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零二章 火龙真气

第二百零二章 火龙真气

此事非同小可,随后要经受五行和血气两项检试,如果检试之人不是吴焕很可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便是心中紧张,也不能表现出来,更不能四顾寻找,因为左右两侧坐着的高阶巫师和勇士之中很可能有人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此时场中的勇士已经开始参照木牌往不同的巫师面前移动,如此一来队列就被打乱了,各大垣城的勇士混在一起,也分不清谁是哪一处垣城的勇士。

  其他人开始移动,吴中元也不能一直站在原地,木牌上的内容也仅供参考,看过之后感觉自己的样貌和性格与五行之中的任何一行都不符合,犹豫良久,最终站到了火属巫师的检试队列。

  站到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吴焕的名字里带个火字,此人很可能是火属巫师,如果临时有事不能前来,委托之人可能也是自己人。

  但这也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猜测,并没有靠得住的依据。

  他知道自己是王族血脉,却不知道王族血脉会在哪些方面异于常人,亦不知道负责检试的巫师能不能感知到异常。

  片刻过后,列队完成,检试立刻开始。

  与吴大烈之前所说相符,负责检试的巫师伸手竖掌,诸多洞神勇士逐一上前与其对掌,巫师左掌不动,若是所测之人与自己五行相符,便会用右手提笔,记录下受测之人的名字和所属垣城。

  检试的速度比吴中元料想的要快,每人最多耗时三十秒,五行属火则站到队伍后方,五行不合则往别处再做检试。

  站在前面的勇士越来越少,吴中元也越来越紧张,负责检试的火属巫师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巫师,名为吴炎,表情阴郁,很是严肃。

  随着队伍往前移动的同时,吴中元除了忐忑,想的最多的就是万一身份暴露,后果是什么?目前广场周围连吴熬计算在内,共有五位太玄高手,即便催发风行术也很难全身而退。

  除了忐忑,心中还有些许侥幸,不排除吴焕事先与吴炎有过交代的可能,也不排除检试五行测不出王族血脉的可能。

  十个,九个,八个……

  在前面还有三个待测勇士的时候,吴中元以眼角余光环视左右,东面坐着的那排紫气勇士有两个正在看向他所在的位置,其中一人正是之前去往大丘的吴仝,而另外一个则是洞渊勇士吴郜林,他只知道这个五十多岁的驴脸勇士叫吴郜林,至于吴郜林的脾性以及阵营则一概不知,因为后者属于吴夲的主观判断,而所有混杂有吴夲主观判断的事情都不在记忆的转移之列。

  西侧坐着的那些巫师大多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貌似没人刻意观察他。

  看罢左右,抬头上望,这一看不得了,正好与坐在高处的一人看了个对眼儿,但此人并不是吴熬,吴熬此时好像正在想什么事情,注意力不很集中,而坐在吴熬东面的那个高大妇人则在随意俯望,与他视线接触的是坐在吴熬西面的太玄巫师,此人先前显得无精打采,但此时垂眉侧目,正在看他。

  此人名叫吴鸿儒,是熊族唯一的一位太玄巫师,此人看他绝非偶然,不管是恶意还是善意,肯定是有意。

  与此人视线接触之后,吴中元并未低头,而是将视线又移向了吴熬和东侧那个身形高大的女勇士,以此显示自己并不心虚。

  心里虚不虚只有他自己清楚,装的像不像他却不知道,但紧张是在所难免的,因为终于轮到他了。

  上前,见礼,伸手,对掌。

  受吴炎体内火属灵气感召,体内灵气立刻自动往手掌汇聚,有没有兼具他属不得而知,五行属火却是一定的了。

  检试其他勇士的时候,吴炎都是低着头的,哪怕是提笔书写也是低着头,但此番吴炎却突然抬起了头,不止抬起了头,还皱眉看他。

  见他这般,吴中元瞬时浑身冰凉,糟了,完了,被发现了。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座垣城的勇士?”吴炎表情非常严肃。

  “吴中元,归大丘。”吴中元说道,时至此刻他已经不紧张了,最坏的结果已经出现了,也没必要紧张了。

  “你体内灵气与其他勇士不同,”吴炎严肃的盯着吴中元,“你不是熊族人?!”

  吴中元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听得吴炎的后半句,突然看到了一线生机,“我来自北疆,因为不久之前帮助了吴晨居山,大吴赏赐我了本族姓氏。”

  听得吴中元言语,吴炎回头看向坐在高处的吴熬,但吴熬正在出神发愣,并没有与他指示。

  吴炎收回视线,起身走到东面坐在上首第二位的白胡子老勇士近前,指着吴中元冲他说了句什么。

  那老勇士看了看吴中元,眉头微皱,几秒钟之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点头过后冲吴炎说了句什么。

  吴炎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回来,落座之后冲吴中元说道,“背井离乡多有难处,既得本族姓氏,便不要再生他念,安心留在熊族吧。”

  “谢大人。”吴中元点头道谢。

  吴炎点了点头,提笔写下了他的名字和所属垣城。

  吴中元转身离开,这一刻是什么心情只有他自己知道,当真是死里逃生,目前来看吴炎事先并没有得到吴焕的交代,那个白胡子勇士很可能分管文书圣旨,吴炎过去与其说话是为了确定有没有赏赐他姓氏这回事,白胡子老勇士回忆过后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这片刻之间,不但死里逃生,还因祸得福,吴炎虽然感知到了他的灵气与其他勇士不同,却没有分辨出他灵气的不同是因为拥有王族血脉,故此才会有‘你不是熊族人’一说,而这句话直接打消了吴仝和另外一个勇士对他的怀疑,此时二人已经移走视线,不再看他。

  仔细想来,吴炎之所以会误判,还要归功于他的王族血脉并不纯粹,如果他拥有纯粹的王族血脉,吴炎也能感知出来。

  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此事对他而言固然是好事,但同时也是坏事,吴炎感知不到他有王族血脉,就说明他很可能无法修炼只有王族血脉才能修习的本族高阶法术,要知道吴熬虽然是个私生子,其母亲却是熊族人,但他的母亲却是鸟族人。

  但眼下也顾不得这些了,第一关虽然过了,还有第二关,据吴大烈之前所说,王族血脉与纯阳血脉并无直接关系,如果真是这样,第二关的危险性要比第一关小很多。

  回到队伍的后方,之前通过检试的勇士正在欢喜交谈,询问彼此想要学习哪种火属绝技,有人要学五等火云掌,有人要选七等烈焰功,中意九等火麟拳的为数也不少,其中不乏有胆气的要选那十二等的神火天罡,也有豪气冲天的想对十八等纯阳神功下手,彼此交换心得,无不兴奋期待。

  大部分确定了自身五行所属的勇士都会留在队后等待选修武功绝学,也有少数勇士会去其他巫师那里碰运气,如果体内兼具两行,就可以选修两种绝技,兼具五行就可以选修五种,在众人看来能多些选择总不是坏事。

  不过大部分勇士都是单一所属,只有极个别的兼具两行。

  吴中元一直站在火属队伍的后面没有乱走,正所谓贪多嚼不烂,不管什么时候质量都比数量重要,与其东学西练搞出一堆步枪,倒不如全力以赴造好一门大炮。

  一个时辰之后,尘埃落定,五队勇士的数量相差不大,五行所属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是土生万物,五行属土的人略多一些。

  负责检试五行的高阶巫师离场,掌管五行绝技的高阶勇士上场,为每队勇士分发了一面木牌,这面木牌上记载的是二十四种武功绝学,每位勇士根据自己的个人情况随意挑选。

  选择武功绝学比检试五行所属更加费时,因为事到临头,每一位勇士都会犹豫不决。

  一旦选定,高阶勇士就会记下洞神勇士选定的武功绝学的名字,然后旁边有专人进行拓印分发,这二十四种武功绝学分别刻在二十四块木板上,根据勇士不同的选择拿出相应木板,涂上染料之后覆布拓印。

  火云掌,烈焰功,火麟拳,神火天罡,纯阳神功……

  “火龙真气。”吴中元的选择招来了很多异样的目光,但惊讶的少,鄙视的多,火龙真气乃火属至高绝学,分为三重,虽然此前也有自负狂徒挑选过,却从来没人练成过。

  负责印发的人可不管勇士作何选择,只要你敢挑,我就敢给,由于挑选火龙真气的人很少,木板使用率不高,已经产生了很多竖向裂纹。

  虽然是春天,午后的太阳还是很烈的,这次检试对于洞神勇士来说是场盛事,但是对于高阶巫师和高阶勇士来说却是一件苦差事,其情形就如同一群将军看着一群小排长挑兵器,百无聊赖,意兴阑珊。

  接下来就是检试诸位勇士是不是纯阳血脉,男女分作两队,分别往不同的骨头上滴血,这两块骨头应该是某种大型爬行动物的骨骼,男勇士用的那块是脊骨,而女勇士检试所用的应该是根肋骨。

  检试的结果是吴中元不是纯阳血脉,可能真的不是,也可能是检试之前故意挖鼻孔掏耳朵弄脏了手指污染了血液。

  自己是不是纯阳血脉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群勇士里有没有六阳血脉,因为只有六阳巫师才能施展传送法术,有没有六阳巫师,直接决定了他日后能不能回返现代。

  但纯阳血脉非常罕见,别说六阳了,测试的近百人里连个一阳的都没有。

  就在他紧张的盯着那块脊骨的时候,女勇士一侧传来了众人的惊呼,“九阴……”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二章 火龙真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