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零一章 检试

第二百零一章 检试

其他洞神勇士进城巡游,大丘和大泽的勇士只能自城外等着,担心双方再打起来,都城还派了两个低阶巫师自城外看着他们。

  这两个低阶巫师一男一女,年纪与众人相仿,站在队前,直接被当做模特看了,不过众人看的并不是他们的长相,而是他们的衣着。

  巫师的服饰和勇士的服饰相似却不相同,根据季节的不同,巫师和勇士都有冬夏两套配装,不管是冬装还是夏装都分为衣服和披风两部分,巫师和勇士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区别在于身后披挂的披风,勇士的披风都是与自身灵气修为所对应的纯色,巫师的披风颜色也与本身品阶对应,身后却多了云纹装饰和熊头刺绣,正因为多了云纹和熊头,巫师的服饰就多了几分神秘和厚重。

  巫师与勇士最大的不同是巫师不但可以使用武功绝学,还可以施展法术,而施展法术本身就是很神秘很玄妙的事情。同等修为的巫师和勇士,巫师的地位要略高于勇士,因为在世人眼中巫师是可以与神灵交流的人,带有几分神性。

  但巫师和勇士也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彼此之间也没有从属关系,职责都是听命于君王,保护本族族人。

  至于两者的实力,也并不是巫师更强,因为两者走的是不同的路径,勇士偏重于武力,而巫师则倾向于法术,虽然巫师也可以修行武功绝学,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不可能兼顾,所以巫师的武力通常不如同等修为的勇士,但勇士吃亏在不能作法,双方到底谁能打过谁,也不是定数,得看怎么个打法。

  虽然巫师和勇士各有所长,但成为巫师几乎是每个年轻勇士的梦想,究其原因,固然有巫师可以作法的成分,但更主要的原因可能只是因为巫师的配装更好看一些。

  可别小看了配装的力量,曾经有人做过调查,二战时德国的年轻人之所以踊跃参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德国的军装设计的非常帅气,而男人之所以喜欢这种帅气的配装,是因为穿上它更能吸引异性的注意力。

  看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帅气,是不能看他穿着军装或者警服时是什么样子的,得看他穿便服时是什么样子,很多时候连女性自己都不知道实际上自己喜欢的并不是那个人,而是那身衣服。

  三族勇士和巫师的服饰很是相似,当年究竟是谁借鉴了谁不得而知,不过设计这些服饰的人的确很懂人性,通过服饰的颜色和材质,直观的区分了身份和等级,谁在什么地位一目了然,此举极大的调动了勇士和巫师向更高等级努力的积极性。

  都城的面积很大,巡游一圈儿需要不短的时间,这时候的勇士虽然性质与后世的军官有些相似,但他们可不搞军容严整那一套,不能进城巡游搞的众人很是郁闷,一开始还列队站着,后来就开始扎堆儿闲聊,较为集中的话题有三个,一是那两个巫师的衣着,二是验过五行之后选什么样的武功绝学,三是渴望通过血脉检测成为巫师。

  大丘的男勇士对吴中元原本是有些排斥的,而排斥他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的英勇事迹传遍了大丘,与吴中元相比,他们显得太平庸了,但现在他们对吴中元不怎么排斥了,因为吴中元的伤势比他们重,脸上挨了好几拳,左眼肿成了一条缝儿,嘴唇也肿的很严重。

  有人过来跟他说话,吴中元也会应着,但众人聊的这三个话题,他只对第二个感兴趣,第一个话题令他感到沮丧,巫师的衣服再帅气,也不可能比大吴的王服更帅气,而在他那个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叔叔被找到之前,他是大吴的第一人选。

  第三个话题更令他感觉沮丧,纯阳血脉和王族血脉毫无关系,与种族也没有关系,目前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纯阳血脉,即便是,意义也不大,修习法术也得一点儿一点来,而且修行的法术还不是本族最精妙的法术,本族最厉害的法术只有王族血脉才用修炼,这种情形就像一条龙去参加筛选,以此确定自己是不是一匹好马一个道理,属于严重屈才。

  现任大吴在被找到之前,估计连个普通勇士都不是,因为他如果参加过勇士的检试,血脉早就被试出来了。一个毫无灵气修为的人,在获得了本族熊神的认可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了本族的玄妙法术,拥有了太玄修为,这简直是坐飞机的节奏,但目前这架飞机已经被别人开走了,自己回来晚了,错过了飞机,只能步行了。

  众人都在纠结检试之后选什么样的武功绝学,吴中元却并不纠结,根据五行所属的不同,每位勇士都可以自二十四种绝技之中选择一种,他肯定选择威力最大的那种。

  威力越大的武功绝学,修炼的困难程度就越高,他自然知道这一点,而他敢选难度最高的,也并不是因为他有把握练成,而是他拥有了吴夲的高超箭法,随着灵气修为的提升,箭法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大,哪怕练不成武功绝学,也有箭法可以依仗。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拥有王族血脉,即便练不成武功绝学,以后也有机会研习只有王族才可以修行的高玄法术。

  等了一个多时辰,巡游队伍终于回来了,大丘和大泽的洞神勇士跟上队伍,一起前往位于城北王宫。

  有熊是熊族的都城,这座城池代表着目前文明的最高水平,依山而建,城中的街道很宽敞,地上铺着石板,建筑以木质建筑和石质建筑为主,多有塔楼,塔楼的高度与主人的身份相对应,普通族人是不能住塔楼的,只能住平屋。

  王宫位于城北,居高临下,勇士的大本营名左辅殿,巫师的大本营名右弼宫,分别位于王宫左右偏南,与王宫呈品字形分布。

  祭坛位于王宫的正后方,隐藏在山体内部,处于王宫和左辅右弼的严密保护之下。

  检试的地点位于王宫前的广场上,东面是左辅殿,西面是右弼宫。

  此番检试血脉是熊族一年一度的盛事,都城事先进行了充分的安排和准备,东面由北至南安放了十二个靠背大椅,其上坐着十二位紫气勇士。西面亦是如此,坐在上面的是十二位紫气巫师。正北台阶下由西向东安放了五个靠背大椅,上面坐的是五位负责检试的高阶巫师,他们面前各有一张三尺高的古拙木几,上面放着书写用的笔墨等物。

  负责检试的巫师后面是通向王宫大门的台阶,共计九十九层,其上亦有大椅三座,西侧大椅上坐的是一个瘦小的紫衣老者,古稀之年,不很精神。东侧大椅上坐的是一个六十岁上下的紫衣妇人,身形高大,虽然年老,却精神饱满。

  中间座位上坐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面目俊朗,表情严肃,头上的冠冕表明了他的身份,此人就是熊族现任大吴吴熬。

  勇士属于贵族阶层,不需跪拜,向君王行礼的方式与西方武士的礼节有些相似,男勇士握拳左胸,女勇士反之。

  如此重大的场合,怎么少得了领导讲话,就在吴中元以为吴熬会趁机高谈阔论之际,未曾想吴熬并没有发表演讲,只是右手微抬,示意开始检试。

  想要了解一个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观察言行,但观察言行并不是了解一个人的必须途径,虽然吴熬一直不说话,吴中元也能据此推断出此人的一些性格特点,第一就是这个人架子大,这么重要的场合就算不高谈阔论,出于礼貌也应该说几句欢迎鼓励的话,但吴熬没有。

  还有就是吴熬喜欢标新立异,其他君王在这种场合不可能不说话,有些时候遵循老规矩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吴熬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这说明此人有心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标新立异的人十个有九个都好大喜功,

  此外,吴熬属于一个强硬派,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了,因为吴熬上台之后立刻冲牛族和鸟族开战,抢夺之前丢失的城池,此番只不过进一步确认了这一点,判断依据是这种场合哪怕吴熬不介绍自己,也应该向众人介绍在场的高阶巫师和高阶勇士,但他没有,这说明他根本没考虑对方的感受。

  类似的活动每年都会举行,有专门的人负责协调,负责协调的人给每一处垣城的勇士都发了一方木牌,木牌的作用类似于自查参照,五行不同,人的性格特征甚至是长相也会有所不同,木牌上写的就是不同五行所属的人的特点和特征。

  五行属金之人大多身材中等,以国字脸居多,声音洪亮,喜欢冒险。

  五行属木之人大多身形高大,宽脸居多,语速较快,性情稳重。

  五行属水之人大多挺拔消瘦,瓜子脸居多,声音较低,大多优雅。

  五行属火之人大多强壮,圆脸居多,说话顿挫,多为急性子。

  五行属土之人大多身形瘦小,长脸,言语鼻音较重,多为慢性子。

  传阅木牌的目的是为了让众人自己对号入座,提高效率,缩短时间,不然五六百人全靠胡懵乱找,一天也搞不完。

  木牌的下方有五位检试巫师的五行所属和名字,待得看罢这五人的名字,吴中元愣住了,这五个人中没有吴勤所说的吴焕……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一章 检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