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埋剑处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埋剑处

只是回头一瞥,吴中元便猜到吴熬等人正在杀人灭口,哪里还敢犹豫耽搁,背着阿洛往北全力奔逃。

    这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一个时辰不到,酒糟鼻和吊丧眼等人就为他们先前的恶举付出了代价。

    奔跑之时除了紧张急切,吴中元还有几分幸灾乐祸,只因这些贼人在遭受伏击的时候都在高声痛骂吴熬,这群喽啰此前可能并不知道谁是此事的幕后主使,是他一口一个吴熬的告诉了他们,不但告诉了他们吴熬是幕后主使,连吴熬接下来会杀他们灭口都被他猜中了,而今贼人受到了伏击,连想都不用想,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破口大骂,骂的很是难听。

    美中不足的是这群人没什么语言组织能力,都没能在被杀之前完整的骂出此事的前因后果,只是粗鄙的问候吴熬的先人。

    听得吴熬被骂,起初吴中元还感觉很是痛快,但很快就发现好像哪儿不对劲儿,转念一想,恍然大悟,吴熬是他的叔叔,吴熬的先人也是他的先人。

    自古至今血缘关系都是最为亲密的关系,但最是无情帝王家,在巨大的权力面前,亲情变的不堪一击,吴熬是他的叔叔,二人的关系有些像明朝的燕王朱棣和建文帝朱允炆,但吴熬可能是阴险凶残的朱棣,他却不是懦弱无能的朱允炆。

    雷声最早发于五里之外,这说明吴熬等人一直隐藏在那里,所有人应该都在一处设伏,而并非分散开来自外围环绕包围,理由有二,一是这种事情不可能搞的兴师动众,吴熬只能带自己的亲信过来,人数不会太多,无法设置十里范围的包围圈。二是吴熬怎么也不会想到酒糟鼻等人会放他离去,他们等在南面只是为了在酒糟鼻等人得手之后杀他们灭口。

    林中有树木遮挡,吴熬等人想要将贼人尽数杀光并非易事,在贼人死光之前,吴熬等人是无暇分身追赶的,想要判断贼人有没有死光,只需听后面的雷声有没有停止就行,在雷声停止之前,他和阿洛应该是安全的。

    事实证明吴中元的判断是正确的,吴熬等人的确没有前来追赶,但他们却派出了自己的坐骑先行寻找,自后面飞来的巨大飞禽共有五只,实则他也只是猜测吴熬会亲自出马,至于吴熬有没有亲自过来,目前尚且无法确定,只能根据飞禽的数量判断出参与此事的熊族巫师至少有五人。

    飞禽的视力比人要厉害的多,林中的树木再怎么浓密,也不可能彻底挡住移动中的二人,眼见飞禽自后面飞来,吴中元只得停止奔跑,藏身树下。

    飞禽尚未飞到二人藏身之处的上空,南面的雷鸣之声就停止了。

    雷声停了说明贼人被杀光了,而此时他只跑出了十里不到,追兵马上就到,为了躲避飞禽的俯视寻找,他却只能站立不动。

    便是心中焦急,也只能耐心等待,不多时,飞禽自二人上空飞过,并未发现二人。

    就算飞禽已经飞了过去,也不能马上就跑,因为飞禽自天上观察的范围很大,得等它们飞的稍远一些才能动身。

    紧张的等了片刻,吴中元再度开始奔跑,他自不会再往北跑,而是折向西南。

    刚跑出两里不到,东面就出现了五道黑影,自南面来,往北面去。

    这五道黑影无疑是五位熊族的巫师,这五人此时并未穿戴巫师服饰,而是穿了一袭黑衣,由于五人移动的速度很快,一瞥之下也未能看清五人的样貌。

    五人飞掠向北,察觉到主人来到,五只飞禽振翅减速,悬停等候。

    五人先后跃上坐骑,其中一人挥了挥手,另外四人驱策飞禽分散开来,扇形移动,扩大搜索范围。

    吴中元此时位于最左侧一只飞禽的西南方向,见此情形,只得继续往西南方向奔跑,以躲避敌人的搜寻。

    前面十几里是最危险的,跑的越远,五人间隔的距离就越大,被找到的可能性就越小。

    由于只能往西南方向移动,他就无法跑回先前藏身的天坑,但他还知道另外一个藏身之处,思虑过后便背着阿洛往那里去。

    节日当天他曾经去过牛族地界,自那里寻到了一处山洞,并自洞里焚烧药草,以应对日后可能出现的盘问。

    半个时辰之后,他带着阿洛赶到了这处山洞。

    这处山洞并不大,但足够二人藏身。

    吴中元解开穴道,放下阿洛,“怎么样?”

    阿洛的伤口没有得到及时处理,一直在流血,大量失血导致她面色苍白,但听得吴中元的询问,仍然强打精神冲他点了点头。

    吴中元伸手想要拧解阿洛的衣扣,阿洛双臂受伤,无法自己脱下衣服。

    但刚刚伸手出去,他又改变了主意,拔出匕首,将阿洛的两侧衣袖豁开,掐捏指诀,念诵咒语,施出天地回生为其愈合伤口。

    他现在只有红色灵气,施展天地回生无法彻底愈合伤口,但效果还是有的,伤口明显缩小,血也止住了。

    如法炮制,三处伤口各施一次,然后自衣服上切割布条,捆绕包扎。

    在吴中元为其治伤的时候,阿洛一直没有说话,直待吴中元忙完,方才问道,“大人,你用的是法术么?”

    吴中元点了点头,靠着石壁,长喘了一口粗气。

    阿洛没有追问吴中元为什么能够施展法术,只是低声道谢,“多谢大人。”

    吴中元摆了摆手,没有接话。

    阿洛缓慢转头,打量二人眼下所处的山洞。

    “饿不饿?我这还有块卤肉。”吴中元自怀中掏出个粽包,这时候有一种黄色的芦苇叶,跟包粽子的粽叶有些相似,比现代的粽叶要宽大,经常被人用来包裹食物。

    不等吴中元解开粽包,阿洛就摇了摇头。

    吴中元放下粽包,撑臂起身,“我去给你找点水喝。”

    阿洛伸手拉住了吴中元。

    “你失血过多,需要喝水。”吴中元说道。

    “大人,你看。”阿洛伸手指着山洞西侧石壁。

    经阿洛提醒,吴中元这才注意到山洞西侧石壁偏上的区域有几个字,字是用石头划上去的,刻划的时候可能比较仓促,字迹不是很工整,字数也不多,只有三个,定睛细看,写的是“埋剑处。”

    “有人埋了剑在这洞里?”阿洛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倘若真的有人藏剑在此,又怎会刻下文字?”

    见阿洛面带疑惑,吴中元解释道,“这是一个暗号,有人让我去当初埋剑的地方会合。”

    阿洛点了点头,没问刻字的人是谁,也没问埋剑的地方在哪儿。

    “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吴中元转身离开了山洞。

    山洞里的字迹无疑是姜南留下的,这处山洞是二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姜南猜到他可能会来这里,便在这里留下了线索,埋剑处指的自然是他当日埋藏鸾凤剑的地方,那地方只有他和姜南两个人知道,姜南自山洞里刻下文字,无疑是希望他能看到文字并去山羊谷与之会合。

    当日吴中元曾经来过这片区域,知道哪里有溪流,林中也有不少大叶植物,去到溪边喝过水,又用植物的叶子盛了一些回来,与阿洛解渴。

    阿洛知道吴中元在想事情,也不打扰他,安静的坐在旁边,疲惫交加,很快睡着了。

    吴中元的确在想事情,他想的是姜南为什么要让他去山羊谷,仔细想来有两种可能,一是姜南是受其父姜正的授意,想把他叫到山羊谷,自那附近寻个安全所在躲避熊族和鸟族的追捕。第二种可能是此事与姜正无关,是姜南自己的意思,希望能够与他一起面对风雨,同舟共济。

    这两种可能性都有,不过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没必要立刻赶去山羊谷,因为姜南虽然自这里留言,却也知道他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也就没指望他能在第一时间赶过去。

    今晚他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吴熬等人知道他此前的那段时间就住在那片区域,天坑已经不安全了,远离这里是最明智的作法,但他却并不想就此离开,原因也很简单,朝夕相处了这么久,他与大傻已经有了感情,他想把大傻带走。

    想带走大傻,就必须齐备两个条件,一是大傻必须变成成虫,不然它没办法离开天坑。第二个条件是他必须晋身深红升玄,因为只有晋身升玄才能施展七窍灵通,只有施展七窍灵通才能与大傻建立心灵感应,不管大傻日后身在何处,都可以感应召唤。雅利安人的驯兽之术虽然也能控制野兽,却没办法远距离遥控。

    这两个条件目前都不具备,但他手里还有不少补气丹药,有了补气丹药,这两个条件都可以加速完成。

    大傻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变成成虫暂时还无法确定,但他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晋身升玄是可以推断出来的,在吞服了补气丹药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干扰,潜心练气,一个月左右就能晋身升玄。

    在这片区域滞留一个月是非常危险的,吴熬等人虽然知道他一直藏在这附近,却并不知道他藏身的具体位置,但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的藏身之处没暴露,吴熬等人就会猜到他可能还会继续藏在这附近。

    凡事都有利弊两面,高风险不一定有高收益,但高收益一定伴随着高风险,大傻现在已经刀枪不入了,变化成虫之后外壳定是坚不可摧。此外,屎壳郎的力气巨大,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可以拖动千倍于自己体重重物的生物。

    根据大傻目前的身形来推断,它变化为成虫之后至少有两头大象大小,按照一头大象五吨计算,两头大象就是十吨,千倍于十吨就是万吨,理论上来说大傻可以拖动万吨重物。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埋剑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