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药

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药

听得年轻女子言语,吴中元第一反应就是不害命的毒还叫毒吗?然后想的才是不害命的毒是什么毒?

  只一闪念,他就猜到年轻女子所说的是什么毒,因为这毒是百花娘子下的,百花娘子不是什么好东西,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作风有问题,而且是很有问题的那种。

  想到此处,深深呼吸,上下感知,好像没什么想法,也没什么反应。

  但牛族人大多精通药理,这年轻女子又是牛族的勇士,应该不会看错,更不会危言耸听,本想问自己中的是不是那啥毒,又感觉不太好开口,倒不是自己不好启齿,而是人家不好回答,于是换了个问法,“你看错了吧,我没感觉有什么异样。”

  “你的眼睛是否感觉干涩?”年轻女子问道。

  吴中元原本还没感觉有什么不适,听年轻女子一说,的确感觉眼睛有些干涩,揉了揉眼睛,“我昨晚一夜没睡。”

  年轻女子摇了摇头。

  “我真的中毒了?”吴中元有些忐忑了。

  年轻女子点了点头,“如果我不曾看错,你中的应该是百花谷的满园春。”

  一听名字带春,吴中元更慌了,“后果是什么?能解吗?”

  年轻女子的确有些难以启齿,但踌躇过后还是说了,“这是百花谷用来采阳补阴的霪邪药物,配制解药极为繁琐。”

  “如果不予理会,后果是什么?”吴中元追问。

  年轻女子皱眉不语。

  “会不会死?”吴中元问道。

  “会,”年轻女子点头,“此毒催动气血,若不宣泄平息,心跳会越来越快,最终七孔流血,心脏骤停。”

  “我还有多长时间?”吴中元急切追问。

  “不会很长。”年轻女子摇头。

  “毒发之前我能赶回山羊谷吗?”吴中元再问,生死关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不管便宜谁了,先保住性命再说。

  年轻女子猜到吴中元要回山羊谷做什么,再度摇头,“没用的,那些下贱之人没有灵气修为。”

  “怎么还得灵气修为?”吴中元愕然。

  年轻女子并不是那种羞羞答答的女子,但让她详细讲说,她还是有些说不出口,只是点了点头,“百花谷研制满园春,为的是采阳补阴,此毒只对练气之人有效,也只有练气之人可解。”

  听得年轻女子言语,吴中元倒吸了一口凉气,歪头看向横尸在旁的百花娘子,好个恶毒的娘们儿,竟然下此阴招儿。

  “人死气散,解不得毒。”年轻女子说道。

  吴中元不明所以,愣了一愣,转念之后方才明白年轻女子此言所指,急忙辩解,“我也没想用她解毒。”

  年轻女子没有接话。

  “这毒真的没有解药吗?”吴中元有些急了,走过去搜那百花娘子的身。

  这一伸手,感觉出不对劲儿了,心跳加速,面皮发热。

  察觉有异,急忙缩手后退,“我得走了,你也赶紧走吧,先前那人没有伤及要害,很可能调头回来,你要多加小心。”

  年轻女子皱眉看他,没有接话。

  吴中元深深呼吸,转身迈步,开始有反应了,再不走就要丢大人了。

  “你叫什么名字?”年轻女子自身后问道。

  “吴中元。”吴中元说道。

  “我叫姜南。”年轻女子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吴中元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

  “谢谢你。”姜南说道。

  吴中元抬起右手摆了摆,继续前行。

  “对不起。”姜南又道。

  吴中元又摆了摆手,他能听出姜南言语之中蕴含的深深歉意,也知道她为什么要跟自己道歉,因为她就能解毒,但她选择了不解。

  此时毒药已经开始起效,身上也开始感觉燥热了,歪头看到北面的圆形水潭,那里就是阳鱼的阴眼,里面的潭水应该很是清凉,兴许可以压制翻腾燥热的血气,但这一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定了,如果潭水真的有用,姜南早就提醒他了。

  吴中元走的很快,片刻过后便到得树林边缘,就在此时,姜南的声音自后面传来,“等等。”

  吴中元闻言心中大暖,姜南此前一直在犹豫,此时呼喊,说明她于心不忍,有心帮忙,毕竟他是因为救她才中的毒,不能因此就说她有帮忙解毒的义务,但袖手旁观肯定是不仗义的。

  这就够了,很多时候人在乎的就是一个态度,姜南有这个态度,他便不后悔先前出手相救了。

  但就因为这个就把人家给睡了,他感觉有失光明,这虽然算不上要挟逼迫,却是如假包换的道德绑架。

  想到此处,便不停步,只是抬了抬手,示意自己听到了她的呼喊。

  毒药起效的感觉跟酒劲儿上头有些相似,感觉一上来,很快蔓延全身,眼睛发花,面皮发热,脑子发懵。

  “你会死的。”姜南又喊。

  “我体质异于常人,也不见得就会死。”吴中元硬充好汉。

  姜南没有再说话。

  吴中元快步回到主路,走进路旁的树林,将堆放在地上的布料和染料往马匹上装载。

  但很快他就停了下来,病来如山倒,毒发也如山倒,气血鼓胀,五内欲裂,根本走不多远。

  勉力稳住心神,将布料和染料自马背上卸了下来,又将缰绳解开,这才转身冲向了东面密林。

  一跑,气血流动加快,毒性起效更加迅速,感觉越发难受。

  “你别跑。”姜南的声音自主路传来。

  吴中元闻声回头,只见姜南正自后面跟了上来。

  回头之后,他就后悔了,不该回头,异性之间本来就有本能的吸引,他未经人事,又中了毒,即便姜南衣衫齐整,他也感觉对方充满了诱惑。

  “我没事儿,你别跟来。”吴中元转身疾行。

  “你要往何处去?”姜南呼喊。

  吴中元也不回答,抬手封穴想要催发风行术,但血气澎湃激荡,竟然封穴不住。

  无奈之下只能往大山深处跑,但没了风行术,他根本就甩不掉姜南,屡次回头,姜南仍在身后不远处。

  “滚!”吴中元冲姜南怒吼,满园春的毒性比他想象的要剧烈,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若是姜南再不离开,他怕是会失去理智冲她扑过去。

  “你别跑了。”姜南低声说道。

  “你再跟过来,我就抹脖子。”吴中元拔出匕首抵住了自己的脖颈,由于毒发颤抖,匕首划破皮肉,鲜血溢流滴沥。

  姜南没想到吴中元会有此一举,急忙摆手,“好好好,你快放下刀。”

  吴中元垂手转身,继续狂奔,“你别再跟来了。”

  “你真的会死的,”姜南还跟在后面,“你是为了救我才中毒的,我应该救你。”

  姜南不喊还好,一喊,吴中元跑的更快,正是因为他救了姜南,才会如此坚决的拒绝姜南的救助,施恩图报,俗人也。施恩索报,小人也。

  这种事情如果是你情我愿,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说三道四,但问题的关键是人家不愿意,是良心过不去才勉强自己违心救助,若是接受了这样的救助,日后何以对人?又何以自处?

  “吴中元,我并不讨厌你。”姜南自后面喊道。

  吴中元听到了对方的呼喊,却并不停步,再等片刻他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为了活命,可以不要面子,但绝不能对自己的人品产生怀疑,不然便是活了下来,此事也会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不敢正视,不敢想起。

  见吴中元仍在奔跑,姜南催气加速,跑到前面拦住了他,“别跑了,行吗?”

  吴中元此时视物已经开始模糊,鼻血横流,呼吸急促而杂乱,几次冲突,都被姜南拦下,情急之下见到右侧山石有道石缝,便慌不择路的钻了进去。

  姜南跑过去拖拉,但石缝狭窄,吴中元又极力抗拒,她几番努力,终是不能将吴中元拖出来。

  “滚,快滚。”吴中元高声怒吼,此时不但视物开始模糊,连神识都开始模糊了。

  姜南不说话,只是拖。

  “别拖了,我不行了,”吴中元艰难的说道,虽然自己不能接受对方的救助,姜南的举动还是令他很是感动,趁此时还有神识,勉力说道,“山羊谷东面有几棵松树,最大的那棵松树往东走五步,鸾凤剑就埋在那里。”

  姜南愣住了,令她震惊的不是鸾凤剑被吴中元得到了,而是吴中元竟然在大限将至之前将鸾凤剑送给了她。

  吴中元言罢,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萎靡瘫软,见此情形,姜南哪里还敢耽搁,奋力将其拖拽而出。

  但吴中元此时已经七孔流血,便是姜南有心救助也来不及了。

  眼见吴中元缓缓闭眼,姜南急忙交叉双手,摁其前胸,触手感知到其胸前有异物,急切取出,发现是个瓷瓶。

  拔掉木塞,吸气闻嗅,大喜过望,急倒数枚,捏开吴中元牙关喂其服下,转而继续摁压前胸,助其复苏。

  吴中元晕死之前最后的感觉是头痛欲裂,苏醒之后的第一感觉是体虚无力,待得睁开眼睛,看到的则是姜南关切的眼神。

  “你醒啦?!”姜南的语气比眼神蕴含的关切更重。

  吴中元苦笑。

  “感觉如何?”姜南问道。

  “我是不是个小人?”吴中元憋闷纠结。

  “你是个君子。”姜南微笑。

  吴中元苦笑。

  “我没有舍身相救,”姜南将那瓷瓶示于吴中元,“救你的是它。”

  吴中元皱眉看那瓷瓶,这瓷瓶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身上怎么会有解药?”姜南问道。

  “解药?”吴中元大惑不解。

  “这里面装的就是满园春的解药。”姜南说道。

  吴中元难以置信,“那些红色药丸就是解药?”

  姜南点了点头,“你自哪里得来的?”

  “我要是说我昨天晚上捡到的,你信吗?”吴中元欲哭无泪,自己带了解药在身上却不服用,若是姜南因此误会,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信。”姜南点头。

  便是姜南相信,也得把详细经过跟她说一遍。

  听得吴中元的讲说,姜南缓缓点头,此事很好理解,昨夜被鸟族勇士杀掉的那个男子垂涎百花娘子的姿色,为免百花娘子在床帏之间下毒盗其修为,才会事先备下解药,届时既得了便宜又不会折损灵气修为。

  便是姜南没有误会,气氛也变的很是尴尬,先前闹了那么一出儿,换成谁都会感觉尴尬。

  “这个,呵呵。”吴中元有心化解尴尬却并不成功,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以为我死定了。”吴中元又道,这时没有尬聊这一说法,如果有,他此时就是。

  姜南没有接话。

  应对别的事情,吴中元可以做到冷静睿智,但他很不擅长应对这种局面,“这真是,你说这事儿……”

  姜南打断了他话,“你刚才曾经把鸾凤剑埋藏之处告诉了我,你是想把鸾凤剑送给我?”

  听得姜南此言,吴中元越发尴尬了,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都不对,只能含含糊糊,支支吾吾。

  “这话现在还作准吗?”姜南追问。

  吴中元隐约明白了什么,撑臂后挪,依靠山石,歪头看她,“你想要吗?”

  “你想送吗?”姜南盯着吴中元。

  聪明人说话是不需要太过直白的,这种交谈的方式是最好的方式,谁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不管对方最后如何回应,都不会太过尴尬。

  “就算我想送,你敢要吗?”吴中元问道。

  “假如我想要,你敢送吗?”姜南反问。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其实双方是什么想法已经显露出来了,是什么倾向也都表露出来了。但二人都有顾忌,一个是牛族勇士,一个是熊族勇士,不但不是同族,两个种族还彼此敌对,不管是送的还是要的,都是本族的叛徒。

  吴中元看着姜南,姜南也盯着吴中元。

  最终吴中元移开了视线,他对姜南的确有感觉,但此时此刻他想的却是王欣然,王欣然远在数千年后,无法陪在他身边,也无法再跟他交流,但这并不是王欣然的错,她不是不想这么做,而是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对远处的人是不公平的。

  见吴中元有些怂了,姜南很是恼火,“我想要,你送不送?”

  “这个,哎,你都知道了……”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就说送不送吧?”

  “行啊行啊,反正我要了也没用,给你吧……”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