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零五章 深呼吸

第二百零五章 深呼吸

回到露营地,同行的其他勇士早已睡去,吴中元睡意全无,便守在篝火旁边,往篝火里添柴加草。

  此番往都城来,最大的收获是对熊族目前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熊族内部虽然有派系分歧,却只是人民内部矛盾,不管是吴勤所在的派系,还是吴仝所在的派系,都是效忠于吴熬的。

  早些时候与吴勤交谈,吴勤的态度就很明确,吴勤虽然在设法保护他,却并不希望他与吴熬作对。此番吴焕的态度也是如此,虽然同情他的遭遇,却严肃的提醒他不得有不臣之心,所谓不臣之心,说白了就是不能试图抢回大吴之位。

  大吴本身是自带神性的,不管是谁坐上了这个位置,都会获得族人的崇敬和勇士巫师的拥护。

  与其他人不同,他对吴熬的观察和判断并不受吴熬头上的大吴光环影响,更加客观,不管站在哪个角度来看,吴熬都不是个好领导,德行不够,能力也不够,之所以晋身太玄,依靠的也并不是自身的努力,而是获得了熊神的认可和帮助。

  实际上不管是吴勤和吴焕,对他的提醒都不是多余的,因为他的确有不臣之心,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自认自己若是继任大吴,能比吴熬做的更好。

  但眼下自己修为低劣,看不到方向,也得不到帮助,甚至连个可以说话商议的人都没有,心情沮丧低落,前路一片迷茫。

  三日之后,回到大丘,吴中元没去见吴勤,也没去驿场,而是直接回了住处,赶路多有疲乏,心情也不好,干脆闭门休息。

  次日晨议,吴中元当众向吴勤提出想要离开大丘,下基层锻炼。

  包括吴勤在内的众人对他的这一要求都感觉很意外,因为他不是寻常的洞神勇士,不但箭法高超,骁勇善战,还有疾行本领,大丘目前需要他这样的人才。

  吴勤摆了摆手,“此事再议。”

  “我心意已决,请大人准行。”吴中元正色说道。

  吴中元的语气很是强硬,众人在前,吴勤有些下不来台,“我若不准呢?”

  “天地之大,何处我去不得?”吴中元沉声说道。

  吴中元此言一出,满座哗然,这已经不是闹情绪的事了,这分明是要离开熊族的节奏。

  吴勤的脸色有些难看,但他毕竟是一城之主,多有度量,“好吧,你想驻守哪座围城?”

  “雾山。”吴中元说道,雾山是大丘西北最偏远的一处围城,所谓围城,其实就是村子。

  沉吟过后,吴勤点了点头,“准行。”

  散会之后,吴中元先去驿场放飞信鸟,通知雾山所属邑城安排调岗,然后回去收拾东西。

  其实他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日出时分便离开了大丘,他带走了白鼻子,也带走了阿洛。

  临行前他没有去跟吴勤道别,他为什么要走,吴勤心知肚明,实则他已经萌生去意,不想继续留在熊族了,没有不辞而别而是选择留在雾山,已经是忍耐克制的结果了。

  阿洛牵着马走在吴中元身后,她是头一次出远门,在此之前从未离开过大丘方圆十里。

  阿洛知道吴中元心情不好,却不知道他为何心情不好。

  见阿洛面带疑惑,便主动解释,而解释也只有一句话,‘这里太过喧闹,我需要寻处安静的所在练习武功。’

  带着阿洛,每天也走不了多远,走了三天才到地头儿。

  雾山是个小村子,不足一百户,人口只有两三百,之所以叫雾山是因为这里地势较高,村子建在山腰,而下面的山坳里经常起雾。

  驻守在这里的勇士是个年近五旬的老勇士,虽然年纪大,修为却不高,不过深红升玄。

  二人来到的时候,老勇士还没走,按理说新官上任,老的应该调去别的地方,但这老勇士这些年一直待在这个村子里,已经开枝散叶,扎下根来了。

  别看老勇士修为比吴中元高,但吴中元现在是雾山的长官,老勇士想继续留在雾山,得取得他的同意才行。

  看那老勇士一脸的辛苦沧桑,再看那忐忑乞盼的眼神,吴中元想都没想就同意他继续留在村里,不但可以继续留在村里,村里的大小事务还仍然由他处理。

  自己不想要的东西,不妨送给想要的人,吴中元此举换来了老勇士和村民的拥戴,老勇士此前已经把村里最好的房屋腾了出来,但吴中元并没有入住,而是带着阿洛住到了山顶的烽火台。

  烽火台分为两层,吴中元住在了二层,阿洛住下面,房子小是小了点儿,但居高临下,视野很好,离村庄较远,也很安静。

  安顿下来之后,吴中元感到了些许安稳,近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迫切的需要像这样一处安静的环境进行思考和梳理。

  人不能一刻不停的往前走,每走一段时间就得停一停,回头看一看,往前想一想,只有这样才不会忘记自己的初衷,也只有这样才不会迷路。

  吴中元的心情很低落,他最先思考的问题就是自己为什么会心情低落,遇到问题只是一味的烦躁可不成,得尽快找到症结的所在,才能有针对性的解决和处理。

  仔细想来,情绪低落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吴勤和吴焕对待吴熬的态度,此前他一直将吴勤这一派系视为自己人,事实上他们并不会为了他而背叛吴熬,更不会帮助他去争夺大吴之位。对此,他感到失望。

  第二个原因还是之前的老问题,他回返之前一直认为族人迫切的需要他,但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族人并不需要自己,对此,他一直感到懊恼。

  最后一个原因是对自己修为的不满,洞神修为太低了,倘若身份暴露,连自保之力都没有,每想到此处,就感觉忧虑。

  抓出了症结所在,接下来就要设法处理,第一个问题,人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外来的助力总是充满变数的,实则站在吴勤和吴焕的角度上来说,二人的所作所为对他已经算是很仁义的了,凡事都得讲个凭什么,凭什么让人家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第一个问题是自身的问题,不怪别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抱有希望,不抱希望也就不会失望。

  第二个问题也是他想离开熊族的原因,既然族人已经不需要他了,还留在熊族做什么?这种想法有很重的赌气成分,潜意识里他还是对族人心存怨恨的,这种怨恨来自于族人派人去找他,但他回来之后族人又不需要他了,这不是耍人玩儿吗?

  事实上熊族的确耍了他,但他们不是有意的,他们也没想到半路会蹦出个吴熬,但此事也不是他的错,最终的后果却被他给承担了,何其冤枉。

  没办法,再怎么生气上火,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能因此就对熊族心生怨恨,也不能赌气出走,得继续留在熊族。

  最后一个问题的根源其实也是来自于自身,自己太急切了,他回来前后不过四个月便练就了淡红灵气,此时正在向红色灵气迈进,这样的速度已经很恐怖了,一口吃不出个胖子来,不管什么事情都有一个提升的过程。

  自己目前的这种急于求成的心态是在现代养成的恶习,缺乏耐性,急于求成几乎是每个现代人的通病,早上见面,中午吃饭,晚上恨不得就睡到一个床上去,这种心态要不得,如果真能三天练就紫气,紫气也就不珍贵了。

  解决办法也很简单,静下心,耐住性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慢慢来,可以着急,却不能急躁。

  如果说后顾是总结,那前瞻就是计划。

  后顾之后,就得前瞻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得制定一下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工作计划。

  练气是每天必须坚持的日常,也是重中之重,灵气是一切的根本,灵气修为的提升会带动全方位的提升。

  火龙真气也要尝试研习,有进展更好,没进展也无所谓,毕竟灵气修为太低,再厉害的武功绝学也发挥不出其应有的威力。

  还有一件事情也要列入日程,那就是设法寻找合适的金属,熔铸一张弓箭,他目前用的是普通的弓箭,如果换成金属弓箭,威力会更大,在晋身紫气之前的这段时间,箭法和风行术是他仅有的依仗。

  人活于世,每个人都会遇到麻烦,每个人都会在某段时间情绪低落,当察觉到自己情绪异常,一定要及时查找导致情绪异常的原因并加以处理,不能任由负面情绪蔓延,心情不好,不管做什么都容易出问题,一旦出问题,心情会更加不好,如此这般,就成了恶性循环。

  深呼吸,找到症结,是自身心态问题就设法调整,是外部问题就设法处理。人只要活着,就一定会遇到麻烦,强大的自信都是自一次次解决麻烦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

  深呼吸,吴勤和吴焕没做错什么,不应该心生怨恨。

  深呼吸,族人又不是故意诓骗自己回来,无心之过。

  深呼吸,得了姜南所赠丹药,以后练气必然比别人要快许多。

  深呼吸,世人争抢的通灵金书,全在自己的脑海里,何其幸运。

  深呼吸,这是冷静客观的分析,并非阿Q式的自我欺骗。

  就在吴中元深吸慢吐之际,隐约听到有女子的呼喊声,起初他还不曾在意,只当村子里有谁在叫嚷,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不对,先前听到的呼喊有些耳熟,而且是平行传来的……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五章 深呼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