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未雨绸缪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未雨绸缪

想是这样想,但是牵了猪羊,还得拎着鸡笼子,也走不很快。

    吴大烈发现吴中元有些心急,却不知道他为何着急,只当他担心无法在三月之前赶回熊族,“莫着慌,来得及,耽误不了你往都城去。”

    吴中元知道吴大烈误会了,但也没有解释,而是顺着他的话头儿询问三月三号那天,众人去往都城都需要做什么。

    二人的关系非比寻常,吴中元既然问,吴大烈就耐心的与他说,三月三号那天所有晋身洞神的勇士都要前往都城检试自己的五行所属,以此确定自己适合修行哪一类的武功绝学。

    检试的方法也很简单,由五位灵气可以外放的高阶巫师以灵气探试,晋身洞神之后体内就已经有灵气存在了,虽然很少,却也有了,但洞神修为的勇士经络还很是狭窄,承受不住高阶巫师刚猛紫气的侵入,检试的具体方法是巫师将自身灵气催纳掌心,勇士上前贴附手掌,如果自己体内的阴阳五行与巫师相对应,勇士体内的灵气就会自动向手掌汇聚。

    这种情形有些类似于同类的召唤,通道太窄,无法进去查看,只能自洞口呼喊,如果洞里有自己的同类,听到呼喊就会自动跑出来。

    这种检试只能由巫师进行,因为只有巫师才能催发出单一的五行灵气,高阶勇士的灵气虽然也可以外放,但他们所催发出的灵气并不是纯粹的单一灵气,而是五行混杂的灵气,只不过某一种灵气所占的比重比较大。

    说一个人五行属土,并不是说他体内只有土属气息,每个人体内都兼备五行,不然人也无法存活,所谓一个人五行属什么,只是说此人五行之中的哪一行比其他四行要相对强盛,扬长避短的道理谁都懂,哪块土地肥沃就在哪块土地上播种。

    至于有没有哪位勇士体内有两种以上的五行属性,吴大烈回答也是有的,多的甚至五行兼备,不过在吴大烈看来,博容必定驳杂,五行多属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确定了自身的五行所属,就可以前去挑选与自己五行对应的武功绝学,五行绝学都是二十四选一,选择余地很大,但修炼的难度和威力的大小并不一样,威力越大,修炼的难度就越大,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选了威力最大的,结果一辈子也没练成,这种事情还不在少数。

    选错了为什么不改?因为不能改,这些武功绝学彼此并不兼容,练了这种以后就没办法再练其他的了,所以需要勇士自己慎重决定,量力选择,这一环节很像现代的考生报考志愿,高估了自己就会落选,低估了自己就会屈才,怎么着都是后悔,不后悔的还真不多。

    检试五行所属是第一项,搞完这个还有另外一项,检试血气,以此选出可以练习法术的纯阳或者纯阴血脉,检试方法是往两块儿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上滴血,不沾,滑下来的就不是纯阳或纯阴血脉。渗进去的,骨头就会随之变色,变为淡红色的就是一阳,变为深蓝的就是六阳,依次类推,检试女勇士也是这种方法,只不过她们是往另外一块骨头上滴血。

    这两项检试都是当众进行的,没有任何藏掖或作弊的可能。

    “同为纯阳血脉,一阳和六阳的区别是什么?”吴中元问道。

    吴大烈啃吃着吴中元给他的麻芨,“自然是血液之中阳气多寡不同。”

    “这我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吴中元说道,“我不太明白的是阳气的多寡会影响什么?会影响法术的威力大小,还是会影响法术的施展?”

    “后者,”吴大烈说道,“法术威力的大小取决于灵气修为的高低,跟你是几阳巫师没什么关系。同等灵气修为的巫师不管是一阳还是九阳,施展同一种法术威力都是一样的,只不过阳气越盛,能够施展的法术种类就越多。”

    吴中元懂了,血脉这东西是无法改变的,几阳就是几阳,灵气修为再高,几阳也是固定的。

    “熊族的巫师最高是几阳?”吴中元问道。

    “原本还有一位六阳的宝月巫师,但他去年年初病故了,现在好像最高就是三阳。”吴大烈说道。

    “那六阳巫师所能施展的法术,六阴巫师也能施展,对吧?”吴中元又问。

    吴大烈点了点头。

    “那咱族里有六阴巫师吗?”吴中元确认,之所以是确认而不是询问,是因为据吴夲所知是没有。

    “没有,女巫师本来就少,”吴大烈转头看他,“你这么关心这个问题干嘛?”

    吴中元没想到吴大烈会突然反问,一时之间想不出该如何回答。

    “你想回家呀?”吴大烈又问。

    吴中元愣住了,难道吴勤跟吴大烈说了什么?

    吴大烈伸手过来,“来,再给我一个。”

    吴中元放下鸡笼子,自包袱里抓了两个麻芨递给吴大烈,“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又不傻,”吴大烈抓了麻芨过去,“谁不知道六阳巫师可以千里传送,你一问,我就知道你想干嘛,别惦记了,别说咱族里没有六阳巫师了,就算有,也不可能给你送回寒北探亲访友,好好练气吧,待得晋身居山,得以凌空飞渡,再回去看看。”

    吴中元如释重负,原来这家伙指的是这个。

    “老家还有什么人吗?”吴大烈问道。

    “我不告诉你。”吴中元虚惊一场,便没好气。

    “哈哈,你便不说,我也能猜到,定是有那相好的女子。”吴大烈大笑。

    吴中元没有接话,吴大烈猜对了。

    见吴中元情绪低落,吴大烈问道,“既然放她不下,为何不将她一起带来?”

    吴中元摇了摇头。

    “她不愿跟你走?”吴大烈又问。

    吴中元再度摇头。

    “那为何不带她同行?”吴大烈关心追问。

    吴中元只能回以苦笑,不是他不想带,也不是王欣然不愿跟他走,而是阵法只能传送他一个人,还传的非常勉强,连衣服都没能带来,更何况是个大活人。

    吴大烈叹了口气,以老大哥的语气宽慰道,“这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如果你办不到,那就是你实力不够强,等到有朝一日你紫袍加身,衣锦回归,哪个不得仰视你?哪个还敢为难你?”

    “没用的。”吴中元摇了摇头,不管自己是不是纯阳血脉,也不管自己是几阳血脉,都回不去了,因为施法者本人是无法把自己传回去的,如果可以,熊族也就没必要派勇士寻他,吴巭和吴刕自己就往复搜寻了。

    “为什么?”吴大烈不解。

    吴中元自然不能跟他说实话,只能随口岔开了话题,“猪羊都走不动了,休息一下吧。”

    “快到淮水了,到了那里舍了黑豕再休息。”吴大烈说道。

    “淮水里有什么?”吴中元问道,此时没有江这一说法,大的河流称之为河,小的河流泛称为水,而且此时的淮水与现代的淮河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条黑蛟,成精多年,颇有道行。”吴大烈说道,

    “有什么道行?”吴中元追问。

    “哪里来的这么多问题,我又不曾与它打过,我如何能够知道。”吴大烈摇头。

    山中的这条小路并不是笔直向南的,翻山越岭的时候不多,多数时候都在山下绕行,绕过一座山峰,前方出现了一条河流,河流由西北流向东南,河道宽窄不一,宽的地方有百十米,窄的地方有十来丈,在最窄的地方有一座天然形成的拱桥,河水将一面南北走向的拦河山壁冲透,自其下方的孔洞流过。

    不知道潜藏的黑蛟到底有多深的道行,吴中元就不敢胡乱说话,但吴大烈了解底细,到得河边伸手指着河流下游一处露出水面的礁石,“喏,在那里。”

    根据吴大烈所指,吴中元看到了那条黑蛟,确切的说是看到了黑蛟的脑袋,此物是浸在水里的,只有偌大的头颅探出水面,耷在那块礁石上。

    他此前曾在鄱阳湖见过蛟龙,这里的那条黑蛟不管是体色还是长相,都与之前见到的那条很是相似,只不过这条的个头比鄱阳湖的那条大了不少,单是一个脑袋就有上百斤。

    蛟龙虽然也能算是龙,但它们的长相更像蛇,他有把握在黑蛟攻击他之前跑掉,所以并不感觉害怕,但不害怕不等于这东西不瘆人。

    “它不会咬人吧?”吴中元低声问道。

    “通常不会,”吴大烈牵着马走上了拱桥,“它们也知道人不好惹,没必要的时候它们是不会攻击人的。”

    黑蛟所在的礁石离拱桥只有几十米,可能是感知到危险的存在,猪羊都挣扎着不想上桥,吴中元只能硬拖它们上去。

    黑蛟虽然像蛇,却也不是蛇,它是有眼睑的,下游的那只黑蛟原本闭着眼睛,二人上桥之后,黑蛟睁开了眼睛。

    虽然黑蛟显得很是慵懒,二人却不敢掉以轻心,吴大烈冲吴中元摆了摆手,“把黑豕推下去。”

    吴中元解开绳索,道声对不住,把猪推了下去。

    猪是会游泳的,入水之后挣扎着向岸边游去,黑蛟发现了它在水里扑腾,却并未前去吞噬。

    拖了人家上百里,猪蹄子都磨坏了,现在又把人家推下了水,吴中元有些于心不忍,迫切的希望它能脱困,而结果也正如他所愿,黑猪缓慢的泳到了岸边,爬上沙滩跑进了北面树林。

    “它怎么没吃?”吴中元问道。

    “不吃就是不饿,之前可能有人喂过。”吴大烈牵着马往前走,石桥不过两米宽,走在上面得时刻揣着小心。

    “早知道就不牵它了。”吴中元说道。

    “那可不成,”吴大烈说道,“它可以不吃,咱们却不能不给,你若空手而过,看它咬不咬你。”

    吴中元笑着点了点头,吴大烈说的有道理,这是个态度问题。

    片刻过后,二人顺利通过石桥,在河流南畔有一片沙滩,沙滩上留有几行脚印,吴大烈蹲身下来,观察检视。

    “应该是两伙人。”吴中元说道,沙滩上留下的脚印共有四行,有些脚印踩踏重叠,有些则没有。

    吴大烈点了点头,“分别来自牛族和鸟族,都没有携带沉重货物。”

    “不为了易换东西,他们去南面做什么?”吴中元不解,在此之前他就注意到路上没有牛马的脚印。

    这个问题吴大烈自然回答不了,不过他却通过脚印看出了其他的东西,“鸟族是两个成年男子,牛族是一男一女,牛族二人先经过,鸟族的二人要略晚一些。”

    “能看出他们的灵气修为吗?”吴中元问道。

    吴大烈点了点头,“我不但能看出他们的灵气修为,我还能看出他们叫什么名字。”

    吴中元当真了,歪头等吴大烈继续往下说,直到吴大烈投来鄙视的眼神,他才知道吴大烈说的是反话。

    吴大烈又指着地上的脚印说道,“看到没有,鸟族的那两个人曾经蹲在这里观察过牛族二人的脚印。”

    “这也很正常啊,”吴中元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他们既然不是为了置换东西,为什么要往南方去。”

    “等追上了,你可以问问他们。”吴大烈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沙土。

    “如果中途遭遇,该怎么做?”吴中元问道。

    这次吴大烈没有说反话,“既是外出,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便是遇到了,通常也会装作没认出来,一般不会动手。”

    吴中元心里有数了。

    二人离开沙滩,往南走出几里,寻到避风处收集柴草点上了篝火,烤热干粮,简单吃过之后继续赶路。

    很快吴中元就发现这时候出差跟现代出差不一样了,压根儿就不是什么公费旅游,这时候都没有钱这一说儿,自然不会有什么差旅费,交通工具就更不用惦记了,最主要的是吃的凑合,而且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吴中元是越走越沮丧,吴大烈却是越走越高兴,脸上一直带着笑儿,偶尔还会拖腔拉调儿的哼上几句小曲儿。

    吴中元也不方便问他为什么心情这么好,因为这也涉及到态度问题,二人这次出来是为人民服务的,这难道不应该高兴吗?身为熊族勇士,难道连这点儿思想觉悟都没有吗?

    这个真没有,但是得假装有。

    昨晚一夜没合眼,吴中元早就困了,撑到下午四点来钟,实在撑不住了,“老哥儿,找地方睡会吧,我太困了。”

    “这里哪有睡觉的地方,”吴大烈回头催促,“走快些,我带你去个好去处。”

    “什么好去处?”吴中元问道。

    “一个观察罪恶,磨炼定力的好去处……”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未雨绸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