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零八章 大哥老二

第二百零八章 大哥老二

地道的直径也在五尺左右,也就是不到一米七,这样的直径对于侏儒来说有些浪费,因为这两个侏儒的身高只有一米多点儿,之所以挖掘出这么大的地洞自然不是为了进出方便,最大的可能是这两个侏儒的本体就是这么大。

  这样的高度,略微弯腰就可以直接行走,地道的四壁都留有清晰的巨大爪印,仔细看,像穿山甲却不是穿山甲,应该是一种与穿山甲相似的动物。

  地道的墙壁上有些地方被磨的很是光滑,说明这条地道挖掘的时间很长了,这两个侏儒曾经多次进出往返。

  地道里残留有动物特有的腥臊气,却不是非常浓重,而且仔细观察之后发现地道里没有动物的毛发散落,由此可见这两个化身侏儒的动物很可能是不长毛儿的。

  身处封闭或者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人会本能的感觉压抑,好在地道比较宽敞,这种感觉还不是非常强烈,向前缓慢移动的同时,吴中元想的最多的是万一与那两个侏儒走碰头了怎么办,不管是对方现出原形猛烈冲撞,还是以侏儒的形态过来攻击他,对他都很不利。

  没毛儿的动物身上很可能会有甲片,手里的粪叉怕是很难对它们造成严重伤害。拦不住,跑不快,一旦遭遇,极为被动。

  想要降低风险,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走快些,走的越快,穿过地道所用的时间就越少,与侏儒遭遇的可能性也就越低。

  这两个侏儒很会打洞,地道挖的并不是直的,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处拐折,这么做的目的想必是为了防止塌方。

  这些拐折给他提供了不少便利,每移动到一处拐折处就会先探头出去看一眼,确定侏儒不在这段儿就可以安心往前走。

  七拐八拐,终于听到了动静,不是挖洞的声音,而是窃窃私语。

  地道里没有石头,也没有其他可以发出声响的东西,吴中元小心靠近,自距“二人”十几米的拐折处蹲了下来。

  那两个侏儒并未察觉到他的存在,仍在小声说话,狗皮帽子岁数小点儿,喊那个狐皮帽子大哥,狐皮帽子喊狗皮帽子老二。

  用现在的话说,老二就是那种心理素质不太好而且还有点碎嘴子的人,事到临头各种担心,先是担心被姜南等人发现,会遭到围攻。然后又担心拿到了鸾凤剑里的东西,却没办法将鸾凤剑复原。随后又担心那人得了剑里的东西会不给他们剩下的那些丹药。

  大哥一直在安抚老二,试图缓解他的紧张情绪,也没有更多具体所指,老二提到那人可能不给他们剩下的丹药,大哥也没说那人是谁,只说不会的。

  言多必失,其实也有前提的,并不是什么人说多了都会有破绽,仅限于脑子不够用的人,人傻尽量少说话,不然很容易漏彪。

  老二还在那儿嘟囔,大哥耐着性子与他说话,吴中元一边听他们唠叨,一边自脑海里回忆这两个家伙刚才说的话,二人的交谈证实了他的猜测,他们果然有同伙儿,确切的说是有人在幕后指使,这个指使他们的人用丹药来引诱他们,让他们去偷鸾凤剑里的东西来交换丹药。

  老二先前说的是“剩下的那些丹药”,这就表明指使他们的人在事前已经给了他们一些丹药,并许诺事成之后再给剩下的那些。

  这两个侏儒是什么修为他不太清楚,但二人既然能够幻化人形,肯定灵气修为不会太低,寻常丹药对他们怕是没什么诱惑力的,除非是提升类的补气丹药。

  老二说的是‘那些丹药’,言下之意是事成之后对方给他们的丹药还不止一枚两枚,而是一些。这两个侏儒知道自己目前做的事情非常危险,但他们还是要冒险去做,这至少能说明三个问题,一是幕后之人事先给了他们足够多的好处,也就是定金,这么危险的事情,事先不见到好处,他们是不会冒险的。

  二是幕后之人对他们许诺的事成之后的回报足够诱人,要知道一枚丹药就是一阶,他们得到的承诺是“一些”,就说明对方承诺的很可能是两阶甚至是三阶,按照常人思维,最大的可能是之前的定金是紫气以下的丹药,而事后的回报是紫气三阶,至少也是两阶,除此之外没什么东西值得这两个侏儒拿命来冒险。

  三是这两个侏儒确信幕后之人手里有这些丹药,搞不好这幕后之人还曾经把这些丹药给他们看过,如此一来问题就出现了,什么样的人手里会有这么多丹药?要知道即便在牛族,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丹药的,也正因为丹药的稀缺,所以它们才珍贵,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牛族的高层,换言之,这两个侏儒很可能是牛族的高阶勇士请来的。

  对,应该是这样,可能性非常大,也只有牛族人才会只要金简而不要鸾凤剑,因为他们就算得到了鸾凤剑也没法儿使用。若是外族人,会直接让他们把剑偷走,要知道单偷剑里的金简比偷走鸾凤剑难度要大的多,

  这个人是谁?是不是姜百里?搞不好就是这家伙,这老东西之前见识过通灵神兵的威力,再好的东西不亲自尝试也体会不到其中的妙处,姜百里领教过牛龙锏的厉害,知道通灵神兵的神异,如果金简被他得了,他完全可以再打造一件兵器,将金简暗藏其中,同样可以达到补充灵气的效果,而且除非使用之人,外人根本看不出兵器有什么玄机。

  到底是不是姜百里,目前还说不准,不能单靠臆断就给人乱扣帽子,不过这家伙的可能性的确最大。

  他所疑惑的问题,也正是老二疑惑的,老二一直在担心大哥拿了剑里面的东西给那人,那人会出尔反尔,大哥只是在耐心安抚,让他不用担心。

  根据二人的交谈,可以发现老二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大哥也一直不告诉他。

  窃窃私语过后,二人准备动手了。

  老二又开始担心二人挖歪了,挖的不是更衣处而是浴池,担心顶开石板之后浴池里的水会灌下来。

  听得老二言语,吴中元越发确定他们幕后之人是牛族高层,因为只有牛族高层才可能知道王族浴池的建筑布局。

  大哥的耐性出奇的好,任凭老二如何碎嘴念叨,一直在宽慰安抚。

  任凭大哥如何安抚,老二就是不放心,嘟囔着上回怎么怎么样,还有一回怎么怎么样,听那话外之音,貌似大哥此前没少坑他。

  老二的担忧并不是没必要的,不止是他,连偷听的吴中元都感觉大哥是想坑老二,要知道每个人的耐性都是有限的,如果一个人突然对谁非常有耐性,那就得提防这个人是不是骗子了。

  一声长嘘之后,老二不吭声儿了。

  等了片刻,仍然没动静,吴中元小心翼翼的探头出去,只见那两个侏儒正站在地道尽头的土阶上向外张望,脑袋伸出去了,但五短身子还在地道里,他们的衣服留在住处,这时候是光着屁股的。

  伸头张望片刻,二人又蹲了下来,一通比划,根据二人比划的手势来看,他们已经看到了鸾凤剑,大哥正催促老二进去偷,而老二因为之前被大哥坑过,这次坚持让大哥先进去。

  大哥无奈,蹬扒着小短腿儿爬了上去,然后探手回来,把老二也拉了上去。

  二人上去之后,地道尽头的光亮随之消失,这说明二人出去之后把上面的石板又给扣上了。

  吴中元快步走了过去,慢慢撑起那块石板,露出眼睛往四面张望。

  这是一处很大的宫殿式建筑,面积足有上千平方,分为两个区域,北面是一个个热气腾腾的大浴池,南面是更衣室和休息区,有不少桌案和茶几,上面有水果和点心。浴池和休息区之间有面很大的屏风,将南北两个区域分隔开来。

  此时那两个侏儒正蹑手蹑脚的往西北方向的一处桌案走去,那上面放着女人的衣物,鸾凤剑也放在那里。

  此时浴池里有说话声和撩水声传来,掩盖了二人的脚步声,便是如此,那两个侏儒也是如履薄冰,走一步停一停,提心吊胆。

  地道出口位于南侧区域,而浴池的出口位于西南方位。

  这时候时机已经成熟了,但吴中元一直没有动手,因为这时候若是喊一嗓子‘有人要偷鸾凤剑’,姜南肯定得赤身出来,岂不是便宜了这两个侏儒。

  犹豫的工夫,那两个侏儒仍在蹑手蹑脚的往前走,离那鸾凤剑已经不足两丈了,不能再犹豫了,当机立断,挪开石板纵身跃出,手持粪叉,大吼一声,“抓贼!”

  他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别人没有,不管是那两个侏儒还是屏风那边正在沐浴的姜南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姜南等人是什么反应他不知道,但那两个侏儒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一蹦三尺。

  待得反应过来,大哥推了老二一把,“我去打他,你去拿剑。”

  大哥言罢,双臂下摆,低头前冲,前冲之时现出原形,原来是一只牛犊大小的异种犰狳,身形庞大,怕是足有四五百斤。

  吴中元紧握粪叉,待犰狳冲来,冲着脑袋就是一叉,但这犰狳的头部也有甲片覆盖,不但没有伤到它,反倒折断了粪叉。

  犰狳反身再冲,吴中元只得闪身避开,那犰狳急停快变,化作侏儒想要往那洞里钻。

  吴中元见机得快,纵身冲至,急起右脚将它踢飞了出去。

  老二这时候已经抓了鸾凤剑在手,正在往回跑,到得近前正好看到它大哥被吴中元踢飞,愕然惊呆,不知所措。

  就在此时,姜南闪身而出,不出所料,是光着的,因为没有人会穿着衣服洗澡。

  大哥正在往西倒飞还没落地,老二正在愕然的看着吴中元。

  春光乍泄,吴中元光顾的看别人有没有看到了,自己却没定睛细看,昙花一现,良机稍纵即逝,只这一愣神的工夫,姜南已经扯过披风,缠卷遮羞。

  可能是看到他的眼神有异,老二本能的回头张望,它回头的有点晚,应该是没看到什么,不过也可能看到了点儿什么。

  粪叉断杆儿还在吴中元手里,见它回头,举起木棍就要打它。

  老二回头,吓的面无人色,抖若筛糠,“大,大,大哥,剑,剑,剑,给,给你……”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八章 大哥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