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线生机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线生机

吴中元很清楚再回城池的后果,但他仍然选择了回去,实则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理由,但他此刻却想不出自己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只知道自己必须回去。

    城中此时更加混乱,己方全线溃败,已经没有实质性的抵抗了,牛族的红蓝勇士正在四处放火,与此同时追杀仅存的几位熊族勇士。

    吴中元灵气修为低劣,体内灵气早已耗尽,加之分身乏术,也救不了更多的人,只能隐藏身形,往吴勤的住处躲闪移动,途中遇到落单的敌人就会放箭偷袭。

    在距吴勤的住处还有两条街的地方,他看到了已经阵亡的吴平苏,吴平苏身中数箭,颈部的一刀是致命创伤,割断了她的喉咙,吴平苏仰面身亡,血流满地,死不瞑目。

    吴平苏是他在大丘为数不多的熟人之一,看到自己熟悉的人死去,吴中元心头巨震,亦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恐惧,身体一直在不由自主的发抖。

    恐惧和害怕并不丢人,这是人趋吉避凶的本能在提醒自己远离危险,真正的勇敢不是不知畏惧,而是可以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惧,深深呼吸之后,吴中元抓起吴平苏的弓箭背在身后,此前他曾经有过弓箭崩断的先例,此时弓箭是他唯一的依仗,他必须保证自己身上有备用弓箭,不止是弓,他身上的箭也不多了,但吴平苏身上没有遗留箭矢,她的箭囊已经射空了。

    移动的同时拾捡箭矢,前行不远,又看到了熟人,应该是吴勤的副手吴振,之所以说是应该,是因为这具尸体的头颅已经不见了,而在他的尸身周围倒毙着六个敌方勇士的尸体,这些尸体的致命伤都是由下而上的锐器刺伤,吴振五行也是属土,不曾晋身紫气的勇士也有必杀绝技,他的绝招就是通过重击地面,激起大片土刺。

    这是他的最后一击,此举耗尽了他的灵气,无力再战,敌军气恼报复,砍下并带走了他的头颅。

    吴中元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大口呼吸,压制自己的紧张情绪,连吴振都战死了,城里可能已经没有几个活着的勇士了。

    待得情绪略有平复,自敌方留下的尸体上取得了足够的箭矢,刚要离开,突然想起一事,急忙调头回去,自每一具牛族勇士的尸体上进行翻找,牛族的练气法门很是平常,但他们会炼丹,这些人的尸体上或许会有补充灵气的丹药。

    他此举也是病急乱投医,因为对于牛族的勇士来说,补气丹药也非常珍贵,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

    但他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他真的自其中一具披挂着蓝色披风的三洞勇士的腰上摸到了两枚疑似物体。

    这时没有腰带,都是捆扎腰绳,普通人的腰绳都是一根绳子或一根布条儿,但勇士的腰绳是一块长约三尺的绸子,绸子宽约二十公分,是卷起来使用的,男勇士自左腰捆系,女勇士自右腰打结。

    那两枚玻璃珠大小的疑似物体就裹在那个倒毙牛族勇士的腰绳里,解开,铺展,真的是补气丹药,他从未见过牛族的丹药,但吴夲见过,牛族的补气丹药分为两类,一种是提升类,一种是补充类,前者可以永久提升勇士的修为,而后者则是对勇士损耗灵气的暂时补充。

    这两枚丹药一枚是深蓝色的,一枚是黄色的,深蓝色的就是提升类补气丹药,可以帮助三洞蓝气修为的勇士晋身大洞深蓝,而黄色的则是补充类丹药,可以快速补充自身的灵气亏耗。

    这两枚丹药可以算是天降横财了,如此珍贵的东西,哪怕在牛族也不多见,如果此人的同伴知道他身上带有此物,一定会将其翻出带走。

    狂喜的同时,吴中元吞掉了那枚黄色的补气丹药,将那枚深蓝色的丹药藏于腰间,这枚丹药蕴含有大量灵气,不过只有晋身三洞蓝气之后吞服才能物尽其用,现在也可以吞服,却会造成灵气的大量虚耗,属于严重浪费。

    丹药入腹,气行周天,丹药立刻开始散出灵气,感知到灵气在快速恢复,吴中元底气大壮,这种感觉就像弹药耗尽之后突然得到了大量补充,洞神修为所拥有的灵气非常有限,大致估算,这枚补气丹药至少可以重复补满数十回,等同源源不绝。

    有了足够的灵气,移动之时便不再刻意隐藏,遭遇敌方勇士就会开弓激射,在没有火器的年代,弓箭是为数不多可以远距离攻击的兵器,几乎每个人都在练习箭术,但是受天赋所限,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吴夲,而吴夲之所以成为吴夲,是因为他性格孤僻,伤了声带之后口不能言,越发静心专注,多年潜心浸霪才有此超凡造诣。

    不过虽有出神箭法,奈何灵气修为太低,相距十丈之内,红气修为目标的命中率和致死率可以分别达到十成和八成,但如果是蓝色披风的对手,命中率和致死率就会降低许多,因为对手的灵气修为越高,反应速度就越快,也就越有可能躲过箭矢或是避开要害。

    距离的远近,对方灵气修为的高低,包括是正面激射还是背后偷袭,都会对命中率和致死率产生影响。而多支箭矢一同射出,其主要作用是累加伤害,并不能加快箭矢的飞行速度。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只要偶遇对手,没有他不敢射的,当然,前提是对手的灵气修为不是太高且人数不超过四个,如果人数太多,他便无暇兼顾。

    片刻过后,吴中元赶到了吴勤的居所附近,此时战事仍在继续,围攻吴勤的三人已经有一人受伤退出,姜百里取而代之。吴勤嘴角见血,不问可知已受内伤,但得牛龙锏之助,灵气不虞枯竭,而对方又无可以与之抗衡的兵器,虽然以一敌三,仍然不现败像。

    此时场外的观战之人只剩下了那个紫气修为的中年妇人,此人面色阴沉,站在场外袖手旁观。

    吴勤自门外与姜百里等人激战,在他身后的院子里也有人正在厮杀,吴大烈独自一人据守正屋大门,虽然身中数箭,却仍在死命支撑,长刀狂舞,形同疯魔,十几个敌方勇士屡冲屡退,难得上前。

    此等关头,哪里还能耽搁,吴中元跃上西侧房顶,抽箭在手,平臂开弓,四箭齐发,将外围那些正在持弓寻找机会的牛族勇士射翻四人。

    变故突发,牛族勇士纷纷四顾,急寻对手。

    敌人既有防备,便不能肆意多杀,在对方发现自己之前,吴中元再放两箭,这才跃下屋顶,移动换位。

    得吴中元侵扰,牛族勇士便无法全力围攻吴大烈,吴中元屡屡换位,再杀三人,他开弓之时也并非胡乱激射,而是刻意寻找那些带了弓箭的对手,这些人对吴大烈的威胁最大。

    眼见难得防范,敌方便派人出来寻找追杀,但吴中元有弓箭在手,且灵气充盈,出来追杀之人反被他一一射杀。

    眼见己方勇士被吴中元逐一射杀,姜百里大感焦急,冲站在场外的中年妇人高声喊道,“姜大花,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杀了他。”

    那中年妇人身形高大,嗓门也大,听得姜百里呼喊,粗声吼道,“我不去,你不要脸,我还要哪!”

    姜百里貌似对此人很是忌惮,挨了噎也不敢如何,只得冲那受伤退场的居山高手喊道,“姜遂,你去。”

    也不知那人是不敢去还是不能去,咳嗽回应,“我伤了左腿,无法走动。”

    姜百里气怒非常,提气发声,冲分散在城中四处的红蓝勇士发出号令,命他们往此处聚集。

    此时围攻吴大烈的那些牛族勇士锐气已失,萌生退意,再遭吴大烈的疯狂反击和吴中元的暗箭偷袭,纷纷翻墙而出,往远处逃避。

    吴中元追射了几箭便返回院中,见吴大烈瘫坐在房前的台阶上,急忙上前将其扶住,检视伤情。

    “我撑不住了,”吴大烈大口呼吸,“你擅长奔跑,带上吴璇设法突围,一定要保全居山大人的血脉。”

    吴中元没有接话,检视过吴大烈的伤情之后,发现他并未伤及要害,只是失血过多,灵气耗尽,便自腰间取出那枚深蓝色的补气丹药递给了他,“给。”

    待得看清吴中元手上的丹药,吴大烈大惊,“哪里来的?”

    “敌人尸体上翻的。”吴中元说道。

    “你可知道此为何物?”吴大烈问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别说吴大烈之前一直对他很好,就算对他不好,生死关头也不能吝啬。

    见吴大烈还在犹豫,吴中元将那枚丹药塞到了他的嘴里,急切起身,上前拍门,“给我剪刀。”

    一拍之下发现房门的门栓已经损坏,推门而入,只见房中倒伏了两具牛族勇士的尸体,吴勤的夫人受伤卧床,三个子女都守在床边,幼子安然,但他的两个姐姐都有伤在身,不问可知此前都曾勇敢拒敌。

    见吴中元进来,吴勤的大女儿既惊又喜,急忙将剪刀送了过来,“小心啊。”

    吴中元尴尬的应了一声,接了剪刀转身而出,他不是傻子,听得出来对方这句‘小心啊’蕴含着什么。

    吴大烈身上的箭矢入肉很深,贸然拔除会导致大量流血,只能剪断箭杆儿,方便他移动。

    此时城中的牛族勇士正在往这里移动汇聚,没有更多的时间供吴大烈休整,待得灵气略有恢复,吴大烈急切起身,抓拿弓箭,移至东墙之下,“你我分据两侧,应对四面来敌。”

    吴中元点头过后贴身西墙,虽然他们三人可能是大丘仅存的勇士,但他却不似先前那般悲观了,而今三人都有灵气补充,可以持久作战,只要那中年妇人一直袖手旁观,他们就能撑到援兵赶到……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线生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