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如实相告

第一百八十五章 如实相告

吴勤说完,吴中元没有接话,因为吴勤虽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却并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知道吴勤很欣赏他,但他也很清楚如果吴勤对大吴隐瞒他的身份是什么性质,他的存在对大吴而言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对大吴隐瞒他的身份等同背叛。

    站立片刻,不见吴勤再有言语,吴中元重新迈步,走到门前伸手开门。

    “你想去哪儿?”吴勤问道。

    吴中元没有回答,却也没有继续开门,如果吴勤的语气只是关心的询问,他就会离开,但吴勤的语气是不满的质问。

    “回来,坐下。”吴勤沉声说道。

    吴中元站着没动,吴勤的态度没有令他失望,但此时他考虑的是如果留下,会不会连累到吴勤。

    “坐下。”吴勤加重了语气。

    吴中元转身回来,重新落座。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吴勤问道。

    “我回来的当晚就遇到了吴晨。”吴中元回答。

    吴勤闻言眉头微皱,“再具体一些,是什么时辰?”

    吴中元回忆说道,“当时正在下雪,天上没有太阳,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辰,应该是巳时或午时。”

    吴勤缓缓点头。

    吴中元不明白吴勤为何有此一问,用疑惑的眼神看他。

    吴勤发现吴中元的眼神带有询问意味,便解释道,“神龙的使者也是在这个时辰现身的。”

    吴中元没有追问神龙使者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追问吴勤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因为当日牛族的姜章和姜遂之所以追赶吴晨,正是因为吴晨见到了神龙使者,获悉了什么消息,而他们并不想让吴晨将这个消息带回熊族。

    沉默过后,吴勤又说道,“你掌管驿场,应该知道近段时间族内族外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人指的是孩童暴毙一事?”吴中元问道。

    吴勤点了点头,“那些婴孩皆是枉死,他们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你。”

    吴中元沉默不语。

    “你都知道什么?”吴勤问道。

    吴中元不知道吴勤具体所指,歪头看他。

    “吴夲都跟你说过什么?”吴勤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实则找到我的人并不是吴夲,而是吴追。”

    吴勤大感意外,皱眉侧目。

    “此事多有波折,说来颇费唇舌,”吴中元说道,“我生活的那个年代空气异常污浊,吴追耐受不住,出现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在他去世之前,我找到了他。”

    吴勤没有追问为什么不是吴追找他,而是他找到的吴追,只是耐心的等他讲说。

    吴中元解释道,“实则早在吴追寻到我之前,我已经发现自己不属于那个年代,并开始追查自己的身世,那时有一种血脉检测的方法,通过血脉检测,我发现自己很可能属于五千年前的现在。”

    吴中元说到此处,吴勤眉头再皱,五千年,何其漫长。

    吴中元继续说道,“吴追因为耐受不住那时的污浊空气,肺脏受损,咳血垂危,被那时的人送医救治,通过对他血液的检测,大夫发现他很可能与我来自同一个年代,便通知我前去见他,我全速赶去,在他死去之前与他进行了沟通和交流,因为言语不通,无法直接交谈,他便写下文字,留待日后我慢慢破解参悟。”

    讲述是需要时间的,理解也同样需要时间,吴中元刻意停顿,给吴勤留出了理解消化的时间。

    停顿片刻,吴中元继续说道,“事后,我慢慢破解出了吴追留下的文字,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并开始寻找吴巭巫师,但等我千辛万苦找到吴巭巫师沉睡的地宫时,却发现他已经死去多年。于是我又前往大河源头,寻找吴刕巫师,吴刕巫师虽然还活着,却是垂暮濒死光景,已无力送我回返。好在吴刕巫师早年曾经苏醒过一次,为免自己死后我不得回返,便辛苦寻到一处远古阵法,加以改造,留以备用。”

    吴中元说到此处再度停顿,待吴勤点头过后方才继续讲述,“但是想要启动那处阵法,必须依仗灵石,而灵石只有外出寻我的那十五位勇士才有携带,为了能够回返,我只能四处寻找那十五位勇士的下落,由于时隔太久,想要寻找他们并不容易,但最终我还是寻到了足够的灵石,启动阵法,顺利回归。”

    沉吟过后,吴勤问道,“这些事情是你一个人独立完成的吗?”

    吴中元摇了摇头,“不是,我有帮手,我所生活的那个年代的主事之人知道我不属于那里,为我提供了巨大的帮助,我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寻到足够的灵石的。”

    吴勤缓缓点头,然后又问,“是你自己要回来,还是他们逼你回来?”

    “五五,”吴中元说道,“我所生活的那个年代虽然空气污浊,但我已经适应并习惯了,那个年代比现在要好很多,衣食无忧,安定富足,我对那里很留恋。那时的主事之人认为我如果继续留在那里,有可能会对以前和现在造成未知影响,所以他们希望我离开那里,回到我应该在的地方。”

    吴中元的回答唤来了吴勤赞许的眼神,“说说另外的五成。”

    吴中元想了想,说道,“我以为拥有大吴血脉的人已经尽数死去,熊族需要我。”

    “在此之前我们的确这样认为,”吴勤点了点头,“你为何会用吴夲的高超箭法?”

    吴中元答道,“在寻找灵石的途中,我遇到了一个特殊的生物,此物拥有探知他人记忆的能力,它曾与吴夲有过接触,我遇到它的时候它还活着,在我答应为它提供帮助之后,它将吴夲的部分记忆转移给了我,其中就包括他的箭法和此时的语言。”

    吴勤再度点头,吴中元的讲述合理的解释了他为什么会知道吴夲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吴夲冷傲孤僻,你的性情与他相差甚远。”吴勤说道。

    吴中元知道吴勤为何会有此一说,解释道,“吴夲已经死了,我不是他,我只是知道了一些他所知道的事情,并不拥有他的全部记忆。”

    随后就是长时间的安静和沉默,吴勤是聪明人,有些事他联系前后,自己就能想明白,包括牛族来袭当晚,吴中元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广场,吴中元并不是外出探查,而是不想连累他和他的家人。

    “你的诡异身法来自你生活的那个年代?”吴勤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不是,是在寻找灵石的途中,自一个水下古墓得到的保命技艺,这种技艺的施展是以消耗灵气和体力为基础,在灵气和体力耗尽之前,我可以以等同太玄修为的速度快速奔跑。”

    点头过后,吴勤陷入长时间的沉吟和思虑。

    足足等了十几分钟,吴勤都没有开口,吴中元打破了沉默,“大人有家眷拖累,我留在这里会给大丘带来灾祸,我这便走了。”

    “太晚了,”吴勤缓缓摇头,“你开弓的手法与吴夲完全相同,他们通过尸体上插着的箭矢发现了这一点,已经起疑心了。”

    吴中元没问吴勤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大战次日,吴融等人前来调查,吴仝曾经问他姓名,并追问他师从何人,是吴勤打断了吴仝对他的盘问,也正是在那时,吴勤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并进一步进行了调查和确认。

    “既然他们已经对我产生了怀疑,我更不能留在这里了,”吴中元说道,“大人对我的……”

    吴勤抬手打断了吴中元的话,“不忙道别,此事或许还有转机。”

    吴中元摇了摇头,“没有了,他们当日并不知道我不是本族勇士,等他们回到都城,再查此事,就会发现我是因为救下了吴晨居山,才被大吴赏赐的姓氏。”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吴勤反问。

    “他们会认为吴夲寻到了我,并传授了箭法给我,”吴中元说道,“我不知道现任大吴是个怎样的人,但我感觉他若是知道了我的存在,怕是会寝食难安。”

    对于大吴的为人,吴勤未予置评,只是沉声说道,“自从得知神龙降世,他已经寝食难安了,神恩如海,神威如狱,神龙再度降世,不是施恩便是降罪,前者天下一统,后者生灵涂炭,不管是那种情况,都不是各族首领所愿看到的结果。”

    “既是这般,我更不能留在这里了。”吴中元说道。

    吴勤转头看向吴中元,“王族男丁降生百日便会试查血脉并纹上本族印记,你伤重之时我曾前去探视,并未发现你身上有本族印记,可是你回归之前设法将其祛除了?”

    吴中元点了点头。

    “亏你虑事缜密,如此这般就还有一线生机。”吴勤说道。

    见吴中元欲言又止,吴勤侧目看他。

    吴中元只得说道,“我身上的纹身并不是本族熊头印记,而是金龙龙首。”

    吴勤闻言面露惊愕,这都是二十年前的旧事了,那时他不过十几岁,并不知道其中详情。

    愕然过后,吴勤恍然大悟,“对于当年的那场战事,我们一直心存疑问,牛族和鸟族彼此敌对,为何突然联手突袭,此时看来,他们很可能知道了什么。”

    吴中元没有说话,事发之时他只有半岁,对那场战事毫无印象。

    吴勤说道,“他们既然已经起疑,就会设法确认,无有纹身,便去了大半嫌疑。”

    “但他们可能会用其他方法。”吴中元说道。

    吴勤点了点头,“还可以验查血脉和经络,对此,我有办法应对,当可保你居山之前身份不会泄露。”

    吴中元闻言,疑惑的看向吴勤。

    吴勤知道吴中元为何看他,“纹身印记内含九阳朱砂,附着肌肤会沁入腠理,终身不去,我不知你使用了何种方法将表象祛除,但腠理内沁会一直潜藏,晋身居山之后阳气鼎盛,印记会随之感应重现……”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五章 如实相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