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二十章 定情信物

第二百二十章 定情信物

众人愕然良久,最终还是姜正打破了僵局,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恭喜大黎,这少年怕要归了鸟族了。” 

    看得出来,黎泰是想挤出一丝笑意的,但他实在是笑不出来,因为他刚刚想到此事并不是自己与青龙甲失之交臂那么简单,在青龙甲失落之前,它一直是由鸟族大黎使用的,而今青龙甲被吴中元所有,自己的大黎位置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大姜言之过早,”吴熬也反应了过来,“中元便是得了青龙甲,也不见得会去鸟族,他是我的子侄,骨肉相连,不管他有没有青龙甲,我们都会照顾他。” 

    吴熬的这番话虽然说的义义正辞严,感人肺腑,但传到吴中元耳朵里,他听到的却只有虚伪,吴熬本来就想杀他,此番他得了青龙甲,对吴熬的威胁更大,如果是真的跟着吴熬回了熊族,怕是当晚都活不过,吴熬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能三更杀掉,绝不会等到五更动手。 

    黎泰这时也回过神来,“中元,舅父说到做到,已将青龙甲送给了你,随我们走,去见过姥姥和一干表兄表妹。” 

    黎泰言罢,黎万紫接话说道,“中元,万不能随他们回熊族,当年拥戴你父亲的那些巫师和勇士已经所剩无几,吴熬若是加害于你,没人能够阻止。” 

    “黎万紫,你这个血口喷人的贱人!”吴晨是个暴脾气。 

    “闭嘴,你这个见不得光的泼妇!”黎万紫也不是个善茬。

    眼瞅着双方又要谩骂动手,姜正再度出来主持大局,“莫要争吵,言归正传,少年,你且权衡选择。” 

    姜正貌似猜到吴中元不会做出选择,紧接着又说道,“两边都有你的亲友,你若拿不定主意,只能由两族抽签,决定你的去留。” 

    “来人。”姜正召唤下属。 

    有人上前接话,但此人刚刚上前,就被姜南拉到了一旁。 

    姜正有感,疑惑歪头,姜南凑上前去,附耳与姜正说了几句什么。 

    “你说什么?!”姜正眉头大皱。 

    见他这般,众人纷纷看向他父女二人,姜正人老成精,城府极深,若不是听不到了什么惊人的消息,反应绝不会如此强烈。 

    姜南再次贴附到姜正的耳边低声说话。 

    牛族勇士见状,纷纷识趣退后,以避偷听之嫌。 

    姜正的表情一直随着姜南的讲述变化,起初是震惊,之后是气恼,然后变成了皱眉思虑,最终眉头舒展,复归平常。 

    所有人都知道姜南对姜正讲说了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只有吴中元能猜到姜南可能对姜正说了什么,此前姜南曾经询问过他想跟谁去,他表示不想回熊族也不想去鸟族,眼见姜正想要让熊族和鸟族抽签决定他的去留,姜南无奈之下只能设法让姜正把他留在牛族。 

    “哈哈哈哈,”姜正苦笑摇头,“真是家门不幸啊。” 

    听他此言,包括牛族勇士在内的所有人都更加疑惑,不知道他为何有此感慨。 

    “唉,老夫教女无方,竟然做出这等事来,”姜正指着姜南连连叹气,“你让为父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呀?” 

    姜南歪头看了吴中元一眼,低头不语。 

    所有人都看到了姜南看吴中元这一眼,有聪明人便猜到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大部分人还是一头雾水。 

    “哎,”姜正又叹了口气,然后冲吴熬和黎泰拱了拱手,“二位君王,老夫这中间人看来是做不得了,小女刚刚与我坦白,原来他已与这少年私定终身,结了孽缘。”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包括吴中元也是一脸愕然,他和姜南一直保持着距离,一点逾礼的事情都没做,哪里来的私定终身?但事发突然,他也不知道是姜南欺骗了姜正,还是姜正为了将他留在牛族而欺骗众人,毕竟只是心生好感是不足以让牛族有足够的理由出手干预的。 

    “呵呵呵,大姜,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吴熬皮笑肉不笑。 

    “若真是如此,之前为何不说?”黎泰气怒发问。 

    “二位也看到了,小女也是刚刚才与我吐露实情,”姜正再度摇头,“真是家门不幸啊,未曾想我牛族也会发生这等事情,此番倒好,再也没有脸面嘲笑别人了。” 

    “凡事都得有个凭证,若是令媛能拿出证据,我们便相信确有此事,”吴熬说道,“若是无有凭证,我们怕是会误会大姜此举是为了带走吴中元,以便日后挟制熊族和鸟族。” 

    吴熬言罢,歪头看向黎泰,“大黎,本王所说,可有道理?” 

    “确是如此。”黎泰给予声援。 

    局势变化太过突然,熊族和鸟族此前还剑拔弩张,此番竟然开始联手。 

    “实不相瞒,小女所用鸾凤剑并非自己获得,而是这少年送给她的定情之物,”姜正说道,“二月光景,小女南下公干,自南疆与鸟族的两位蓝气勇士发生了一些误会,这少年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舍身相救,事后又以鸾凤剑馈赠,二人就此,就此,唉……” 

    姜正言罢,黎泰看向右侧一名鸟族的居山勇士,而吴熬则转头看向一旁的吴勤。 

    黎泰所看的那位居山勇士冲他点了点头,言下之意是二月份的确有人去了南疆。 

    吴勤也冲吴熬点了点头,示意吴中元二月份也的确去过南疆。 

    便是得到了肯定答复,吴熬仍然怀疑此事的真实性,“中元,你自何处得来的鸾凤剑?” 

    吴中元没有回答,除了被困在天蚕谷的吴大烈,他得到鸾凤剑一事没有对任何人说起。 

    “此事关系重大,若是别人胡乱栽赃,坏你名声,可不要胡乱承认。”吴熬警告。 

    “我自山羊谷救了一条鲛人,送往河边放生,那鸾凤剑是它自河中捞起并送给我的。”吴中元只得说了。 

    吴熬鼻翼抖动,没有再问,通灵神兵的消息他也一直在关注,吴中元自河边得到鸾凤剑的经过他也听说过,只是那时吴中元穿的是便装,他并不知道放生鲛人的那个少年就是他。 

    吴熬不问,又轮到黎泰追问了,“既是定情信物,总需互有馈赠,若是令媛未有信物回赠,我们怕是很难相信此事是真。” 

    姜正闻言歪头看向姜南,姜南再度上前,与之说了句什么。

    待姜南说完退下,姜正高声说道,“小女曾以贴身香囊和其中二十余枚补气丹药回赠。”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惊呼,一个送鸾凤剑,一个送二十多枚补气丹药,这定情信物的分量可都够重的。 

    听得姜正言语,吴中元一阵尴尬,获得鸾凤剑一事他隐瞒了吴勤,不久之前吴荻询问他哪里来的丹药,他又冲吴荻撒了谎,如此一来全露馅了,他便是没有往东转头,也能猜到吴勤和吴荻此时在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他。 

    “贤婿,小女所赠之物你可曾带在身上?”姜正冲吴中元说道,“若是带在身上,早些取出来展示,以免他人存疑。” 

    一声贤婿喊的吴中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上下透着一个不自在。 

    见吴中元犹豫,姜南有些急了,“吴中元,拿出来。” 

    听得姜南言语,吴中元只能自腰间取出了那个香囊,为了救自己脱身,姜南连清白和名声都豁出去了,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见吴中元拿出了香囊,姜正又让他把香囊里的补气丹药倒出来展示,这一倒又惊到了众人,这香囊里除了寻常的补气丹药,竟然还有不少红蓝颜色的进阶丹药,不用问了,这一男一女肯定有事儿。 

    便是这样,吴熬还是不肯就此罢休,“大姜,你这贤婿叫的有些急了,不曾成亲拜堂,你便算不得他的岳父。” 

    “正是,不曾拜堂,攀的哪门子亲戚?可是想带了他回去,要挟我等?”黎泰随之发难。 

    此番姜南没有与姜正耳语,而是自行上前,手指黎泰高声说道,“你还有脸追问指责?都是你们鸟族做的龌龊事,回去问问那负伤而回的大洞勇士,只问他肋间那一箭是谁射的,再问他可有请了百花娘子下毒害我?” 

    黎泰哪里想到还有此一节,直接被问了个哑口无言。 

    “百花娘子是何许人也呀?”姜正环顾左右。 

    立刻有人会意接口,“回大姜,那百花娘子乃南疆百花谷的谷主,是个霪邪浪荡的妇人,擅用魅惑毒药。” 

    “啊?”姜正一脸惊讶,也不知道是真惊讶还是假惊讶,“原来如此,唉,我苦命的女儿,为父冤枉了你,原来你也是身不由己呀,都是为父不好,未曾照顾的你周全。” 

    形容一个人吃了哑巴亏,往往会说此人吞了个死苍蝇,吴熬和黎泰此时的感觉就像吞了个死耗子,气堵憋闷,却又不得发作。 

    二人这边气堵,姜正还自西面不停的给他们添堵,一个劲儿的念叨‘原来你也是被奸人所害,原来你也是身不由己,为父岂能责罚于你?木已成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 

    “好啦!”黎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怒声吼道,“算他是你女婿,说吧,你想怎地?” 

    “唉,”姜正又叹了口气,“便是他的岳丈,也不能替他拿主意,而今三族都与他有亲,往何处去就由他自己权衡吧,二位意下如何?” 

    不管是黎泰还是吴熬,都不想同意,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合理的理由不同意,如果让吴中元自己选择,他肯定会去牛族,如果真是这般,那就不是吞死耗子了,而是连死猪都吞了。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吴中元竟然没有选择去牛族,“我哪族都不想去,可以放我走吗?” 

    “可以。”黎泰第一个回答。 

    “你自来去,哪个敢挟持你,熊族必不饶他。”吴熬也表示同意。 

    “好吧,随你心意。”姜正也同意。 

    吴中元没看吴勤和吴晨,也没看吴荻,黎万紫也没看,甚至连姜南都没有看,自坟墓里纵身跃出,头也不回的往北去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章 定情信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