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事后诸葛亮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事后诸葛亮

眼见姜百里退走,吴中元没有再开弓,姜百里所化巨鹰已经飞高,射不到了。

    吴勤也没有凌空追赶,人力有穷时,他能坚持到现在全靠牛龙锏为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气,实则自己的体力早已严重透支,此时若是放下牛龙锏,怕是会瞬间瘫倒。

    待牛族众人退入西面林中,吴勤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吴中元。

    知道吴勤正在看他,吴中元也转头看向吴勤,吴勤此时的表情很复杂,有大战过后的如释重负,也有难以置信的惊讶,但更多的还是对族人遭遇浩劫的痛惜和自责。

    长达数秒的直视之后,吴勤叹了口气,转身向东走去,自吴中元身边走过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主持善后。”

    吴中元点了点头,见吴勤行走之时连连长叹,便冲其说道,“大人,你已经尽力了。”

    这是一句安慰人的话,同时也是一句大实话,身为大丘的主事之人,吴勤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为了保全大丘的数千族人,他不惜主动交出牛龙锏。在姜百里食言反悔之后,又以一敌四,力退强敌,所作所为,堪称尽力。

    但这句话明显没有起到安慰的效果,吴勤没有接话,甚至连头都没点,只是再度叹气,怏怏东去。

    吴勤情绪低落不是没有原因的,偌大一处城池,此时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残垣断壁,尸横遍地,放眼望去,街上竟然见不到活人。

    吴勤走远之后,吴中元移步往北走去,刚一迈步就感觉脚底针扎一般的疼痛,低头下望,这才发现自己的鞋底早就磨烂了,两只脚掌多有血泡。

    这时候可没有什么胶皮底,牛筋底,鞋底就是几层硝过的牛皮,根本不耐磨损,此前屡施风行术,磨损更甚,实则鞋底早就磨坏了,只是先前过于紧张,不曾留心注意。

    自己的住处已经被烧掉了,没鞋子可换了,只能自倒毙在路旁的族人尸体上解下一双,席地而坐,捆绑穿着。

    就在他穿鞋的时候,一个年老的妇人自北面的废墟走了出来,捡起他此前被姜百里扯下遗弃的披风,双手托着,走过来呈给他。

    见到老妇悲伤的眼神和谦恭的态度,吴中元终于明白吴勤此刻的心情了,身为熊族勇士,享受贵族特权和族人拥戴的同时,也肩负着保护族人的义务,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族人受到了伤害,就是他们的失职。

    吴中元接过披风,冲老妇点了点头,老妇冲其弯了弯腰,踽踽而回。

    吴中元捆好鞋带,起身披上了披风,站到高处,想要提气发声,通知族人敌人已经退走,但站立良久,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提气高喊,“敌人已被击退,居山大人有令,整理清扫,救治善后。”

    喊一遍,停三秒,然后再喊一遍,一直喊到疲惫不堪,气息不畅,方才打住。

    听得他的呼喊,幸存的族人逐渐自藏身之处走了出来,令他略感欣慰的是幸存的人比他料想的要多,目测还有七八百人,以老少妇孺居多,战事发生时她们都躲了起来,壮年男子没剩下多少,而勇士除了吴勤和吴大烈,就只剩下他了,余下众人尽数战死。

    此时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等他发号施令。

    思虑过后,吴中元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把族人的尸体整理掩埋,将勇士的尸体送到晨议厅停放。尽快搭建临时住处,搜集米粮食物。派人去所属邑城报信,请他们派大夫过来救治伤者,同时运送米粮解燃眉之急。

    马厩里的马匹也被烧死了,只有那匹人家奔跑它竞走的白鼻子幸存了下来,此前被人嫌弃,这时派上了用场,遣派善骑之人骑乘,往各处邑城求援。

    吩咐好差事,吴中元去往吴勤的住处,将城中的现状以及自己如何进行的安排告知了吴勤。

    吴勤闭着眼睛听完吴中元的汇报,点头过后说道,“将大丘的变故告知都城。”

    “已经没有飞往都城的信鸟了,”吴中元说道,“不过昨夜我曾经放飞了一只,如果他们见到信鸟,派出的援军此时应该也快到了。”

    吴勤闻声睁眼,皱眉看了吴中元一眼,看得出来他是想说什么的,但最终却没说,只是抬了抬手,“大烈受伤甚重,已然虚脱昏迷,只得辛苦你了。”

    吴中元回了句份内之事,然后告辞离开。

    此时的大丘只能用满目疮痍,愁云笼罩来形容,昨夜的战事对大丘的破坏几乎是毁灭性的,城里大部分房屋都被烧掉了,包括库房和粮仓,连圈养牲畜的棚圈也未能幸免。

    在接阿洛回来之前,吴中元命人将她奶奶的尸体掩埋了,他不想让阿洛看到那具被大火焚烧的惨不忍睹的尸体,就像他昨晚不愿进阿彤的房间是一个道理,不管是看到的景象,还是听到的声音,亦或者是发生的事情,都会在人的记忆里留下印记,负面的东西能避免尽量避免,能不看尽量不看,一点好作用都没有。

    阿洛还在原处,见吴中元自远处走来,不等他走近,便远远的迎了过来。

    吴中元冲其挤出一丝笑意,然后转身先走,阿洛跟随在后。

    他并没有因为阿洛年纪还小就去牵她的手,自从知道阿洛是个女孩,他就开始有意避嫌,男女有别,别说二人只是主仆关系,就算是亲生父母,也必须与十岁以上的异性子女保持必要的尺度和距离。

    距城池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吴中元发现东面有人来了,由于距离尚远,看不到来人的样貌,但是通过他们移动的方式和速度不难看出,来的这些人都是可以凌空飞渡的紫气高手。

    待对方靠近,吴中元定睛再看,来的这些人确是紫气高手无疑,共有五人,其中一人并没有施展凌空飞渡,而是坐在一只巨大飞禽的背上。

    见到来人,吴中元暗自苦笑,这些人让他想起了港台片里的警察,都是打完了才来,事后诸葛亮,这时候来还有个屁用。

    来人看到了城中的惨烈景象,加速赶至,落于晨议大厅附近。

    吴中元没有带阿洛回原来的住处,而是将其带到了阿彤生前的住处,这座房子是石砌的,没有遭到焚毁,这时候有个住处已经很不容易了,也顾不得什么吉利不吉利了。

    房子里的尸体此前已经搬走了,吴中元将阿洛安顿好,离开石屋,与族人一起清理火场废墟。

    勇士是不用干这些的,他此举有作秀之嫌,但此时没有作秀这个说法,族人脑子里也没有作秀这个概念,只是感觉他不该做这种脏累的事情。

    其实吴中元也并不是真心想做,他现在又累又困,恨不得躺在床上睡上个三天三夜,之所以硬撑着动手,是为了趁机把自己的脸弄脏,来的那五个人中有一名六十来岁的洞渊勇士,此人很可能认得他的父亲,为策万全,还是尽量不要让对方看到自己真实的样子。

    其实他此举完全是多余的,如果有镜子的话,他会发现自己早就没人样儿了,此前为了营救阿洛,被大火镣的面目黢黑。

    没过多久,吴勤的大女儿自远处走了过来,“中元,父亲喊你。”

    吴中元直到现在也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听得她出声召唤,便放下手头活计,与她一起往东去。

    这时候可没有娇滴滴的女人,此女算是含蓄的,却仍然不加掩饰的对他的勇敢大加赞赏,吴中元尴尬的应着,别的男人都巴不得有美女垂青,但他却唯恐对方喜欢自己。

    吴中元的尴尬和不自然被对方误解成了不好意思,“父亲与你说过了吗?”

    “啊?这个,来的那些都是什么人?”吴中元急忙岔开了话题。

    “当是都城来的巫师和勇士。”对方回答。

    “哦,哦,他们找我做什么?”吴中元又问。

    “不太清楚。”

    “快些走,莫要让他们久等。”吴中元找了个不再与对方多说话的借口。

    吴勤的住所离晨议厅很近,此时来人都在吴勤的家里,那只巨大的飞禽就落在东面的广场上,这是一只现代早已灭绝的巨型鸟类,白羽红头,像鹤却不是,当是鹮类。

    将吴中元带进院子,吴勤的大女儿就往别处去了,此时正厅的门是开着的,他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吴勤没有上座,而是坐在了左侧,右侧坐了五个人,为首的一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巫师,高个儿偏瘦,巫师的服饰与勇士有些相似,只是在后背有云纹和熊头刺绣。

    这个巫师的披风是紫色的,说明他是洞渊修为,在他下首是那个六十来岁的低矮老者,此人也是紫气修为。

    此人的下首是个三十五六岁的高大壮汉,淡紫修为。

    再下首是个年轻的女勇士,修为亦是淡紫居山。

    最下首的男勇士约有四十五六岁,相貌无奇,身后亦是淡紫披风。

    还没有进屋,吴中元就察觉到气氛异样,包括吴勤在内的所有人,表情都非常严肃。

    待吴中元进门,吴勤开口向他介绍众人,“洞渊吴融,洞渊吴仝,居山吴松石,居山吴风华,居山吴舟。”

    这时候灵气修为就是勇士的官阶,吴勤逐一介绍,吴中元逐一见礼,见礼的动作与后世武人的抱拳很是相似。

    吴中元的见礼并没有换回所有人的回礼,只有为首的巫师吴融和末座的吴舟点了点头,中间三人端坐未动。

    “吴中元。”吴勤最后报上了吴中元的姓名,然后冲吴中元指了指下首的位子,示意他坐。

    吴中元道了谢却没坐,吴勤下首的位子是靠背木椅,他级别不够,坐之逾礼。

    短暂的沉默过后,吴融自袖中取出了一片布条儿,沉声问道,“这布条上的三个十字是你画的吗……”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事后诸葛亮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