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一十章 棋逢对手

第二百一十章 棋逢对手

待老二打洞进入地下,吴中元四顾寻找,找了些水来喝,半杯水没喝完,老二突然调头回来了,“大哥,我刚刚想到,她不认得我,若是她不随我走如何是好?”

  “你只说你是受熊族遣派,她会随你走的。”吴中元说道。

  “好吧。”老二缩头回去。

  吴中元刚把水杯凑到唇前,老二又把脑袋露出来了,“这神功好生厉害,稍后我救了人回来,咱们一起打洞出去,这样他们便不得追赶了,你说可好?”

  “好,你快去吧。”吴中元点头。

  一分钟不到,老二又把头露出来了,“大哥,你放心,便是你不传我神功,我也不会告诉这女子你与牛族二贵人相熟。”

  吴中元一时之间还没明白这家伙什么意思,思虑过后方才明白老二在变相的威胁他,先前姜南与他说话,让这家伙听到了,这家伙误以为他是脚踏两只船。

  “你赶紧把人给我救出来再说,”吴中元哭笑不得,“不准磨蹭耽搁。”

  老二满口答应,现出原形,又去挖掘。

  屋子里有笔墨等物,吴中元提笔书写,将第二次激发风行术的穴道顺序写了下来,老二如果真的把吴荻救了出来,就与他一次保命的机会。

  没过多久,老二又出来了,不过这次是屁股先出来的,挖洞需要往外扒土。

  老二趁往外扒土的机会又想变人说话,吴中元拎布示它,“我已经写下来了,救人出来,就给了你。”

  这家伙还真没吹牛,说一刻钟就一刻钟,还真把吴荻拖回来了。

  “怎么回事儿?”吴中元紧张的问道,吴荻昏迷不醒,已经失去了知觉。

  “那,那,那……”老二一紧张就磕巴。

  此时囚牢众人已经发现吴荻不见了,正在呼喊寻找。

  吴中元试过吴荻呼吸,发现只是晕了,这才稍微安心,“可是地下缺氧?”

  老二哪知道什么叫缺氧,呐呐嘟囔,“那枷锁卡住了她的脖颈,我往下拖拽时可能伤到了她的头。”

  吴中元逐节检视颈骨,确定脖子没断,所幸女人的头比男人的小,如若不然,定然被老二给扯断了脖子。

  “怎么这么鲁莽?”吴中元埋怨。

  没人接话。

  就在此时,外面有人喊道,“抓住那个矮子,别让他跑了。”

  听得外面叫嚷,吴中元急切回头,却发现老二已经不在了,桌上的那张布片也不见了,不消说,这家伙趁他检视吴荻伤势的时候偷偷溜走了,可能是担心把吴荻给害死了,也可能是自以为得了神功不愿再给他出力了,总之是跑了。

  “这是个什么东西?!”外面有人惊呼。

  “快抓住它。”众人呼喊着往南去了。

  这家伙跑了也好,正好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吴中元背起吴荻,自木屋出来,环视左右无人,将风行术催到极致,贴着墙根儿往东狂奔。

  此时山腰的众人已经得知囚牢发生了变故,一干紫气高手正在往山下飞掠,老二这时候正现出原形往南冲突,搞的鸡飞狗跳,自山腰下来的众人都冲着它去了。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街上有人,却是普通行人,没有灵气修为也就无法夜间视物,不多时,到得东墙下,纵身越出,到得城外。

  剧烈的颠簸令吴荻自昏迷中苏醒,发现自己正被人背着疾速移动,惊讶紧张,“你是何人?”

  吴荻的反应是所有人都会有的正常反应,但她的惊问却暴露了二人的行踪,墙头上有人听到声音,高声喝问,“谁在那里?”

  听得守军喝问,吴中元眉头大皱,也不回话,背着吴荻狂奔向前。

  “你是何人?放我下来。”吴荻挣扎。

  “别喊了,我是来救你的。”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记得自己藏匿衣服的地方,背着吴荻疾速前往,那个倒霉鬼已经醒了,正在和那只羊一起挣扎。

  吴中元放了吴荻下来,找出自己的衣服更换。

  “怎么是你?”吴荻转身背对。

  “咱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他们很快就会追来,”吴中元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你跑不快,一会儿我还背你走。”

  “你怎么会在这里?”吴荻疑惑。

  吴中元没有接她话茬,那倒霉鬼虽然不能说话,却能听到二人说话,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穿戴妥当,将弓箭给吴荻背上,也不管吴荻愿不愿意,背起就走。

  跑了几步,又转身回来,给捆在羊嘴上的绳子解开了,然后背着吴荻继续往东跑。

  “你怕他会困死在这里?”吴荻说话掩饰自己的尴尬,被人背着是很尴尬的事情,不但双腿要被人夹着,整个身子都得贴在人家后背上。

  “一半。”吴中元随口说道。

  “还有什么?”吴荻追问。

  吴中元没有接话,而是用实际行动予以了回答,待得离开那倒霉鬼的视线,他就改变方向往北跑了。倘若追兵循着羊叫找到那个倒霉鬼,倒霉鬼会告诉追兵他们往东跑了,实际上他们往北去了。

  至于吴中元为什么要往北,她也能理解,虽然往东才是回去的路,但二人若是往东,迟早会被追兵赶上。

  背了一个人,哪怕将风行术催到极致,也只能达到紫气洞渊的移动速度,飞奔的同时他还要寻找那些不会留下脚印的地方踩踏,别看目前已经逃出了连山城,但不跑出个几百里,就不能算是真正的脱离险境。

  北行数十里,遇到一条小溪,吴中元故意自小溪的浅水里奔跑,虽然速度会慢,却不会留下脚印。

  逆流奔了十几里,不敢再从水里跑了,溪水里有一种类似于大鲵的动物,不小心踩到,会哇哇的叫,就像小孩子在哭,暗夜之中着实瘆人。

  来到岸边,将吴荻放下,蹲身下去,掬水解渴。

  吴荻也渴了,但她没喝溪水,只是掬水洗了把脸。

  “多谢相救。”吴荻趁机道谢。

  吴中元摆了摆手,“这里不安全,还得继续往北走。”

  见吴中元又走过来想要背她,吴荻连连摆手,“我可以行走。”

  吴中元说道,“我知道你不愿意让我背着,但你跑的太慢了,我能把你救出来纯属侥幸,再被他们抓回去,可就没这么容易逃出来了。”

  吴荻被吴中元说中了心里的想法,有些尴尬,但尴尬也只能由吴中元背着,因为她的移动速度的确不快。

  二人逃出来的时候不到二更,一直狂奔了两个更次,吴中元方才停了下来,而他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鞋子又磨破了。

  顾不得那么许多了,直接把衣服撕碎,包裹缠绕。

  一路上吴荻都没有说话,被人背着的感觉并不好,除了心理上排斥,身上也很难受,剧烈持续的颠簸令她双腿发软,腰酸背痛。

  是人都需要解手,吴中元缠鞋的时候吴荻趁机去远处解手,回来之后吴中元已经在等她了。

  “还要继续吗?”吴荻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知道吴中元知道她做什么去了。

  “还得走,”吴中元点头,“跑的越远,咱们越安全。”

  吴荻点了点头,再度由吴中元背着,继续往北飞奔。

  天亮时分,二人遇到了一处山洞,吴中元将吴荻放了下来,“差不多了,歇会儿吧。”

  吴荻点了点头。

  吴中元自周围拾捡柴草,并趁机解开了自己的穴道,先前吞服的那枚补气丹药此时几乎消耗殆尽。

  吴荻也帮忙拾捡柴草,片刻过后,篝火升起,吴中元依靠石壁,长出了一口气。

  “谢谢你。”吴荻再次道谢。

  “你已经谢过了。”吴中元揉捏着酸麻的双腿。

  “你怎么能跑的这么快?”吴荻问道。

  吴中元没有回答,揉过双腿之后,又活动双肩,之后是活动脖颈,待得做完这些,却发现吴荻正在对面直视着他。

  “你看我干嘛?”吴中元随口问道。

  “我之前对你有误解。”吴荻说道。

  “什么误解?”吴中元问道。

  “我之前认为你精于世故,阿谀奉承。”吴荻说道。

  “那你现在怎么认为的?”吴中元笑问,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给吴荻留下这样的印象,因为检试前一晚大泽与大丘勇士的群殴是他引起的,而他之所以引发了群殴是因为对吴勤大肆赞扬,在外人看来他那是在拍领导马屁。

  “心地善良,心思缜密,心细如发。”吴荻平静的说道。

  吴中元自认为自己脸皮不薄,但听得吴荻对他的评价,还是感觉面皮发热,“怎么这么抬举我?”

  “不是恭维抬举,是我的观察。”吴荻说道。

  吴中元歪头看她。

  吴荻说道,“你解开羊嘴上的绳索,羊的叫声会更快的引来追兵,这对咱们逃走是不利的,你此举误导敌人的成分并不多,更多的还是担心那人会被困死在那里。”

  吴中元有些不好意思。

  吴荻又说道,“从昨晚到现在,你至少跑出了一千里,实则根本不必跑出这么远,而且你早就累了,之所以一直坚持到现在,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你途中故意涉水,隐匿行踪,令追兵无法追赶,还会寻找坚实地面踩踏,以免留下脚印,心思何其缜密。”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表扬我,我会不好意思?”吴中元笑问。

  “你没必要不好意思,”吴荻浅笑,“我说的只是自己的观察,你知道背了我在背上,我要略高于你,所以你自林下穿行时,但凡高度在你头顶半尺以下的树枝你都会避开,以免树枝刮到我,这难道不是细心如发?”

  “你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吴中元话出真心,细心的观察和敏锐的判断是成功必备的几个要素之一。

  “你说的正是我想对你说的。”吴荻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

  “知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吴荻问道。

  吴中元歪头看她。

  吴荻说道,“打架那晚你的言行与你昨晚的举动严重不符,判若两人,我在想你那天晚上为什么要那么做。”

  “你思考的结果呢?”吴中元突然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

  “你想通过挑起争斗达到某种目的。”吴荻说道。

  “什么目的?”吴中元直视吴荻。

  吴荻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你这个人挺可怕的。”

  “你也挺可怕的……”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章 棋逢对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