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陷阱

第二百二十五章 陷阱

天地回生是熊族巫师最常用的法术,只需洞神修为便可施展,主要用以修复巫师本人以及他人的伤口,同样,也是左手捏诀,右手施法。

身为中途辍学的大学生,吴中元并不满足于知其然,还喜欢探究其所以然,说白了就是喜欢站在科学的角度对这些看似玄妙的事情进行解释。

    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所有物质都由分子和原子组成,目前的科学水平细分到原子就没法儿再往下分了,其实还可以再往下分,只不过目前的科学水平没达到那个程度。练气之人其实并不知道什么原子分子,但他们认为世间万物都由气组成,气其实就是对包括分子和原子在内的细微物质的统称。

    练气的本质是提高自身对气的掌控能力,所有法术的施展其实都是对气的运用,既然世间所有事物都由气组成,那天地之间的灵气就是万能的,可以对世间所有事物进行影响和改变。

    天地回生可以愈合伤口,不但可以愈合人的,还可以愈合其他生物的,施法的时候也不用观察伤口的具体情况,只需要利用天地回生将游离在天地之间的灵气汇聚到伤者的伤口处,人体机能就会自动根据受伤的情况对伤口进行自主修复。

    举例或许能够更加直观的说明问题,人体受到创伤和家庭受到了灾祸其实是一个性质,受灾情况五花八门,有的家庭是房子倒塌了,有的是胳膊被打断了,有的是家具被毁坏了,有的家庭则是牲畜死掉了,想逐门逐户的走访调查,有针对性的进行救助,根本就没那么多时间。

    那怎么办呢?直接给钱!

    不管灾民损失了什么,除了亲人遇难,其他所有问题都可以用钱来解决,他们比救助者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给他们钱,他们会拿钱进行自救。

    钱,指的就是天地之间的灵气。

    之所以是天地之间的灵气,而不是巫师自身的灵气,那是因为巫师自身的灵气在巫师吸纳和淬炼的过程中混入了很多巫师自身的气息,用这种灵气去愈合他人伤口,有可能会出现不兼容的情况。这就好似国际救灾,救助者本国的货币可能在灾民所在的国家无法使用,所以最好给灾民国际通用货币。

    施展天地回生所耗费的灵气并不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天地回生的使用也有颇多限制,一处创伤只能使用一次,不管伤口有没有愈合,都无法再度施展,实则巫师也可以继续施展,但不会再有任何效果。

    一个巫师可以对很多人施展天地回生,但伤者每处伤口只能承受一次,这个巫师治过之后,其他巫师的天地回生对此人便不会再有任何效果。如果伤者身上有两处伤口,而身旁恰好有两名巫师,那这两名巫师是可以分别处理一处伤口的。

    此外,天地回生威力的大小取决于巫师灵气修为的高低,与巫师自身是几阳巫师无关,只与灵气修为有关,巫师的灵气修为越高,天地回生的效果越好,所能愈合的伤口越大。反之,亦然。

    至于晋身居山的紫气巫师能不能直接使用自身灵气为伤者疗伤,这个目前还无法完全确定,理论上应该也是可以的,却肯定存在一定的变数,这种变数有可能是伤口愈合之后会留疤,也可能是治疗之后伤口会感染复发,总之不如调驭天地灵气为伤者疗伤来的安全。

    探究天地回生的施展和起效原理,其实对使用天地回生并没有太大意义,但对吴中元本人来说意义重大,因为他受过高等教育,对逻辑看的很重,接受不了任何不合情理的事情,所有事情都必须给予合理解释。

    掌握了天地回生的指诀和咒语,试过了自己施展天地回生的威力,吴中元更打怵了,自己的灵气修为太低,施展天地回生治疗效果并不明显,眼下还是别去招惹那些暴躁的公牛了。

    眼下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火龙真气还没来得及练习,天篆文册也没来得及推研,欧冶子的三火九论也没机会实践,但是跟练气相比,这些都可以往后排。

    他急于获得深红灵气,因为只有晋身升玄,才能施展七窍灵通,七窍灵通可以与异类产生心灵感应,雅利安人的训兽之术虽然也能做到这一点,但训兽之术有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只能影响野兽的情绪,无法与之建立亲密的关系,也无法对野兽下达太过具体的指令。

    只有晋身升玄,才能尝试与大傻建立联系,将主仆关系永远固化下来,而驯兽之术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但是眼下还有一件比练气更重要的事情,找盐,这段时间吃的一直都是没有盐的食物,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缺钠反应,不止是体虚乏力,反应速度也开始变慢,偶尔还会感觉头晕恶心,必须尽快设法补充。

    去哪儿找盐?往南往北很长一段距离都是无人区,往西是牛族地界,往东是熊族。

    斟酌过后,决定往东走,已经过去十多天了,危险期想必已经过去了,得回雾山看看阿洛。

    背上弓箭,带上匕首,离开天坑,往东去。

    他选择下午四点左右动身,这时候林中的禽鸟还没有回巢,自林下移动不会惊起飞鸟,大部分的野兽这个时间段也没开始离巢捕猎。

    赶到雾山附近时夜幕刚刚降临,他此时位于雾山西北方向,距雾山直线距离约有五里左右。

    雾山的村落是建在山腰阳麓的,而阿洛居住的烽火台位于山顶,由于有浓重的雾气遮挡,便看不到烽火台附近的情况。

    雾山的后山很陡峭,但也并非不能攀爬,观察过后,吴中元定下了上山路线,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过去,而是自林中静坐等待,这时候天还没有全黑,村寨附近很可能还有晚归的村民。

    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只要有人看到他,消息迟早会泄露,除了阿洛,绝不能与他人有任何接触。

    在等待的同时,吴中元也没有闲着,想的是见到阿洛之后应该跟她交代些什么,此后熊族是回不去了,可能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阿洛了,必须对她有万全安排。

    刚坐下不久,便发现村寨有烟雾升起,起初还以为是炊烟,但没过多久便发现不对劲儿了,不但烟雾越来越浓,隐约还有火光传来。

    心中存疑,便直身站起,轻身上树,攀着树枝向远处眺望。

    由于村寨附近多有树木遮挡,便看不到村寨里的具体情况,由于距离太远,也听不到村寨里的声音,但可以确定的是村寨里着火了,而且着火的地方还不止一处。

    火势越来越大,没过多久村寨便陷入一片火海,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见此情形,吴中元眉头大皱,毫无疑问,村寨遭到了敌人的袭击,但雾山是个很偏远的村落,不但偏僻,还很穷苦,这样一个村落谁会袭击它?理由和动机是什么?

    雾山是熊族最西面的一座村子,雾山的西面就是牛族地界,此前不久牛族曾经掳走了熊族的九阴巫师,此事最后是怎么处理的他并不知道,但牛族这个时候真的没有袭击熊族的理由,若是牛族下属的垣城或邑城自作主张进行抢掳,也不会挑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要知道此时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村子里不可能有多余的粮食,更何况雾山本来就很穷。

    如果是为了抓人回去充当奴隶,也不应该攻击雾山,雾山位于山腰,易守难攻,他们完全可以选择更容易得手的目标。

    将各种可能逐一排除之后,吴中元突然心生警觉,该不会是冲他来的吧?

    仔细想来,这种可能性非常大,袭击村落的人故意选择夜间放火,为的就是生出火光和烟雾,倘若他一直藏身近处未曾走远,看到火光之后一定会赶来营救阿洛。

    如果这真是对方的阴谋,那就能间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袭击村落的人知道他和阿洛的关系。

    可是只有熊族人才知道他一直在照顾阿洛,而雾山是熊族的村落,吴熬等人哪怕想要引他出来,也不可能屠杀自己的族人。退一步说,即便吴熬不惜牺牲这些族人,他也不可能亲自动手,更不可能命令手下的人进行,要知道此事跟屠杀有金龙转世嫌疑的那些婴孩的还不一样,灭口只需要他一个人就可以完成,而围攻雾山则需要一群人。

    哪怕知道雾山的村民正在遭受攻击,吴中元也没有前去施以援手,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理应助人为乐,但是帮助他人得有个底线,那就是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毕竟除了自己的亲人,没有几个人值得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前去营救。

    此外,如果对方攻击雾山真的是为了引他出来,那阿洛绝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些人会留着阿洛充当诱饵。

    急切的思虑过后,吴中元自树上下来,借着夜色的掩护往西南方向的一处山峰跑去,那里位于雾山的正西方,爬到山顶可以自远处观察村寨附近的情况。

    到得山脚下,吴中元突然发现山顶有人,而且不止一个,最少也有三个人站在山顶的大树下。

    由于距离太远,看的不很真切,沉吟过后,吴中元借着树木的掩护小心翼翼的挪到了山腰,躲到了一簇灌木的后面。

    自这里已经能够看到山顶的情况,山顶的确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他认得,乃是自南荒遇到的虎族王栗,此人乃紫气高手,在他的右侧还站着两个人,都是五六十岁的老者,一胖一瘦,胖的那个是个酒糟鼻,身后背着一个酒葫芦,瘦的那个是个吊丧眼,左手转动着两个黑色圆球。

    此时这三人都在向东眺望,根据三人所处的位置和眺望的角度来看,三人无疑是在观察雾山的情况。

    见到这三人,吴中元知道自己猜对了,攻击雾山的那些人的确是冲他来的,而且这些人很可能是吴熬雇来的,理由很简单,如果不是吴熬授意,他们没胆子招惹熊族,更没理由做这件事情。

    三人交谈不多,等了五六分钟,王栗才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直接证实了他的猜测,王栗说的是‘这小子怕是不在近处……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五章 陷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