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黄帝

第二百四十九章 黄帝

眼见矮胖子倒地抽搐,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矮胖子虽然在追他,却并不能对他构成什么威胁,他如释重负是因为吴焕所降下的闪电既然能够击中矮胖子,就说明阵法已经被破除了,而阵法只要被破除,他的气息就不会被封闭在固定的区域内,如此一来妖王也就无法继续盗用他的气息去影响弱水龙泽的灵气屏障。

    矮胖子是七星山的山主,乃居山修为,按理说即便是面对熊族巫师也不应该毫无还手之力,之所以如此轻易的被吴焕击倒乃是因为他并不知道阵法已经被破除,一心想要抓住吴中元抢夺他手里的猁龙棍,然后拿他去跟三族邀功请赏。

    而今猁龙棍不曾抢到,人没抓到,还吃了个哑巴亏,倒地也就罢了,还身不由己的抽搐,在一干弟兄面前丢尽了脸面。

    三族勇士在外围,中间是七星山的武人,矮胖子虽然挨了一记雷霆之怒却不曾丧命,已经被手下搀了回去。吴中元和大傻,还有七儿和绣娘在中心区域。

    随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说话,所有人都留在原地,也没有人尝试离开。

    到得这时,分辨谁才是妖王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因为阵法里只是妖王的化身,并不是它的本体,化身的唯一作用就是混杂盗用他的气息,即便毁了化身,也杀不了妖王。

    三族勇士都在盯着吴中元,起初是盯着他的脸,大部分人的眉头都是皱着的,看他的眼神也都很复杂,这次的灾祸全是他引起的,弱水龙泽之所以遇袭,乃是妖人盗用了他的气息影响了那里的灵气屏障。

    随后众人的视线又转移到了他手里的棍子上,他们都不是见识浅薄之人,单是根据棍子古拙样式和赤红颜色就猜到他手里拿的就是传说中的猁龙棍。

    七星山的众人不是不想走,而是不敢走,这处阵法是他们布下的,而今看这架势,好像是闯了大祸了,但他们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三族勇士接下来会怎么处置他们。

    吴中元此时是既轻松又紧张,轻松是因为危险已经过去了,紧张则是三族勇士看他的眼神很是复杂,既有感激也有怨恨,感激是因为此前他驾驭大傻前去冲阵救急,怨恨则是因为他被妖王盗用了气息,险些害得三族毁了安身立命的根基。

    此时三族援军还没有赶到,等到援军一到,他将再次陷入与上次一样的处境,甚至比上次的处境更加危险,此前三族虽然知道他是金龙转世,却并不知道他的气息可以用来打开弱水龙泽的灵气屏障,而今知道他还有这般用处,怕是不会允许他在外面四处游荡了。

    七儿一直依靠大树随意站着,嘴里还叼着一根小树枝。

    绣娘自窝棚旁边坐着,当是自惭形秽,始终低着头。

    半刻钟之后,有人来到,不是三族援兵,而是留守弱水龙泽的那些三族勇士,此前赶过来的只是一部分,三族还留下了一些人自那里警惕防范,这些人也离开了弱水龙泽,说明弱水龙泽的灵气屏障已经恢复正常。

    闲着也是闲着,吴中元自包袱里拿了干粮出来吃,见他吃,大傻也凑了过来,也不讨要,只是低着头,直勾勾的看着他。

    吴中元自己吃了一个,将余下的十几个饼子全塞到了大傻嘴里。

    见他吞咽有些吃力,有人扔了个水囊过来,吴中元抬手接过,抬头看去,只见扔水囊给他的是老领导吴勤。

    这么多人在周围,吴勤主动扔水囊给他,此举需要莫大的勇气,为了不给吴勤招惹更多的麻烦,吴中元便没有冲他表现出友善和亲近,拔掉木塞喝过几口之后将水囊挂在了腰间,类似的水囊他此前曾经抢过一个,但是在昨晚被鼠族布置的机关给炸丢了。

    事关重大,能做主的人不来,就没人说话。

    又等了片刻,三族援军先后来到,最先来的并不是离此最近的熊族,而是以黎泰为首的鸟族勇士,之后是牛族的姜正等人,来的最晚的是吴熬率领的熊族高手。

    按理说熊族应该最先到,之所以最后来,可能是怕高手全部离开本族,会被牛族和鸟族乘虚而入。

    “贤婿,你怎么会在此处?”姜正疑惑问道。

    “说来话长。”吴中元随口说道,姜正是真疑惑还是假疑惑,他搞不清楚,他有点分神了,牛族此番到场的全是紫气高手,其中不见姜南。

    “怎地?”姜正追问。

    吴中元想了想,说道,“前些时日龙神再次托梦于我,让我前来南疆。”

    吴中元言罢,众人好生惊诧,姜正也不例外,定神之后再度追问,“作甚哪?”

    吴中元抬起右手,将猁龙棍示于众人,“龙神托梦,让我于何时去往何处,得这猁龙棍为兵器,又让我前来此处滞留三日。”

    听得吴中元言语,众人面色大变,他有猁龙棍在手,没有人怀疑他在撒谎,前有牛龙锏,后有鸾凤剑,而今猁龙棍又让他得了,怪不得通灵神兵都对他如此垂青,原来是龙神在暗中左右。

    不过最令众人震惊的是他的后半句,如果他真的在阵中滞留三日,三族精锐怕是要尽数战死在这弱水龙泽了,而这竟然是龙神的意思,龙神此举岂不是自毁江山。

    龙神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因为金龙临凡遭到了三族的排斥和攻击,龙神心生不满,故此降罪责罚?

    众人是不是这么想的吴中元并不确定,但他之所以撒谎,目的就是希望众人这么认为。

    姜正还想说话,不远处的吴熬抬手打断了他,“大姜,有外人在场。”

    吴熬言罢,黎泰接过了话头,冲那矮胖子沉声问道,“这处阵法是你们布下的?”

    矮胖子不久之前挨了一记雷电,刚缓过神来,听得黎泰言语,刚准备接话,没曾想黎泰的话还有后半句,“是妖王授意你们这么做的么?”

    “甚么妖王?”矮胖子一头雾水。

    有鸟族勇士认得那矮胖子,“倪倬,别装糊涂,妖王与你什么好处,你甘为鹰犬,自此处布阵坏我三族根基?”

    矮胖子闻言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帽子扣的可有点大,他哪里担待得起,只是连连摆手,只说误会。

    “误会?说!你们为何自此处布下阵法?”黎泰冷声喝问。

    “我……我……”矮胖子欲言又止,支吾之际不时用眼角余光偷看牛族众人。

    “你想布这阵法来抓谁?”吴中元问道。

    矮胖子歪头看向吴中元,“什么?”

    “你又不聋,我问你想布这阵法来抓谁?”吴中元高声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本想抓鱼虾,结果抓了只螃蟹么?你之前想抓的鱼虾是谁?”

    吴中元言罢,矮胖子又开始支吾。

    众人本就看他来气,他越支吾,众人越生气,有几个鸟族勇士暴脾气,见他吞吞吐吐,便怒骂上前,意欲动手。

    “慢动手,慢动手,”矮胖子见势不好,只能说了,“前些时日我们自山羊谷遇到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易换露财,为我们所见,后见她经常往这边来,便自这里布下阵法,想困住她得些好处。”

    矮胖子说完,牛族有人高声喝问,“你说的那年轻女子多大年岁,持拿的是何种兵器?”

    “二十上下,用的当是长剑,”矮胖子说到此处急忙出言补充,“那女子是武人打扮,眼生的很。”

    “人呢?你们困住她了吗?”姜正皮笑肉不笑。

    “没有,没有,”矮胖子连连摇头,“我们布下阵法之后,她便不见了踪影,我们等了数日也没有见到她,后来我们有别的事情要做,就没有继续在此处蹲守了。”

    到得这时,真相的脉络终于出来了,牛族山洞里的文字的确是姜南留下的,为的是让他前来与之会合。

    这周围没有别的村寨,姜南自这里等他,免不得去山羊谷易换一些日常用处,也不知道是用丹药换东西的时候露了富,还是矮胖子等人发现她拿的是鸾凤剑,总之是被人惦记上了,想要布阵拿她。

    实则矮胖子等人在下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姜南是谁了,不然这家伙刚才也不会吞吞吐吐的总是偷看牛族,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没抓到姜南,如果抓到了,这处阵法早就撤了。

    后来矮胖子等人跟鼠族一道儿去北面布置陷阱伏击猁龙棍,自那里耽搁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抽出时间回来查看姜南有没有落入陷阱。

    这件事情妖王并不是幕后主使,充其量只是个投机者,当它发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之后,就顺势加以改造利用,如此一来,妖王的化身是绣娘还是七儿也就不难揣度了,因为七儿进阵的时候,那口井已经挖好了。

    至于妖王这么做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弱水龙泽是伏羲女娲的诞生地,也是龙脉祖地,弱水龙泽里面究竟有没有龙神他不晓得,但根据三族各守一处通道,并不彼此协作这一细节来看,弱水龙泽里三处通道的尽头应该是与熊神,牛神和鸟神有关的神秘所在,如果怪物攻进那里,就可能对本族祭坛里的神明产生毁灭性的影响,故此他们才会有‘毁灭三族根基’一说。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说话,矮胖子逐一冲三族告罪,却没人理他。

    告罪过后,矮胖子壮着胆子带人离开,吴熬等人也不曾阻拦。

    为免夜长梦多,矮胖子等人哪里敢自山羊谷滞留,丧家之犬一般的向南逃去。

    待他们去的远了,姜正歪了歪头,牛族勇士立刻会意,三人离队,往南去了。

    而今弱水龙泽的危机已经解除,对于三族来说辨明并杀掉妖王的化身意义并不大,这就跟三打白骨精一样,就算打死了化身,对妖王也没什么影响。

    此时众人心中想的都是如何处置吴中元,用处置不太恰当,确切的说是如何安置,吴中元是金龙临凡,之前试图杀他已经惹的龙神震怒,在他们看来,怪物攻击弱水龙泽就是龙神对三族降下的责罚。

    杀是肯定不敢杀了,但放也不敢放,万一他在外面乱逛瞎跑,再被妖王利用了怎么办?

    关起来?不行,等同虐待,万一再惹得龙神大怒可如何是好?

    养起来?也不行,等同养虎为患,等到他翅膀硬了,三人的王位就保不住了。

    不能杀,不能放,不能关,不能养,这可怎么处理这个烫手的山芋?

    都拿不定主意,万般无奈之下由姜正牵头,与吴熬和黎泰往无人处合议,三族君王破天荒的就一件事情切磋商议。

    没过多久,三人回来了,脸上都带着笑容。

    见三人脸上都有笑容,吴中元开始警觉,虽然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三人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

    “恭喜贤婿,贺喜贤婿。”姜正拱手笑道。

    吴中元皱眉歪头,疑惑看他。

    姜正满脸是笑,“贤婿乃金龙临凡,而今已验证无疑,既是金龙临凡,理应为天下之主,经三族合议共举,我们决定奉你为帝。”

    “啊?你说什么?!”吴中元愕然瞠目。

    吴熬自一旁接过话头,拱手说道,“贤侄,此前你对我多有误解,故此才会心生间隙,身为长辈,我也多有不足之处,此番我与大黎和大姜商议,决定共举你为天下之主。”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吴中元有些迷糊,一时之间搞不懂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贤甥,我们乃三族王者,你是金龙临凡,天下之主不可为王,理当为帝。”黎泰也在笑。

    黎泰言罢,不等吴中元说话,姜正就接过了话头,“大黎所言极是,古有天玄地黄之说,上为玄帝,下为黄帝,而今三族共举你为黄帝。”

    吴中元笑了,他终于知道这三个家伙想干啥了,这是想给他个虚名把他给供起来,什么天下之主,说白了就是个光杆儿司令。这要是同意了,以后就得老老实实当光杆儿司令了,都当司令了,怎么好意思再去跟军长争兵权。

    历朝历代有太多的经验和教训,没兵权什么都是假的,手握兵权的人想什么时候废你就什么时候废你。

    不过要不要当这个光杆司令还得看三族开出什么条件,如果三族肯出点血,就当这个司令,要是三族一毛不拔,就该干啥干啥去……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九章 黄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