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攻心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攻心

听得吴中元言语,阿洛没有再挣扎,也没有再言语,而是努力的抱住了吴中元的脖颈,尽量贴着他的后背,令他的活动能够灵便一些。

    但这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酒糟鼻先前刺伤了她的双臂和左腿,便是她有心紧密贴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酒糟鼻等人这时已经完成了包围,但酒糟鼻和吊丧眼尚未下令,一干喽啰便没有立刻群起围攻。

    越是危急关头,越要保持冷静,冷静而急切的思虑之后,吴中元没有选择逃走,此时酒糟鼻等人正处于全神贯注的状态,不管他有什么举动,这些人都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这时候尝试逃走必死无疑。正所谓上兵伐谋,成大事者必须有勇有谋,绝不能只呈匹夫之勇。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吴中元直视酒糟鼻。

    “我们知道你是谁。”酒糟鼻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

    “你们知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吴中元又问。

    “你很害怕吗?”酒糟鼻笑问。

    “我不害怕,”吴中元摇了摇头,“我如果害怕就不会出来了,我如果害怕也不会冲王栗下手了。”

    听得吴中元言语,酒糟鼻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王栗的尸体,“你想说什么?”

    “我的父亲是熊族前任大吴吴昊,我的母亲是鸟族大贵人黎千羽。”吴中元平静的说道。

    “所以你才这么值钱。”酒糟鼻冷笑。

    “吴熬既然雇你们前来杀我,这些应该会告诉你们,”吴中元也在笑,“但他有没有告诉你们我可以控驭青龙甲?”

    酒糟鼻闻言眉头微皱,吊丧眼等人亦是如此,无不疑惑震惊。

    看到众人的表情,吴中元心中有了计较,心念闪动,感应召唤青龙甲,待得感应到青龙甲正在向此处快速移动,又冲酒糟鼻说道,“我现在灵气修为太低,还无法穿戴青龙甲,不过我可以召唤它,我已经命它飞来此处,给你们开开眼界。”

    吴中元言罢,酒糟鼻叹了口气,“人为了活命,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小看我了,”吴中元摇头,“我如果只是为了活命,只要把她放下就可以全身而退,你们追不上我的。”

    此番酒糟鼻没有立刻接话,因为吴中元说的确是实情。

    就在此时,青龙甲拖着青光彗尾自北方天际疾飞而至,到得众人上空分裂开来,化作一具青光盔甲,悬停半空。

    众人有感,纷纷抬头上望。

    就在酒糟鼻和吊丧眼等人认为吴中元想要穿戴盔甲或战或逃之际,青龙甲等不到主人的感召吸附,复归龙形,急坠落地。

    眼见青龙甲落到了吴中元身前,酒糟鼻等人再度开始紧张,唯恐突生变故。

    “不必紧张,青龙甲无法带我离开,”吴中元摆了摆手,“我只是让你们亲眼见见传说中的鸟族神物,免得你们认为我在信口开河。”

    吴中元言罢,心念再动,青龙甲突然升空,拖带青光彗尾,往东电闪而逝。

    青龙甲乃是神物,已有些许自主灵识,便是主人也只能感召遣走,至于它要往何处去,只有它自己知道。

    “黎泰也知道青龙甲为我所有,”吴中元又看向酒糟鼻,“你们如果杀了我,鸟族就再也寻不到青龙甲了,你说他们会不会迁怒于你们?”

    “早些动手,以免夜长梦多。”吊丧眼冷视吴中元。

    酒糟鼻抬了抬手,“不急,听他说完。”

    “这就对了,”吴中元平静的说道,“吴熬虽然雇佣你们,却有很多事情在瞒着你们,他有没有告诉过你牛族的姜正想把女儿许配给我?”

    酒糟鼻没有接话。

    吴中元又说道,“你们两个的年纪也不算小了,应该听说过二十年前牛族和鸟族进攻熊族都城的那件事情,你们知不知道原本互相敌对的牛族和鸟族为什么突然联手进攻熊族?”

    无人接话。

    吴中元自问自答,“我告诉你们,那是因为有人告诉了牛族和鸟族,转世金龙降生于熊族,他们担心熊族日后会一统中原,所以才提前下手。”

    “数月之前,三族皆有初生婴孩遇害,你们可知道杀他们的是什么人?你们可知道凶手为什么要杀他们?”吴中元沉声说道,“我告诉你们,那是因为二十年前牛族和鸟族虽然攻破了有熊,却没能杀掉转世金龙,而今转世金龙又回来了。”

    “哈哈,”酒糟鼻笑的有些勉强,“这般说来,你岂不是更加值钱?”

    “正是,”吴中元正色点头,“我不知道吴熬给你们开出了什么条件,但他开的条件肯定与你们所冒的风险是不对等的。你们可曾想过为什么他不亲自动手,却雇你们来杀我?”

    酒糟鼻皱眉不语。

    吴中元又道,“那是因为他不敢杀我,他一旦杀了我,不但牛族和鸟族会借故与他为难,就算是熊族的勇士和巫师也会对他心生鄙夷,他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吴中元继续说道,“只有你们利欲熏心,不计后果。你们可曾冷静想过,如果你们杀了我,后果是什么?你们不说话,我来帮你们细细剖析,如果你们杀了我,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不但拿不到好处,还会丢掉性命。”

    “真是巧舌如簧啊,”酒糟鼻干笑着看向吊丧眼,“我还真让他说的有些心慌了。”

    吊丧眼眉头紧锁,没有接话。

    吴中元再度说道,“如果我是吴熬,我绝不会留你们在世上。他可能有能力兑现承诺,但他不敢兑现,因为日后牛族和鸟族会追查此事,到时候万一找到了你们,他也就暴露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杀了你们,一举两得,不但借你们之手杀了我,杀了你们之后还可以对外宣称帮我报了仇,如此一来不但牛族和鸟族不会与他为难,他还会受到本族族人的爱戴。”

    此言一出,酒糟鼻和吊丧眼脸色变的非常难看。

    吴中元仍不罢休,又说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这么多人一起动手,消息早晚得泄露,指不定哪天谁喝醉了就说漏嘴了。吴熬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所以他不会让你们活着的,就算你们把这些手下全杀了,他也不敢相信你们,万一你俩哪天也喝醉了怎么办?”

    听得吴中元言语,不止酒糟鼻和吊丧眼脸色难看,一干喽啰也是面无人色。

    “休看你们两个有洞渊修为,但吴熬想杀你们易如反掌,别忘了他是熊族大吴,不但拥有太玄灵气,还可以施展熊族的威猛法术。”吴中元说道。

    酒糟鼻皱眉不语,吊丧眼有些急了,催促道,“别听他蛊惑,早些杀了。”

    “你就是头蠢驴,”吴中元冷视吊丧眼,“我是在蛊惑吗?我是在点醒你。”

    见吴中元竟然骂他,吊丧眼气急之下想要上前动手,但刚一迈步,酒糟鼻便伸手拦住了他。

    “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你们是坏人,我可不是,”吴中元高声说道,“我要是贪生怕死,你们残害妇孺之时我根本就不会出来阻止。我要是贪生怕死,随时可以撇下她独自逃走,直到这一刻,我想独自离开,你们都拦不住我。”

    吊丧眼不想听他继续往下说了,又想上前动手,酒糟鼻再度强硬的拦住了他。

    “谁给你们出的馊主意,让你们来放火杀人逼我出来?”吴中元问道,“你们此举不啻于自掘坟墓,就算你们这次没能把我引出来,吴熬也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万一你们离开中原之后在外面胡说八道怎么办?现在你们可是残杀了熊族族人的凶手,他有足够的借口冲你们下手。”

    吴中元言罢,无人接话,一干贼人都在心里思虑他说的话,思虑的同时还有些气恼,恼的是为什么这些道理别人能看透而他们却看不透。

    吴中元趁热打铁,“她是什么性子你们也看出来了,我在背她的时候她趁机把我腰间的匕首给拔走了,如果你们逼我太狠,她为了不拖累我,一定会用匕首自尽,你说到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即便你们逃过了吴熬的追杀,以后我修为大成,也会寻你们报仇,高洞主,郑寨主,二位一定要三思啊。”

    见吴中元竟然说出了他们的身份,二人越发震惊忐忑,短短的片刻工夫,原本的满心喜悦竟然在吴中元的详述利弊之下变成了紧张惶恐。

    “给我。”吴中元右手后抬。

    阿洛没动。

    “给我,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吴中元抬高了声调。

    见他动怒,阿洛这才把藏起的匕首交到了他的手里。

    “诸位早些逃命去吧,”吴中元说道,“今日之事,我会算到吴熬头上。”

    酒糟鼻和吊丧眼皱眉不语,一干喽啰面面相觑。

    “你们没有与丰厚的奖赏失之交臂,你们是悬崖勒马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吴中元说道。

    言罢,背着阿洛往北走去。

    头领一直不发话,喽啰们便不曾阻拦,任凭二人穿过人群,往北离去。

    “就这么放他走了?!”吊丧眼还是心有不甘。

    “他说的有道理,这个陷阱咱不能跳,这个黑锅咱们也背不起,”酒糟鼻右手一挥,“走,回南疆去。”

    眼见一干贼人向南掠去,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哪里还敢耽搁,施出风行术狂奔向北。

    “大人,我自己能走。”阿洛说道。

    “别逞强,你身上有伤,尽快去到安全区域,才好与你包扎救治。”吴中元说道。

    “这些人杀了那么多……”

    吴中元打断了阿洛的话,“就算我不去寻仇,吴熬也不会放过他们,南下途中必有伏兵。”

    吴中元话音刚落,南方便传来霹雳之声,闻声回头,只见南面五里之外电闪雷鸣。

    那些刺眼的闪电自低空降下,明显是熊族巫师作法所致,再看那些闪电分布的区域和降下的频率,来的熊族巫师还不止吴熬自己……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攻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