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南关

第一百八十八章 南关

夜半三更,崇山密林,突然出现的诡异声音令二人骇然大惊,急忙转身四顾,却不见附近有人。

    就在二人面面相觑之时,那怪声儿再度响起,“别找了,继续往前走,我还在原处。”

    言罢,便没了动静,又等了片刻,仍不见动静,吴中元冲吴大烈低声问道,“何人?”

    吴大烈摇了摇头,做了个继续前行的手势。

    吴中元顶着一头雾水疑惑前行,吴大烈刚才摇头时表情不对,摇头代表的是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让他发问。

    又行出十几里,仍不见先前说话之人,吴中元低声再问,“在哪儿?”

    “翻过前面这座山就看到了。”吴大烈小声回答。

    听得吴大烈言语,吴中元越发疑惑,先前已经走了十几里,若是再翻过前面的那座山峰,离最初听到声音的地方就有三十多里了,此人远在三十里外,中间还隔着一座高山,如果能够发现二人并与二人说话?

    “到底是什么人?”吴中元压低了声音。

    吴大烈摇头的同时暗暗摆手,暗示刚才说话的不是人。

    吴中元没有再问了,吴大烈的举动表明二人此时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观察和掌握之中。

    前面的那座山峰虽然很高,却不陡峭,到得山顶,居高俯视,吴中元终于看到了先前发声之……不是之人,应该是之鸟。

    南面山下有一处十字路口,四条小径自此汇聚,在十字路口的正中有一棵已经枯死的参天古木,在那古木之上,蹲伏着一个偌大的影子,看身形应该是只奇异的鸟类,其形体足有牛族勇士幻化巨鹰的三倍大小,由于是蹲伏在古木上,自远处也看不真切,只能隐约看到红彤彤的一个大家伙。

    短暂的打量过后,二人沿路而下,待得近了,吴中元终于看清了此物的真面目,此物确是一只大鸟,看那偌大的弯钩鸟喙,应该属于鹰隼一类的猛禽,这只巨鸟存活的年头应该已经很久了,身上的红色羽毛既不明亮也不顺滑,很是杂乱,有些部位还有些许斑秃。

    此时这只大鸟的眼睛是睁着的,但双眼惨白,就像得了白内障的病人,全然看不到瞳孔,没有瞳孔如何能够视物,不出意外的话,它应该是个瞎子。

    在古树之下,有几根木桩,其中两根木桩上拴着两只牛,动物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按理说猛禽在旁,这两只牛应该惊慌才对,但它们貌似感知不到危险的存在,悠闲趴卧,缓慢反刍。

    吴大烈冲吴中元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牵来的牛栓到木桩上。

    牛背上还驮着个鸡笼子,看到吴大烈投来的眼神,吴中元将鸡笼自牛背上取了下来,然后将牛牵到树下拴在了木桩上。

    就在此时,声音再度传来,“好些年不见了,你哪里去了?”

    听得此言,吴大烈急忙接话,“琐事缠身,少有外出,尊上近来可好?”

    虽然巨鸟儿一直蹲伏未动,便是说话也不见鸟喙开合,但吴中元却知道巨鸟在跟他说话。

    不过吴大烈在旁接话,巨鸟也没有指出,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嘿嘿,开始了,终于要开始了。”

    这话明显是自言自语,吴大烈不明所以,疑惑纳闷儿。

    吴中元也不知道对方此言指的是什么,却能听出对方言语之中蕴含的情绪,这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好像还暗藏有些许的幸灾乐祸。

    “结束了,终于要结束了。”巨鸟又道。

    二人本就一头雾水,听它言语前后矛盾,越发疑惑不解。

    “尊上此言何指何事?”吴大烈小心翼翼的探问。

    “最多三年,我们就都解脱了,嘿嘿,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啦。”巨鸟说道。

    吴大烈没听懂,吴中元也没听懂,二人面面相觑,不明其意。

    巨鸟说完,又没了下文儿,吴大烈也不便再问,犹豫过后冲巨鸟抬了抬手,“谢过。”言罢,冲吴中元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启程上路。

    吴中元转身回来,牵了猪羊,拎起鸡笼子,冲巨鸟点头道别。

    “快走吧,你动身的太晚了,怕是赶不上了。”巨鸟说道。

    听它这般说,吴中元越发疑惑,但他并没有追问求解,因为这只大鸟儿明显能感知到什么,而吴大烈在旁,有些问题他也不方便问,最主要的是即便他问了,人家也不一定会回答。

    走出几里,吴中元转头回望,只见那只巨鸟仍然蹲伏在树上一动不动,并没有下来吞食树下木桩上拴着的三头牛。

    由于不知道巨鸟能感知多远,二人前行之时就一直没有交谈,闷头走了一个时辰,方才开始交流探讨。

    “这只大鸟究竟是什么来头儿?”吴中元先开腔。

    吴大烈摇了摇头,“不太清楚。”

    “它好像很老了。”吴中元说道。

    吴大烈点了点头,“没人知道它究竟多大,但它一直待在这里,至少也有上千年了。”

    “它之前没有说过话?”吴中元问道,之前吴大烈听它说话,貌似非常惊讶。

    “没有,我还以为它不会说话。”吴大烈说道,言罢,反问道,“它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听懂了吗?”

    吴中元略作回忆,然后说道,“它的意思好像是说要有大事发生。”

    吴大烈缓缓点头,这一点他也听出来了。

    吴中元又说道,“听它的言外之意,好像它还有同伴,我记得很清楚,它说的是‘我们都要解脱了,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它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它们一直在保护我们,它们一死,会发生对我们很不利的事情。”

    吴大烈皱眉思虑,没有立刻接话,片刻过后,开口说道,“它所在的位置是三族南下的必经之路,之前我们一直以为它扼守这里只是为了跟我们讨要食物,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吴中元歪头看向吴大烈,等他继续讲说。

    吴大烈又说道,“三族所在区域位于中心腹地,这么多年我们很少受到凶兽猛禽的攻击和骚扰,细想缘由,可能正是因为它守护在这里。”

    “听它的言外之意,它好像还有同伴。”吴中元说道。

    “有这种可能,它们可能分别驻守四方,也可能是四面八方,这就说不准了。”吴大烈说道。

    “这么多年,它攻击过人吗?”吴中元又问。

    吴大烈摇了摇头,“我印象当中是没有。”

    “它阻截过北上的凶禽猛兽吗?”吴中元追问。

    吴大烈摇了摇头,“不清楚,这地方我们又不常来。”

    “三族所生活的区域之外的地方是不是有着更多的凶禽猛兽?”吴中元再问。

    “别的地方我没去过,我只去过南面,那里的确比中原地区要危险的多,”吴大烈指着吴中元拖着的猪羊,“其实你这话纯属多此一问,要是真能打的过,谁还上贡买路啊?”

    吴中元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假如他和吴大烈推敲无误,像巨鸟这种存在,应该不止一个,四面八方很可能都有,正是因为有了它们的存在,生活在中原地区之外的凶禽猛兽才未能侵入中原,对三族造成严重伤害。巨鸟及其同伴的性质有些像看门儿的哨兵,哨兵如果死了,城池就会失去保护,其直接后果就是外敌侵入。

    仔细想来,这种可能性极大,近段时间不止是大丘受到了雪怪的攻击,牛族和熊族的一些城池也遭受到了不同品种远古凶兽的攻击,这应该就是灾祸降临的前兆,因为哨兵的年老体弱,它们才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三族目前的状态是彼此敌对,互相厮杀。欲攘外,必先安内,如果三年之内无法改变目前的这种局面,一旦哨兵死去,外敌侵入,己方根本无力抗拒。

    吴中元皱眉思虑的时候,吴大烈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他也在想巨鸟之前所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还是吴中元先开口,“有点地方不太对头。”

    “什么?”吴大烈问道。

    “它的语气好像有些幸灾乐祸,”吴中元说道,“它说咱们的时间不多了的时候,还在幸灾乐祸的笑,好像巴不得咱们倒霉一样。”

    “好像是。”吴大烈点头赞同。

    吴中元又说道,“如果它们真是在保护我们,就不该因为我们要倒霉了而幸灾乐祸。”

    吴大烈摆手说道,“你忘了最关键的一点,它们不是人,就算它们真的是在帮助咱们,也不是它们自己想要那么做,很可能是有人命令它们这么做。”

    吴中元缓缓点头,“这种可能性也有。”

    巨鸟一共只说了五句话,但这五句话困扰了二人很久,行走之时二人一直在推敲那几句话,吴大烈很纳闷儿时隔多年,巨鸟怎么会记得他,还跟他打招呼。

    这个问题,吴中元没有跟他探讨,因为那巨鸟不是寻常禽兽,很可能看出了他的来历,这句话应该是对他说的。

    不过巨鸟的最后一句话他不太明白,巨鸟说他动身太晚了,怕是赶不上了是什么意思?是指他回来的太晚,还是指此次南行出发的太晚?

    树下拴着两头牛,说明在他们到来之前已经有两拨人通过那里往南去了,巨鸟所在的位置是三族南下的必经之处,那两拨人应该分别来自牛族和鸟族,虽然不知道这两拨人南下的目的,也不确定巨鸟最后那句话指的是此次南行,但还是尽量走快些……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八章 南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