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事不好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事不好

确定了款式和图案,黎万紫立刻召来裁缝赶工缝纫,勇士的披风用料极为讲究,并不是扯块红绸子一披就叫披风,春夏时节的披风相对较薄,为麻布和丝绸混合织就,麻布的作用是为了保持披风的平整,而丝绸则是为了保持披风的质感。

    秋冬季节的披风相对较厚,除了麻布和丝绸,还加入了羊毛,羊毛的目的是为了保暖,虽然称之为披风,但更像大氅,不同等级的披风不止颜色不同,用料也有差别,以此区别等级,彰显尊贵。

    此外,三族勇士的披风虽然颜色相同,样式上却有明显差别,吴中元统领的六座垣城分别来自熊族鸟族和牛族,他的穿戴自然不能选择其中之一,必须做到兼容兼顾。

    勇士的配装并不只有披风,还有中衣和内衬,这个也需要赶制。还有鞋子,勇士的鞋子都是高腰的,更像靴子。而寻常百姓的鞋子多为草鞋或皮绑,差别甚大。

    衣着穿戴只是诸多需要推敲的细节之一,除此之外还要确定吴中元的住处,他虽然不常住这里,偶尔过来却不能没地方住,按照黎万紫的意思是给他建造宫殿,吴中元直接否决了,这时候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搞什么没用的排场,最终决定跟大泽一样,只在城主府邸的前院留下一处房间供他落脚。

    当领导的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老百姓的温饱问题,此时农耕和渔猎采集的比例几乎能占到四六,农耕并不发达,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耕种周期太长,不像狩猎采集那么快速,不过这并不是导致族人重渔猎轻农耕的主要原因,这时候的生产模式有些像建国初期的人民公社,一起劳作,一起吃大锅饭,由此导致族人缺乏主观能动性。

    想要改变这种情况也很容易,土地私有是最有效的方法,但土地私有不符合当前的“国情”,不能死搬教条,更不能操之过急,当前的重中之重不是让老百姓安居乐业,安居乐业是建立在国家稳定的基础上的,当务之急是求生存而不是谋发展,先求稳,扩大耕种规模,提高粮食产量。

    这时候的人没有施肥的概念,他们甚至不知道动物粪便可以充当肥料,也不知道草木灰可以补充钾肥,更不知道重茬会降低粮食产量。

    当吴中元将这些耕种的基本常识告知黎万紫时,黎万紫的表情是很奇怪的,惊讶之中带着些许嫌弃,她哪里懂得肥料对于植物的重要性,在她看来把粪便洒到地里长出的谷物也是污秽的。

    黎万紫的反应令吴中元暗自皱眉,即便他拥有先进的农耕技术,这时候的人接受起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与黎万紫一个人说,说多了她也记不住,于是吴中元就想召集城中勇士开个座谈会,把一些比较容易落实的想法跟负责相关事宜的勇士分享一下。

    按照他的想法,这个座谈会马上就开,但黎万紫不同意,坚持等他的专用服饰赶织出来,穿着体面了再与众人见面。

    吴中元不太喜欢这种形式主义,一个人是不是有威严,并不取决于穿了什么,也并不一定一直耷拉着脸就有威严,一个好的领导应该恩威并施,有恩在前,立威在后。

    不过最终吴中元还是同意了黎万紫的建议,因为黎万紫坚持将九牧九连所辖邑城围城的所有勇士都召集过来,正儿八经的开个会,这个建议还是可以接受的,领导可以不管事儿,但下面的人不能不认识领导。

    接下来二人商议的就是一些琐碎事宜,吴中元虽然不太在意自己的住所,却很关心大傻,命人自九牧和九连的驿场里建造“屎壳郎厩”,专供大傻落脚休息,牛粪也要挑最好的备着,既然不让人家吃饱,怎么着也得让人家吃点儿好的。

    由于吴中元不在这里常住,就涉及到消息的传递,按照黎万紫的想法,是要打造类似后世虎符的信物,即便吴中元不能亲自前来调遣,也能差人拿着信物过来传达命令,不过她的这个建议被吴中元否决了,信物是死的,万一他被人抓住了,信物就落到了敌人手里,不能用信物,得用暗号,所谓暗号其实就是一句话,只要来人说出了这句话,黎万紫就知道来人是他派来的。

    还有就是通商,暂时先不对外开放,只于自己所有的六座垣城通商,地点选在大泽,大泽位于崮山和九牧之间,自大泽里选一座邑城作为商城,六城民众可以去那里进行买卖交换,互通有无。

    对于他的这个想法,黎万紫是支持的,通商可以用自己多余的东西去交换自己需要的东西,六座垣城先前分别属于三族,都有自己匮乏的东西,也有自己多余的东西,通商不管对哪座垣城都有好处。

    但同时她也有些担忧,那就是此前三族泾渭分明,除了交战,少有交集,一旦通商,己方所有的六座垣城的三族民众就免不得进行接触,只要接触的多了,就容易出现感情纠葛,很难保证血统的纯粹了。

    黎万紫虽然担忧,却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担忧,因为她发现吴中元并不是没想到这一点,而是想到了却没有刻意避免,不阻止不避免,就等同默许和纵容。

    事实上黎万紫猜的没错,吴中元的确是在默许和纵容,倒不是因为自己是熊族和鸟族混血,就非得把别人也搞成混血,而是三族都是自己人,本来也就没必要搞的势同水火,最主要的是这时候一共也就几百万人,总是内部婚配,时间一长会导致基因和种族的退化。

    既然要通商,就得有所有人都认可的交换媒介,得有货币,不能用金银,因为目前还没达到使用金银作为储备的条件,得造铜货,这时候金属本来就是三族都认可的贵重物品,自固有基础上进行延伸强化,世人也能接受。

    至于货币的形状和大小,交给黎大寿去研究,必须达到三个条件,一是货币的重量与金属自身的价值均等,说白了就是此前一两青铜能换两尺布,此后由一两青铜打造的货币也能换两尺布,对于族人来说无非是形状有所改变,“汇率”并无变化。

    二是必须易于携带,方便携带是流通的前提。

    第三个条件就是要求防伪,不能轻易被仿造,这时候的人可没有什么鉴别真假的手段,得设置一种很轻易就能区分真假的鉴别方法,防伪是货币长久流通的保证,不然货币以后升值了就会有人制造假币“扰乱金融秩序。”

    全城织女一起动手,入更时分衣服就赶织了出来,俗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换上新衣服,立刻精神了许多,不过有些严肃,太过正式,不得随意。

    白日里黎万紫已经命驿场放出信鸟,召集九牧九连勇士来此议事,预计明日黎明众人就能来到,为了让吴中元以最好的形象召见众人,黎万紫又让他去沐浴,吴中元有些乏了,不想洗,却耐不住黎万紫喋喋唠叨,无奈之下只能洗了。

    由于昨晚自崮山喝多了,今晚就有些困倦,但上床之前吴中元还是带着大傻去了一趟驿场,此时驿场有很多工匠正在连夜赶工,为大傻搭建栖身之处。

    厩屋虽然没搭好,牛粪却准备了不少,吴中元命大傻上前进食,这次让它吃了个七分饱,因为晚上它还要出力干活。

    留大傻自驿场进食,吴中元自回住处,入睡之前冲大傻下达了命令,九牧和大泽之间并没有直通道路,虽然可以朱雀所在的十字路口圈绕,但太远了,最主要的是不管是出于战备还是为了通商,都有必要开通九牧,大泽,崮山的直达通道。

    大傻的任务就是将沿途的树木撞倒,日后众人只需沿着这条路线进行二次修整就能开辟道路。

    大傻出发之后,吴中元躺倒,本来很是困乏,躺倒之后放松了下来,反倒不怎么困了,便闭着眼睛自脑海里思虑明日晨议应该与众人讲说哪些事宜。

    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自脑海里将次日应该做的事情理一遍,这是个很好的习惯,至少可以提高三成以上的工作效率,明天一起床,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条理就很清楚了。

    仔细想来,明日晨议至少有五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传授农耕常识,扩大耕种面积。二是内部通商,互通有无。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其实新官上任最好别急着烧火,会令人心不稳。政令也不宜下达太多,免得下属发懵。

    除了以上两件事情,余下三件事情都算不得政令,一是强大行伍,光有一群将军和校尉可不行,真正打仗还得有士兵,士兵近距离冲杀效果不佳,最好是组建强大的弓兵,而他恰好掌握了精妙的箭法,可以把精妙的箭法传授给士兵,藏私是不对的,但多少还是得藏点儿,三星追月和四箭齐发自己得留下。

    还有就是可以当众与负责冶金的勇士进行探讨,显露自己对的冶金独到见解,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以后要为本部兵马配备更好的兵器。

    最后就是与众人开座谈会,探讨鸟族众人学习法术的可能性,除了王族特有法术,熊族大部分的法术都是建立在纯阳纯阴血脉的基础上的,理论上鸟族众人也可以学习法术,得设法组建自己的巫师兵团。

    将条理逐一理顺,可以放心睡了。

    四更时分,屋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吴中元刚睡下不久,听到敲门声急忙翻身坐起,“嗯?”

    “快起来,大事不好。”屋外传来了黎万紫急切的声音。

    “怎么了?”吴中元快速穿戴。

    “把守南关的神兽正在遭受猛烈攻击……”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事不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