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何方妖物

第二百三十九章 何方妖物

既然决定要往南疆去,便不再有任何犹豫,也不再心虚忐忑,只要能为自己的决定承担后果,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即便自南疆遇到什么倒霉事儿也认了,毕竟去南疆是自己的选择,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也不冤枉,为别人的决定承担后果那才冤枉。

    便是不再忐忑,却也始终揣着小心,也不走路,而是自路旁的树林里行走,万一后面或者对面有人过来,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只在路旁的树林里走,也不往深山里去,这时候天气已经转暖,林中多有蛇虫鼠蚁,便是不怕中毒,也得防着被它们冷不丁的咬上一口。

    走了一上午,一个人也没有遇到,这里虽然是南下的唯一通道,平日里却也很少有人走。

    这时候的人使用的都是农历,过节的时候其实已经是阳历的二月初了,而今已是春末夏初,山里一些早熟的水果已经可以吃了,较为常见的有杏子和桑葚。

    由于林中树木太过茂密,视线受到阻挡,想用肉眼寻找水果并不容易,只能用其他的方法,桑葚很甜,鸟雀喜欢吃,有叽叽喳喳的鸟叫的地方很可能就有桑葚,如果鸟叫的很急,那就不能去了,很可能是有蛇在吞食幼鸟。

    找杏子得听猴子叫,这时候猴子挺多,它们喜欢吃杏子,猴群进食的时候会有“哨兵”放哨,发现有人来了它们会告警,循声找过去,十有七八有杏树。

    欺软怕硬是所有生物的共同特点,包括人,也包括猴子,见到吴中元孤身一人,猴群就会尝试欺负他,会扔石头和果子砸他,这也省了他的事了,石头和不成熟的果子扔掉,成熟的就留下来。

    猴子这种动物又奸还贱,见吴中元把它们扔过去的果子留下吃了,就有猴子冲他扔屎,它们说屙屎就屙屎,根本就不用酝酿准备。

    仓促之间,哪能一一细看,冷不丁接了一把猴屎,吴中元哭笑不得,接过一块石头,反手将那扔屎的猴子自树上砸了下来。

    这下闯祸了,猴王一声令下,群情激奋的猴群自树上跳了下来,龇牙咧嘴的冲过来挠他。

    吴中元总不会跟一群畜生一般见识,见势不好,撒腿就跑,不跑还好,越跑猴群越追,猴子很记仇,一直追出十几里方才把它们彻底甩掉。

    猴屎也臭,摆脱猴群之后,吴中元就往溪边洗手,刚到溪边,便发现上游不远处有两个人正在往水囊里灌水,吴中元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吴中元。

    这两个人都是三十出头,穿的是便装,但吴中元一眼就认出他们是熊族勇士,当日第一次南下,他和吴大烈曾经自大丘所辖的邑城平野落脚,平野的勇士曾经招待过他们,这两个人当时也在酒席上。

    吴中元看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吴中元,表情之中透着惊诧和意外。

    短暂的错愕之后,吴中元回过神来,蹲下洗手,与此同时冲那二人问道,“两位仁兄,怎么来到此处?”

    二人貌似没想到吴中元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愣神过后,个子较高的一人答道,“受命公干。”

    “大丘可好?居山大人可好?”吴中元又问。

    “还好,还好。”高个子有些紧张。

    吴中元发现了二人很是紧张,但好久没遇到人了,他急于知道外面的情况,便再度问道,“近些时日,三族可有大事发生?”

    “咳咳,我们一直在找你,牛族和鸟族也都在找你。”高个子说道。

    “找我干嘛?”吴中元站起身,甩着手上的水滴往上游走去。

    见他走了过来,二人越发紧张,下意识的往后退。

    见此情形,吴中元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往前走。

    他停了下来,二人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脸的如临大敌,仿佛他随时可能冲他们动手一般。

    “我的衣服不堪穿戴了,二位可有换洗的衣服送我一身?”吴中元问道。

    吴中元言罢,二人面面相觑,交换过眼神之后,其中一人取下包袱,自其中拿出一身衣服向他扔了过来。

    衣服原本是叠起来的,一扔,散了,吴中元急忙上前接拿。

    就在此时,二人同时拔刀在手,前冲挥砍。

    这二人都是高玄修为,红色灵气,虽是偷袭,却快不过吴中元,吴中元急切收手,拔出腰间长刀,旋身出刀,取那高个子左腿,顺势再旋,又取另外一人右腿。

    一招过后,二人尽数中刀,站立不稳,歪斜踉跄。

    吴中元并没有趁机取二人性命,而是还刀归鞘,后退了两步,“不要再动手,我不想杀你们。”

    二人偷袭不成反倒受了伤,好生紧张,听得吴中元言语,如释重负,面露惭愧。

    “包扎伤口,我有话问你们。”吴中元说道,实则他先前完全可以从容避开,之所以没有避开而是出刀,是因为担心放走二人之后二人会回去报信,而今砍伤了他们的腿,二人便走不快了。

    二人包扎伤口的时候,吴中元捡了那身衣服,更换穿戴,之前他就住在河边,经常洗澡也经常洗衣服,里面的衣服虽然破,却不脏。

    穿好衣服,吴中元拿过二人的包袱,自其中找出二人更换的鞋子,穿了一双,另外一双与另外一身换洗的衣服还有二人一半的干粮一起用包袱包好,背在了肩上。

    “你的那把刀也送给我吧。”吴中元看向高个子。

    他先前下手并不重,高个子此时已经包好了伤口,听得吴中元言语,犹豫过后将自己的佩刀连同刀鞘一起扔给了他。

    吴中元伸手接过,换下了自己所用的铜刀,熊族勇士的佩刀质量很好,最主要的是他用着顺手。

    “你们去南疆干什么?”吴中元问道。

    听得吴中元言语,高个子抬手指了指北面的树林,吴中元歪头看去,这才发现那里还拴着一匹马,马上驮着一些布匹。

    “你们为什么冲我动手?”吴中元又问。

    二人低头不语。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吴中元再问。

    高个子点了点头,“知道,你别怪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吴熬下令杀我?”吴中元问道。

    高个子缓缓点头。

    见他这般,吴中元大感意外,他知道吴熬想要杀他而后快,但他没想到吴熬会扯下遮羞布,直接冲熊族勇士下令追杀他,“他杀我的理由是什么?”

    “叛逃通敌。”高个子说道。

    “详说。”吴中元皱眉。

    “你与鸟族私下勾结,意图不轨……”

    吴中元打断了对方的话,“说我与鸟族勾结,可有证据?”

    个子稍矮的那人性子较硬,听得吴中元发问,高声说道,“如果你没有与鸟族勾结,鸟族大黎黎泰为什么要将青龙甲送给你?”

    吴中元苦笑摇头,“青龙甲是我自己拿到的,与黎泰何干?”

    “牛族二贵人姜南所用的鸾凤剑也是她自己拿到的吗?”矮个子反问。

    “这也是吴熬认定我叛逃通敌的罪证?”吴中元问道。

    矮个子歪头一旁,没有答话。

    吴中元也没有解释,他把鸾凤剑送给了姜南是他亲口承认的,而今牛族是与熊族敌对的,他身为熊族勇士,把鸾凤剑送给敌人,的确属于严重资敌。

    “你刚才说牛族和鸟族也在找我,”吴中元看向高个子,“他们找我的理由是什么?”

    可能是因为矮个子说话硬气,高个子对自己之前的和气感觉到了惭愧,此番说话语气便硬了不少,“你是牛族姜正的乘龙快婿,又是鸟族黎泰的外甥,他们找你自然是为了保护你。”

    吴中元苦笑摇头。

    见吴中元苦笑,矮个子面露不屑,“上次见你不过洞神修为,短短数月,已晋升玄,你若不是与牛族暗中勾结,得了他们的补气丹药,灵气修为焉能提升的如此快速。”

    “行了,行了,”吴中元不耐摆手,“我不解释,也不辩驳。”

    吴中元言罢,转身欲行,突然想到林中还拴着一匹马,单是伤了二人的腿还不够,想令二人无法及时回去报信,马匹也不能给他们留下。

    见吴中元止步皱眉,高个子有些紧张,“你要杀我们灭口不成?”

    “我连吴融和吴雷都没杀,怎么会杀你们?”吴中元转身迈步,“你们行动不便,马匹我给你们留下,想要骑马回去报信也随你们。”

    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身走了回来。

    见他又回来了,二人再度开始紧张,荒山野岭,吴中元若是杀了他们,没有任何人知道。

    事实证明他们只是虚惊一场,吴中元回来只是为了拿走一个水囊。

    待吴中元走出数丈,二人确定他不会杀他们,高个子高声说道,“而今不止三族,连各处部落也都有你的画像,你跑不掉的,还是随我们回熊族吧,与大吴认错谢罪,他是你的叔叔,总不会杀你。”

    “你们知道个屁呀,”吴中元头也不回,“近段时日,可有凶禽猛兽侵扰城池?”

    虽然不知道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高个子仍然回答了他的问题,“前些时日有远古异兽穷奇闯入熊族北方垣城大夼,被鸿儒巫师率领一干勇士力战驱退。”

    吴中元没有再问,他与二人的所有对话二人都会原封不动的告知吴熬等人,问的越多,吴熬越有可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到得离开二人的视线,吴中元立刻自包袱里拿出一个面饼大口咬嚼,这段时间只是吃些野物和鱼虾野果,倒是不缺蛋白质和维生素,却缺少碳水化合物,其直接后果就是消瘦虚弱,粮食,肉类,蔬菜水果缺一不可,正常比例应该是七二一,如果比例失衡,时间一长,人体就会出现病变。

    担心二人骑马回去报信,吴中元便不再隐藏行踪,施出身法疾行赶路,必须尽快赶到山羊谷,与姜南会合。

    入更时分,吴中元停了下来,前面不远处坐着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是武人打扮,四五十岁的年纪,此时正坐在路上喝酒。

    这三个武人占据的地方正是一处比较险要的位置,想要避开三人,至少要往西圈绕数十里,这三人虽是武人打扮,穿戴还算齐整,不像是拦路抢劫的匪人。

    心中疑惑,吴中元便没有往西圈绕,而是缓慢靠近,藏于五丈之外的树后,听那三人说话。

    但三人交谈的声音很小,说话也不多,不知三人底细,也不敢贸然靠的更近。

    约莫半个更次之后,北面隐约传来了马蹄声,侧耳细听,马蹄声很是急切,当是只有一匹马。

    听到马蹄声之后,吴中元立刻看向坐在路中间的三人,过了几秒之后,三人方才听到马蹄声,这便表明三人的灵气修为并不高。

    片刻过后,马匹自北面奔来,马上的一人正是之前他遇到的两个熊族勇士里的矮个子。

    见到此人,吴中元陡生疑问,这家伙应该跑回去报信儿才对,怎么不往北跑,反倒往南来了?

    就在吴中元疑惑之际,那矮个子已经被那三个武人拦了下来,“来人止步。”

    “尔等意欲何为?”矮个子拔剑在手,高声喝问。

    “莫要聒噪,我们又不抢你财物,”其中一人低声说道,“我们是七星山的武人,前方有妖物作祟,我们山主正在降妖,命我等在此戒守,以免路人误入,伤了性命。”

    听得此人言语,矮个子略微宽心,出言问道,“原来如此,不知作祟的是何妖物?”

    “不瞒你说,那为祸的可不是一般的妖物,乃万年僵尸王……”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九章 何方妖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