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晚归的王者

第一百八十四章 晚归的王者

听得吴融发问,吴中元心中一凛,昨晚情势危急,来不及研墨,他便咬破手指以鲜血画写了十字,听吴融语气,很可能发现了他血液的异常,千般小心,万般谨慎,竟然还是百密一疏。

    见吴中元皱眉不语,吴融语气稍缓,“此为大吴召集驻外高阶勇士的专用印记,以后不可滥用。”

    听得吴融言语,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原来对方指的是这个,昨夜太过焦急,慌乱之中忘了这茬儿,不久之前救助吴晨的时候,他曾经射杀了一只海东青,那只海东青所传递的信息正是三个红色十字。

    吴融又问道,“昨晚是你最先发现敌人行踪的?”

    吴中元点了点头。

    “将事发经过详细说与我等,”吴融说道,言罢,又沉声补充了一句,“不得瞒报遗漏。”

    有些时候想要惹人讨厌,一句话就够了,吴融后面补充的这句话令吴中元眉头微皱,这话什么意思?他有什么瞒报遗漏的动机和理由?难道是他把敌人引来的不成?

    心中不悦,便皱眉看向吴勤,吴融的这句话也引起了吴勤的强烈反感,虽然没说什么,脸色却非常难看。

    吴中元只能说了,说的大部分都是实话,只有自己离开广场外出巡查的真实动机撒谎了,他只能说担心敌人乘虚而入,放心不下才前去巡查,总不能说自己是想要逃婚才会离开广场。

    吴融等人没有发现吴中元的讲述有什么不合情理的地方,随后又开始追问敌方人数,紫气高手都是谁,连战事发生之后城里的勇士是如何应对的都要问。

    吴中元越听越不是味儿,这几个家伙不像是前来增援帮忙的,倒想是上面派来的事故调查组,是来追查问责的。

    既无愧心之处,也就不怕他们问,实话实说就是了,起初他的语气还很是谦恭,但是随着对方所问问题越来越尖锐刻薄,他的语气也就不是那么平静了,直到对方屡次追问确认姜百里当真拿到了牛龙锏时,他终于忍不住了,“大人在怀疑我们居山大人没有把牛龙锏交给姜百里?”

    别说在此时这个极重尊卑等级的年代,就是换做言论自由的现代,他这么跟上级领导说话也是犯忌的,此言一出,在座众人尽皆皱眉。

    “放肆,”吴勤沉声呵斥,“怎么和上差说话的?他们问,你就答。”

    吴勤此言表面上看是在训斥吴中元,实则众人都听出了他语气之中的不满,吴勤下首的吴仝干咳了两声,接过了话头,“大丘遭逢巨变,我们也非常痛惜,你的心情我们也能体谅,但我们总要查清事情原委,才能予以应对。”

    吴中元低着头,没接他话,别看这老东西说的挺像那么回事儿,其实最不是东西的就是他,刚才质疑吴勤的话大部分都是他问的。

    问话持续的时间比吴中元料想的要长,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在调查组看来,如果敌方真的来了五个紫气高手和两百多名勇士,他们不可能抵挡得住,调查组反复确认的问题有三个,一是敌方真的来了这么多人?二是吴勤等人当真是全靠自己的力量驱逐了对方,而没有外力的帮助?第三个问题是姜百里在得到牛龙锏之后,为什么又会失去牛龙锏。

    这三个问题,后两个都涉及到吴中元自己,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怀疑,吴中元极力淡化了自己在这场战事中所起到得作用,将功劳尽量归于吴勤。

    吴勤自然听出吴中元的描述有与事实不符的地方,却没有出言纠正。

    问完了,还不算完,还要去看现场,吴勤和吴中元只能陪他们去。

    己方阵亡勇士的尸体都停放在议事大厅,看罢他们的尸首,吴融等人又要去看敌人的尸体。

    吴中元最怕他们去看敌人的尸体,但他没有理由阻止他们,吴融等人都是紫气高手,观察敏锐,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问题,敌人撤退时带走了一部分尸体,但还有一百多具遗留了下来,这一百多具尸体有八十多具死于箭伤,而其中大部分都是死于同一个人之手,通过箭矢的命中位置和开弓的手法力度,很轻易就可以发现这一点。

    发现了这一点,他们确信大丘是靠自己的力量驱退敌人的,但这个疑问消除了,另一个疑问就出现了,射杀了敌人数十位勇士的这个人是谁?

    这个瞒不住的,吴中元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他很清楚这会给他带来暴露的危险,但是没办法不承认,而承认之后,吴融等人都在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而在此之前,他们甚至不曾正眼瞧他。

    吴融等人打量他的时间比他料想的要长,足有十几秒,也可能没有这么长,只是吴中元感觉漫长。

    “你叫什么名字?”吴仝问道。

    吴中元只能说了。

    看吴仝等人的表情,貌似并不知道他不是本族人,吴仝又问道,“你的箭术师从何人?”

    这个问题非常敏感,一旦说出吴夲的名字,众人立刻就会起疑心,这些人可不是吴晨和吴勤,他们来自都城,吴夲干什么去了他们一清二楚,吴夲的用弓手法他们也应该熟知,通过观察被他射杀的那些尸体,他们已经发现自己的用弓手法与吴夲如出一辙,想让他们相信他来自马族,那就是自欺欺人。

    就在此时,吴勤接过了话头,“中元为大丘立下大功,我已经决定将长女吴卿许配给他,届时诸位若得闲暇,不妨过来喝杯喜酒。”

    言罢,冲吴中元说道,“去仓房看一看,残存米粮还可食用几日?”

    吴中元点头过后转身要走,却被吴仝喊住,“不忙走。”

    吴中元只能止步回头。

    吴勤沉声说道,“几位连夜来援,大丘上下不胜感激,但大战过后的重整善后颇为繁琐,城中房残屋破,亦无有待客之所,诸位请回吧。”

    吴勤言罢,吴融和吴仝等人的表情变的很不自然。

    换做旁人,别人下了逐客令,不想走也得走了,但吴仝脸皮很厚,笑道,“大丘遭此浩劫,想要恢复元气,至少也得十年,在此期间敌人若是卷土重来,大丘怕是无力拒敌,不如与大泽并合一处,也可彼此照应。”

    听得吴仝言语,吴勤挑眉冷笑,“诸位的好意我心领了,此事再议。”

    吴勤言罢,开始冲附近的族人发号施令,指挥他们清理废墟。

    身为大丘之事,哪轮得到他来做这些,逐客之意,何其明显。

    即便这样,吴融等人仍未离去,吴融与吴仝对视过后,开口说道,“此番牛族重兵来袭,分明是垂涎通灵神器,既然吴勤兄弟无意并合大泽,可要慎重考虑如何才能保全牛龙锏。”

    “吴融洞渊有何高见?”吴勤歪头冷视,熊族勇士多以兄弟姐妹相称,修为和官阶是很生冷的称呼。

    “那倒没有,”吴融摆手,“我也只是善意提醒,我等这便回返都城,将此事禀报大吴,支援粮草,调派勇士,抚恤大丘。”

    “不必了,”吴勤正色说道,“我们自己解决。”

    主人都这态度了,就算脸皮再厚,也没法儿再待了,吴融等人只得告辞。

    吴勤虽然很厌恶他们,却没有失去礼数,仍然将他们送到了晨议厅前面的广场。

    待众人凌空,吴勤正色说道,“请诸位转告大吴,大丘虽受重创,但我吴勤尚在,牛龙锏亦得不失,有它在手,谁敢犯我大丘子民,必让他有来无回。”

    吴融等人敷衍应声,往东去了。

    不等众人远去,吴勤就转身向西面的住处走去。

    吴中元跟了上去。

    吴勤行走之时一直没说话,到得门口方才止步看向吴中元,“休息去吧,诸多琐事自有下面的人去做。”

    吴中元点了点头,他对吴勤甚是感激,先前若不是吴勤解围,他就要被吴融等人问个底儿掉了。

    吴勤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回房。

    吴中元自往西面去,回到住处,阿洛已经清洁了房间并帮他烧好了热水。

    擦脸过后,吴中元躺卧在床,他疲惫非常,躺下之后很快昏昏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时分,第一感觉就是浑身酸痛,但是听得外面多有喧闹,便硬撑着下了地,阿洛正在给他煮饭,见他起身时面露痛苦,急忙过来扶他。

    吴中元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出门之后发现外面多了很多人,大丘管辖着八个邑城,昨夜牛族是直接侵入大丘的,大丘所辖的邑城并没有受到攻击,此时这些邑城都闻讯前来增援,送来了粮食,赶来了牲畜,带来了工匠,也派来了大夫。

    眼见善后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吴中元便想回屋再躺会儿,就在此时,吴大烈自远处走了过来,他此前被箭矢伤到了右腿,而今箭矢已经拔除,但走路不很便利,一瘸一拐。

    吴中元脚底有泡,走路也疼,但还是迎了过去。

    吴大烈过来也没别的事情,主要是冲他道谢。

    上午吴融等人到来的时候吴大烈正在昏迷,见他不知此事,吴中元便将上午的事情简略的跟他说了一遍。

    吴大烈心思缜密,并不是莽夫,但不是莽夫不一定脾气就好,听得吴中元讲述,吴大烈气的骂娘,“这哪是来帮忙,这分明是来趁火打劫,想要神兵,自己找去,惦记咱们的作甚?”

    吴中元没有接话,昨夜他亲眼见识了牛龙锏的威力,无坚不摧,摧枯拉朽,最为神异的是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灵气,帮助主人持续作战。

    此时的大丘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人多力量大,当天就掩埋了尸体,第二天清理了废墟,第三天就开始修复房屋,等到第七天,城池便大致恢复旧貌,速度远比吴中元料想的要快。

    三人有伤在身,这几天都在卧床休养,都城的信鸟是第三天来到的,带来了大吴的慰问和鼓励,以及免除当年赋役的抚恤。

    第七天的傍晚时分,吴勤派仆役过来请他过去。

    吴中元忐忑的去了,吴勤此前曾经当着吴融等人的面说过要把大女儿吴卿嫁给他,搞不好是为这事儿。

    吴勤没有在家见他,而是在晨议厅等他,偌大的晨议厅只有吴勤一个人。

    吴勤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喜怒。

    待吴中元进门,吴勤抬手示意他关门。

    吴中元关上大门,吴勤自一个方凳上坐了下来,“坐吧。”

    吴中元自其下首的方凳上坐了。

    坐定之后,吴勤一直没有说话,他越是不说话,吴中元心里越忐忑,看吴勤的表情,不像是要跟他商议婚嫁之事。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沉默过后,吴勤提的还正是此事,“你也见过吴卿了,对她印象如何?”

    吴中元没有接话。

    对于吴中元的沉默,吴勤貌似并不意外,“你若无异议,明天就与你们成亲。”

    吴中元仍然没有接话。

    “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准备吧。”吴勤又道。

    吴中元不能再沉默了,摇头说道,“吴卿很好,但我不能娶她。”

    对于吴中元推辞,吴勤仍不感觉意外,平静的问道,“理由?”

    “我有意中人了。”吴中元说道。

    “一并纳娶。”吴勤说道。

    吴中元歪头看向吴勤,吴勤垂眉闭目,无有表情。

    “我不能娶她。”吴中元站了起来。

    “我可以不勉强你,但你必须与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吴勤平静的说道。

    吴中元没有说话,吴勤很可能已经发现了什么,此番叫来过来只是为了确认。

    “大人,我走了。”吴中元转身向大门走去。

    “你从未去过都城,如何知道信鸟飞往大丘需要耗时多久?”吴勤问道。

    吴中元闻声止步,当日牛族来袭,战事结束之后曾跟吴勤说过,都城若是得到消息,此时援军应该已经到了。当时吴勤曾经歪头看了他一眼,但没有说什么。

    吴勤又问道,“只有高阶勇士才知道朱红十字代表加急,你是如何知道的?”

    吴中元背对吴勤,没有接话。

    “我今天早些时候找来吴大烈,详细问过你们当日得到牛龙锏的所有细节。”吴勤又道。

    吴中元叹了口气,“大人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吴勤说道,“吴融等人来到之后,你刻意抹黑了脸,如果他们此前见过你,就算抹黑了脸他们也能认出你来,我很疑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想起吴季曾经说过你让他想起一位故人,你应该听到了他的这句话,也知道他口中的故人指的是谁。”

    “大人问过吴季?”吴中元问道,吴勤口中的吴季就是他来大丘的当日见到的那位紫气高手。

    吴勤摇了摇头,“此事关系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大人如何知道我是谁?”吴中元又问。

    “吴季和吴仝都是老一辈的紫气勇士,他们的故人只能是与他们同辈的人。”吴勤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这就跟追查凶手一样,没被锁定就很难追查,但一旦被锁定了,想要确认就简单的多了。

    “大人想怎么处置我?”吴中元问道。

    吴勤叹了口气,“有情有义,有勇有谋,若是早回来半年,熊族会有一个好君王,但你回来的太晚了……”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四章 晚归的王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