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零三章 全身而退

第二百零三章 全身而退

听得众人呼喊,吴中元急切转头,只见西侧负责检试女勇士血气的巫师已经惊讶的站了起来,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木几上那块已经变成了深紫色的肋骨。

  再看那站在木几前的女子,他竟然认得,不是旁人,正是大泽一方那个长的很是俊俏的女勇士,在昨夜的争斗之中此人也有参与,嘴上挨了一拳,嘴唇肿的老高。

  女勇士们的惊呼不但吸引了吴中元的注意力,也吸引了那些被午后烈日晒的昏昏欲睡的高阶巫师和高阶勇士的注意力,包括吴熬在内的众人纷纷离座站起,看向木几上的那块肋骨和木几前的那位女勇士。

  此前熊族最高只出过一位七阳巫师,而纯阴血脉最高只出过三阴,九阴是与九阳同等的存在,前无来者,极度罕见。

  唯恐出现偏差,待那块肋骨恢复本色之后,负责检试的巫师又让那女勇士滴血再试,滴血下去,肋骨再度变为深紫颜色。

  短暂的安静之后,场内场外爆发出了一阵欢呼,九阴血脉的出现对于熊族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知道血气越纯粹,能够修炼的法术就越多,受血气所限,熊族有几种高玄法术从未有人练成过,而今终于出现了可以修炼并使用这些高玄法术的九阴巫师。

  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位女勇士身上的时候,吴中元抬头看向台阶上的吴熬,吴熬的表情与众人不太一样,他脸上没有欢喜兴奋,而是眉头紧锁,侧目斜视。

  按理说身为熊族大吴,族内出现了九阴血脉,吴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因为九阴巫师的出现可以大大提升本族的整体实力,但吴熬的脸上并没有高兴的表情显露,反倒多有忌惮和忧虑。

  仔细想来,吴熬之所以忌惮忧虑,很可能是担心九阴血脉的出现会对自己的地位产生威胁,王族血脉和九阴血脉大相径庭,九阴巫师所能修炼的某些极致法术,连拥有王族血脉的大吴都无法修炼。

  除了忌惮九阴血脉日后可能拥有的巨大能力,九阴血脉的出现也会降低他在族人心目中的神圣地位,因为在此之前他是族人唯一的希望,而今九阴血脉的出现又令族人多出了一个希望,要知道王族血脉常有,而九阴血脉不常有。

  不过很快吴熬脸上的表情就发生了变化,面露微笑,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

  他的干咳除了清嗓子,可能还有引起众人注意的成分,但众人的注意力全在那个女勇士的身上,兴奋的交头接耳,并没有注意到他自台阶上面咳嗽。

  见自己的干咳未能制止众人的喧哗,也没能引起众人的注意,吴熬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勉力挤出笑意,又干咳了两声。

  但众人仍然没有注意到他,九阴血脉的出现令众人处于巨大的震惊和无比的兴奋当中。

  这一刻吴熬的脸色变的更难看了,还想挤出笑意,但试了几试,挤出来的只有尴尬。

  一旁的吴鸿儒发现了吴熬的尴尬,上前一步,提气发声,“肃静。”

  吴鸿儒虽然年老,但灵气修为高深,这一声肃静盖过了众人的议论和喧哗,众人停止交谈,转头上望。

  但吴鸿儒并未说话,而是后退一步,将话语权还给了吴熬。

  吴熬重新堆上笑容,高声说道,“九阴血脉千年难见,熊神佐佑,现之本族,此乃大兴之兆。”

  此言一出,立刻有人出言道贺,“大吴德厚应天,熊神有灵,故此降下九阴,以为辅佐。”

  说这话的不是旁人,正是站在吴熬右手边的吴鸿儒,吴鸿儒说完,广场东面亦有人接话,“得九阴辅弼,熊族中兴指日可待。”

  吴中元不用转头也知道说这话的是谁,因为他记得吴仝的声音,不管是吴鸿儒还是吴仝,都在道贺的同时给那拥有九阴血脉的女勇士下了结论,间接提醒众人,她只是大吴的辅弼帮手。

  这二人之所以如此发言,无疑是看透了吴熬的心思,此前吴熬发言,将九阴血脉的出现归功于熊神的指派,在无形之中将九阴血脉的地位置于自己之下。

  按理说吴熬听了吴鸿儒和吴仝的言语应该高兴才对,但吴熬貌似有些失落和意犹未尽,微微歪头,看向的广场西侧的那些高阶巫师。

  吴熬的眼神扫过之后,其中一人出声发言,“非玄黄不足以齐全天地,非阴阳不足以成就千秋,而今我族神王神辅尽现,神谕天作,天下大统,指日可待。”

  吴熬没接此人话茬,而是微笑抬手,“诸位安坐,待完成检试,再做庆贺。”

  吴熬言罢,转身归座,落座之前撩摆披风,坐的威风潇洒。

  待他落座,众人安静,负责检试的巫师喊出了九阴的名字和所属城池,“吴荻,出自大泽。”

  吴荻本人此时亦处于震惊和茫然之中不得回神,在一群女勇士的簇拥之下离开检试木几,去到队后。

  吴荻的出现令原本死气沉沉的检试变得喜气洋洋,两位负责检试的巫师精神抖擞,检试速度大大加快。

  此时男勇士大部分都在偷看吴荻,但吴中元没有看她,因为她马上就要变成吴熬的女人了,看多了容易给自己招灾。

  此前吴鸿儒和吴仝并没有完全领会吴熬的意图,只是着重强调了九阴巫师的地位在大吴之下,最后一个发言的巫师猜到了吴熬在想什么,一句‘神谕天作’间接将吴荻定性为熊神给大吴指派的妻子。

  由于众人都处在震惊和喜悦之中,不是每个人都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包括吴荻本人可能也没明白吴熬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不得不承认吴熬还是很有城府的,面对着一个可能会影响自己地位的女人,他没有选择清除和打压,而是选择了收纳和利用。

  随后的检试,吴熬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检试男勇士血脉的那块脊骨,待得所有男勇士尽数检试完毕,吴熬脸上有如释重负的神情闪过。

  旁人可能没注意到吴熬表情的变化,吴中元却敏锐的捕捉到了,吴熬最担心的应该是九阳血脉的出现,如果九阳血脉出现,九阴九阳就是神谕天作,也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检试结束,包括吴荻在内共有三人是纯粹血脉,另外两人分别是一阳和二阳。

  吴熬邀请三人和广场左右的高阶巫师和勇士往王宫做客,余下众人尽得自由,可以自城中游览,也可以回返本城。

  在吴荻三人拾阶而上,与吴熬说话之际,吴鸿儒沿着台阶向下走来。

  吴中元此时正在与同行的大丘勇士商议是立刻回返还是在城中滞留,以眼角余光发现吴鸿儒一直在盯着他,心中再度紧张,五行的检试虽然打消了吴仝等人的猜疑,却没有令吴鸿儒彻底放心,此人下来很可能是要亲自检试他的五行和血脉。

  吴鸿儒下到一半台阶时,吴熬自上面喊他,待吴鸿儒回头,吴熬冲他招了招手。

  吴鸿儒回头看了吴中元一眼,犹豫过后,转身上行,与与众人汇聚一处,往王宫去了。

  吴中元如释重负却不敢流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更不敢做出如释重负的动作。

  便是急于离开,也不敢流露出急于离开的意图,这周围还有一些高阶勇士和高阶巫师,得提防有人在暗中观察他。

  与同伴商议过后,一致决定立刻返程。

  实则难得出来一趟,众人都想在城里转转,但之前与大泽勇士的群殴混战令众人颜值大伤,鼻青脸肿的逛街肯定享受不到城中年轻女子敬仰爱慕的眼神。

  自街上商铺补充了干粮,太阳偏西之时,众人出城回返。

  吴中元此时的心情是既轻松又沉重,轻松是因为暂时逃过一劫,沉重是因为吴鸿儒对他仍有猜疑,日后若是逮到机会,一定会试探他的血脉。

  暴露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此前五行检试的结果已经令吴鸿儒疑心大减,想必不会刻意寻他查证,日后尽量避免与此人接触,短时间内身份应该不会暴露。

  跑出数里,吴中元转头回望,此时的都城正处在斜照夕阳余晖的笼罩之下,很是宏伟,却又有几分萧瑟。

  刚要回头,突然发现刚刚出城的一道身影有些眼熟,此人穿着蓑衣,戴着斗笠,肩上扛着一根作为扁担使用的木棍。

  由于那人穿了蓑衣,看不出身形,而斗笠又遮住了头脸,不得看的更详细,也就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哪里见过此人。

  心中存疑,便借故解手,暂时离队,自路旁等候,这里离都城不远,如果此人是吴熬等人派来加害他的,自这里此人也不便动手。

  远处的那人发现他停了下来,环视左右之后抬手扶了扶斗笠。

  待得看清此人样貌,吴中元惊诧非常,此人竟是吴勤。

  吴勤以真面目示他,然后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先行离开。

  吴中元会意,翻身上马,策马前行。

  虽然没有跟吴勤进行交谈,他却能猜到吴勤此来的原因,吴勤此前安排的吴焕临时被人换掉了,吴勤很可能是得到了消息,担心他身份暴露之后会遭到吴熬等人的加害,所以才会隐藏身形,前来观察保护。

  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吴勤对他的关心却令他很是感动,身为垣城城主,隐藏身份潜入都城,万一被人识破身份,如何解释?

  晚上露营,吴中元假装拾捡柴草,独自往远处去,吴勤可能就在附近,得远离众人,与他现身相见的机会。

  但自林中停留许久,并不见吴勤现身。

  就在他想要回返营地时,突然听到东面传来了急促马蹄声,侧耳细听,来人不少……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三章 全身而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