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夜闻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夜闻

由于是初春时节,山里的昆虫不多,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鸟鸣,周围很是寂静,吴中元牵着马行走于暗夜之中,虽辨南北方位,却不知这条路通往何处。

  这时候虽然有马,车却很少,大部分的道路都很狭窄,他此时所走的这条路不过两尺多宽,倒不是他故意选了一条狭窄的路走,而是另外一条岔路也跟这条一样狭窄,根本就分不清主次。

  吴中元走的很慢,黑夜之中深山独行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到处都有野兽匿藏,得时刻打起精神。不过这只是他走的慢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不确定自己目前走的这条路是不是正确的,万一走错了,还得往回走。

  白鼻子行走时发出的马蹄声,令他略感安心,有白鼻子在旁边,至少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恐惧主要来源于未知,而黑暗就是未知的一种,好在他有夜视之能,能够看清周围的景物,这也令他虽然忐忑心慌,却不曾心生恐惧。

  一直闷头走了半个多时辰,前方隐约出现了一道黑影,由于距离尚远,看不清真实模样,只能看到那黑影移动的姿势很像人类走路。

  虽然此前一直希望能遇到一个路人问问路,但真的有人出现,吴中元反倒开始紧张了,因为他无法确定来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能在黑暗中赶路的都是有夜视能力的,如果是好人那还罢了,如果是坏人,见到马匹和马上的货物,很可能会动*夺。

  随着距离的缩短,吴中元看清了来人的长相,是个矮胖汉子,穿着大袄,头上戴着一顶黄色的狗皮帽子,背着包袱拎着刀,一脸的凶相。

  吴中元打量此人的同时,矮胖汉子也在打量他,眼神不是很友好,有敌意也有警惕。

  吴中元没停,矮胖汉子也没停,迎头走的时候,谁先停就说明谁胆怯,待得矮胖汉子走近,吴中元瓮声说道,“可不容易,终于遇到人了。”

  其实他的嗓音没有这么粗,之所以粗声说话是为了表现自己胆气壮,此言一出,那矮胖汉子眉头微皱,歪头看他。

  “这位大哥,”吴中元冲对方抬了抬手,“天寒地冻的,喝口酒再走吧。”

  “你想作甚?”矮胖汉子皱眉看他。

  “不想作甚,”吴中元自马上拿下了客栈之前送的那坛酒,“我好像迷路了,想与你问个道儿。”

  “你要去哪儿啊?”矮胖汉子问道。

  “往狐族去可是走这条路?”吴中元将酒坛递给矮胖汉子,“来两口。”

  “是。”矮胖汉子说完迈步前行,并没有接吴中元递过来的酒坛。

  “喝两口呗。”吴中元又道。

  “不喝了,”矮胖汉子摆了摆手,“狐族离这儿可不近,赶紧走吧。”

  吴中元大声吆喝着道了谢,收起酒坛,牵马再行。

  此番再走,心里便不慌了,实则沿途可能遇到的困难并不是他最担心的,他最担心的是自己走错了方向。

  走出不远,身后传来了马蹄声,与马蹄声一起传来的还有男女说笑的声音,侧耳细听,好像是在打情骂俏。

  听得二人说话,吴中元急忙将马牵进了路边树林,那个男人的声音他很陌生,但女人的声音他却很耳熟,正是昨夜与他说话的百花娘子。

  百花娘子和那男子此时春情荡漾,心猿意马,也没有发现林中的吴中元,疾驰而过,往东南去了。

  待二人去的远了,吴中元牵着马自树林里走了出来,百花娘子昨晚曾经见过他,幸亏刚才没被她发现,不然免不得纠缠动手。

  往南走出没多远,突然听得背后传来破风声,回头张望,只见两个男子正自北面疾掠而至,掠在前面的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跟在其身后的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

  二人行色匆匆,到得吴中元近前既不停也不绕,而是径直自其头顶跃过,继续前掠。

  吴中元皱眉打量着远去的二人,这两个人是谁他不知道,但是这二人是什么人他却知道,这两个人是鸟族的勇士,判断的依据是他们的背后背着一个小木箱。

  三胡转移过来的并不是吴夲全部的记忆,而是不掺杂吴夲主观认知的一些事情,在吴夲的记忆之中这种小木箱是鸟族勇士用来存放盔甲的。

  鸟族擅长冶炼金属,他们的勇士能够通过穿戴特殊的盔甲提升自己的实力,不同等级的勇士所能穿戴的盔甲等级也不相同,感召盔甲的范围也不一样,红气勇士可以感召十里,蓝气勇士可以感召百里,而紫气勇士则可以自千里之外感应召唤自己的盔甲。

  先前过去的那两个鸟族勇士应该是蓝气或者深蓝修为,感召盔甲的范围有限,所以才需要随身背负。

  站立片刻,吴中元再度拉着白鼻子往前走,没走多远,隐约听到南面有人争吵,其中有女声,貌似是百花娘子。

  声音传来的地方位于山阳,而他目前位于山东,只能听到争吵,却看不到百花娘子在跟谁争吵。

  白鼻子有个好处,不容易受惊,也不打响嚏,不虞暴露行踪,吴中元就往前走了走,侧耳细听。

  与百花娘子争吵的是个中年男子,争吵的原因好像是在指责百花娘子给了他们假药,而百花娘子则在争辩,只说给他们的药是什么蛇什么虫配制的,绝不会有假。

  那中年男子一直在指责百花娘子,怨她得了好处却给了假药,坏了他们的大事。百花娘子对说话之人貌似很是忌惮,也不敢过分得罪,只说给他们配制的药物正是什么血脉的克星,只要用法得当,肯定可以起到预期效果。

  扯到最后,一个年轻男子阴声开口,只说让百花娘子与他们同行,亲自出手,确保万无一失。

  百花娘子同意了,马蹄声响起。

  待马蹄声远去,吴中元牵马绕到了山阳,只见不远处倒毙着一匹马,地上还躺着一个人,定睛细看,倒毙的那人正是先前与百花娘子调情的汉子。

  见到人和马的尸体,吴中元知道百花娘子为什么那么忌惮二人了,先前与她争吵的应该是那两个鸟族勇士,二人追上百花娘子之后,先毙了她的姘头泄愤,然后才与她说话。

  死的那个男子是头部遭到了重击,七孔流血,死相难看,但吴中元并没有因此放过他,此前他曾经在敌人身上搜到过补气丹药,尝到过甜头。

  不过此番却并没有搜出像样的东西,只有一个小瓷瓶,拔掉木塞,里面是一些红色的小药丸。

  不知道有什么用,先收着。再搜包袱,包袱里有几根金条,所谓金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金条,确切的说是铜条,古时候所说的金,其实就是铜,由于冶炼水平太低,金属在此时相对稀缺,也可以作为货币使用。

  搜完,赶紧走,免得有人看到,误以为人是他杀的。

  大部分人的思维特点都是一样的,缺什么就觉得什么重要,有牛奶的人感觉面包重要,而有面包的人则感觉牛奶更好。在现代的时候,有法律约束,很多事情不能做,那时他甚至有些渴望回到没有法律约束的远古时期,可以快意恩仇。但是真正回来了,却发现还是有法律约束的好,这是个杀人不犯法的年代,谁都可以杀人,谁也都可能被杀,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神经始终是绷着的。

  虽然已经开春了,夜晚还是很冷,但吴中元并没有生火休息,因为生火就有光亮,有光亮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寻常野兽的确怕火,但还有一些不怕火的,晚上自深山里生火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弊大于利。

  走了一夜,黎明时分,远远的看到了一处山寨,山寨位于西山的山腰,有一条岔路通往那处山寨。

  短暂的驻足之后,吴中元继续赶路,并没有去那山寨,他身上带有干粮,没必要过去节外生枝。

  太阳升起之后,他停了下来,将马牵到路旁,寻找树枝生了堆火。

  肉脯和饼子都很硬,用火烤过就会软一些,正在炙烤肉脯和饼子,一群人自北面走了过来。

  这群人应该是前面那处山寨的,都是男子,穿的破破烂烂,携带着渔网和鱼篓等物,看样子是想去什么地方捕鱼。

  众人看到了吴中元,并没有表现出友善,但也没有很浓重的敌意,其中一人高声与他说话,让他走的时候一定要把火灭掉,不要引发山火殃及了他们的村子。

  吴中元点头答应。

  有人看到马匹上驮着东西,就问他马上是什么,吴中元实话实说。

  一听是布匹,众人大感兴趣,凑过来想要看。

  这些人都是普通人,没有灵气修为,吴中元也不忌惮他们,就拿下一匹铺开展示。

  熊族掌握着目前最先进的纺织技术,丝绸和布匹质地细密,柔软坚韧,众人很是喜欢,于是便商议与他易换,问他想要什么。

  这些东西都是用来跟狐族换粮种的,吴中元也不敢轻易易换,最主要的是他不知道对方有什么。

  见吴中元犹豫,一个领头的老者主动提出用五对阴阳鱼换一匹布。

  吴中元并不知道对方所说的阴阳鱼是什么东西,只能摇头拒绝。

  众人很是惋惜,恋恋不舍的把布匹还了回来,他们所说的阴阳鱼貌似是他们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吴中元连阴阳鱼都不要,别的东西就更没希望了。

  众人离开,吴中元继续炙烤干粮,吃过之后继续牵马上路……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夜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