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三十章 蜕变

第二百三十章 蜕变

打定主意,便开始计划安排,此时吴熬等人还在附近,不能马上回天坑,只能先自外面躲几天再说。

    黎明时分吴中元方才睡着,醒来时是上午九点多钟,睁眼之后发现阿洛不在洞里,骤然紧张,急忙翻身坐起,快步走出山洞左右旁顾,外面也没有阿洛的身影。

    直到发现自己的弓箭和匕首不见了,吴中元方才松了口气,阿洛应该外出狩猎去了。

    这时候吴熬等人可能还在近处,便是忧心牵挂也不能出声呼喊,只能留在原地,耐心的等她回来。

    紧张忐忑的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看到阿洛自西面一瘸一拐的向山洞走来。

    敌人可能就在附近,这半个多小时的等待对吴中元来说不啻于是一种煎熬,心中多少有些怨气,但看到阿洛平安回返,他却发现自己心里原来并无怨气,有的只是担心。

    阿洛没有打到猎物,只挖了一些可以食用的植物根茎,这时候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可以食用的植物根茎也不易寻找。

    吴中元走过去接过了阿洛兜着的东西,“他们可能还没走远,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乱跑。”

    阿洛点了点头,将手里的一段树枝示于吴中元,“大人,这木头可能用来弯折弓箭?”

    “别做了,你用我的就行。”吴中元随口说道。

    “不成,你也要用的。”阿洛说道。

    吴中元隐约感觉阿洛话里有话,便用询问的眼神看她。

    阿洛没有接话,瘸拐着走回山洞,坐在角落里用匕首剥削树枝上的树皮。

    “你想什么呢?”吴中元歪头看着阿洛,这小东西是个闷葫芦,话不多,还真不容易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阿洛自顾忙碌,没有回答。

    “我问你话呢。”吴中元催促。

    阿洛抬头看了吴中元一眼,又低头去削那树皮。

    “哎。”吴中元又催。

    阿洛这才开口,“大人,是不是咱们以后都不能回熊族了?”

    “短时间内是不能回去了,”吴中元摇了摇头,“昨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吴熬想杀我。”

    “大人,以后你要往哪里去?”阿洛低声问道。

    “还没想好。”吴中元再度摇头。

    阿洛没有立刻接话,又削了几刀方才小声问道,“大人,这里离牛族还有多远?”

    “这里已经是牛族地界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吴中元反问。

    “我想找我娘去。”阿洛说道。

    听得阿洛言语,吴中元挑眉看了她一眼,阿洛的母亲早些年被牛族掳为了奴隶,这件事情他早在大丘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阿洛想营救自己的母亲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她此时提出这件事情,主要原因应该是不想留在他身边给他造成拖累。

    猜到阿洛的想法,吴中元并没有急于表态,而是自心中权衡阿洛是跟着他更安全,还是离开他更安全,他现在是众矢之的,阿洛跟着他并不安全。但阿洛只有十四岁,而且从未出过远门,灵气修为也很低劣,别说去牛族救人了,就算是安身立命都很困难。

    沉吟良久,吴中元问道,“你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晋身洞神?”

    “快了。”阿洛说道。

    “快了是几天?”吴中元追问。

    “三五天,可能还用不了,我已然可以夜间视物了。”阿洛说道。

    吴中元没有再问,自腰间取出香囊,将里面的丹药倒了出来,姜南当日一共给了他二十多枚丹药,之前用去了一些,此番还剩下十几枚,这十几枚中有一些是提升类丹药,还有一些是补充类丹药。

    此前他给过阿洛一枚淡红丹药,此番又挑出一枚红色丹药和一枚深红丹药递给阿洛,“这个你先拿着。”

    阿洛看了看吴中元手里的丹药,摇了摇头。

    吴中元将那两枚丹药塞到了阿洛手里,“我已经晋身红气高玄,深红升玄,淡蓝洞玄,蓝气三洞这几阶我自己留下了,这些是多出来的。”

    “多谢大人。”阿洛紧紧的握着那两枚丹药。

    “你跟着我的确很危险,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等你晋身洞神之后,我会传你风行术,你学会风行术再走,”吴中元又取出三枚黄色的补气丹药塞给阿洛,“这三枚丹药你也留着,一枚丹药可以支撑你施展风行术疾行千里。”

    见阿洛想要推辞,吴中元正色摇头,“没有补气丹药,风行术根本跑不出多远,拿着。”

    “你比我更需要,我只取一枚就好。”阿洛说道。

    吴中元摆了摆手,“凡事都要留出余地,便是不能做到万无一失,也总要力求万无一失。”

    见吴中元表情严肃,阿洛便没有再推辞,收下之后再度道谢。

    阿洛很是内向,很难说内向的性格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不过内向到了孤僻的地步就肯定是不好了,吴中元现在是阿洛最亲近的人,但就算是跟他在一起,阿洛也很少说话。

    随后几天二人大部分时间都在练气,闲暇之余吴中元将风行术传授给了阿洛,还指点了她一些用弓和练气的技巧。

    三日之后,阿洛顺利晋身洞神,洞神修为乃九阶练气的第一步,晋身洞神之后就成为了真正的勇士,只可惜二人现在已经为熊族所不容,阿洛穿不得象征勇士身份的服饰和披风了。

    晋身洞神之后,阿洛主动向吴中元辞行。

    吴中元一百个不放心,恨不得将所有可能遇到的突发情况都帮她想到,千叮咛万嘱咐,阿洛早起便向他辞行了,一直到中午他还自洞外苦口婆心的啰嗦。

    再怎么不放心,也不能把阿洛带在身边,再怎么想的周全,也肯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阿洛以后会怎么样,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大人,待我有了自保之力,便寻你去。”阿洛说道。

    “你知道我在哪儿啊。”吴中元笑道。

    “有你的消息,我便寻你去,”阿洛手指山洞,“若是没有你的消息,每年节日我都会来这山洞等你。”

    吴中元笑了笑,“走吧。”

    阿洛道了声保重,转身离去。

    这小东西说走真走,转身了就不回头,最终还是吴中元不放心,喊住她追了上去,把随身匕首别在了她的腰间,“万一被牛族拿住,就将咱们的关系告诉他们,他们便不敢伤害羞辱你。”

    阿洛点了点头。

    “好了,走吧。”吴中元自己都感觉自己太啰嗦了。

    阿洛走了,吴中元一直目送她消失在密林深处,方才转身向东走去。

    他没有立刻往天坑去,而是去了酒糟鼻等人当晚遇袭的那片树林,这时候物资奇缺,什么东西都有用,死人的也不嫌弃。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翻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这些贼人都是被雷电劈死的,不是被劈碎了就是被劈糊了,这时候气温已经开始回升,尸臭刺鼻,最终他只拿走了一把刀和一把匕首。

    回到天坑时是日落时分,由于天坑上面有瘴气萦绕,不穿过瘴气便看不到天坑里的情况,担心有人藏在其中,吴中元便没有立刻下去,而是往远处砍了几棵小树回来,扔进了天坑。

    便是这样,他仍然不放心,当晚就自天坑东面的一棵大树上栖身,一直等到次日辰时方才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天坑。

    细心观察那棵横向生长的松树,还有自己所住的山洞,发现并没有外人涉足的迹象。

    再往下面去,大傻也在,这时候有阳光照进去,大傻在坑底西侧晒太阳。

    再看坑底,也没有外人来过的痕迹,掩埋陨石的地方也没有抠挖移动的迹象。

    这几日未曾喂食,大傻的体形就没有明显变化,吴中元走过去,取了香囊出来,倒出了五枚丹药,其中四枚是补气丹药,还有一枚是多出来的红色丹药。

    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一把一把的喂,要说不心疼那是假的,但大傻形体如此庞大,喂一枚肯定见不出什么效果,想要得到,绝不能吝啬给与。

    拍拍腮帮子,大傻张开了嘴,五枚丹药全扔了进去。大傻大嘴一闭,颇有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意味。

    而今他身上除了深红,淡蓝,蓝色这三枚提升类丹药,就只能下了两枚黄色的补气丹药。

    不过不久之前他还自王栗身上搜到了几枚未曾淬炼的动物内丹,这些内丹也是由灵气凝聚而成,只是混杂了很多兽类气息,未曾淬炼,人类是不能服用的。

    不过大傻应该能吃,这个就不能往它嘴里扔了,得让它自己决定吃不吃,动物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可以敏锐的感知到哪些东西能吃,哪些东西不能吃。

    放到大傻嘴边,大傻也吃了。

    之后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了。

    吴中元回到石壁上的山洞,吐纳练气,静养心神。

    随后几日大傻的饭量明显减小,多数时间都在坑底缓慢挪移。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中元也逐渐放松了戒心,吴熬等人可能并不知道他百毒不侵,故此即便见到这处天坑,也不会想到他竟然能藏身其中。

    第五日的清晨,吴中元起床之后走到山洞边缘向下探望,却惊讶的发现大傻不见了,在坑底偏西区域阳光可以照射到的地方,多了个偌大的圆球。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轻身而下,近距离的观察那个圆球,这个巨大的圆球是由大傻之前排除的粪便混合坑底的污水凝聚形成的,由于不曾干透,还比较松软。

    吴中元围着圆球左看右看,丹药真的起作用了,大傻已经开始蜕变。

    除了喜悦,吴中元还有些焦急,虽然不知道大傻蜕变需要多长时间,但昆虫蜕变的过程通常不会持续很久,大傻已经开始蜕变,而他还没有晋身深红洞玄,不晋身洞玄就无法施展七窍灵通与大傻建立心灵感应,必须抓紧时间练气。

    随后一段时间他吐纳练气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练气之余,每日都会下去观察那个巨大的粪球,在阳光的照射下,粪球已经变的很是坚硬,侧耳细听,里面有非常细微的声响。

    历时二十多天,吴中元终于顺利晋身深红升玄,而此时坑底的粪球仍未破裂,但里面的异响却是越来越大。

    吴中元是早上晋身深红灵气的,用了一上午的时间熟悉七窍灵通的咒语和指诀,但七窍灵通的施展需要直视对方的眼睛才能起效,而今万事俱备,只等大傻破壳而出。

    临近中午,粪球开始轻微晃动,吴中元紧张兴奋,摩拳擦掌。

    就在此时,天坑上面突然落下一个石子儿。

    见到有石子儿落下,吴中元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坑附近没有高山,不可能有石块跌落,只能是人为抛扔下来的。

    紧张的等了片刻,上面又落下一颗石子。

    完了,完了,吴中元暗暗叫苦,上面有人在抛扔石子试探下面的情况。

    而今大傻的蜕变还没有完成,他也不敢冒然砸碎粪球,只能藏在谷底,尽量拖延时间。

    等了片刻,又有石子落下,这块石头上捆着一块红布,这种布料他认得,这是熊族高玄勇士的披风所用的布料颜色。

    想到此处,突然醒悟,上面的人很可能是吴荻,因为在变故发生之前,他曾经与吴荻说过这处所在,没有人能猜到他会藏在这里,只有吴荻例外。

    想及此处,便轻身而上,自瘴气之中露头左右张望,果不其然,来人正是吴荻,此时正掩鼻站在上风口。

    吴中元纵身跳出天坑,冲吴荻快步走去,“你怎么来了?”

    “你果然藏在这里。”吴荻笑道。

    再次见到吴荻,吴中元有些尴尬,不为别的,只为他曾经冲吴荻撒了谎,他告诉吴荻他身上的补气丹药是姜百里等人夜袭大丘的那天晚上自尸体上找到的,而之后在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当众承认是姜南给的。

    “你这是什么表情?”吴荻笑问。

    “尴尬的表情。”吴中元笑的有些勉强。

    “因为不久之前向我撒了谎?”吴荻反问。

    吴中元不知如何接话,只能笑了笑。

    “你还挺信任我的,还敢藏在这里,你就不怕我出卖你?”吴荻问道。

    “你不会,你怎么来了?”吴中元问道。

    吴荻尚未答话,吴中元突然面色大变。

    见吴中元面色有异,吴荻循着他的视线看向东方,只见东面有两只载人的巨大飞禽正在向此处疾飞而来……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章 蜕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