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零九章 调虎离山

第二百零九章 调虎离山

吴中元的棍子已经砸下去了,但是听得老二言语,只能生生止住,这家伙吓的都结巴了,要是现在把它砸晕了,姜南搞不好会以为这俩家伙是他的小弟,哪怕要打,也得等它把话说完。

  “你,你,你,放我,一条生路吧。”老二终于磕巴着说完了。

  这时大哥已经摔落在地并再度化身犰狳,见它现出原形,姜南眉头大皱,又见它向吴中元冲去,急闪而至,凌空起脚又将它踹翻。

  在姜南飞踹大哥的时候,吴中元已经自老二手里抓过了鸾凤剑,待姜南落地,反手将鸾凤剑扔给了她。

  姜南接了鸾凤剑在手,快步走近,垂眉低声,“你怎么来啦?”

  “你们要来偷你的剑,”吴中元指着正在爬起的那只犰狳,“那个知道内情,此事很可能与你们牛族高阶有关,你把它拿下,一问便知。”

  犰狳爬起之后,没有再往这边冲,而是向大门冲去。

  见此情形,姜南急忙闪身前去,赶在它拱开大门之前将大门踹拢,犰狳见势不好,转身向北跑去。

  知道浴池进了贼,那群王族女子已经吓的够呛,眼见又跑过来这么个玩意儿,再也克制不住,吓的惊声尖叫。

  “你刚才看见什么了?”吴中元怒视老二。

  “看见什么?”老二瞪着小眼儿一脸茫然。

  吴中元皱眉,老二这话他也没法儿接。

  “大哥,你放我走吧,我再也不敢了。”老二求饶。

  吴中元突然想起一事,“放你走可以,但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

  “行行行。”老二连连点头。

  吴中元侧身让路,老二跑过来纵身跳了下去,吴中元也跟着跳了下去,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得赶紧去救吴荻。

  老二在前面跑,吴中元在后面跟着,别看老二腿短,跑起来却快,吴中元弯腰弓背跟不上它,便出言呼喊,让它慢些跑。

  他不喊还好,一喊,老二跑的更快。吴中元再喊,这家伙竟然现出了犰狳原形,撒丫子往前拱。

  见势不好,吴中元纵身一扑,堪堪抓住它的尾巴,右臂用力,左臂前探,双手抓握,它便挣不脱了。

  如果地道是直线,此举不失为一个快速移动的捷径,但地道有拐折,每经过一处拐折吴中元就会撞上土壁,也亏得是土壁,要是石壁早就摔的头破血流了。

  即便这样,也被摔的头晕脑胀,灰头土脸,不多时,犰狳冲出了洞口,由于它形体庞大,房门狭窄,它没能冲出去,卡在了门框里。

  吴中元趁机起身,抓起旁边的顶门棍,冲着犰狳的脑袋就是一棍。

  顶门棍可比粪叉杆儿粗多了,一棍下去,直接打的它惨叫哀嚎。

  吴中元心里有气,吐了口带泥的口水,抡起大棍又是一棍。

  犰狳吃痛惨叫。

  “出啥事儿了?”西面有人扯着嗓子问。

  “杀猪呢。”吴中元喊道。

  那人不言语了,还别说,犰狳的惨叫真跟猪叫有些像。

  两棍打痛了老二,也打醒了他,抖身变成侏儒,又想开溜。

  这家伙之前之所以戴着帽子,实则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大耳朵,吴中元伸手薅住老二的耳朵给他拽了回来,关上房门,左右开弓。

  “我让你跑。”一巴掌。

  “还跑不跑?”又是一巴掌。

  “说,你刚才看见什么了?”再来一巴掌。

  “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还是一巴掌。

  “让你跑。”再来。

  老二直接被打懵了,“大哥大哥,别打了,别打,别打,我不太明白。”

  “你不明白什么?”吴中元暂停。

  “你到底为什么打我呀?”老二欲哭无泪,“你要是怪我跑,那我不冤枉,我真跑了。可你要是以为我看见了什么,我是真冤枉啊,我什么都没看见哪。”

  “真的?”吴中元阴着脸。

  “真的,真的,”老二连连点头,“我回头的时候她已经在转圈子了,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老二言罢,吴中元的确不怎么生气了,干咳两声,又问道,“你还跑不跑了?”

  “不跑了,”老二指着洞口紧张说道,“但这地方不能待呀,一会儿他们循着地道就找来了。”

  吴中元松手,放它下来,“穿上衣服,跟我走。”

  老二穿上衣服,狗皮帽子也戴上了。

  “走吧。”老二抬头看着吴中元。

  “你不管你大哥啦?”吴中元问道。

  “他扔我好几回了,我扔他一回,他想必不会生气。”老二说道。

  吴中元撇嘴一笑,担心他跑,便伸手牵着他,出了院门往西去。

  “大哥,你要让我干什么呀?”老二有些紧张。

  “放心好了,不害你,你只需帮我挖条地洞。”吴中元随口说道。

  “挖洞自是可以,”老二连连点头,“但偷窃我是不成的,你也看到了,我胆子小,做不得贼。”

  说话的工夫,二人到得街口,转头看向北面山腰,只见山腰处多了很多火把,还有不少高阶勇士正在往浴池方向去,也不知道大哥有没有被抓到。

  “好些个紫气,大哥怕是逃不掉了。”老二兔死狐悲。

  吴中元并不在乎那只犰狳的生死,他正在观察的是那些高阶勇士是分别自山下和山上往浴池方向去的,大致数过,至少也有十几个,单是抓只犰狳哪里用的了这么多紫气高手。

  之所以这么大阵势,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知道浴池那里出事了,却不知道出什么事儿了,所以才会过去查看。

  山上下来的高阶勇士有两三个,而自山下往上去的则有十来个,这些勇士并不住在山下,这时候正是晚饭时间,他们不吃饭跑到下面来干什么?

  仔细一想,恍然大悟,这些人自山下是为了看守吴荻,防止熊族暗中营救。

  无意之中搞了出儿调虎离山,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得赶紧过去救人。

  沿途追问老二是谁在幕后指使,老二只说不知,吴中元也信了,这家伙就是个跑腿儿的马仔。

  又问对方给出了什么条件,老二的回答与他猜想的差不多,只是对方没有他想的那么大方,之前预付的定金是淡蓝和蓝色丹药各两枚,事成之后的酬劳是深蓝和淡紫丹药各两枚。

  四阶,两个人,这就得八颗丹药,这么多丹药一般人是拿不出来的,姜百里的嫌疑仍然最大。

  到得囚牢附近,只发现里面灯火通明,有人正在给那些囚犯喂食,看那些拎着木桶的人的穿戴,应该不是仆役,很可能是奴隶,这时候是有奴隶的,多是战争中抓到的外族族人,也有一些是本族的罪人。

  吴荻还在原处,外面围观的人仍然不少,喜欢看热闹是国人的通病,古来有之。

  到得这里,老二已经猜到吴中元想让他做什么,战战兢兢的提醒,“大哥,人头少了,他们会找的,你们跑不掉的。”

  “那你就别管了,”吴中元拉着老二往东南方向走去,那里有处木屋,白日里是收税的所在,晚上就没人住了。

  吴中元带着老二自后面无人处拆掉门板进入木屋,“自这里打条地道,过去救西南角那个女子。”

  老二龇牙。

  “怎么了?”吴中元皱眉。

  “那不是熊族的九阴巫师吗,你要救的人是她呀?”老二一脸哭相,“这要是被抓住了,就是死路一条啊。”

  “别啰嗦,你再叽歪,我把你交给他们,”吴中元恐吓,“先别说你偷东西,只说你们偷看王侯夫人和贵人沐浴,挖眼睛是跑不了的。”

  “这么多人看着呢,咱们哪里跑得掉,”老二万般无奈,“再说明早这里就有人来,一晚上我也挖不到那里。”

  听得老二言语,吴中元眉头大皱,他还真不知道犰狳的挖洞速度有多快,这家伙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挖过去的,但那些离山老虎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老二碎嘴的毛病又犯了,也不管吴中元是不是正在犯愁,一直嘟囔着走不脱的,走不脱的,搞的吴中元不胜其烦。

  焦虑之际,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你的穴道与人一样吗?”

  老二不明白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瞪眼看他。

  见他发愣,吴中元又问了一遍,老二这才点头,“应该是的。”

  老二言罢,吴中元开始封点他的穴道,老二不明所以,急问缘由。

  “我有神功妙法,助你一臂之力。”吴中元说道,他所封点的是催发风行术的九处穴道,风行术的原理是激发人体潜能,撒丫子奔跑和用爪子挖刨其实是一个性质。

  穴道一封,老二立刻察觉到自身的变化,惊讶问道,“这是什么功夫?”

  吴中元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现出原形,看看穴道有无变化?”

  老二找了处空旷所在,脱下衣衫抖身现出原形,前爪抓挠,快逾闪电。

  老二化为人形,“真是好功夫,大哥,传了我吧。”

  “很简单,封几处穴道就成了,你快去救人,回来我再教你解穴之法。”吴中元诓他。风行术每次封穴的顺序都不一样,解穴的顺序也不一样,单是知道了其中一次封穴顺序,以后再施展就不灵了。

  “好。”老二点头答应,歪头自门缝观察角度。

  “需要多久?”吴中元问道。

  “若是一直这般充沛有力,一刻钟足够。”老二说道。

  吴中元取了一枚补气丹药出来,“这个给你补充灵气。”

  老二认得这东西,欢喜接过,吞下之后现出原形,手足并用,破土入地……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九章 调虎离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