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选拔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选拔

吴勤言罢,吴中元点了点头,这都是后话,如果晋身居山,就有了自保之力,即便身份暴露,也不惧了。

    既然已经推心置腹,也就言无不尽了,吴中元又将自现代被那个可以控驭盔甲的中年道人狙杀一事告知吴勤,但吴勤对此人毫无印象,不过此人既然可以控驭盔甲,无疑就是鸟族勇士,对于此人的真实身份,以及为何会持有灵石,只能留待日后与鸟族接触再做探寻。

    谈罢这些,吴勤又陷入了沉吟,片刻过后,出言问道,“而今大吴已由他人继任,你作何打算?”

    吴中元想了想,说道,“我所生活的那个年代有我喜欢的人,我也已经习惯了那里的生活,这里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我在回归之前已经知道我的父母不在了,但我仍然选择了回来,我之所以回来,除了那时的主事之人希望我回来,主要还是因为我感觉族人需要我,若是说我得知大吴已被他人继任之后不曾感到失落,那是在自欺欺人,但我也并未因此而心生愤恨。”

    吴勤缓缓点头,看得出来,他对吴中元的回答还是满意的。

    但吴中元的话还有下半截儿,“但是他如果尸位素餐,德不配位,我也不会放任他将熊族带向灭亡,他不是唯一拥有王族血脉的人,也不是熊族唯一的希望。”

    吴勤眉头微皱,“吴熬已经得到了熊神的认可和眷顾,不但突晋太玄,还尽得熊族精妙法术。”

    吴中元知道吴勤为何有此一言,但他并未表态,实则他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说白了就是吴熬好好干,王位就是吴熬的,如果吴熬瞎搞,那就对不住了,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滚一边去。

    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吴勤都没有说话。

    吴中元很清楚吴勤在担心什么,这时候的人对大吴都非常忠诚,哪怕心生不满也不会反叛,他的这番话等同告诉吴勤他有不臣之心,吴勤如果继续帮助他,就成了谋反之人的帮凶和同谋。

    “大人,我还是走吧。”吴中元站了起来。

    吴勤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吴中元迈步向大门走去,他说的是自己的心里话,以后也肯定会这么做,不会因为现在处境凶险就低三下四,虚与委蛇。

    “回来,仔细议过。”吴勤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走到门前拉开了大门。

    “你这是在逼我吗?”吴勤沉声问道。

    “我只是不想让大人为难,大人多保重,我这便走了。”吴中元迈步出门,吴勤是个好人,但他不能因为吴勤对现任大吴心存愚忠,自己也跟着愚忠,实则早在得知熊族婴孩暴毙之事,他就已经恨上吴熬了,这家伙为了消除后患,不惜屠杀本族婴孩,能是什么好东西。

    见吴中元竟然对自己的呼喊不理不睬,吴勤暴怒,“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眼里还有我吗?”

    吴中元站住了。

    吴勤离座起身,自屋里往复踱步。

    吴中元站在屋外,亦不说话。

    片刻过后,吴勤走了出来,途经吴中元身边也没有停步,只是说了句,“此事不要再对任何人说起。”

    “多谢大人。”吴中元正色说道,做人要厚道,他很感谢吴勤对他的帮助,所以他必须让吴勤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

    事情到此告一段落,吴勤没有再提婚嫁之事,倒不是担心受到吴中元的牵连,而是知道吴中元此时的确不能有牵绊和拖累。

    偌大的城池只剩下了三位勇士,吴勤自己还不负责具体工作,如此一来就苦了吴大烈和吴中元,一人身兼数职,从一睁眼一直忙到入更。

    吴大烈虽然脾气大,却并不是个严肃的人,与吴中元一通“密谋”,统一了意见,然后就去撺掇吴勤,建议吴勤自所辖邑城抽调勇士前来帮忙。

    吴勤有个口头禅,‘你自去做’,意思就是你看着办吧,然后吴大烈就看着办了,自每个邑城都抽了一个低阶勇士上来,四男四女,这样有利于他们搞好团结,开展工作。

    这可不是吴大烈的最终目的,眼下已经开春了,用不了多久就要播种,他很少出远门,想趁着去狐族交换高产粮种的机会去南面转转。

    要去肯定不能自己去,吴中元就是他挑中的伴儿,跟吴勤一说,吴勤还是那句你自去做,吴勤也不傻,知道他会带吴中元去,而这也正是他所希望的,如此一来短时间内吴融等人想要验查吴中元的身份就不太现实了,因为人家出差了。

    不过二人也不能随意来去,三月三日之前一定得赶回来,一来那时候气温已经回升了,可以播种了,二来每年的三月三日各垣城的洞神勇士都要前往都城,检测自己的五行所属,挑选与自己五行相对应的武功绝学,练气属于内功,还需要辅以相应的武功绝学。

    另外,在临走之前二人还有一件事情要做,每年开春都要遴选勇士,所有十五到二十五岁之间的年轻男女都可以报名参加,流程是围城举荐,邑城海选,垣城选定。

    实则邑城有权认定红色灵气的低阶勇士,但他们有的只是认定的权力,所谓认定就是此人的灵气修为确实达到了洞神,高玄,或者升玄的品阶。

    至于选拔的权力,则归垣城所有,这么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得让辖区内所有人知道你们是大丘的子民,而不是某个邑城的子民,说白了就是防止小圈子和小气候。

    这种选拔主要是针对品德的,因为参加选拔的人都没有灵气修为,只有入选才能获得练气法门。

    这种选拔有些类似于后世的科举,如果入选,就能得到练气法门,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晋身洞神,就可以成为勇士并获赐姓氏,吴中元当日是先获得的姓氏,然后才成为勇士,这种情况属于特例。

    吴大烈是主考官,吴中元是副考官,但吴大烈不着调,各邑城把人带来之后,带队的人就会拉着他去喝酒,其情形有些像现代的驾校考试,而吴大烈就是驾校想要讨好的考官,真正干活的只有吴中元自己。

    都希望鲤鱼跳龙门,几乎所有符合条件的年轻人都会报名,经过海选来到垣城的人有好几百,由于此前吴大烈曾经自各个邑城都调来了一个低阶勇士,各邑城都会通过他们跟吴中元递话儿,无非是希望自己本邑城的人能够多入选几个。

    华夏民族注重人情世故,古来有之,不是现代才出现的,也不能算是不良风气,只能算是本族特点。

    这时候还没有书面考试,直接就是面试,面试的时候考官就是上帝,选拔的头一天晚上吴中元几乎一夜没合眼,也没个提问的提纲和标准答案,都是随便问的,这都应该问什么呀。

    还有,吴大烈把需要格外关照的名单给了他,对照选拔名单一看,三百多人全需要特殊关照,一共就要二十四个,这怎么关照?

    次日早起,晨议厅前集合,吴勤出面讲了个话,然后忙别的去了。吴勤一走,吴大烈也走了,借口是身体不适,吴中元用鄙夷的眼神目送他离开,一晚上喝八场,不适就对了。

    按照以往的规矩,先抽签拿号儿,目的是打乱顺序,别让考官知道来的这波儿是哪个邑城的。

    拿到号牌之后,吴中元没有像以往那样逐一问试,他心软,受不了考生乞求的眼神,到时候把前面的选上了,后面再有合适的也没机会了。

    换个方式,一次考所有人,第一个问题,“有人无故恶语相向,如何处之?”

    忍让退避的居左,动手揍他的居右。

    他本以为这个问题能刷下去很大一批人,没想到一个也没刷掉,所有人都跑右边去了。

    吴中元大惑不解,但转念一想,了然了,这些人知道他是考官,面试之前肯定揣摩过他的脾性,而他的脾性也不难揣摩,用现在的话说,他就是个鹰派人物,是个不吃气儿的主儿,刚来没多久就把吴少勇揍了,众人肯定知道怎么选择能让讨他喜欢。

    第一个问题没刷下人,就问第二个,“成亲了居左,没成亲的居右。”

    这个问题可就做不了弊了,直接刷下去一大半,倒不是对已婚人士有偏见,而是考虑到勇士是要作战的,而战事之中低阶勇士的死亡率最高,单身的没什么拖累。

    第三关是考箭法,是他昨晚想出的主意,箭法好,在战场上是很占便宜的。

    又刷下去不少。

    最后是面试,俗话说面由心生,一个人是什么性格,是可以自长相和眼神中看出来的。

    对于那些看似沉稳的考生,一律刷掉,沉稳是中老年人才该有的性格特点,正所谓年轻气盛,年轻人不可能沉稳,要是看似沉稳,一定是装的。

    也不是单纯的看,还会提问,问的最多的就是“怕不怕死?”

    大部分人都回答不怕,然后他会再问一句,“说实话,真不怕吗?”

    这时候有些人就会改口,而有些人会继续说不怕,说不怕的刷掉,人怎么可能不怕死,傻子才不怕死,害怕是正常的,并不丢人,只有直面和克服恐惧,才是真正的勇敢。

    考到这时,还剩下四十多人,还得继续往下刷,“为什么想要成为勇士?”

    回答五花八门,别的答案都能过,唯独说场面话的被刷下去了,高大上等同假大空。

    有几个红着眼眶说家里有多惨,自己有多不容易的也被他刷掉了,他最讨厌煽情苦情,想博取同情找错对象了,他撇下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撇下了电脑电视,撇下了煎饼果子,现代所有的好东西全撇下了,九死一生的回来了,本以为是当司令的,结果当了个小班长,还不知道哪天就被人发现拉出去毙了,谁能比他惨?

    正好二十四个,就这么定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所有人都心服口服,都认为他非常公正。

    实则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并不像众人说的那么公正,因为他把不够年龄的阿洛选上去了。

    正事儿办完,记录和分发练气法门的事情交给别人,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公费旅游的机会可不常有,得赶紧走,免得夜长梦多……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选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