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去南疆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去南疆

训导大傻耗时费力,冲它下达指令有两种途径,一是使用神识与大傻建立心灵感应,二是使用语言和动作冲其下令,前者倒还好说,难的是后者,想用语言和肢体动作控制大傻,前提是必须让大傻明白什么话什么手势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实则单独使用心灵感应控制也可以,却有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万一自己正在与他人争斗,就没办法分神兼顾,所以用语言和动作来指挥大傻还是很有必要的,即便训导难度很大,也必须硬着头皮教它。

    不过凡事都有窍门儿,很快吴中元就找到了窍门儿,那就是在用神识冲大傻下令的同时,再加上语言和手势,重复的次数一多,大傻就逐渐记住了各种指令和手势。

    训昆虫可比训狗训猫难多了,需要无数次的重复,同一个指令,还得有多种不同的口令,因为大敌当前,口令不可能非常规范,得让大傻明白“攻击”和“杀了他”,“上”,“揍他”是一个意思。

    由于大傻太傻,随机应变的能力就差,很难要求它区分“杀死”和“打伤”有什么区别,而且就算大傻能明白这两者的区别,如此庞大的体形,如此强悍的力道,它也拿捏不好杀死和打伤的尺度,所以任何的攻击指令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杀掉对手,如假包换的动手不留情,留情不动手。

    冲撞是大傻最常用的攻击手段,它体型庞大,大力冲撞犹如主战坦克冲杀碾压,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蹬踢也是大傻常用的攻击方法之一,它的蹬踢跟马的蹬踢是一个性质,不过与马不同,它有六条腿,每一条都可以大力蹬踢,但它的蹬踢依靠的并不是节肢本身去攻击对手,而是需要借助外物,也就是说在它附近必须有可供它蹬踢的东西,石头和木头等坚硬的事物都可以用来攻击对手。

    类似的坚硬事物越多越好,在他刻意的引导之下,大傻蹬踢的速度很快,接连不断蹬踢而出的石块大有防空火炮的味道。

    毒雾是大傻的第三大进攻法宝,它喷吐的毒雾呈扇形扩散,笼罩范围约有两丈方圆,而且在喷吐毒雾之前毫无征兆,可以起到突袭的效果。但眼下他不太了解大傻体内毒气是什么毒性,也没办法配制解药,故此只能限制它使用毒雾,除“杀了他”之外的指令,都不允许大傻喷吐毒雾。

    程咬金有三板斧,大傻也就这三板斧,它的节肢上虽然有尖利锐刺,却受制于节肢的移动幅度太小,只能作为辅助的进攻手段。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大傻也会咬人,但它鼻前长有巨大的竖角,能够咬到对手的角度不是很多,故此撕咬也只能作为辅助手段。

    除了主动进攻,还得教会大傻被动防御,大傻在升空的时候防御最低,因为它需要抬起背上的甲壳才能飞翔,没有了甲壳儿的防护,它的背部相对薄弱,好在虽然薄弱,却也硬比铁石,寻常兵器仍然伤它不得。

    一旦遇到劲敌,大傻是很难逃脱的,因为它的速度不占优势,想要躲避唯一的方法就是挖洞进入地下,大傻挖洞的时候也是头朝下的,挖洞的同时会将挖出的土石蹬踢出去,想要从后面靠近它也不容易,而从开始挖掘到彻底隐入地下,大傻只需要三十秒左右。

    除了训导大傻,闲暇之余吴中元一直在切割陨石,用切割实则不太贴切,确切的说是磨割,挑选坚硬的长条形状的鹅卵石作为工具,以沙子作为解玉砂,混合河水往复推碾,磨损都是双向的,一块鹅卵石磨的不堪使用,陨石也只能磨进去半公分。

    当日阿洛离开之后,他曾经往酒糟鼻等人遇袭的地方去了一趟,捡了一把铜刀和一把匕首,用铜刀作为打磨工具倒是可以减少陨石的切割耗损,但铜的硬度并不高,莫氏硬度只有三左右,而鹅卵石的硬度能达到六到七。

    除了训导大傻和磨切陨石,练气也不曾懈怠,还有天地回生和五行护盾两种法术也勤练不辍,这两种法术虽然不是攻击性法术,在实战当中也颇有用处,无数次的练习,熟记指诀和咒语,一直练到想都不用想,仓促之间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凝聚护盾方才作罢。

    由于住在河边,食物便不短缺,河里有鱼虾蟹蚌,都可以捉来吃,远古时期没有污染,河蟹是随处可见的,这时候的人不吃这东西,个头大的足有碗口大小。

    之前自王栗身上还搜出了一点盐巴,应该可以支撑到离开这里。

    偶得闲暇,吴中元就会爬到山顶往东眺望,这里离朱雀所在的十字路口不过百里之遥,晋身升玄修为之后,自这里可以看到朱雀所在区域的大致情况。

    他带着大傻自这里已经住了半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他曾经三次爬到山顶,每次都停留了个把时辰,但从未看见朱雀移动过,也没有见到有人自那里路过。

    见不到人也在情理之中,这时候人口很少,也就几百万人,充其量也就一个小型地级市的人口,如假包换的地广人稀。

    眺望了几次之后,吴中元心里生出了疑惑,朱雀所在的十字路口虽是南下的咽喉,但只要肯圈绕,还是可以绕过那处十字路口的,朱雀只把守了那一个点,若是外面的凶禽猛兽自别处侵入中土,它如何能够抵御阻拦?

    人都是有了疑惑才会进行思考,思虑过后,吴中元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四方神兽所把守的区域很可能是组成防护阵法的几个点,它们除了亲自动手阻拦凶禽猛兽,还在充当阵眼,左右连线,庇护经纬。

    便是有大傻陪伴,独居山中也是非常寂寞的,但吴中元宁肯孤独寂寞,也不愿见到人,因为现在三族都在疯狂的寻找他,此时若是有人过来,极有可能是敌人。

    这时候鳄鱼也比较常见,近水的地方龟蛇也比较多,个头大的比比皆是,他和大傻住在河边经常会遇到这些动物,大傻的地盘意识比较强,遇到活物就会过去攻击,但它旨在驱逐,只要对方逃走,它便不去追。

    在现代,都以保护动物为荣,这时候的人可没有这种想法,因为跟野兽相比,人处于劣势地位,大部分的野兽猛禽都不怕人,遇到人就会尝试攻击。

    自河边住了一个月,陨石即将磨断,吴中元准备离开这里了。

    他不能带大傻上路,唯恐自己离开之后大傻会不适应,便开始有意减少每日与大傻待在一起的时间,让它逐渐适应,待大傻习惯了,又带它自附近转了转,将其活动范围限定到方圆二十里,以免他离开之后大傻到处乱跑被别人看到。

    对大傻的饮食他也做了限制,每天傍晚时分进食一次,每次吃五分饱。

    雨季来临之前,陨石终于磨下一角,磨下之后用手掂量,比之前料想的要重,约有二十斤左右。

    他没有行李,也没有携带包袱,这时候天气已经转暖,破褂子用不上了,便脱下来包了陨石,于黎明时分离开河边,往东移动。

    到得朱雀所在的十字路口,吴中元犹豫了,他身上带有陨石,想要打造弓箭必须去鸟族寻人帮忙,但打造弓箭并不是他此行的唯一目的,想要尽快提升修为,还必须经常与人争斗,从这方面考虑,南疆比鸟族更合适,要知道鸟族有明确的分级管辖,在围城打架,邑城很快就能得到消息,在邑城动手,垣城很快就能听到风声,牵一发动全身,如果去到鸟族,就得老老实实隐藏行踪,不能随便与人动手。

    独处有独处的好处,但独处也有独处的弊端,人都是群居动物,总是一个人待着会与外界严重脱节,消息也会非常闭塞,他并不知道在自己躲起来的这段时间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潜意识里也希望能够见到熟人。

    犹豫良久,始终拿不定主意,潜意识里他还是想往南疆去的,去南疆是一举三得,一来可以见到姜南,他身上只剩下两枚黄色的补气丹药了,跟姜南会合之后不但可以得到丹药的补充,还可以与姜南商议诸多事宜。二来可以见到吴大烈,天蚕谷的谷主是南疆三大太玄高手之一,在南疆出了什么事情,也能有她照应。第三就是可以得到姜南或者吴大烈的帮助,请他们二人中的一个充当陪练,也省得到处惹是生非暴露了行踪。

    如果没有朱雀之前的警告,他肯定会去南疆,但现在他不敢去了,但他又很想去,越是权衡斟酌,越是感觉去鸟族弊大于利,万一被黎泰抓到,那就等着受尽十八般酷刑吧,黎泰会想尽一切办法逼着他把青龙甲召回来,然后杀掉他,重新滴血易主。

    想要得到趁手的兵器也没必要以身涉险,最主要的是就算去了鸟族,又能找谁帮忙?

    不行,不能去鸟族,太危险了,最主要的是这个险冒的还没什么必要。

    熊族肯定也不能去,实在不行去牛族找阿洛去吧,他一直不太放心阿洛,不过转念一想,也不行,姜南这时候应该在南疆,而且牛族还有姜百里和姜章等人,这些人如果遇到他可绝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心中纠结,久久拿不定主意,最终只能硬着头皮来到朱雀所在的那棵枯树下,仰头行礼,“敢问尊者,已然过去了一个多月,此时我可以往南去了么?”

    朱雀双目紧闭,如同未闻,亦无回应。

    吴中元本不喜欢求人,无奈之下方才厚着脸皮请教,朱雀的不理不睬令他很是尴尬,等了片刻,不见朱雀发声,便离开枯树,挠头回返。

    但没走几步,他便停了下来,他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眼下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不管去哪儿都不安全。

    前怕狼,后怕虎,战战兢兢好不窝囊,去他妈的吧,就去南疆,就不信能死在那儿……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去南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