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十三章 超自然现象

第二十三章 超自然现象

“这个,这个,这个问题专家好像是没给予解释。”吴中元说道,不得不承认王欣然观察问题的角度的确与众不同,别的疑问都用科学进行了解释,唯独村民经常看到一个女人在坟头上哭这个细节被忽略了。

  “他们也解释不了,”王欣然笑道,这家伙从没正儿八经的笑过,每次笑,几乎都带着鄙夷神情,这次也不例外,“这帮人其实是最可恶的。”

  “怎么说?”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答道,“表面上看这种节目是一举两得,既满足了民众的好奇心,同时也进行了唯物主义的科普教育,讨好了上头也娱乐了民众,其实这都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这类节目很容易弄巧成拙,一旦解释的不合理,就会起到反作用,像刚才这个节目就是这样,画虎不成反类犬。”

  吴中元有些意外,不是对刚才看过的这个节目,而是王欣然的话一直不多,很少有这种长篇大论。

  王欣然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又举了个例子,“还有三四年的营口坠龙事件,国内几家媒体都进行了调查报道,最后给出的调查结果是那并不是龙的骨头,而是小须鲸的骨骼,还把小须鲸的下颚骨插到头骨的眼眶里,以此令小须鲸的骨骼看起来与当年拍到的龙骨更加相似,然后得出当年营口坠落的并不是龙,而是一条小须鲸的说法,其实细心的人都会发现,当年拍摄的那张照片,龙的眼眶是空的,龙角是长在龙的头上的。”

  王欣然举的这个例子并不生僻,几乎每个学考古的人都听说过,等王欣然说完,吴中元问道,“你的意思是当年营口坠龙事件是确有其事?”

  王欣然也不藏掖,很痛快的点了点头,“是真的,不过那不是一条真正的龙,而是一条蛟龙。”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吴中元疑惑追问。

  “因为我见过那条蛟龙的遗骨,你要是想看,这次过去我可以带你看看。”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原本还想问王欣然为什么跟他说这些,听王欣然这么说,他就没有再问了,因为王欣然的动机很明显,一是激起他的好奇心,让他不会变卦,放寒假之后乖乖的跟她去总部。二是提前给他透露一点信息,免得去了总部之后见到什么东西少见多怪,一惊一乍。

  此时是分组讨论时间,环视左右,发现没有同学注意他们,吴中元又小声的问道,“你见过活龙没有?”

  王欣然摇了摇头,“没有,我只见过两具遗骨,除了刚才说的那条,还有一条是四四年自松花江畔发现的。”

  吴中元想了想,又低声问道,“你们部门是专门处理这些事情的?”

  “算是吧,不过我们分了几个科室,分别负责不同的事务。”王欣然打了个哈欠,别的女孩子打哈欠都是捂着嘴,她不捂,打的很放肆。

  等王欣然打完哈欠,吴中元小心翼翼的问道,“哎,你说这世上有鬼吗?”

  “没有,”王欣然摇头,“鬼是唯心主义的说法,我们不信这个,不过人死之后,有些会有残余能量以特殊形式存留一段时间,这个是被科学验证过的。”

  吴中元好奇之心大起,“那世界上有外星人吗?”

  “这个真没有。”王欣然再度摇头。

  “那你相信有虫洞和时空隧道吗?”吴中元又问。

  “相信,不过这只是广义相对论的一种推想,目前的科学技术还做不到人为的控制时间,”王欣然随口说道,“其实所有的超自然现象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只不过现在的科学技术还没有发展到可以解释所有超自然现象的地步。”

  王欣然说完,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吴中元随口敷衍,他的真实来历王欣然迟早都会知道,但眼下他还不想让王欣然过早的知道这些。

  对于吴中元的回答,王欣然并不满意,但下课铃响了,她也没有追问,起身出去抽烟去了。

  吴中元也收拾东西,离开了教室,但他并没有往宿舍去,而是去了相邻的教学楼,找美术系的崔芳。

  崔芳是宛山海的女朋友,吴中元报上姓名,然后询问事发当晚的细节。

  崔芳貌似不愿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不过最终还是支支吾吾的说了,大致经过跟宛山海说的差不多,只是有一点儿宛山海撒谎了,那就是他不是随便尿的,他撒尿的时候就知道前面是个坟头儿。

  等崔芳说完,吴中元问道,“你还记得那个老太太的长相吗?”

  吴中元说完,崔芳面色大变,“你要干什么?”

  “我认识一些人,兴许能帮到他。”吴中元撒谎。

  可能是出于对宛山海的关心,也可能是当晚吓的扔下宛山海逃走了而内疚,崔芳虽然不愿回忆当晚的细节,却仍然勉为其难的画出了那个老太太的头像。

  崔芳是学美术的,画素描很传神,这老太太让他画的很逼真,七八十岁的年纪,偏瘦,头上挽了个发髻。

  下课之后,吴中元邀请王纪泽一起去后山,王纪泽害怕,不敢去。

  吃过晚饭,吴中元还是去了,不过不是一个人去的,而是跟王欣然一起去的,他也没邀请王欣然,是王欣然不放心他一个人到处走动,主动跟着去的。

  吴中元没有告诉王欣然他去后山干什么,但王欣然猜到了,宛山海是二人的同班同学,他的事情早就传开了。

  到了后山,根据崔芳的描述,二人找到了那个坟头儿,坟头周围是片松树林,树林里散落着纸巾等令吴中元脸红的杂物,看来崔芳也没全说实话,二人当晚在这儿可能还干了点儿别的事情。

  坟头儿不算大,周围有人为清理过的痕迹,说明这座坟年代并不久远,坟前也没有墓碑,按照丧葬习俗,墓碑通常会在两个老人合葬在一起之后才竖,没墓碑说明老太太先死了,老头儿还活着。

  “你想知道墓主人是谁?”王欣然问道。

  “你有办法?”吴中元反问。

  “可以让总部查。”王欣然拿出了手机,环绕拍摄周围的景物,“这里只有这一座坟,可以用以往的卫星地图进行比对,确定埋葬的时间之后,再查死亡的具体时间。”

  “我这还有张画像。”吴中元拿出了崔芳画的那张头像。

  王欣然接过画像拍了一张,“有画像就简单多了。”

  “需要多长时间?”吴中元问道。

  “很快。”王欣然将画像还给了吴中元。

  的确很快,二人刚下到山脚,消息就传了回来,王欣然将手机示于吴中元,“应该是这个人。”

  这是一张身份证件,上面有照片和出生年月,后面还有死亡时间,照片和崔芳画出来的画像有九成相似,唯一的不同是照片是笑着拍的,而崔芳画的画像显得很阴森。

  老太太死的时候七十三,死了不到三年。

  吴中元之所以调查此事,为的就是确认究竟有没有超自然现象,现在他得出答案了,这世上真的有鬼,不对,没有鬼,确切的说是人死之后以特殊形式继续存在的残余能量。

  王欣然对吴中元的调查没什么兴趣,对她来说这件事情唯一的意义就是向吴中元展示了总部惊人的工作效率,所以,得意是难免的。

  回到宿舍,王纪泽又不在,想起不久之前宛山海背着个鬼就站在自己床前,吴中元免不得心惊后怕,自床下拖出皮箱,从里面找出了师父留下的那本鬼画符。

  他曾经看过这本书,知道里面记载的都是些符咒和驱邪抓鬼的法门,有句话叫临阵抱佛脚,他现在就是如假包换的临阵抱佛脚。

  通常来说,只有正儿八经的道士才能画符,但这本书记载的符咒对画符之人的身份是没有严苛要求的,只要掌握了要领和画写方法就可以画,画符的染料也分好几种,按照威力的大小分别为墨水,朱砂和金漆。此外,人血也能画符,女人的不行,发阴,得男人的血,最好是童子血,威力比金漆还大。

  书里的内容很驳杂,一时之间也看不完,吴中元只能有针对性的翻找,宛山海的情况跟书里所说的鬼上身相似,就用这些符咒。

  书里的符咒不是字,而是一些奇怪的图形和弯弯曲曲的笔画儿。

  要学画符,首先得准备好毛笔和黄纸,还得有墨水,但他手头儿什么都没有。

  正在犹豫要不要下去买,手机响了,是个座机号码。

  接了,电话那头儿传来了林清明的声音,很急切,“快来帝豪夜总会帮我。”

  “哥,帝豪夜总会在哪儿啊?”吴中元问道。

  对面没有应答,电话已经挂断了。

  吴中元急忙拨打林清明的手机,不在服务区。

  刚才林清明的声音很急切,很显然是出了什么事情,吴中元急忙穿上衣服,跑出了学校。

  这时候是晚上八点多,外面有不少出租车,拦住一辆,“师傅,知道帝豪夜总会在哪儿吗?”

  “知道。”对方回答。

  吴中元开门上车,“快点儿开,越快越好……”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 超自然现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