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坚不摧

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坚不摧

在与大傻建立联系的瞬间,吴中元就冲其下达了进攻的指令,但大傻却并未遵从,而是愣头愣脑的向他爬了过来。

    吴雷已经感知到大傻被吴中元抢走,但他胸中的那口气息几乎耗尽,急忙停止念咒,提气拔高,往坑外换气。

    “如何?”正在下落的吴融冲吴雷问道。

    “被他得了。”吴雷言罢连踩石壁,跃出了天坑。

    听得吴雷言语,吴融眉头大皱,他先前曾经施展雷霆之怒攻击过大傻,但大傻在雷电的劈击下毫发无伤,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与大傻类似的生物,也不知道这个庞然大物有什么能耐,心存顾忌,便不敢贸然靠近,只得灵气翻转,止住急坠之势,悬停半空,俯视观察。

    “你冲我来干嘛,冲上去打他。”吴中元再度神授下令。

    但大傻仍未听从他的号令,慢悠悠的爬到他的身边,用头上的独角蹭他。

    眼见大傻并不服从自己的命令,吴中元好生焦急,但是就算焦急,也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吴融还在半空虎视眈眈,如果让他发现自己无法指挥大傻,一定会下来发难,他们可能伤害不了大傻,却可以伤害他,坑底并不宽阔,便是施展风行术也无法躲避两个高阶巫师的联手围攻。

    大傻此时的举动带有明显的亲近意味,吴中元也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大傻的情绪,大傻对他有一种近乎于本能的亲近,这种亲近是由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是此前的喂食照料,二是双方已经心灵相通。

    这种亲近有同类之间的亲近,但更多的还是浓重的依赖,类似于雏鸟对亲鸟的依赖,感觉亲近的同时想自他这里寻求庇护和帮助。

    吴中元冷笑的仰视着悬停上空的吴融,胸有成竹的神情背后隐藏的是有苦自知,叫苦不迭,大傻此时就像个初生的婴儿,脑子里除了对他的亲近和依赖什么都没有,这家伙智商很低,低到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它肯定接到了他的命令,但它根本就不知道‘打他’是什么意思。

    要说除了亲近和依赖什么都没有,有点冤枉大傻了,它还有一种意识也很强烈,那就是饥饿,大傻靠近他是来跟他要吃的。

    观察过后,吴融心里还是没底,没有下来攻击,待气息耗尽之后踩踏石壁,跃出了天坑。

    “大傻。”吴中元歪头看它。

    “咔咔。”大傻发声回应,它没有舌头,声音是颚齿摩擦发出的。

    大傻的力气很大,便是很轻柔的触碰,吴中元也站立不稳。

    眼下没有多余的时间容他和大傻了解磨合,此时天坑上面电闪雷鸣,不时有碎石坠落坑底,不消说,吴融和吴雷正在上面念咒作法。

    这时候雅利安人的驯兽之术完全派不上用场了,驯兽之术是建立在禽兽神识完整的前提下的,但大傻现在的神识很不完整,是白纸一张,除了吃没有别的想法。

    眼下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七窍灵通,但七窍灵通也没办法指挥一个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巨大甲虫,七窍灵通在熊族算不得什么玄妙的法术,施展起来也不麻烦,但此前肯定没人用七窍灵通尝试指挥一只甲虫。

    眼瞅着上面坠落的石块越来越多,体积越快越大,吴中元越发焦急,得赶紧想办法,眼下吴融和吴雷正在投石问路,可能最终目的并不是活埋他和大傻,只是为了试探大傻的底细,如果他和大傻一直没有动静,吴融和吴雷很可能会下来近距离击杀。

    心急如焚之际,突然急中生智,大傻就像一个巨型坦克,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巨型坦克无法领会并执行他的命令,既然不能遥控指挥,那就只能亲自操作。

    但是在亲自操作之前,还需要了解这个坦克都配备了什么武器,这个倒也简单,因为甲虫智商很低,它们的习性并不是后天学来的,而是得自先天遗传,换言之就是它们的所有举动都源自本能,包括吃喝拉撒,也包括遇袭之后的一些反应。

    这些先天习性是可以被感知到的,凝神感知,发现大傻在遇到危险的情况下会用头上的角去攻击对方,也会用腹下的节肢去抓挠,它的牙齿也很锋利,也可以用来撕咬,除此之外,大傻还有一个最强烈的应激反应,它的六条节肢都很擅长向后蹬踢,这是它最常用的进攻手段。

    除了常规武器,大傻还有一件其他同类没有的生化武器,由于常年处在陨石的辐射和密布瘴气的环境中,它的五脏六腑皆有变异,体内可以产生并积蓄大量有毒气体。

    探知了大傻的攻击习性,吴中元开始尝试以神识操控大傻,大傻的神识虽然强大,却不完整,想要控制它并不困难,但难处在于他并不擅长一心二用,之前也没有演练过,在亲自控制大傻的同时,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

    情势危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快步跑到西侧崖底,寻了一处不易被落石砸倒的地方藏好,闭眼凝神,转移神识。

    再度睁眼看到的是另外一幅景象,这是大傻眼睛所看到的景象,周围的景象由七彩变成了五彩,视野开阔了数倍,不但视野更加开阔,对距离和方位的判断也精准了许多,但不足之处是貌似近视了,十米以内的景象非常清晰,十米之外就开始模糊,五十米外完全看不清。

    除了视力,其他感官也有明显变化,嗅觉更加灵敏,对震动的感知也更加敏锐。

    对于他的越俎代庖,大傻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适,好在只是有些茫然,并没有明显排斥,没人喜欢别人侵入自己的“私人领地”,大傻也不例外。

    日后随着大傻对周围环境的熟悉和了解,它的神识就会逐渐完整,到那时就无法进行这种越俎代庖的操作了,但事出从权,眼下只能亲自控制,也算是手把手的教它一回。

    尝试活动腿脚之后,大傻开始沿着陡峭的石壁向上爬,它的节肢上都长有尖锐骨刺,这些骨刺坚硬非常,可以轻而易举的插入石壁,支撑身体向上爬行。

    这是大傻蜕变之后的第一场战斗,也是父母手把手教的第一课,大傻会永远记住这一仗,这一仗必须打好,得让它知道自己的本事和能耐,不然大傻以后面对类似的情况会缺乏自信。

    起初大傻只是缓慢的往上爬,待得吴中元确定大傻可以牢固的攀附石壁,便控制它加速往上冲,上面不时有急坠而下的落石砸中大傻,但那些落石并不能对大傻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连它上冲的速度都不能减缓。

    片刻过后,大傻冲上了悬崖,不需歪头便看到了站在天坑右侧的吴融和吴雷,吴荻也在天坑右侧,不过此时已经晕厥在地。

    确定了对手的所在,吴中元毫无犹豫,直接控制着大傻朝他们冲了过去。

    屎壳郎爬的并不快,但速度的快慢不单取决于速度本身,还取决于形体的大小,千万倍于同类的体形,带来的就是千万倍于同类的速度,数十丈的距离,眨眼就到。

    吴融和吴雷见到大傻冲了出来,却没想到它的速度如此之快,待得反应过来,大傻已经冲到了近前,吴融灵气修为较高,堪堪腾挪闪过,吴雷慢了分毫,径直被大傻迎头撞飞。

    紫气高手终究是紫气高手,便是受到猛烈撞击,吴雷仍在后退倒飞的同时运转灵气,卸去了大部分的撞击力道,急退七八丈后踉跄落地,抬手抚胸,不问可知已受内伤。

    在他落地之前,大傻已经转身向吴融冲了过去。

    眼见这个黑不溜秋的庞然大物冲自己来了,吴融哪敢缨其锋芒,见势不好,转身就跑。

    他自前面失足狂奔,大傻自后面穷追不舍,为了阻止大傻追赶,吴融选择往树木茂密的东南方向飞掠,试图利用林中树木阻碍大傻行动。

    但吴融打错了算盘,林中的树木根本就挡不住大傻,一抱粗细的参天巨木直接撞倒,摧枯拉朽,横行无忌。

    眼见树木挡不住大傻,吴融提气拔高,在此之前他已经神授坐骑,前来接他,此番跃起是直接冲着疾飞而来的坐骑去的。

    见他升空,大傻亦震翅升空,它虽然沉重庞大,但翅膀也大,飞行速度虽然不是很快,却也不是非常迟缓。

    在吴融惊恐下望之际,大傻已经咬住了吴融所乘朱鹮的右腿,双翅一敛,轰然下落。

    那朱鹮虽然个头不小,却哪里负载的了十几吨的重物,唳叫一声,被大傻拖坠落地。

    吴融乃一阳巫师,一生只能与一只禽兽建立感应,这只朱鹮若是被大傻杀死,此后他便再无坐骑可用,眼见大傻拖了朱鹮下去,紧忙俯冲援救。

    大傻落地之后,朱鹮一直在剧烈挣扎,但它右腿被大傻咬住,任凭它如何挣扎,终是不能脱困。

    吴融落地之后,气凝右臂,冲着大傻的面门就是一掌。

    大傻咬着朱鹮,并不理他。

    吴融五行属火,眼见灵气伤不得大傻,急催心火,双掌并腕前推,施出火属绝技,凝出偌大火球,再攻大傻面门。

    大傻仍不理会,也不曾杀那朱鹮,只是一动不动,任凭他打。

    巫师都是可以控制风雨雷电的,吴融五行属火,为了平息体内旺盛的火属气息,肾气之中亦藏有阴寒之气,眼见火攻不成,右手后撤,自掌中凝出寒冰长剑一把,冲着大傻的头脸急斩而来。

    一击过后,冰剑崩裂消失,大傻仍然毫发无损。

    吴中元之所以一直控制着大傻不与反击,乃是为了让大傻知道自己坚不可摧,而今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右侧前肢挥动,将那厉叫不已的朱鹮脑袋割了下来。

    眼见坐骑殒命,吴融气怒发狂,但不等他再度出手,大傻便冲他喷出了一口剧毒瘴气。

    吴融正在气怒吼叫,毒气喷过去,直接吸了个满嘴满肺,身形踉跄,倒退摔倒。

    见吴融制住之后,却发现吴雷已经召唤自己的飞禽过去接他,判断方位距离,急切转身,后腿连蹬,将倒伏的两棵巨木蹬向半空,那白鹭避过了第一棵却未曾避过第二棵,被砸了个正着,悲鸣落地。

    眼见坐骑遇袭,吴雷亦是骇然大惊,但他关心坐骑安危,并未逃走,而是冲着坐骑坠落的地方冲去,试图承接缓冲。

    在吴雷拖住白鹭的同时,大傻也冲到了近前,前肢齐出,将他和白鹭强摁在地……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坚不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