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章 寻衅滋事

第二百章 寻衅滋事

眼瞅着就要出发了,吴中元有些急了。

  当日牛族来袭,他曾经放飞信鸟向都城求援,都城派巫师吴融等人前来,但这五个人来的太晚了,没帮上什么忙,反倒在对此事进行了调查之后,对他起了疑心。

  事发至今,都城方面并没有派人过来调查他的身份和来历,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把这事儿给忘了,他们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三月三号的检试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机会,此番前去,一定会受到严密盘查。

  此前吴勤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曾表示会帮助他通过血脉检试,令他可以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但各大邑城的洞神勇士都来齐了,马上就要走了,这怎么没动静了呢。

  便是心中焦急,也不便主动去问,这事儿吴勤肯定不会忘记,直到现在也没找他,可能是还没想到切实可行的办法。

  第二天就要出发了,当天夜里吴勤仍然没有喊他过去,吴中元心中忐忑,辗转反侧,睡的很不踏实。

  次日早起,大丘所有洞神勇士自广场列队集合,一字排开,人前马后。

  洞神勇士前去都城检试五行和血脉,属于重大活动,各邑城的城主都来大丘为自己的勇士送行,在各邑城城主与本城洞神勇士说话的时候,吴勤也过来与大丘的洞神勇士说话。

  吴勤对每个人说的话都很简短,对吴中元也不例外,但听得吴勤这句话,吴中元心中大定,吴勤对他说的是‘居山巫师吴焕。’

  此前他并不知道吴勤会用什么办法来帮他躲过检试,直到此时才知道负责检试的巫师里有自己人,不管是五行检试和血脉检试都是由巫师进行的,届时只要奔着吴焕去就万事大吉。

  自大丘去都城骑马要走三天,吴中元唯恐惹人注目,没敢骑白鼻子,尽管在回来的途中他已经习惯了白鼻子奇特的移动步伐。

  一声令下,数十名洞神勇士翻身上马,出东门,往都城去。

  大丘此番往都城参加检试的洞神勇士共有三十多人,其中男子占了八成。

  男人喜欢做的事情有很多,在异性面前炫耀无疑是其中一种,有女勇士同行,这群年轻人一个个精神抖擞,意气风发,策马扬鞭,好不潇洒。

  一个人是不是成熟,与年龄并无直接关系,主要还看经历事情的多少,虽然都是同龄人,吴中元却不似他们那么浅显,既不策马争先,也不大呼小叫,一直安静的跟在后面。

  他现在是名人,哪怕他力求低调,同行的女勇士仍然对他多有留意。

  想要引起众人的仇视,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与漂亮的异性说话,说的越多,其他男人越恨你。

  吴中元明白这一道理,所以在赶路之时并不与女勇士交谈,极力避免引起他人的嫉妒和仇视。

  但他越是不说话,同行的女勇士越感觉他很神秘,人都有好奇心,只要对某人产生好奇,就会设法试探了解,如此一来,女勇士纷纷主动与他说话,最终还是引起了同行其他男子的嫉妒和仇视。

  吴中元一开始还想方设法的淡化这种仇视,后来突然想起一事,便不刻意疏远了,他需要打一架,而且是合情合理的打一架。

  大丘是熊族最西面的一座垣城,往都城去需要穿过其他几座垣城,很快他们就遇到了其他垣城前往都城的勇士队伍,

  只要人数超过三个,就会产生派系,这是人的思维和行为特点,熊族内部也并不是一团和气,分为了两大派系,吴勤和另外三座垣城的城主是一个派系,这种情况下面的勇士也都知道,遇到与自己一个派系的其他垣城的勇士,彼此之间就感觉很亲近,遇到跟自己不是一个派系的其他垣城的勇士,就会本能的排斥,厌恶倒也不至于,毕竟都是熊族人,但不喜欢,不亲近总是有的。

  吴中元一直在寻找机会,他寻找的是打架的机会,吴勤虽然做了相应的安排,却忽视了另外一个细节,那就是他长的很像自己的父亲,万一去到都城,被老家伙们认出来怎么办?想要不被认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鼻青脸肿,而鼻青脸肿总是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

  他不太愿意跟本族的勇士动手,一来不太合乎情理,传出去容易令人起疑。二来真的动了手,以后还怎么共事。

  很快他就发现了潜在的机会,大泽与大丘不是同一个派系,双方相遇之后,显得冷冷淡淡,但大泽的队伍中有一个女勇士长的很是俊俏,大丘一方有几个男勇士总是盯着她看。

  都是骑马赶路,一旦遇上了,就不太容易拉开距离了,这时候客栈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哪怕途中遇到城池,里面也没有可供这么多人借宿的房屋,故此到得晚上众人只能生起篝火,露宿野外。

  第一天晚上吴中元没等到机会,第二天晚上仍然没有合适的机会,第三天晚上,大丘与大泽的营地离的比较近,不过双方并无交集,还是没机会。

  没机会只能创造机会了,吴中元一直盯着大泽一方那个长的很是好看的女勇士,想要趁她解手的时候,设法将己方男勇士引过去,以此产生误会,但那女勇士可能尿泡比较大,一直不去解手。

  眼瞅着都准备睡了,吴中元有些急了,恰好大丘一方有个女勇士过来套近乎,追问当日击退牛族众人保住牛龙锏的细节,换做平时,吴中元会轻描淡写,但此番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开始夸夸其谈,不夸自己,夸吴勤如何神勇,如何以一第四,如何把对方打的屁滚尿流。

  吴勤是己方城主,他夸的再离谱,己方勇士也不会产生反感,反倒因为他不居功而对他大感亲近,但这话在大泽一方听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你把你们的城主夸的如此神勇,置我们的城主于何地。

  心中不忿,便免不得腹诽,一开始只是腹诽,后来是阴阳怪气的嘲讽,吴中元只当没听到,继续描绘吴勤的骁勇善战,只道他神兵天降,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这几个字是很刺耳的,对方终于忍不住了,有人高声说道,“若是没有牛龙锏,你们城主怕是早就被人家给打死了。”

  一句,就这一句就够了,吴中元抓住机会立刻回骂,“你们城主才被人打死了呢。”

  如果没有女人在旁,可能这边骂一句,那边回一句也就停了,但是有女人在旁边,男人们都想表现自己的勇敢,你骂的难听,我骂的比你还难听,你的声音大,我比你声音更大。

  女人们都是真心想要劝架的,但是她们的安抚只能让男勇士更激进,这时候要是谁先不吭声了,就不够英雄了。

  对骂的过程中吴中元并不是主力,但他每说的一句话都命中要害,‘你们若是仁义,便不会在我们落难时,逼迫吴勤居山将大丘并入大泽。’

  这话不是他虚构的,当日吴融等人的确提出过这一建议,当时他是在场的。

  己方众人一听,原来还有这茬儿,骂的更狠,双方越说越气,越凑越近,最后终于发生了严重的群体事件。

  此番去都城是参加检试的,双方众人都没有携带兵器,也亏的没有携带兵器,不然真的会闹出人命。

  有句话叫打人不打脸,其实这句话是非常错误的,既然动手了,肯定没想往好地方搞,就应该先打脸,打别的地方外人看不到,把对手打的鼻青脸肿才能让对手丢人现眼。

  大丘一方有三十几人,大泽人数多,将近五十,等到一刻钟之后远处的劝架之人赶过来,八十多人全部挂彩,连女勇士都没剩下。

  己方人少,却没人重伤,反倒是大泽一方躺下七八个,如此骄人的战绩,足以令己方众人兴奋激动,嘲笑大泽一方是乌合之众,对方恼羞成怒,愤怒的往前冲,劝架的拼命拦着,这才没有闹的不可收拾。

  明天就要参加检试,今晚闹了这么一出儿,赶到都城时一个个面目青肿,负责接迎的人不明所以,好生愕然,待得问过知情之人才知道因为大泽的勇士出言无状,诽谤吴勤,大丘的勇士气不过,把他们给打了。

  熊族的都城名为有熊,对于这座巨大的城池,吴中元感觉熟悉而陌生,熟悉是因为它与吴夲记忆中的景象大致相仿,陌生是因为他从未来过这里,不对,实则他来过这里,还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只不过那时他还是襁褓中的婴儿。

  作为曾经三族之中最为强大的一族,熊族的都城足有一个中等县城大小,城墙高达三丈,城中的建筑以土石建筑为主,多有亭台楼阁,气势宏伟。

  站在城墙外,隐约可以看到高大坚固的城墙有修复的痕迹,根据修复的面积不难看出当年的毁坏程度非常严重,这座城池曾经被牛族和鸟族联手攻破过,也正是自那场战事之后,熊族开始走下坡路了。

  熊族现有垣城十五座,此番前来的洞神勇士共有五六百人,自城外列队之后,由专人引领进城巡游。

  巡游有两个目的,一是让这些洞神勇士参观一下自家的都城,二是向城中百姓展示一下熊族的新生力量。

  按理说这种活动不能将大丘和大泽的勇士排除在外,但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还有不少人走路瘸拐,这个样子进城就不是巡游而是丢人了,没办法,只能让他们在城外等着,待众人巡游结束,再一同前去接受检试……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章 寻衅滋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