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福兮祸所依

第二百四十一章 福兮祸所依

众人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还愣着干什么,找,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尖嘴老者叫的歇斯底里。

    众人闻言急忙四处寻找,却哪里找得到。

    就在此时,南面林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听得巨响,众人震惊转身,尖嘴老者纵身跃出,“那畜生往南逃了,快追。”

    什么叫巧合,巧合就是吴中元藏身的大树下面恰好是人家埋藏*最多的地方,机关被那老者触发之后,*爆炸,猁龙棍在气浪的猛烈冲击之下现出兵器原形飞上半空,而他也恰好被气浪冲到了半空,眼见身边有一根赤红棍子,便随手拿了。

    的确是随手拿的,当两个事物移动的速度完全一样,对两者而言对方就是静止的,随手就拿了,被气浪冲出去之后,落地就跑。

    由于惊魂未定,有些发懵,爬起之后就往有人的反方向跑,仓促之下也忘了南面可能还有未曾引爆的*,没跑多远就撞上了。

    刚被气浪冲了个七荤八素,惊魂未定又挨了一下子,这下彻底炸懵了,只感觉天旋地转,两耳嗡鸣,眼前金星直冒,连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了。

    待得略微回神,第一时间查看自己的手脚是不是还在,还好,都在,这时候的*质量很差,爆炸的威力不大,最主要的是刚才触发的陷阱埋藏的*并不是很多。

    知道敌人就在不远处,也知道敌人会闻讯赶来,吴中元急切的想要起身,却发现浑身发抖,根本无法站立。耳朵里嗡嗡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恍惚之间发现有人自远处掠来,吴中元也顾不得多想,连滚带爬的往南移动,挪出几米之后方才发现手里是空的,回头一看,猁龙棍还扔在原处,又急忙爬回来抓在了手里。

    这时候那尖嘴老者已经掠到了近前,眼见吴中元抓了猁龙棍在手,气急怒骂,“哪里来的龟孙,宵爷的东西也敢抢?”

    吴中元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抓了猁龙棍在手,防止对方上前抢夺。

    由于不摸吴中元的底限,那尖嘴老者就没敢贸然动手,一干喽啰随后赶到,将吴中元团团围住。

    看这些人的穿戴,应该是两伙人,除了尖嘴老者,为首的还有一个黑不溜秋的矮胖子,这家伙手里拿着一根藤杖,身上挂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活脱一个印第安人。

    把吴中元围在其中,众人更不急于动手了,那尖嘴老者和矮胖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冲吴中元发问,但吴中元耳朵里嗡嗡响,完全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摇头晃脑之后,隐约能够听到点声音了,耸了耸肩膀,身后还有重量,这说明包着陨石的包袱还在。

    尖嘴老者面目狰狞,迈步上前,皱鼻伸手,“把棍子交出来。”

    听得对方言语,吴中元歪头看向一旁的矮胖子。

    他的异样举动引起了尖嘴老者的疑心,皱眉回望。

    “你看我作甚?”矮胖子不明所以。

    就在此时,有人凑到了矮胖子耳边低声耳语。

    本来尖嘴老者就对矮胖子起了疑心,而今又见他的属下鬼鬼祟祟的跟他说话,越发起疑,眉头皱的更紧。

    听得属下耳语,矮胖子显得很是意外,“当真?”

    对方点了点头。

    见属下点头,矮胖子将视线挪到了吴中元身上,上下打量着他。

    “姓倪的,你什么意思?”尖嘴老者喝问。

    “什么什么意思?”矮胖子并不知道尖嘴老者已经对他起了疑心,言罢,歪头看向身旁的下属,“你没看错?”

    “没有,就是他,我此前还见过他的画像。”喽啰点头。

    “他娘的,原来骗我们下河捞剑的就是你呀?”矮胖子气愤的指着吴中元。

    “山主,你在说什么呀?”吴中元愕然的看着矮胖子。

    合伙的买卖不能干,涉及到利益,谁也不相信谁,尖嘴老者本就怀疑吴中元是矮胖子的人,而今又见吴中元一脸错愕的喊矮胖子山主,越发怀疑矮胖子在故弄玄虚,“倪倬,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听尖嘴老者语气不善,矮胖子这才反应过来,喜笑颜开,“你大呼小叫作甚,我与你说,咱们运势高,造化好,你可知道他是何人?”

    尖嘴老者一脸疑惑的盯着矮胖子。

    矮胖子手指吴中元,“他就是不久之前得了鸾凤剑那熊族叛徒,而今熊族悬赏捉拿,只要绑了他送去熊族,就能得垣城赏赐,获封异姓王侯。”

    “此言不虚?”尖嘴老者既惊又喜,中土是所有外域部落向往的地方,那里虽然也不富足,至少安全还有保障。

    “当真,这小子得了鸾凤剑之后将其送给了牛族二贵人,被熊族得知,叛族外逃,熊族大吴暴怒,重赏捉拿。”矮胖子说道。

    听得矮胖子言语,尖嘴老者面露喜色,但随即就被忧虑取代,“若是抓了他,会不会开罪牛族?”

    “不止是熊族,牛族和鸟族也在找他,也都有丰厚悬赏,”矮胖子说道,“先把他拿下,至于送往何处,稍后再议。”

    尖嘴老者点头同意,转头看向吴中元。

    吴中元笑着看向尖嘴老者,此人和那矮胖子应该都是居山修为,而今他已经回过神来,随时可以催发风行术,这群人拦不住他了。

    见吴中元竟然在笑,尖嘴老者心生疑惑,“死到临头,为何发笑?”

    “一群蠢货,”吴中元笑骂,“我刚才被炸的魂不附体,你们不趁机拿我,反倒在那聒噪啰嗦,而今我已经回过神来,稳住了心神,你们还抓的到我吗?”

    吴中元言罢,封点穴道催发风行术。

    见他有了动作,尖嘴老者和矮胖子同时欺身上前试图擒拿,但虚影闪过,吴中元已在三丈之外。

    风行术是用跑的,但有了前车之鉴,吴中元改跑为蹦,尽量减少触发机关的机率,猁龙棍在手,灵气源源不断的自掌心涌入体内,这种感觉就像挂了个超大的副油箱,油门儿直接踩到底,能跑多快跑多快。

    神清气爽,快意非常,这种感觉吴中元很久没有过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原本正在为补气丹药发愁,竟然得了件通灵神兵,这可是好东西,有它在手,灵气源源不绝,可以放心大胆的与人动手,可以毫无顾忌的催发风行术,这东西还有破气之能,无坚不摧,得了它,便是紫气高手也有一战之力,闪身上前,一棍敲头,不怕他不死。

    若不是一直提醒自己不能得意忘形,他甚至想调头回去拿那尖嘴老者和矮胖子当试金石,什么叫运气,这就叫运气,不服不行,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猁龙棍抓在手里,底气足了,胆气也壮了,也不在林中穿行了,直接自路上风驰电掣,都说上天给谁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就会给谁打开一扇窗,没想到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他虽然不喜欢用棍子,却也不是完全不会用,棍子虽然不是什么威猛的武器,却也比斧头,镐头,耙子,锤子,叉子,盾牌好多了,实则九件龙属通灵神兵,除了虬龙戟比较威风,也就属吴勤的牛龙锏和他手里这根猁龙棍还算好看了。

    除了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灵气,猁龙棍还有一个莫大好处,此物入手温暖,无疑是火属神兵,输出灵气亦带火性,而他选修的熊族绝学恰好是火龙真气,猁龙棍在手,修炼火龙真气定然事半功倍。

    猁龙棍长约五尺,跟铁锹的锹把粗细差不多,不轻不重,正所谓大道至简,大巧若拙,棍子上并没有繁琐纹饰,灵光内敛,厚重古拙。

    起初对猁龙棍还有些不很喜欢,而今却是越看越喜欢,不过吴中元也很清醒,知道这种喜欢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而是因为拥有才生出的喜欢,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是人的通病,敝帚自珍也是人的通病,在没有拥有一件东西之前,往往会比较客观,一旦拥有了,潜意识里就会努力的寻找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喜欢,毕竟是自己的东西。

    这种情形在男女关系上表现的最为明显,一旦结婚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努力的寻找对方的优点来证明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其实大部分人的选择都不是最佳选择,但没人愿意直视这一点,要是承认自己嫁娶的是渣男腐女,就等同证实了自己是个愚蠢的睁眼瞎,这日子以后就没法儿过了。

    嘿嘿,就算不是真心喜欢,也先用几天,待得练成了火龙真气就送人,看谁顺眼就送给谁,要是没有值得送的,就设法融了,看看能不能做张弓箭,陨石也做一张,哪张好用就用哪张,都好用就换成用。

    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什么都顺眼,看天上的星月也感觉好看了,看周围的树林也不那么阴森了,跑的那叫一个快,这种感觉就像一个贫困户突然得了一百万,心里那叫一个美,飘飘然的美。

    有了足够的灵气补充,风行术猛催不停,翻山越岭,疾行千里,日出时分便到得山羊谷附近。

    山羊谷是晚上热闹,这时候是最冷清的时候,镇子上也没什么人,便是周围没人,吴中元也停下来换了衣服,衣服昨晚被炸坏了,鞋子也磨透了,马上就要见到姜南了,不能穿的太过狼狈。

    换好衣服,吴中元本想去镇子上转一圈儿,想了想,还是算了,不怕事儿也没必要惹事儿,还是去镇子东面的林子等姜南前来相见吧。

    跑了一夜,他也饿了,自包袱里拿出一个饼子啃吃着往镇东的树林走去。

    便是心情愉悦,也不能得意忘形,小心驶得万年船,吴中元并没有直接往当日埋剑的地方去,而是自周围转了一圈儿,确定周围没有埋伏,这才往埋剑的地方走去。

    待得进入埋剑的地方百丈之内时,突然发现前面有人,不止有人,地上还有不少没了皮肉的尸骨,周围臭气扑鼻,蝇虫满地。

    察觉到异常,吴中元急切转身想要退回去,转身之后却感觉退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伸手触摸,这才发现后面有一面透明的灵气屏障……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一章 福兮祸所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