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白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白

听得此人叫喊,吴中元和吴荻面面相觑,姜正乃牛族大姜,此人在不在此处尚未可知,但鸟族大黎和熊族大吴却是真的来了,先前倨傲的男中音无疑就是鸟族大黎黎泰。

    短暂的沉静之后,外面再次传来了闷响,声音自坟墓的东南方向传来,侧耳细听,落地声足有二十几道,熊族的紫气高手全部算在一起也不过三十人,而今几乎全部来到。

    “尔等侵犯我族疆域,可是要与我族宣战?”有人喝问。

    “放你娘的屁,这是你们的疆域吗?”有熊族勇士破口开骂。

    此言一出,牛族勇士纷纷愤怒回骂,可能还有人想要上前动手,却被一人高声喝止了,“大姜来到之前,不可轻举妄动。”

    此人言罢,聒噪之声消失,牛族有人冲黎泰说道,“黎泰,你们此来意欲何为?”

    “放肆,竟敢直呼我族大黎名姓。”有鸟族勇士高声训斥。

    “你是何人?”说话的是黎泰,态度倨傲,言语轻慢,“我与你说话,你做的了主吗?”

    听得黎泰言语,牛族说话之人哑口无言。

    “呵呵,好大的君威呀。”是吴熬的声音,透着不屑。

    “黎闵,说话的这位是谁呀?”黎泰明知故问。

    “启禀大黎,他就是熊族现任野种大吴,好像叫什么呜嗷”接话之人说到最后故意拖腔拉调儿。

    此话一出,熊族众人气冲斗牛,怒骂的同时都有了动作,吴熬沉声喝止,“退下!”

    “做什么?本王下令了吗?狂犬吠日,理它作甚?”吴熬说道。

    “哈哈哈哈。”黎泰的笑声之中透着鄙夷和轻视。

    “呵呵,”吴熬亦笑,“这位仁兄笑声之中暗藏讥讽,可是想与我单打独斗分个雌雄啊?”

    吴中元虽然不喜欢吴熬,但听他此言还是暗暗赞许,这家伙还是有些勇气的,敢直接冲黎泰挑战。

    “何时何地?”黎泰收起狂妄,冷声问道。

    “此时此地!”吴熬沉声说道。

    “甚好,待我办完此间之事,便领教你这旁出大吴的法术神功。”黎泰说道。

    “单打独斗,分出生死。”吴熬杀机浓重。

    “应战,”黎泰笑道,“哈哈哈哈,只怕你我未曾分出胜负,你已成孤家寡人了。”

    听得二人言语,吴中元心中有了计较,吴熬会法术,黎泰单打独斗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但鸟族的紫气高手比熊族要多,论整体实力,熊族不是鸟族对手。

    就在此时,又有人自空中落下,落到了坟墓西侧位置,那里是牛族众人所在的区域。

    来人一到,牛族众人齐声恭迎,“礼见大姜。”

    “嗯。”来人应了一声,声音略显苍老。

    来人并没有与黎泰和吴熬打招呼,外面很是安静。

    外面具体是什么情况二人看不到,但现在是什么局面二人却是知道的,黎泰之所以率领鸟族的紫气高手赶来此处,无疑是感知到了青龙甲的存在,可能在掀开铁棺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已经感知到了,也可能是在他触及青龙甲,青龙甲变色铮鸣的时候他们才有所感知,总之他们是来了。

    听他们三方之前言语,彼此之间敌意浓重,熊族仇视牛族和鸟族,牛族也仇视鸟族和熊族,而作为鸟族来说,同样对熊族和牛族心存敌意。

    三股最大的势力现在全在上面,且不管这片区域之前属于谁的,现在它是属于牛族的,熊族和鸟族此时属于侵犯了牛族的疆土。

    此时三方都在坟墓周围,距离这么近,想必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灌木下面的洞口,也都知道坟墓下面藏有东西,他和吴荻之前就是自这片区域消失的,所以牛族会猜测他和吴荻就藏在这下面。

    吴熬等人来的最晚,不太了解情况,但吴荻之前被掳走了,牛族又在这片区域大肆搜索,他们不可能听不到风声,故此也会怀疑吴荻藏在坟墓里,但他们不知道他的存在。

    熊族和牛族知道的事情鸟族不知道,鸟族知道的事情熊族和牛族也不知道,鸟族并不知道他和吴荻躲在坟墓里,但他们知道坟墓里有青龙甲。

    如此一来局面就变的非常复杂了,在熊族和牛族看来,鸟族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九阴巫师,但他们不明白鸟族为什么会对九阴巫师感兴趣。而在鸟族看来熊族和牛族是冲着青龙甲来的,他们想不通什么熊族和牛族怎么知道青龙甲藏在坟墓里。

    这也是三方首领到齐之后,谁也没有主动说话的原因。

    在吴中元侧耳细听上方动静的同时,吴荻指了指青龙甲,然后又冲他做了个滴血的手势。

    吴中元摆了摆手,示意等等再说。

    “此处乃我牛族疆土,二位君王率众前来,所为何事?”姜正语气还算平和。

    “明知故问。”吴熬冷声说道。

    “这坟墓里的东西本王势在必得。”黎泰沉声说道。

    黎泰言罢,外面再无声音传来,不消说,吴熬和姜正都在发懵,坟里藏的是九阴巫师,鸟族抢九阴巫师做什么。

    “此处乃我牛族疆土。”姜正一字一句,语气甚重。

    姜正的话虽然没有下半句,但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这里是我的地盘儿,由不得你们肆意妄为。

    “是你牛族疆土又能怎地?里面的东西是我鸟族之物!”黎泰亦抬高了声调。

    “欺人太甚,视我熊族为无物?!”吴熬暴怒。

    “鸟族取回自己之物,与你们何干?”黎泰高声喝问。

    “你族之物?呵呵呵呵,”吴熬冷笑,“我熊族的九阴巫师什么时候成了你族之物?”

    吴熬言罢,黎泰的表情可能发生了变化,而他表情的变化可能被姜正看在了眼里,“黎泰,你们究竟因何而来?”

    “你们又因何而来?”黎泰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此时他已经猜到坟墓里还藏着人,但他却不能说自己是冲着青龙甲来的,因为一旦熊族和牛族知道青龙甲就在坟墓里,一定会联手阻止他,不让他得到。

    吴熬并不是愚钝之人,见黎泰如此反应,亦猜到坟墓里除了九阴巫师还有其他对鸟族而言至关重要的东西,“他好像不是冲人来的,说说吧,这坟墓里还藏着什么令你们兴师动众的要紧事物?”

    “你想知道?移走土石,一看便知。”黎泰这句话味十足。

    但他这句带有明显威胁意味的话并没有吓倒吴熬,可能吴熬真的想要动手,姜正的声音随即传来,“且慢。”

    “你妄自作法,误伤误杀可不要归咎于我们。”姜正沉声说道。

    “你,过去问话。”姜正指派了一个本族勇士。

    可能他指派之人修为并不高,吴熬和黎泰并没有阻止此人靠近洞口,不多时,有光亮自洞口透了进来,不消问,问话之人已经移走了挡在洞口的那簇灌木。

    “里面有没有人?”有人高喊问道。

    听得对方喊话,吴荻急切的看向吴中元。

    吴中元沉吟过后冲其点了点头。

    吴荻说道,“我是熊族巫师吴荻。”

    听得吴荻说话,吴熬立刻高声回应,“本王在此,无需惊慌。”

    “问她同行之人是谁?”姜正说道。

    喊话之人原话照搬。

    吴荻又看吴中元,吴中元眉头微皱,自行回答,“熊族洞神勇士吴中元。”

    只有牛族人才知道他救走了吴荻,熊族众人并不知情,闻言大感疑惑,多有惊诧疑惑。

    “坟里还有什么东西?”姜正沉声问道。

    “备战。”黎泰高声下令。

    黎泰言罢,鸟族勇士齐声呐喊,群起回应。

    姜正并不知道黎泰为何如此紧张,心中疑惑,便没有催促那喊话之人传话。

    但吴中元已经听到了他之前的那句话,高声回答,“只有一具棺材。”

    姜正没问棺材里有什么,因为他发现黎泰明显不想让他和吴熬知道棺材里的东西是什么。

    吴中元说与不说,并不取决于姜正问还是不问,便是姜正没有追问,吴中元也可以说,而且他也真说了,“棺材是具铁棺,由四条锁链吊在半空,棺材里有一套龙形盔甲。”

    吴中元的声音很大,外面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由于他讲说的非常详细,众人立刻猜到铁棺里的那套龙形盔甲就是鸟族失落已久的青龙甲。

    十几秒后,沉静被吴熬打破,“呵呵,怪不得你要办完此间之事才与我比拼较量,原来你早知青龙甲在此。”

    吴熬言罢,黎泰没有接话,反倒是牛族姜正接过了话茬,“青龙甲乃鸟族神物,理应物归原主,不过此处乃我牛族疆土,在此之前又为熊族所用,鸟族重得青龙甲乃天大的喜事,不摆几桌酒宴与我等沾沾喜气,怕是有些不近人情了。大吴,老夫所言可有道理?”

    “呵呵,大姜所言极是。”吴熬冷笑附和。

    黎泰闻言面色大变,姜正和吴熬一应一答,便有了结盟的前兆,鸟族虽然势大,但想要以一敌二,却全无胜算可言。

    他自不会认为姜正和吴熬是真的想要喝酒,所谓的酒宴只是一块遮羞布,二族真正想要的是他鸟族的城池。

    当领导有当领导的好处,可以享受特权。但当领导也有当领导的弊端,不能意气用事。黎泰此时气的要死却不能发作,此事如果处理不当,立刻就会遭到牛族和熊族的围攻。

    “几城?”黎泰面色铁青。

    “敢请大黎割爱与牛族接壤的八座城池。”姜正也是个老江湖。

    黎泰鼻翼抖动,强忍着没有发作。

    “我也要八城。”吴熬说道。

    “哈哈哈哈,要不要本王把九黎城也割给你们?”黎泰气急狂笑,牛族共有垣城二十四座,姜正和吴熬狮子大开口,直接要走了三分之二。

    姜正和吴熬并不接话。

    随后是长达数十秒的死寂,最终黎泰痛苦的做出了决定,“好,与你们,但迁让之前,我要亲眼见到青龙甲!”

    “皆退五丈,我来打开坟墓。”吴熬说道。

    眼见三方达成交易,即将打开坟墓,吴荻急切的将青龙甲塞到了吴中元手里,“你还等什么?”

    吴中元接了青龙甲在手,“此时我若是尝试穿戴,势必引发混战,等你全身而退再做计较。”

    “吴荻,退至东南角落。”吴熬的声音自上面传来。

    听得吴熬言语,吴荻往熊族勇士所在的东南方向移动,见吴中元站在原地,便走过来拉他。

    吴中元冲吴荻摇了摇头,伸手推开了她。

    不等吴熬退到角落,坟墓上方的大片封土和石壁穹顶就在吴熬的一挥之下尽数移走,铁器阻隔阴阳,不通灵气,不得吊挂之后,四条粗大的锁链和铁棺一同轰然落地。

    不等烟尘散去,吴熬便延出灵气将吴荻抓了出去、

    众人齐聚坑边,向下探望。

    铁棺落下之后棺盖和棺身分离,眼见棺中没有青龙甲,众人便将视线移到了吴中元的身上,那件黎泰不惜用十六座垣城交换的青龙甲此时就握在吴中元的手里。

    “确是青龙甲!”鸟族众人惊呼出声。

    “色呈天青,何人唤醒了它?”有人发现了端倪。

    熊族和牛族众人原本还不知其详,听得此人呼喊,纷纷用疑惑的眼神盯着吴中元。

    众人打量他的同时,吴中元也在打量众人,此时围在坑边的足有百余人,黎泰的年纪应该不到四十岁,身形高大,国字脸,一套深紫盔甲披挂在身,甚是威武。姜正的年纪约在五十岁上下,是个中等身形的消瘦老者。再看熊族一方,吴熬和一干巫师勇士大部分都来了,吴勤和吴晨也在其中。

    “你是何人?”黎泰直视吴中元。

    吴中元没有接话,黎泰乃鸟族大黎,根据年纪推断,此人应该是自己的舅舅。

    见吴中元不接话,有鸟族勇士高喊追问,“是你唤醒了青龙甲?”

    吴中元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什么都瞒不住了。

    “非王族血脉不得唤……”

    此人话说了一半就被黎泰瞪了回去,待那人闭嘴,黎泰沉声问道,“你是熊族人?”

    “我的父亲是熊族人。”吴中元正色说道。

    “你的父亲是谁?”吴熬插言问道。

    “你的母亲是谁?”黎泰追问。

    吴中元斜视吴熬,“我的父亲是熊族前任大吴吴昊。”言罢,又歪头看向黎泰,“我的母亲是鸟族大贵人黎千羽。”

    此言一出,众人错愕震惊,周围寂静无声……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