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难辨

第二百四十八章 难辨

听得吴中元言语,七儿侧目冷笑,“你敢碰我试试。”

    “别看你灵气修为比我高,真的动手,你不一定打不过我。”吴中元笑道。

    “你凭什么认定我就是那劳什子妖王?”七儿语气和神情都透着强烈的憎恶和厌弃。

    “我也没说你就是妖王啊。”吴中元有些尴尬,此前七儿对他一直很是友善,弱水龙泽的情况还是七儿告诉他的,随后还一直与他探讨弱水龙泽发生了什么变故,而今突然翻脸,的确有卸磨杀驴的意味。

    吴中元此言一出,绣娘面色大变,颤声说道,“英雄明鉴,我是人,不是妖怪。”

    吴中元尚未接话,七儿便接过了话头,“你是不是妖怪我不是知道,但我绝不是妖王。”

    “你,你,你……”绣娘可能是想说七儿是蛇妖,但“你”了半天也没敢说出口,最终变为哀求辩解,“英雄,我若是妖王,岂能任凭那几个匪人欺凌羞辱?”

    “我要是妖王,会让你们看出我是异类?”七儿憎恶的看着绣娘,“收起那副可怜相,矫揉造作,好生恶心。”

    见七儿眼神凶戾,绣娘不敢还口,惊怯低头。

    “妖王会不会已经被我杀掉了?”吴中元疑惑挠头,他是真的疑惑,也是趁机试探二人,若是有人附和他的这一说法,嫌疑就更大。

    “当是如此,”绣娘急切接话,“那脸上生痣的黄毛匪人残暴非常,毫无人性。”

    “哼哼,怎么可能。”七儿鄙夷冷笑。

    “为什么不可能?”吴中元歪头看向七儿。

    “若真是妖王,岂能如此轻易的被你杀掉?”七儿说道。

    吴中元眉头微皱,七儿的回答他并不满意,按理说七儿和绣娘并不知道他是金龙临凡,也就不应该知道妖王在他百步之内才能盗用他的龙气,七儿先前说不可能,很可能是说漏了嘴,而随后的解释只不过是遮掩。

    “埋的也不很深,可能只是假死,不如咱们挖出来再看过。”绣娘手指埋尸之处。

    “你好像很怕我?”七儿自树上飘身落地,冲绣娘缓步走去。

    见她过来,绣娘面色大变,惊惧后退。

    吴中元随后跳了下去,挡在了七儿和绣娘之间,“你想干什么?”

    “我想杀了她,”七儿阴声说道,“如果我杀错了,你再杀我也不迟!”

    吴中元原本已经开始怀疑七儿了,但听她这般说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冤枉了她。

    “让开。”七儿伸手推拨吴中元。

    “英雄救我,”绣娘被吓哭了,“我是个苦命人,为生计所迫方才沦落至此,这镇上的人都认得我,我当真不是妖怪。”

    “刚才在他昏睡之际,你为什么要拿他的兵器?”七儿冷视绣娘。

    吴中元转头看向绣娘,刚才在他神识归位之时,猁龙棍的确被绣娘拿在手里。

    “那棍子自树上跌落,我只是想捡了还给他。”绣娘急忙解释。

    对于绣娘的解释,吴中元是认可的,因为绣娘为了活命一直在努力的讨好他,又是为他打水又是递手绢给他擦手,绣娘的解释与她之前做过的事情是对应的。

    “退回去,别碰她。”吴中元冲七儿说道。

    七儿不满的瞅了吴中元一眼,转身退走。

    见吴中元驱退了七儿,绣娘忙不迭的冲他道谢。

    吴中元摆了摆手,转身向水井走去。

    绣娘惊怯的看了七儿一眼,爬起身跟上了吴中元。

    这时候水井的水位仍在上涨,但短时间内还不能恢复到之前的位置,还有时间容他斟酌推敲,分辨真假。

    而今吴焕已经知道他被困在阵中,吴焕离开这里无疑是回去喊人帮忙去了,三族都在这附近,人多眼杂,彼此顾忌,他的安全暂时还是有保障的。

    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到三族将攻击弱水龙泽的怪物尽数击杀,他们一定会赶来此处,自阵外设法将阵法破除,三族都知道釜底抽薪的道理,只要他被困阵中,怪物就会源源不断的进入弱水龙泽。只有把他救出来,才能从根本上消弭祸患。

    沉吟过后,吴中元转头看向七儿,“在井水再次溢满之前,能不能找齐所有阵眼?”

    “我如果找不齐,是不是你就会认定我是妖王?”七儿反问。

    吴中元没接她的话茬,“把已知的阵眼指给我。”

    七儿尚未接话,北面便传来了惊呼,“快看,那个黑不溜秋的是个什么东西?”

    三人闻声同时转头北望,只见北面林中出现了几个武人,原本正在往阵法所在区域走来,在看到大傻之后都吓的躲到了树后。

    “快去禀报山主。”其中一人指着西面的镇子冲同伴说道。

    “这是个什么东西,跟山主怎么说呀?”后者咧嘴发问。

    “就说陷阱困住了一个……一个……”那人环顾左右,“这东西应该是个屎壳郎吧?”

    “它好像不在陷阱里。”有人说道。

    另外一人附和道,“老六说的对,咱还没站在阵眼上呢,它要是被困在阵里,咱们应该看不到它才是。”

    “啰嗦什么,快去禀报。”那人催促。

    此人言罢,两个武人向西跑去,说话那人见只剩下了自己,心生怯意,犹豫过后也往西跑了。

    这处阵法自外面看不到里面,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但自里面能看到外面的情况,这几个武人的出现令吴中元疑云窦生,他本以为这处阵法是妖王布下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布下阵法的应该是外面的这些人。

    事情貌似越来越复杂了,这些人为什么要布下这处阵法?这些人都是什么人?一时之间也想不到答案,不过也不急于一时,他们口中的山主应该就在西面的镇子上,这几个家伙去报信之后,正主儿很快就会赶来。

    待这几个人跑走,吴中元以眼角余光观察七儿和绣娘,七儿脸上是疑惑的表情,而绣娘则是盼望的神情。

    “你认得他们?”吴中元冲绣娘说道。

    绣娘闻言连连点头,“认得,他们是七星山的英雄。”

    “七星山。”吴中元自言自语,七星山他并不熟悉,但也并不陌生,因为手里的猁龙棍就是抢的他们的。

    没过多久,西面镇子就出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昨夜见到的那个矮胖子,藤杖还拿在手里,还是那身儿印第安人的装扮。

    昨夜此人是和鼠族的尖嘴老者联手设伏追捕猁龙棍的,但此时只剩下了七星山的一伙人,鼠族人不在其中。

    不曾靠近阵法,矮胖子就在喽啰的指点下发现了趴伏在阵外的大傻,猛然见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矮胖子也有些忐忑,但属下都在周围,他也不能显露胆怯,硬着头皮大步向前,行走之时故意大声说话,既为自己壮胆,又为打草惊“蛇”。

    吴中元心念闪动,命大傻趴伏不动。

    矮胖子走到近前,围着大傻转了一圈儿,不见大傻有所动作,又用手中藤杖去敲打它,大傻仍然一动不动。

    大傻是昆虫,是摸不到脉搏也试不出呼吸的,敲打过后见大傻一直没有反应,便有喽啰猜到,“山主,它是不是死了?”

    矮胖子疑惑皱眉,先是环顾四周被大傻撞倒的大量树木,然后自其中一个喽啰腰间抽了一把单刀冲着大傻砍了几刀,长刀砍上大傻的甲壳,发出的是铁石之声。

    就在矮胖子观察大傻的同时,有喽啰往不远处走去,待得站到一处岩石上之后,突发惊叫,“山主,造化了!”

    听他叫喊,矮胖子急忙抬头看他。

    “昨夜抢走猁龙棍那小子被困在……”

    那喽啰话没说完,大傻突然有了动作,趁那矮胖子分神,一歪头,将他撞进了阵内。

    待得矮胖子回神转身,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困阵中了。

    一回头,发现吴中元就在不远处,猁龙棍也被他拿在手里,惊诧顿时变为了狂喜,“哈哈哈,本想捕捉鱼虾,未曾想抓了只螃蟹。”

    矮胖子话音刚落,大傻就自阵外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冲着矮胖子疾冲猛撞。

    矮胖子知道大傻外壳坚硬,也不敢直缨锋芒,急忙侧身闪开,避过大傻之后施出身法向吴中元追来。

    吴中元自前面跑,矮胖子在后面追,大傻又在后面追矮胖子。

    眼见首领误入阵法,一干喽啰好生惊慌,纷纷冲着东北方向的一块青石跑去,到得近前,几人合力,想要推动那块巨大青石。

    见此情形,矮胖子急切呼喊,“莫要开启阵法,免得……”

    他话没说完就打住了,不为别的,只因他突然想起自阵外听不到阵内的声音。

    那块青石颇为沉重,几人合力也未能搬动,见此情形,又有几人上前帮手。

    就在他们将青石搬开的瞬间,有人从天而降,不止一人,嘭嘭嘭嘭,眨眼的工夫就落下数十人,有熊族的巫师和勇士,也有牛族和鸟族的勇士。

    七星山的武人其实就是一群山贼,这些人何曾见过这等阵势,眼见如此众多的紫气高手从天而降,骇然大惊,手足无措。

    一干紫气高手的出现并没有令矮胖子停止对吴中元的追逐,一边叫骂一边追赶,直至吴焕降下一道闪电,将其劈的倒地抽搐,这家伙才发现阵法已经被手下的喽啰给破除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八章 难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