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青龙认主

第二百一十九章 青龙认主

虽然人群之中有不少人已经对吴中元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却没想到他会当众承认,对于吴昊和黎千羽他们并不陌生,一个是熊族大吴,一个是鸟族大贵人,二人的结合在当年引起了轩然大波。

    吴昊身为熊族大吴,竟然执法犯法,违背祖制与外族女子相恋,此举已然令世人骇然震惊,但更加惊世骇俗的是吴昊和黎千羽之后所做的事情,知道自己有了身孕,黎千羽竟然不顾一切的将孩子生了下来,而吴昊则无视世人的非议和指点,勇敢的将孩子带回熊族进行抚养。

    一个敢生,一个敢养,二人的勇气令人钦佩,但二人的结合却并不被世人所容,不与外族通婚是三族千百年来遵循的祖制,二人破坏祖制,令熊族和鸟族蒙羞。

    吴熬黎泰,也包括姜正,此时可能想的都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出现可能会对他们带来怎样的影响,最先说话的并不是这三人,而是一位鸟族的女勇士,此人年纪约有三十五六岁,瘦高身形,披挂紫色盔甲,身后背着一张器形古拙的黄色长弓。

    “你真的是大姐的儿子?”女勇士语带颤音。

    吴中元抬头看那女勇士,此人眼神之中蕴含的情绪非常复杂,有紧张,有关切,也有疑惑和纠结。

    他从未见过这位女勇士,但此人所说的话和她身后背负的弓箭已经暴露了她的身份,此人就是降服了雁凤弓的鸟族二贵人黎万紫,也就是自己的二姨。

    见吴中元不说话,黎万紫紧张追问,“黎千羽真是你的母亲?”

    吴中元点了点头,此时他的心情也非常复杂,不管是黎千羽还是黎泰,包括吴熬其实都是自己的亲人,但这些亲人却并不喜欢他,只因他的存在令两族蒙羞,而且他的存在还对吴熬的地位构成了威胁。

    见吴中元点头,黎千羽急切回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黎泰。

    黎泰原本就在皱眉,见黎千羽看他,眉头皱的更紧。

    “大哥。”黎千羽喊他。

    黎泰闻言深深吸气,沉吟过后冲吴中元说道,“过来,我们带你回鸟族。”

    吴中元尚未做出回应,吴熬便抢先接话,“他是我熊族勇士,你们凭什么带走。”

    黎泰歪头冷视吴熬,“他是我大妹的儿子,乃我鸟族王族,我为什么不能带他走?”

    “他是我大哥的子嗣,亦是我熊族王族,”吴熬挑眉说道,“他连姓氏都是我们熊族的,你们只是外戚,我们才是至亲。”

    黎万紫手指吴中元,冲吴熬愤然说道,“若是熊族真的善待于他,他为何只有洞神修为?”

    “在此之前他一直隐藏身份,我们并不知道他是吴昊之子。”有熊族勇士反驳。

    “若不是身处虎穴龙潭,时刻自危,他怎会隐藏身份,不敢显露?”黎万紫高声质问。

    熊族说话之人哑口无言。

    “孩子,跟我们走,二姨保护你。”黎万紫伸手呼唤。

    听得黎万紫言语,吴中元百感交集,他能感受到黎万紫的真诚,但他不相信黎泰。

    “中元。”熊族一方亦有女子喊他。

    吴中元闻声转头,只见说话之人是吴晨。

    “中元,他们意在青龙甲,并不是真心收留你,我们才是你的家人。”吴晨急切说道,她是吴祖最小的女儿,是吴昊同父异母的妹妹。

    吴中元收回视线,低下头来,他也相信吴晨的真诚,但他不相信吴熬,如果真的重回熊族,他很快就会被吴熬害死。

    “闭上你的臭嘴,休要诋毁诽谤!”黎万紫怒视吴晨。

    “你们当年若是真能容下他,为何不留他在鸟族养育?”吴晨怒目相向,“黎千羽到底是怎么死的?你们心知肚明!”

    “我杀了你这妖言惑众的烂嘴泼妇!”黎万紫取弓在手,搭箭开弓。

    “你且来杀!”吴勤手持牛龙锏,横身挡在了吴晨身前。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姜正提气发声,“做什么?这里是我牛族疆土,由不得你们肆意妄为!”

    姜正此言一出,双方这才想起还有第三方在场,只能暂压怒气,各自收敛。

    “看他多有疲惫,与他些食水。”姜正冲身后的牛族勇士说道。

    吴中元歪头左望,他并不领姜正的情,姜正此举旨在凸显自己的东道主地位,不管接下来谁要带走他,最终都要获得牛族的同意。

    听得姜正言语,有人摘下水囊想要上前递送,就在此时,有人自人群中走了出来,接过水囊跳进了坟墓。

    虽有牛族勇士靠近了吴中元,鸟族和熊族众人却未曾阻止,因为他们很清楚牛族也不敢抢夺青龙甲。

    来人拿着水囊缓步靠近,吴中元只是疑惑,并不紧张,因为来的是姜南。

    姜南走过来将水囊递向吴中元,与此同时借着背对众人的机会转动眼睛分别暗指鸟族和熊族,随后又冲吴中元投来询问的眼神。

    吴中元知道姜南在询问他想跟谁走,便摇了摇头,“谢谢,我不渴。”

    姜南会意,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青龙甲,然后收回水囊,纵身跃出。

    “中元,之前不知你身份来历,多有怠慢,”吴熬和声说道,“既是王亲,理应优抚善待,裂土封侯,王族法术随你研习,熊族垣城由你挑选。”

    不止吴中元不信他的胡言乱语,鸟族也不信他,“休要听他胡说,熊族落魄衰败与外族无关,只因他们手足相残,自取其祸,你若跟他们回去,岂有生理?”

    “黎千羽到底是怎么死的?”有熊族勇士高声责问,“讲明了她的死因再来诋毁他人!”

    有鸟族勇士反驳,“吴昊战死之后她四方寻子,终是未果,悲痛伤神,乃至失心,我们一直善待终老,此事谁不知晓,岂容你们诟病抹黑?”

    “在你们抓她回去之前有人曾经见过她,那时她尚未疯癫,是你们把她囚禁逼疯,竟然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冠冕堂皇?”熊族勇士喊道。

    双方互相斥责,却没人顾及吴中元听到这些会是什么心情,此前他只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为了保护族人施展法术遭到了反噬,却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

    想到父亲死后母亲四处寻找自己的情景,心中万分悲痛,但众人当前,便是心如刀绞亦只能咬牙强忍,不露悲伤于人前。

    如果没有青龙甲在手,他可能还没这么炙手可热,但此时青龙甲就被他抓在手里,最要命的是他既然能够唤醒青龙甲,就表明只要青龙甲接触到他的血液,就会认他为主。

    眼见鸟族和熊族互相揭丑,越说越离谱,牛族姜正沉声说道,“诸位所说皆有道理,但这少年最终跟了谁去,还得看他自己心意,诸位也不要做那无谓的争吵,让他自定去留,可好?”

    姜正言罢,无人接话,虽然没人附和,却也没人反对。

    姜正上前几步,俯视站在墓中的吴中元,“那少年,想必你也知道老夫乃牛族大姜,人老脸皮厚,老夫便倚老卖老做个中间人,替他们问上一问,你愿意归了他们哪一族啊?”

    吴中元没有接话。

    见他不语,姜正又说道,“令尊生前乃熊族大吴,你可愿意归了熊族?”

    吴中元仍不接话。

    姜正干咳了两声,又说道,“令堂生前乃鸟族贵人,你想随鸟族去?”

    吴中元依旧默不作声。

    “既不接话,便是不曾想好,”姜正摇头说道,“但你总要有个归处,我们也不能一直耗在这里,你若难以决断,便由他们两族抽签决定,如何?”

    “如果青龙甲不在我手,谁还愿要我?”吴中元仰头问道。

    吴熬抢先接话,“中元,此言差矣,骨血亲人,岂关乎外物?况且那青龙甲我们得了也无用处。”

    听得吴熬言语,黎泰亦随之表态,“大妹一事本王一直耿耿于怀,你若愿意随我们去,这青龙甲本王便送给你,以慰大妹在天之灵。”

    吴中元要的就是他们这句话,听得二人言语,也不犹豫,右手上举,拇指用力,自尖锐的甲片上划破了皮肤。

    鲜血溢出,渗入甲片,青光大绽,龙吟铮鸣。

    上面的众人谁也没想到他真敢占有青龙甲,无不面色大变,但青龙认主,木已成舟。

    在龙吟之声传出的瞬间,吴中元便感知到了青龙甲灵识的存在,这是一种非常原始但非常强大的灵识,并无强烈的自主意识,只会对他的想法予以被动回应。

    吴中元第一个念头就是穿上它,但青龙甲并未给予回应,穿戴青龙甲果然需要灵气修为为基础,确切的说是需要强大的神识为基础,而人的神识是否强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灵气修为的高低。

    眼见不得穿戴驱使,吴中元心念闪动,青龙甲突然升空,拖着细长的青色彗尾消失在了北方天际。

    青龙甲移动的速度快逾闪电,根本无人能够追赶,待得青龙甲消失不见,众人方才将视线再度移到了吴中元身上。

    姜正的脸色很难看,因为青龙甲飞走了,八座垣城很可能要泡汤了。

    吴熬的脸色非常难看,不止垣城没有了,青龙甲还被一个对自己王位构成威胁的人得去了。

    黎泰的脸色最难看,便是强行克制,脸皮也一直在快速抽动,他是鸟族大黎,青龙甲应该为他所有,而今青龙甲已经被吴中元占有,只有吴中元才能感应到它,也只有吴中元才知道青龙甲去了何处……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九章 青龙认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