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礼

第一百九十六章 礼

姜南焉能听不出吴中元答应的很是勉强,但她只当吴中元之所以勉强是因为心存顾虑,“你大可放心,我便是得了那鸾凤剑,也绝不会用它来伤害你的族人。”

  吴中元也的确有这个顾虑,听她这般说,心头略轻,点了点头。

  “你感觉如何?可能走动?”姜南问道。

  吴中元勉力站起,“还好,只是有些乏力。”

  见吴中元走的吃力,姜南便伸手扶住了他。

  吴中元有些尴尬,却也没有拒绝姜南的搀扶,不能自这里滞留,既然不死,日子总得过,得赶紧回去看看白鼻子跑了没有。

  “你是大丘的勇士?”姜南问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

  “你多大了?”姜南又问。

  “二十。”吴中元说道。

  “你箭法如此精妙,为何灵气修为不得精进?”姜南又问。

  这个问题吴中元没法儿回答,这时候一般十几岁就开始练气了,二十岁的勇士多是红气高玄,与别人一比,他的确慢了不少。

  “你呢,你多大了?”吴中元反问。

  “小你一岁。”姜南回答。

  “你练气怎么这么快?”吴中元又问,他是淡红洞神,而姜南是淡蓝洞玄,年纪比他小,修为却比他高了整整三阶。

  姜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驻守大丘的哪座城池?”

  “大丘本城。”吴中元说道。

  “本城?”姜南突然想起一事,“节日当晚令姜百里等人无功而返的那个洞神勇士就是你?”

  吴中元摇了摇头,“我哪有那么大的本领,是吴勤敌住了他们。”

  姜南好奇追问,“你当日是如何将牛龙锏自姜百里手里夺走的?”

  “我如果跟你说我咬了他,你会不会嘲笑我?”吴中元反问。

  看得出来姜南是想笑的,但她却没笑的出来,也不是担心吴中元尴尬,而是她的同伴现在还陈尸荒野。

  “你驻守哪座城池?”吴中元问道。

  “我住在连山。”姜南说道。

  “连山?”吴中元疑惑皱眉,“那是你们牛族的都城,远在五百里外,当日你怎么会往边界去?”

  姜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大丘离边界也有数百里,当日你又为何往边界去?”

  这个问题吴中元没法儿回答,不是他刻意隐瞒什么,而是说来话长,一言两语也解释不清。

  “你为什么自那山洞焚烧药草?”姜南又问。

  之前的问题他已经没有回答了,这个问题如果还不回答就显得不够真诚了,“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

  “隐藏身份?”姜南不解。

  “唉,别提了,一言难尽。”吴中元叹了口气。

  姜南并没有纠结追问,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当日你为何不杀那头野牛?”

  “它本就要死了,杀它胜之不武。”吴中元随口说道。

  姜南点了点头。

  白鼻子还算仗义,没有跑走,吴中元将它重新拴好,又在姜南的帮助下将布匹和染料放到了马背上。

  “你先前为什么要解开缰绳?”姜南问道。

  吴中元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自忖必死,担心死后它不得挣脱缰绳,会饿死在这里?”姜南又问。

  吴中元点了点头,他先前的确是这么想的。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便回。”姜南说道。

  吴中元知道姜南要去掩埋同伴的尸体,“我去帮你。”

  姜南摆了摆手,转身西去。

  十几分钟之后,姜南就回来了,见她回来的这么快,吴中元有些疑惑,这么短的时间姜南不可能挖坑掩埋尸体。

  他不方便问,姜南也没有主动说,牛族勇士大多精通药理,很可能随身带有消融尸骨的药粉或药水。

  与现代人不同,这时候的人见惯了死亡,虽然也会悲伤却不会哭哭啼啼,在现在这样一个年代,战死几乎是每个勇士的宿命,很少有人活到七老八十寿终正寝。

  “你要往哪里去?”姜南指着马上的货物。

  “去狐族换些粮种。”吴中元说道。

  “你自己一个人吗?”姜南又问。

  吴中元摇了摇头,“还有个老哥与我同行,但他因为鸾凤剑的缘故,自山羊谷受到了围攻,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鸾凤剑不是鲛人扔给你的吗?与他何干?”姜南问道,她听说过当晚的情况,只是不知道自河边拿走鸾凤剑的是吴中元。

  “我逃走时身上带了一筒盐巴,他不明所以,事后带着那筒盐巴去了酒肆,被人认了出来。”吴中元说道。

  姜南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她不问,吴中元开始问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知道靡伯要来捕捉阴阳鱼,我便随他出来游历玩耍。”姜南说道。

  吴中元歪头看她,出来公干倒是可以理解,但游历玩耍可不是寻常勇士所能干的事情了。

  姜南误解了他的疑惑,解释道,“阴阳鱼可以调和阴阳,熔炼丹药时需要用到。”

  提及丹药,姜南自怀中取出一个小布袋,“这里面有些丹药,送给你。”

  姜南取出的小布袋与常见的小布袋不同,很小,上面有精美刺绣,更像香囊。

  吴中元疑惑接过,打开一看,眉头皱的更紧,这里面足有二十几颗丹药,大部分是补充类的黄色丹药,还有不少红蓝二色的提升类丹药。

  此时丹药是硬通货,其性质类似于后世的黄金,是所有人都认可的贵重之物,他先前用了二十多斤盐才换了一枚红色丹药,而这里面不但有淡红,红色,深红三色丹药,甚至还有几枚蓝色丹药。

  牛族的日子虽然比熊族好过,却也没好过到这种程度,如果只是普通勇士,绝不可能随身带着这么多丹药。

  姜南猜到吴中元为什么皱眉,不等他发问,主动说道,“我的父亲是牛族大姜,我是牛族的二贵人。”

  吴中元没想到姜南身份如此尊贵,更没想到她会对自己如此坦诚,好生愕然,“怪不得他们想抓你。”

  “我此番出行,知道的人并不多,”姜南说道,“现在看来,我身边很可能有鸟族安插的细作。”

  “这些丹药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吴中元将那小布袋递向姜南,如果可以等价易换的话,这些丹药的价值等同现代的上千万。

  “与鸾凤剑相比,这些算不得什么。”姜南摆了摆手。

  见吴中元还在犹豫,姜南隐约猜到他心里所想,“你不用多想,只当易换好了,便是服用了牛族的丹药,战场遭遇,你也不必对牛族手下留情。”

  “我若是遇到你呢?”吴中元歪头看她。

  “我尽量不让你自战场上遇到我,”姜南说道,“如果遇到了,你就做你想做的事情。”

  姜南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再推辞就显得矫情扭捏了,吴中元收起了那个小布袋,道了谢。

  “你刚才说……”姜南话说一半,突然皱眉侧耳,“有人来了。”

  吴中元闻言急忙取了弓箭在手,凝神戒备……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六章 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