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杀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杀

被大傻摁倒之后吴雷好生惊慌,提气发力,剧烈挣扎,而那白鹭也在扑腾翅膀,试图脱困。

    眼见吴雷和那白鹭挣扎,大傻两条前肢同时下压,它的节肢粗逾石柱,沉重异常,吴雷的双腿登时被压断,而那白鹭则直接被碾死。

    吴雷此前已经在大傻的大力冲撞之下受了严重的内伤,此番双腿又被压断,更是雪上加霜,身体的疼痛尚可耐受,但朝夕相伴的坐骑就死在身边,愤怒悲伤,狂吼乱叫。

    吴雷这个样子自然是跑不掉了,吴融正在远处徒劳挣扎,确定二人难能走脱,吴中元收回神识,自坑底翻身爬起,踩踏石壁跃出了天坑。

    跃出天坑之后发现大傻已经舍了吴雷,跑到不远处啃噬树木,而吴雷则抱着那只已经断气的白鹭伤心悲号。

    吴中元没有理睬吴融和吴雷,快步走到吴荻旁边,揽她脖颈,试其鼻息。

    吴荻呼吸还算平稳,亦无其他异常,之所以昏迷不醒乃是此前遭吴融或吴雷重击后脑,被震晕了。

    晃了晃,不见吴荻苏醒,吴中元也没有急于唤醒她,又迈步向不远处的吴雷走去。

    眼见吴中元向他走来,吴雷这才自悲痛之中回过神来,强定心神,想要尝试作法。

    不等他施出法术,吴中元的弓箭已经对准了他。

    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过三丈,吴雷身受重伤,又断双腿,一旦吴中元放箭,他便避无可避。

    吴雷自然知道这一点,自忖无法在吴中元放箭之前施出法术,便没有徒劳尝试,深深呼吸,闭目叹气。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待其睁开眼睛,却发现吴中元已经离开他向吴融走去。

    吴融此时正在呼吸吐纳,试图祛除先前吸进体内的毒气,见吴中元走近,强打精神撑臂起身,勉强站立怒目相向。

    正所谓烂船还有三斤钉,虽然吴融身中剧毒,吴中元也没有太过靠近,只自五丈外站定,歪头打量着他。

    紫气高手灵气可以外放,居山淡紫灵气可以外放两丈,洞渊紫气可以延伸五丈,太玄深紫可达八丈,在这个范围内,都处于对方的攻击范围。

    一秒,两秒,三秒,三秒的冷视之后,吴中元移走视线,转身离开。

    转身之后发现吴荻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狼吞虎咽的大傻。

    吴中元走到吴荻近前,“你有什么打算?”

    “此为何物?”吴荻指着大傻答非所问。

    吴中元没有回答吴荻的问题,“此地不宜久留,我得走了,你有什么打算?”

    “他们二人有心取你性命,而今受制于你,你竟不杀他们?”吴荻颦眉问道。

    “我自有计较,”吴中元说道,言罢,又道,“我现在担心的是你,你的处境不比我好多少,留在熊族很危险,跟我走更不安全。”

    “你想我留在熊族,还是想我跟你走?”吴荻问道。

    吴荻此言一出,吴中元无奈摇头,女人就是女人,在她们眼中没有比感情更重要的事情,不分时候,不分场合。

    “摇头是什么意思?”吴荻问道。

    “你想留在熊族你就留在熊族,你想跟我走我就带你走。”吴中元说话之时以眼角余光观察远处的吴融和吴雷,便是二人身受重伤,也得提防他们突然发难,以他目前的修为,挨上一记雷霆之怒直接就有丧命之虞。

    “我听你的。”吴荻直视吴中元。

    吴中元笑了笑,谁拿主意,谁就得承担后果,这个道理谁都懂,吴荻非要让他决定,多少有些裹挟的意味,但他无法确定吴荻是真的自己拿不定主意,还是已经打定了主意,只是在试探他的反应。

    “你留在熊族,至少熊族不会伤害你,你如果跟我走,所有人都有杀你的理由和动机。”吴中元说道。

    “我也这样想。”吴荻点了点头。

    “我送你回大泽。”吴中元言罢,心念闪动,神授大傻向他靠近。

    复杂的指令大傻不能理解,但让它过来,大傻还是听得懂的,不过它没吃饱,几步一回头,对食物恋恋不舍。

    待大傻爬了过来,近距离仰视,视觉冲击力更大,吴荻惊叹追问,“此物到底是什么?”

    吴中元自然知道大傻是什么,但屎壳郎三个字他实在说不出口,独角仙三个字也有刻意造作之嫌,干脆回答,“我也不知道。”

    “怎么有些像推粪虫?”吴荻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吴中元。

    吴中元没有接吴荻话头,而是纵身跃上了大傻的头部,大傻在飞行时双翅会快速扇动,故此它的后背是坐不得人的,但它的独角后面有片略微凹陷的平坦区域,有两米见方,后面是它巨大的眉骨,而前面则是巨大的独角,这两米见方的区域应该属于它的鼻骨区域,后面有凸出的眉骨依靠,前面有独角保护,可站,可坐,甚至能躺。

    吴中元冲吴荻招了招手,“走吧,我送你回大泽,吴融身中剧毒,得尽快回去叫人前来给他医治,吴雷伤势太重,天地回生起效甚微,也需要借助药石。”

    短暂的仰望之后,吴荻纵身跃起,落到了吴中元旁边。

    吴中元心念再动,命大傻振翅升空。

    此前他曾经手把手的教导大傻,此番下令不再是单纯的意念,还加上了大傻此前振翅升空的动作,如此一来大傻就能理解了,扇动翅膀,离地升空。

    “以德报怨貌似不是你的作风。”吴荻低头下望,直到此时她也不明白吴中元为什么会放过吴融和吴雷。

    “的确不是。”吴中元随口应着。

    “即便你放过他们,吴熬也不会就此罢手。”吴荻又道。

    “我也知道,”吴中元歪头看向吴荻,“你以为我不想杀了他们?我不是不想杀,而是不能杀,熊族本来就弱,再杀掉两名巫师,若是外敌入侵,熊族更是无力抵御了。”

    吴中元言罢,吴荻缓缓点头,快意恩*顾全大局之间,吴中元理智的选择了后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本能,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是奴性,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是勇敢,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是理智。

    吴雷此时仍然处于失去坐骑的痛苦之中,见大傻载着二人飞高,气急怒吼,“便是你今日放过我,他日相见,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听得吴雷喊叫,吴中元沉声说道,“我留你性命是为了让你抵御外敌,保护族人,不是为了施恩于你。回去告诉吴熬,他不配做熊族大吴,他偷走的东西,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抢回来。”

    吴中元言罢,吴雷没有再叫喊,可能是震惊于吴中元的正式宣战,亦可能是疑惑吴中元定下三年期限是胸有成竹还是狂妄自大。

    “你果然不甘屈居人下。”吴荻微笑开口。

    “我之前表现出了甘屈人下吗?”吴中元微笑反问。

    吴荻摇了摇头,“你为何定下三年之期?你可知道练气犹如登山,越往后越艰难,就算有补气丹药辅助,想要晋身太玄最快也得八年。”

    “我说三年还是留下了余地的,三年之内若不能天下一统,包括三族在内的所有部落都迎来灭顶之灾。”吴中元正色说道。

    吴荻知道吴中元不会危言耸听,闻言甚是惊诧,“何出此言?”

    吴中元先冲大傻指明了飞行的方向,然后才将与吴大烈南下途中见到的那只红色怪鸟跟他说过的话告知了吴荻。

    “那只镇守南关的巨鸟当是南方神兽朱雀无疑。”吴荻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应该是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别驻守东西南北,旨在阻止东海,西漠,南荒,北疆的凶禽猛兽侵入中土,自伏羲女娲划定乾坤之后,它们一直奉命把守关隘,保护我们免遭禽兽侵害。但它们年老体衰,难免会有疏漏懈怠,故此最近一段时日才会屡屡出现兽群进犯人类城池的事情。”

    “朱雀当真与你说过三年之期?”吴荻问道。

    吴中元再度点头,“我记得很清楚,它说的是最多三年,它们就全部解脱了。言外之意是它们可能不是在同一时间寿终正寝,有些可能会早一些,有些可能会略晚,总之三年是最长时限,可能还会提前。”

    “可恨三族仍在内讧争斗,大祸临头尚不自知。”吴荻面色凝重,根据三族目前的形势来看,想让他们摒弃前嫌,携手对外是不可能的事情,各族都会打自己的小算盘,都恨不得让别人上去打的损兵折将,自己躲在后面捡便宜。

    “想要抵御强敌,必须三族一统,只有这样才能遣兵调度,全面布防。”吴中元说道。

    “三族一统,怕不容易。”吴荻摇头,而今三族连通婚都不被允许,更别说合而为一了。

    “如果三年之内不能三族一统,我们怕是有灭族之忧。”吴中元说话的同时不时举目远眺给大傻指示方位,大傻现在还没有方向的概念,需要频频纠正。

    吴荻微微颦眉,“我们并不了解对手。”

    “只是不完全了解,”吴中元说道,“目前我已经能够确定两件事情,一是它们并不是散兵游勇,乌合之众,而是有个神秘而强大的存在自幕后操控指挥。二是它们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在很久之前它们就开始着手准备了。”

    “何出此言?”吴荻问道。

    “起初三族的关系虽然并不非常融洽,却也没有爆发战争,为什么会逐渐交恶?如果不是有人在暗中挑拨煽动,不可能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吴中元说道。

    不等吴荻插言,吴中元又说道,“二十年前鸟族和牛族联手进攻熊族都城,其实是冲着我来的,是谁告诉了他们我是金龙转世?它为什么要跟牛族和鸟族说这些?它在担心什么?”

    吴荻何其聪明,立刻有了判断,“它在担心金龙统一三族,对它们日后的进犯产生阻碍……”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