的越高,目标越小,也就越不容易被发现。

    在等待大傻赶来的同时,吴中元拔出匕首,削了三个木头垫片,待大傻开始降落时,拔出箭矢,插上垫片,射向狗头。

    箭矢飞出,狗被震晕了。

    可别小看这一条狗,将其震晕救走老二,充其量顶多是玩闹,如果把狗杀了,性质就变了,以后就不好说话了。

    大傻降落的速度很快,吴中元拿捏时机,横弓再射,两支箭矢分别射向两个侏儒,那两个侏儒本来就在睡觉,毫无防备,直接晕倒。

    大傻吊起老二,振翅攀高,吴中元将箭矢捡回,提气跃起,落到大傻头上,大傻努力飞高,自高空带着铁笼子往东飞去。

    到得东面林中,吴中元取回包袱,挥起猁龙棍砸断锁头,将老二自笼子里掏了出来,然后驱乘大傻向南飞去。

    冷风一吹,老二很快苏醒,睁眼之后发现自己身在半空,吓的惊呼连连。

    唯恐它惊慌跌落,吴中元便抓住了它,“别叫了。”

    “你,你,你是哪个?”老二眯眼仰头。

    “你不认识我了?”吴中元随口反问,老二是有灵气修为的,应该可以夜间视物,现在却看不清他的面孔,这就说明它的灵气修为被牛族用某种方法克制住了。

    “有些耳熟,”老二抬手挠头,“呀,是你呀大哥,你夫人可还安好?”

    听老二这般说,吴中元知道它对上号儿了,这家伙上次营救吴荻的时候误伤了吴荻的头,所以才有此一问。

    “还好。”吴中元随口说道,“你这家伙不地道啊,我传你神功,你竟然偷偷溜走?”

    得知吴荻没什么大碍,老二放下心来,嘟囔支吾,“我哪有溜走,那个,那个,大哥,你传我那神功貌似有些不对头啊。”

    “我都没怪你开溜,你还好意思兴师问罪?”吴中元抬手掩鼻,这家伙可能许久不曾洗澡了,身上的气味非常难闻。

    “哪有,哪有。”老二尴尬的岔开了话题,“大哥,还是你仗义,竟然回来救我。”

    吴中元松开了它,“老实待着,别掉下去了。”

    “大哥,我大哥呢?”老二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同伴。

    “还在连山,我只把你自己救出来了。”吴中元随口说道。

    “你救我作甚?”老二问道,它自不会愚蠢到认为吴中元是出于义气才去救它。

    “你的意思是我不该救你?”吴中元反问。

    “不不不,”老二连连摆手,“你救我出来,我总要设法报答才是,有什么差遣,你尽管吩咐。”

    “暂时没什么事情需要你做,你以后跟着我,有用得着你的地方你就上。”吴中元说道。

    “好好好。”老二连声答应。

    “你已经偷跑了一回了,要是再敢跑,看我怎么收拾你。”吴中元恐吓。

    “不跑,不跑……”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五章 组建团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