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解剖

第二百五十二章 解剖

“你如何知道她不是妖王幻化而是妖王附身?”七儿不解。

    “因为吴焕曾经说过妖王的本体不得移动,”吴中元说到此处看向西面镇子,“还有,如果她真是妖王幻化,绝不会自报家门,要知道绣娘就住在镇子上,有无此人很容易查实。”

    见七儿脸上仍带着疑惑,吴中元又解释道,“妖王虽然附身于她,却并未压制她自身的神识,所以绣娘一直是清醒的,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妖王附身。”

    七儿缓缓点头,吴中元所说的这种情况比较罕见,寻常异类附身于人,都会压制宿主神识,但道行高深的异类能够做到寄生宿主,宿主却不自知。

    “那你如何知道妖王已经走了?”七儿看着跄踉着奔向镇子的绣娘。

    吴中元说道,“我之前之所以没发现绣娘的破绽,是因为她说的都是真话,并不是因为她擅长假装隐藏,这个人并不擅长说谎,说谎的时候她会慌张,刚才我问她水井的位置是不是她选的,她很紧张的否认了,这是真的撒谎了,水井的位置的确是她选的,但她是在妖王无形的影响下选了那里。如果妖王还在,她绝不会表现出慌张,它可以想到很多理由和借口搪塞解释。”

    吴中元言罢,七儿没有立刻接话,吴中元的推断很是复杂,她需要慢慢理解理顺。

    吴中元冲七儿说道,“你先别忙走,先前冒犯了你,一会儿我请你喝一杯,与你谢罪。”

    “有这必要吗?”七儿撇嘴,“我又没能在井水溢满之前找齐所有阵眼。”

    吴中元听出了七儿的讽刺和不满,却假装不觉,笑道,“有的,之前多有冒犯,理当谢罪。”

    七儿摆了摆手,“不必了,还有很多事情等你处理,我这便走了。”

    “以后往中土去,定要去我管辖的城池寻我,容我略尽地主之谊。”吴中元说道。

    七儿点了点头,向南走去。

    吴中元目送七儿离开。

    走出十几步,七儿转头冲吴中元笑道,“多谢你此前赠以干粮。”

    吴中元微笑点头。

    待七儿远去,吴中元转身走了回来。

    见吴中元回来,姜正率先冲他辞行,“贤婿,此间事了,诸事议定,我们也要回去了。”

    吴中元本想问姜南的下落,碍于众人在场便没有询问,作为姜南的父亲,姜正比他更关心姜南的安全,姜正应该知道姜南的去处,至少知道姜南目前没有遭遇危险。

    除了姜南的下落,他还想跟姜正进行一番长谈,二十年前牛族和鸟族联手进攻熊族都城,实则就是冲着他去的,他想询问此事的来龙去脉,但此处人多眼杂,也不方便询问。

    “诸位慢行。”吴中元冲姜正抬了抬手。

    姜正尚未答话,黎泰也开口向他辞行,“贤甥,九牧和九连就交给你了,为免他人非议,以后我等众人绝不会擅越边境,你自求多福,好自为之。”

    吴中元冲黎泰笑着点了点头,黎泰看似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实则是在间接告诫他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要有事儿没事儿就往鸟族跑,说白了就是强调鸟族主权的完整。

    至于好自为之,自求多福,也并不是什么好话,仇视意味非常明显。

    吴熬的道别更加简略,阴着脸,“就此别过。”

    三族众人说走就走,没人再提推举他为天下之主一事,此前众人之所以做此提议,只是想给他个虚名,骗他挡枪,并不是真心想让他统领三族,但谁也不曾想到他竟然趁机自三族手里要走了六座垣城,姜正等人此时一个比一个气恼,谁还会再提这茬儿。

    都走了,吴中元也没有自此处滞留,骑乘大傻,升空向西。

    此番南疆一行凶险非常却又收获颇丰,俗话说独木难成林,想要成就大事,必须有自己的地盘儿,而今不但有了地盘儿,还得了三位强有力的助手。

    不过凡事皆有利弊,有了自己的地盘,也就有了拖累,以后再也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自这一刻起,就肩负起了保护族人的责任,如果说之前是单兵作战,那此后就变成了团队作战。

    不多时,吴中元来到了弱水龙泽附近,之前被三族勇士杀死的怪物尸体大多沉入了弱水,灵气屏障外围还残留有一小部分。

    他前来此处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希望可以见见吴晨,详细了解一下此事的来龙去脉。二是检验这些怪物的尸体,确定它们的真实来历。

    大傻落地的位置离熊族通道很近,吴晨可能在通道尽头的山洞里,外面不见她的身影。

    落地之后,吴中元拔出匕首硬着头皮解剖其中一具怪物的尸体,重点检查这些怪物的胃,这些怪物总要进食,可以通过它们胃里残留的食物来推敲和判断它们的真实来历。

    这种怪物本身就有很重的异味儿,剖开肚子,一股腥膻恶臭扑面而来,吴中元急忙屏住了呼吸。

    大傻原本好奇的自一旁观望,腥膻恶臭袭来,熏的调头就跑。

    连吃屎的都能被熏跑,可想而知气味有多难闻,腥膻臭是三种难闻的气味,混杂一处,“药效”加倍。

    胃在胸腔和腹腔之间,吴中元虽然从未解剖过尸体,动作却并不生疏,三胡曾经将雅利安人的医术传给了他,雅利安人所用的医术有些像现在的西医,其中就包括解剖常识。

    这只怪物的胃脏膨胀的很大,用刀划开,里面的东西显露了出来,由于这种怪物没有臼齿,吃掉的食物就相对完整,胃里主要是黑色的肉块,还有一些类似于鲇鱼的无鳞鱼类。

    由于胃里有很多黑色的胃液,便不能判断肉块本身就是黑色,还是被胃液染成了黑色。叉出一块儿,用匕首就中划开,发现肉块里面也是黑色的,如果是胃液浸染,肉块内部不可能被浸染的这么彻底,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怪物吞下的这种肉块原本就是黑色的。

    吴中元叉着那块黑肉对着太阳皱眉打量,肉的颜色与血液的颜色通常都是一致的,黑色的肉说明这种动物的血液也是黑色,已知动物好像没有哪种是黑血黑肉,包括乌鸡也只有皮骨是黑色的,肉也只是发乌,并不发黑。

    端详良久,看不出所以然,又检视那种很像鲇鱼的无骨鱼类,这种鱼类与鲇鱼有七成相似,不同之处在于嘴巴和眼睛,这种鱼类的眼睛很小,只有火柴头儿大小,嘴里长着食肉鱼类特有的尖利牙齿。

    强忍着腥膻恶臭,连剖三只,这几只怪物胃里的食物大同小异,多是黑肉和那种很像鲇鱼的无鳞鱼类,在其中一只怪物的胃里还发现了一只被胃液严重腐蚀的小型鸟类,这只鸟儿与常见的鸟类也不一样,鸟喙里还长有细小的牙齿。

    种种迹象表明,这些怪物生存的环境与外部的环境有着很大的区别,是另外一种生态系统。

    此外,这些怪物的皮肤与肌肉之间有着很厚的脂肪层,脂肪除了可以转化为体能,还有另外一个很大的作用,那就是调节体温,厚厚的脂肪层说明它们生存的环境非常寒冷。

    解剖的这三只怪物每一只胃脏都膨胀的很大,而且食物的相似度很高,这说明在它们出发之前曾经有人喂过它们。

    此前他曾经向吴焕请教过妖王的情况,吴焕对妖王所知甚少,只知道它被封印在了九幽之下,九幽究竟是一处什么存在?是不是传说中的阴间?

    就在吴中元皱眉沉吟之际,大傻发出了咔咔的声响,它摩擦翅膀只能发出这一种声音,但声音的断续和频率却有区别,似这种急切的咔咔声,说明有活物正在靠近。

    吴中元抬头四顾,只见吴晨正自屏障里的通道向北走来。

    见她出现,吴中元站起身,自近处抓过一把草叶,擦拭手上的血污。

    他曾经救过吴晨,早些时候在封印青龙甲的古墓,吴晨也表现出了对他友善和同情,他此时正顶着一头雾水,吴晨的出现应该能帮他理清头绪。

    不过吴晨此时的表情是比较严肃的,可能是刚刚结束的惨烈战事令她心有余悸,也可能有其他令她心情沉重的事情。

    弱水龙泽的灵气屏障已经恢复,雾气开始重新充盈屏障内部,通过淡淡的雾气,可以看出灵气屏障的边缘轮廓。

    在吴晨走出屏障之前,吴中元迈步向前迎去,他上前接迎有两个目的,一是齐全礼数表达对吴晨的尊重,二是趁机试探自己能否进入弱水龙泽的灵气屏障。

    事实证明他是可以穿过这处灵气屏障的,对于他能够穿过屏障,吴晨貌似并不感觉意外,也不曾出言阻止。

    走出十几丈,二人相遇,面对站立。

    吴中元没有说话,吴晨也没有开口。

    吴中元不主动说话不是因为无话可说,实则他有很多很多的疑问想向吴晨请教,只是一时之间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应该喊你什么?”沉默最先还是被吴中元打破了,吴晨是吴祖的小女儿,乃侧室所出,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

    “这不是你眼下最应该关心的问题。”吴晨冷声说道。

    “我应该关心什么?”吴中元随口问道,吴晨说出这句话他并不感觉意外,他此前曾经跟吴晨接触过,对吴晨的脾气有所了解,也不知是岁数大了不曾嫁人,还是因为常年隐居在弱水龙泽不见外人,吴晨很是孤僻,脾气也不是很好。

    “你应该关心的是怎么才能活下去……”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二章 解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