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傻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傻

如果这时候有个动物学家在这儿,应该能看出这东西是什么昆虫的幼虫,哪怕不能完全确认,至少也能看出是什么科什么属,但这时候上哪儿找动物学家,只有等它蜕皮变成成虫,才能知道究竟是什么。 

    根据坑底堆积如山的粪便和大虫子巨大的身形来看,这家伙应该已经在天坑里生活了很多年,它在这里生存了多长时间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还需要多久才能变成成虫,万一几百年后才能蜕皮,那就毫无用处了。 

    这个问题目前也无法确定,天知道它还得多久才能蜕皮,不过有个办法倒是可以帮它加速成长,那就是给它喂食。 

    这条大虫子什么都吃,天坑里除了石头,什么都被它吃掉了,没东西可吃,它便只能啃吃石壁上的青苔,既然这么不挑食,山里的死树和烂木头随处可见,都可以扔下来喂它。 

    想要驯服一只动物,最有效的方法也是喂食,动物很少有喂不熟的白眼狼,对它们好,它们会一直记着。 

    不过就算要喂,也得等到明天再说,这时候三族的勇士可能还在上面四处寻找。 

    回到山洞,躺倒休息,感觉有些饿了,就把身上仅有的两个麻芨拿出来咬嚼充饥。 

    睹物思人,看到麻芨便想起了阿洛,阿洛这时候还留在雾山,牛族和鸟族根本就不知道有阿洛这么一个人,哪怕熊族知道阿洛的也不多,即便知道,也没谁会去为难一个半大孩子。 

    此外,阿洛是住在雾山山顶的烽火台的,跟住在山腰的村民少有交集,而且原本驻守雾山的那个老勇士也没有往别处去,他失踪之后老勇士可以继续履职,他的失踪对雾山不会有任何的影响,而那个老勇士和那里的村民也不会排挤阿洛,要知道阿洛已经被选为勇士,只差晋身洞神之后正式任命。 

    此处离雾山并不远,等到合适的时机,可以悄悄回去看看阿洛,但最近一段时间不能回去,因为吴勤等人可能会想到他会偷偷回去带走阿洛。 

    之前连番催动风行术,疲惫非常,而今虎口脱险,终于得以放松下来,吃完麻芨便昏昏睡去。 

    一觉醒来是上午八九点钟,洞外很是明亮,走到洞口抬头上望,可以看到阳光自谷口照射了进来,可能是因为有阳光照射的缘故,上面的瘴气显得淡薄了许多。 

    再往下看,有阳光照到了谷底,由于天坑是斜的,每天只有上午很短的一段时间阳光可以照到谷底,而且还不是坑底的所有区域都能照到。 

    定睛细看,那条大虫子貌似还在原处不曾移动,跑下去确认,果不其然,这家伙折腾了一夜也没有翻过身来,还是仰面朝上。 

    看见吴中元,大虫子扭了几扭,大部分的毛毛虫都是哑巴,这家伙也不例外。 

    熊族的七窍灵通需要深红灵气才能施展,而吴中元此时只有洞神修为,不过雅利安人的驯兽之术却没有灵气等级的限制。 

    这条大虫子没有反击之力,也不怕它咬人,便用手掌置于它的两眼之间,缓慢呼吸,进入无我状态,尝试感知它的情绪。 

    这东西虽然个头大,灵识却不强大,不但不强大,甚至连完整的神识都没有,也没有具体的想法,只有几种简单的情绪,一种是饿,这种情绪非常强烈。第二种情绪是急,可能是折腾了一夜也没翻过身来,有些着急。还有一种情绪是气愤,毕竟昨晚是他把人家自石壁上弄下去的。 

    这条大虫子最少也有两吨重,伸手推了推,纹丝不动,想帮它翻身只能尝试别的办法。 

    这个办法也不难想,大虫子是会扭动的,自坑底搬来石头垫它的身下,令它有处着力,扭了几扭也就翻过来了。 

    唯恐这家伙翻过来之后冲撞报仇,吴中元便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不过大虫子翻过来之后并没有冲他过来,而是急匆匆的向西侧有阳光的地方挪去。 

    毛毛虫是爬不快的,但它形体庞大,移动速度与人步行的速度差不多,爬到有阳光照射的地方便趴下不动了,昆虫都是冷血动物,在食物匮乏的情况下晒太阳可以帮助它们提升体温,间接减少体能的耗损。 

    在大虫子晒太阳的时候,吴中元再度尝试感知它的情绪,最强烈的情绪还是饿,气愤也很强烈,但着急的情绪消失了,这家伙先前之所以着急,可能是看见太阳出来了,想爬过去晒太阳。 

    只晒了不到二十分钟,阳光就偏移到了它晒不到的地方,大虫子的情绪再度产生了变化,情绪不同于具体的想法,缥缈而笼统,很难精准判断和描述,只能感知个大概,此时大虫子的情绪应该是意犹未尽的失落。 

    阳光偏移之后,大虫子开始自坑底缓慢移动寻找食物。 

    吴中元自一旁歪头观察,这条大虫子知道他在旁边却并没有来攻击他,这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这条大虫子是素食主义者,不吃肉。二是大虫子神识还不完整,只知道生气,不知道报仇。 

    养过宠物的人都知道宠物的年龄越小,训练的效果越好,等宠物长大了,神识完整了,想要驯化改变难度就大了,这条大虫子神识不完整,正是训练的大好时机。 

    除非刮风,平日里是很少有什么东西会落入天坑的,大虫子寻不到可以果腹的东西,便开始吞食自己此前排出的粪便。 

    见它可怜,吴中元便跑到石壁上,将一棵死树踹了下来。 

    等他跑下来的时候,大虫子已经开始进食了,吃相只能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它的牙齿与哺乳动物的牙齿不同,是呈螺旋形状生长的,吞咽和嚼碎是同时进行的。 

    再度静心感知它此刻的情绪,饥饿的情绪有些消减,敌意仍然存在,除了这两种情绪,还多了些许警惕,那种感觉就像是动物护食,唯恐有人前来争抢。 

    驯化的第一步就是给它起个名字,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叫什么好呢?起的太过具体可别到时候名不副实,只能起个宽泛点儿的。 

    这条虫子是个大家伙,以后变成了昆虫,个头也不会小了,九阳巫师最多可以驯化七只禽兽,这是第一只,得有个大字,大什么好呢,大黑?不太好,这是狗的名字。大虫子?也不太好,太幼稚了。 

    斟酌良久,终于想到一个,这家伙傻不拉几的,就叫大傻好了。 

    这个名字比较贴切,也顺口,现在还不知道它是公是母,要是公的就一直叫大傻,要是母的,以后就大妞或者傻妞,两个字只改动了一个,它也容易记住。 

    大傻从那儿吃,吴中元自一旁不停的喊它,大傻虽然是个哑巴,却不是个聋子,能听到他在喊,不过这家伙应该不太理解这俩字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喊。 

    心灵感应这时候还没用,因为大傻的神识还不完整,根本就理解不了他传递过去的情绪,想要驯化只能利用条件反射。 

    形容一个人蠢笨,多会说这个人只知道吃,知道吃也行啊,只要知道吃,就可以形成条件反射。 

    大傻进食的速度非常快,一棵死树,半个时辰不到就啃了个精光,吃完之后意犹未尽,仔细的捡食散落在石缝里的细小枯枝。 

    石壁上没有死树了,只能出去找,他自己也饿了,也需要食物。 

    他无法亲自确定周围有没有人,却可以通过观察周围的环境来间接确认,天坑周围的树林里有鸟叫声,这就说明周围没人。 

    春天正是动物寻求配偶的季节,都不安分,狩猎非常容易,这时候狩猎也没什么需要避讳的,要是再等一段时间,禽兽就会产卵下崽儿,到那时候就不能乱捕乱杀了。 

    自附近转了一圈儿,逮了几只野鸡,又背了捆灌木的树枝,这时候树木已经开始长出嫩叶了,这玩意儿大傻应该爱吃。 

    喂食也得有技巧,不能一股脑的喂给它,得喊一声喂一点,喂一点喊一声,实际上宠物并不知道主人喊的是它们的名字,它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名字,在主人看来他们呼喊的是宠物的名字,但是在动物听来其实都是“开饭了,”要知道最初的条件反射都是靠喂食建立的。 

    喂食的另外一个技巧就是不能喂得太饱,一旦喂饱了,宠物就无欲无求了,主人再说什么,它们就不理睬了。不过这个技巧用不到大傻身上,因为这家伙好像不知道饥饱,喂多少吃多少。 

    三天之后,再喊大傻,大傻就有反应了,知道是在喊它了。

    如果这三天每天只喂一次,喊它大傻就有些委屈它了,关键是这三天之中他前前后后喂了五十多次,就这这智商,喊它大傻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了。 

    目前大傻还处在幼年期,成虫之后神识完整了可能还会聪明一点儿,但有句俗话叫三岁看老,这家伙已经显露出傻的苗头了,就算是长大了也不会聪明到哪儿去。 

    虽然知道这家伙长大之后会是个憨货,吴中元却并没有太过失望,大傻虽然个头儿大,却终究是只昆虫,昆虫的智商自然高不到哪儿去。 

    此外,凡事皆有利弊,傻也有傻的好处,傻的本质是想法单一,不知变通。变通可不是个褒义词,甚至连中性词都算不上,应该归于贬义词,泛指凡事追求利益最大化,没有立场没有原则。像大傻这种生物,训练的难度虽然大,但一旦建立了主从关系将非常稳固,说白了就是大傻以后会非常忠诚。 

    这几天没干别的,光喂大傻了,大傻的饭量实在是太大了,貌似永远也喂不饱。 

    不过大傻也没有白吃那么多,一直在快速生长,三天工夫,竟然足足长大了一圈儿。 

    见此情形,吴中元隐约看到了希望,原来之前是食物的匮乏限制了大傻的生长,在有足够食物的情况下,大傻应该很快就能变成成虫。 

    自外面生火炙烤食物会有烟雾,容易被人发现行踪,自天坑下面生火烟雾会被瘴气掩盖,不虞被人发现,但每次背下来的木柴都会被大傻抢来吃了,它好像很喜欢温度,一生火就会靠过来。 

    这附近有不少野牛,有野牛就有牛粪,这东西大傻应该不吃,倒是可以捡一些拿回去生火。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大傻对牛粪竟然非常偏爱,闻到气味急切的跑过来抢食,直到吃的一个不剩方才调头离开。 

    见大傻竟然有这食性,吴中元傻眼了,这家伙不会是个屎壳郎吧……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