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异类的同类

第二百一十一章 异类的同类

“我猜对了?”吴荻抬头看着吴中元。

  吴中元挑眉看了吴荻一眼,未置可否。

  “那天你为什么要煽动大丘的勇士跟我们打架?”吴荻追问。

  “你为什么不留在都城?”吴中元反问。

  “你都听说了,你不是熊族人,是北疆的马族人。”吴荻说道。

  “你应该知道你是九阴血脉的事情一旦泄露,很可能招致敌人的偷袭,为什么还要回大泽?”吴中元问道。

  吴中元不接吴荻的话茬,吴荻也不接他的话茬,“那天夜里我们的打斗只产生了两个后果,第一个后果是我们都受伤了,去到有熊之后无法自城中巡游,另外一个后果就是你受伤了,样貌发生了改变。”

  吴中元自顾说道,“当日场中曾经有人说过九阴巫师的出现是‘神谕天作’,对此吴熬予以了默认,吴熬是现任大吴,嫁给他是很多女子的梦想,你为什么不顺从?”

  “你是担心巡游的时候有人认出你来,还是担心检试的时候有人认出你来?”吴荻问道。

  吴中元皱眉抬头,直视着吴荻的眼睛。

  吴荻也盯着吴中元的眼睛,“大吴是熊族的君主,族人都对他恭敬顺从,顶礼膜拜,你为何直呼他的姓名?你很讨厌他?”

  吴中元撇嘴冷笑。

  吴荻正色说道,“你不是马族人。”

  “那我是什么人?”吴中元冷声反问。

  “你是一个小时候自都城生活过,之后又离开了的人。”吴荻说道。

  “依据?”吴中元感觉后背发凉。

  “你脸上受的伤并不严重,并不能彻底掩盖你的样貌,”吴荻说道,“实则你不那么做,可能也没人认得出你来,你那么做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吴中元面无表情,吴荻的判断已经不能用八玖不离十来形容了,而是九九不离十。

  吴荻又道,“就像你不必跑出这么远也能甩掉追兵,但你执意跑到千里之外同样的道理,你做事有确保万无一失的习惯。”

  “接着说。”吴中元说道。

  吴荻往篝火里扔了几根木柴,放缓语速,平静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小时候应该自都城生活过,之后因为不为人知的原因离开了都城,现在回来是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要做什么事情?”吴中元挤出一丝笑意,在此之前他从未遇到过心思如此缜密之人,要知道缜密之人极为罕见,因为缜密都是建立在细心,心静,聪明这三大要素的基础之上的。

  “做一件值得你冒险回来的事情。”吴荻说道。

  “你还可以再往前走一步。”吴中元说道。

  “你为什么对大吴心存敌意?”吴荻问道。

  吴中元没有回答。

  而吴荻也不需要他回答,有些时候不回答也是回答,吴中元的不回答已经给了吴荻想要的判断依据,“只有拥有王族血脉的人才会对大吴心存敌意。”

  吴荻此言一出,吴中元遍体生寒。

  虽然明知吴荻正在盯着自己的脸,观察自己表情的变化,吴中元仍然做不到面色如常,至于自己此时此刻究竟是什么表情,他自己并不清楚,但他却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肯定很不自然。

  “你是谁?”吴荻轻声问道。

  吴中元靠上了身后的石壁,直视着吴荻的眼睛,只要他不承认,吴荻所有的推测都只是推测,实则她已经猜到了真相,此时发问只是在对自己的判断进行最后的确认。

  “知道我是谁,对你而言有什么意义吗?”吴中元反问。

  “没有,”吴荻摇头,“不过对你而言是有意义的,你亲口承认就是拿我当朋友,我有替你保密的义务。你不承认,所有的一些都是我的猜想,我不会故意去跟别人说,但我可能会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暗中追查真相,你也是知道的,现在有很多眼睛在盯着我。”

  “你这是威胁吗?”吴中元问道。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威胁你,但我真的很好奇。”吴荻浅笑。

  “他们若是想杀你,就不会抓你回去了,即便我不救你,他们也不会杀你。”吴中元说道。

  “但他们会羞辱我,用我来交换或是要挟,不管是交换还是要挟,只要大吴答应了他们的条件,我就欠了大吴一个莫大的人情,而今,这个莫大的人情我欠的是你的。”吴荻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

  吴荻又道,“若是你没有救我出来,这时我可能已经尿湿了裤子,你救我脱困,让我避免了尴尬和难堪,我难道不应该念你的好,领你的情?”

  吴中元听得出吴荻有心缓和气氛,但他仍然没有开口。

  “你生气了?”吴荻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吴中元反问。

  “因为我太聪明了,男人都不喜欢聪明的女人。”吴荻眯眼一笑,她是个圆脸,一笑显得很可爱。

  但吴中元此时看到的却不是可爱而是可怕,要说心里惊慌倒也不至于,更多的是惊讶和不习惯,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异类突然遇到了一个同类。

  “你聪明的不像女人。”吴中元有感而发。

  “你也细心的不像男人。”吴荻说道。

  吴中元笑了笑,吴荻也笑了笑。

  “你为什么不肯留在都城?”吴中元问道。

  “因为我发现他们在想什么,而我并不喜欢。”吴荻回答。

  “你不喜欢他?”吴中元又问。

  吴荻摇了摇头,不但摇头,还皱鼻子。

  “那你喜不喜欢我?”吴中元笑问。

  虽然这时候的女子都不是羞答答娇滴滴的那种,但突然被人问到这个问题,还是令吴荻有些脸红,但她并未回避这个问题,“有些儿喜欢,不过更多的还是好奇。”

  “你可千万别喜欢我。”吴中元说道。

  “为什么?”吴荻不解。

  吴中元思虑该怎么讲说之际,吴荻猜道,“你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会连累我?”

  吴中元摇了摇头,“我不会一直留在这里,做完我该做的事情,我就会离开。”

  女人终究是女人,吴荻没问吴中元要做什么事情,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有心仪的女子?”

  吴中元点了点头。

  吴荻也点了点头。

  “你欠我一个人情?”吴中元问道。

  吴荻闻言有些疑惑,但仍然点了点头,“我欠你一个人情。”

  “好,”吴中元点头,“这个人情先记下,以后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吴荻追问。

  “以后你就知道了,总之对你来说不算难事,你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千万别出什么事情。”吴中元说道。

  “我现在就要知道。”吴荻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如果告诉吴荻他想让她帮什么忙,就得向吴荻解释现代和现在,这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的清楚的。

  “我最讨厌别人话说一半,”吴荻说道,“你此时不说,以后再说,我便不答应你。”

  “你在威胁我?”吴中元皱眉。

  吴荻眯眼微笑,连连点头。

  吴中元抬手摸了把脸,此事说来话长,应该从何说起才好。

  见吴中元犹豫,吴荻又说道,“你想让我做的事情肯定与我的九阴血脉有关,除了我,没人可以帮你,说吧,我给你保密。”

  吴中元哭笑不得,早知道吴荻的好奇心这么重,就不该现在提出要求。

  “你不用说了。”吴荻说道。

  吴中元闻言抬头看向吴荻,他本以为吴荻生气了,没想到吴荻一脸的得意,“我知道你是谁了,我也知道你想让我做什么了。”

  吴中元盯着她,等她往下说。

  但吴荻说完这句,便没了下文。

  等了片刻,不见她继续往下说,吴中元说道,“说呀。”

  “不说了,我知道就行了。”吴荻抬手,以手背遮嘴打了个哈欠。

  吴中元知道她是故意吊自己胃口,便不理她,折断几根树枝投进篝火,然后撑臂想要起身。

  见吴中元竟然不追问,吴荻有些意外,她本想打定主意与吴中元僵持到底,却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而吴中元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最终二人同时开口,“我。”“你。”

  吴中元抬了抬手,示意吴荻先说。

  吴荻让步,先开口,“二十年前本族前任嫡血大吴与鸟族大贵人相恋,育有一子,后来牛族和鸟族攻破有熊,危急时刻,巫师传送作法出现偏差,此子不知所踪。”

  “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吴中元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虽是多年之前的事情,但直到去年年中现任大吴被找到之前,本族还一直在倾力寻找此人。”吴荻说道。

  吴中元笑了笑。

  “这几日兰青巫师已经将本族各种法术与我详细解说,”吴荻说道,“本族现存巫师最高三阳,需要三阳三阴以上才可施展的法术并不多,而你自然不会让我帮你打架,更不会与我讨要寿命,如此一来,就只剩下六阴六阳所能施展的瞬息千里了。”

  吴荻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见吴中元不接话,又说道,“实则你需要的并不是瞬息千里,而是出现了偏差的瞬息千年,若是在这个天地间,不管离的多远,你最终都可以回去,但当年那个巫师把你送到了错误的年代,如此一来你便回不去了,所以你才会需要我。”

  吴中元心悦诚服,冲吴荻竖起了大拇指,“你非常聪明。”

  得到表扬,吴荻面有得色,“既是九阴血脉,总不会非常愚钝。”

  吴中元缓缓点头,吴荻的话提醒了他,此前他一直感觉吴荻与自己是同一类人,现在看来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很可能是源于血脉的无形影响。

  “说吧。”吴荻往火堆旁挪了挪,双手抱膝,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你都知道了,还说什么呀。”吴中元说道。

  “说你这些年去了哪里,说你是怎么回来的,说你为什么跑的这么快,只要你想说的,我都想听。”吴荻说道。

  “可是我什么都不想说呀。”吴中元说道。

  “可是我想听啊。”吴荻笑道。

  “我要是不说,你是不是又要威胁我?”吴中元皱眉。

  吴荻眯眼坏笑,连连点头。

  吴中元无奈叹气。

  “快说吧,快说吧,我想听。”吴荻催促。

  “真想听?”吴中元坏笑。

  “嗯嗯嗯。”吴荻点头。

  “我偏不说,看你能不能憋死……”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一章 异类的同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