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八十章 不屈

第一百八十章 不屈

姜百里言罢,熊族众人遍体生寒,便是姜百里身边的中年妇人和姜章等人也愣住了,看他们的神情,当是也没有想到姜百里竟然会出尔反尔。

  怒火中烧已经不足以形容吴勤此刻的愤怒,当真是五内俱焚,目眦欲裂,怒吼一声,暴怒疾冲。

  姜章等人反应过来,急忙欺身上前,阻挡拦截。

  吴勤双目充血,气冲斗牛,不再有所保留,耸肩振臂施出了必杀绝技,怒吼声中,一面长达两丈,宽约七尺的坚厚土墙平地冲起,将姜章等人拒之在外。

  不等姜章等人反应过来,吴勤双臂前摆,控驭土墙对合冲撞,敌方三人见势不好,急忙抽身闪退。

  他们反应虽快,却未能全身而退,被压埋于废墟之下,吴勤趁机前冲,前冲之时右手后探,延出灵气控土驭石,凝变五尺石刀一把,抓握在手,到得姜百里近前,气灌右臂,挥刀猛斩。

  事发突然,姜百里却并未显露慌乱,牛龙锏挥出,击向迎面砍来的坚厚石刀。

  熊族勇士虽然不似巫师那般可以施展法术,却皆有必杀之技和保命绝招,自身五行所属不同,其必杀之技也不尽相同,吴勤五行属土,此时不惜大耗灵气施展的正是御土之术。

  由土石凝变的兵器很是坚硬,足以与真正的兵刃抗衡,但牛龙锏乃神兵利器,岂是寻常刀兵所能抵挡抗拒的,两相撞击,石刀破碎断裂。

  早在吴勤交出牛龙锏之时,吴中元已经在尝试与牛龙锏感应联系,但牛龙锏化为兵器之后已失龙兽灵性,他再也无法感应控制。

  眼见吴勤冲到了姜百里近前,而姜章等人正灰头土脸的自土石堆中狼狈爬出尚未站稳脚跟,那中年妇人又在两丈之外,自知机会难得,急取四箭在手,瞄准姜百里,再施三星追月。

  他很清楚自己此举不可能伤到姜百里,如果是吴夲,以他的居山淡紫修为,此举或许还能杀伤姜百里,但他只有洞神修为,徒有箭法神技却发挥不出其全部的威力。

  他的目的很明确,旨在干扰姜百里,给吴勤创造机会夺回牛龙锏。

  姜百里乃洞渊修为,真正的紫气高手,听风辨位,知道有弓箭射来,反倒后仰,从容躲过。

  眼见姜百里后仰,吴勤发现机会,欺身探手,抓向其手中的牛龙锏。

  姜百里是个坏人,也是个小人,但小人并不一定就是无能之辈,察觉到吴勤想要夺取牛龙锏,姜百里急施铁板桥,后倒贴地,吴勤一抓不中,只差分毫。

  眼见吴勤未能夺回牛龙锏,吴中元心急如焚,此时姜章等人已经回过神来,正在寻找合适的方位想要上前围攻,等到他们近身,吴勤就会身陷重围。

  危急关头,人是会拼命的,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会去尝试抓住,完全不顾自己的举动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吴中元急眼了,背上弓箭,急封穴道,催动风行术。姜百里乃洞渊紫气,不管是灵气修为还是身法速度都高于吴勤,但风行术如果催到极致,可以达到深紫太玄的移动速度,没办法了,虎口夺食,上去抢。

  姜百里这时已经挺身站直,正在挥舞牛龙锏想要攻击吴勤,牛龙锏刚刚抬起尚未击下,便听到远处破风之声异常,但他久经沙场,精于判断权衡,先挥牛龙锏逼退吴勤,然后扭头观望。

  姜百里虽然老奸巨猾,却仍然产生了误判,大丘没有太玄高手,他没想到吴中元会以不输太玄的速度瞬间近身,待得反应过来,吴中元已经抓住了牛龙锏。

  吴中元是有备而来,碰触到牛龙锏之后立刻用力抓握,借着前冲的惯性拖拽抢夺。

  可惜的是他准备的再怎么充分,耐不住对手实力太强,他不但未能夺下牛龙锏,前冲的惯性还被姜百里生生拽停,反兜而回,手肘险些脱臼。

  在拼命的时候,人是不要面子的,吴中元想都没想,借着反兜惯性,冲着姜百里的手肘立刻下口。

  姜百里没想到吴中元能跑出太玄的速度,更没想到他竟然会咬人,既惊又怒,既痛且气,气急败坏之下气聚左掌,当头拍下。

  高手相搏,只争半瞬毫厘,不管是惊讶还是愤怒,亦或者是疼痛,都会令一个人的反应变慢,吴勤抓住了这一稍纵即逝的良机,闪身冲至,先甩吴中元,后夺牛龙锏。

  腾云驾雾,万众欢呼,吴中元热血上脑,一时之间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被己方士兵接住,才发现牛龙锏已经回到了吴勤手中,此时吴勤正在挥舞牛龙锏抢攻姜百里。

  重得神兵,己方士气大涨,吴勤抢攻之时高声下令,“示弱只得屈辱,苟且难能偷生,玉石俱焚,杀出威风。黄泉路上,有我同行!”

  听得吴勤言语,熊族众人齐声应是,怒吼呐喊,各持兵刃杀向敌方红蓝勇士。

  哀兵不一定必胜,但哀兵是很可怕的,因为绝望之中他们会拼命,敌人虽然全是勇士精兵,却耐不住己方的勇士和士兵亡命反攻,悍不畏死。

  一个打一个打不过,那就几个一起上,牛族勇士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一箭射一串,一刀砍一片,等到己方众人冲到身前狂砍乱刺,他们便毫无优势可言,只能后退闪避,先行自保。

  此时最为愤怒的当属姜百里,神兵得而复失已经令他气恼非常,再见到己方勇士被熊族众人追的四处躲闪,越发气怒,歇斯底里的尖叫,“除恶务尽,清剿屠城。”

  听得姜百里言语,牛族勇士立刻施出身法,往四面扩散。

  牛族勇士奔掠在前,熊族众人急追在后,众人很清楚一旦被牛族勇士甩掉,对方就会毁屋放火,屠戮族人。

  只有很少一部分牛族勇士被追上并拦截了下来,大部分都甩掉了追兵,开始冲平民下手,很快城中就四面火起,哀嚎频传。

  不管做什么事情,最怕有后顾之忧,担心自己的家人遭到屠杀伤害,勇士和士兵都无心再战,纷纷赶赴家中,保护家人。

  不放心阿洛,吴中元亦往西城去,但他并没有疾冲而回,而是边打边走,眼见有平民遭到杀戮,他实在是做不到袖手旁观,众人都以为他是外乡人,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外乡人,被杀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子民。

  体内的那点儿灵气早就消耗殆尽,加之身上的伤口一直在缓慢渗血,此时他已是汗如雨下,疲惫非常。

  眼见阿彤的住处就在前面不远处,吴中元便向那里移动,哪怕没时间进行包扎,也可以讨些止血的药物。

  刚刚拐到阿彤住处所在的主路,便看到有两人自阿彤所住石屋破门而出,跌落街道之后继续翻滚撕打。

  正在撕打的二人都是披挂着披风的勇士,定睛细看,其中一人正是他讨厌的吴少勇,而另外一人则是牛族的升玄勇士,其背后的披风色呈深红。

  虽然对手的灵气修为高于自己,吴少勇却全然不惧,双目赤红,疯了一般的狂殴对手,而那牛族勇士行动不便,完全落于下风,此人之所以行动不便,是因为他的裤子是褪在足踝处的。

  吴少勇为什么发狂,不问可知。

  二人都没有携带兵器,全靠拳脚争斗,担心吴少勇吃亏,吴中元便拔箭在手,刚要开弓,却发现吴少勇已经腾出手来,自背后箭囊抓了一把箭矢出来,冲着对手没头没脑的*乱刺,便是对手已经不动了,他也不曾停手,继续哭喊戳刺,“阿彤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能碰她,谁也不。”

  他没有把话说完,不是他打住了,而是一支箭矢斜里飞来,贯穿了他的喉咙。

  吴中元倒吸了一口凉气,循着箭矢飞来的方向找到了射箭的牛族勇士,在他看到对方的同时,对方也看到了他,急拔箭矢想要开弓,而吴中元本已搭箭在弦,抢先放箭,将其射死。

  此时吴少勇尚未咽气,正在捂着脖颈抽搐吐血,吴中元快步上前,吴少勇已经无法开口,只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他不愿让吴中元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同时又感谢吴中元射杀了那个冲他放箭的牛族勇士。

  吴中元也没有与他说什么,只是冲他投去了赞许的眼神,吴少勇虽然心胸狭窄,却仍然算得上是个爷们。

  吴少勇伤势严重,剧烈抽搐之后歪头咽气。

  吴中元叹了口气,抓起他箭囊里剩余的箭矢放于自己箭囊,然后快步离开,他没有进阿彤的屋子,阿彤如果还活着,早就出来了。

  这时城中到处都是起火燃烧的房屋,到得近处,他才发现自己的住处也着火了,火势很大,火光冲天。

  见此情形,吴中元心中一凛,,疾掠而至,到得近前却发现房门被人自外面别住了。

  火势这么大,已经很难靠近了,呼喊了几声,也没有应答,阿洛祖孙俩很可能已经被烧死了。

  便是这样,他仍然冲进了火场,,必须亲眼确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刚刚踹开房门,一道火焰便扑面而来,便是急切躲闪,头发眉毛还是被燎去不少,贴伏地面向里探望,只见屋里的水缸被倒扣了过来,一具尸体趴伏在水缸上,定睛细看,正是阿洛的奶奶。

  水缸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倒扣过来,不出意外的话,阿洛就在水缸下面。

  想及此处,深吸闭气,疾冲入内,阿洛的奶奶已经死去多时,不是被烧死的,而是窒息身亡。

  推开水缸,阿洛果然躲在里面,浑身是汗,双目紧闭。

  拖拽而出之后急试鼻息,还有呼吸,只是缺氧晕厥。

  对方既然存心屠城,城里就没有安全的所在,不能把阿洛留在城里,必须把她送出去。

  唯恐有人走脱,城墙上也有牛族勇士,但数量不多,吴中元寻到机会,翻墙而出,将阿洛送到了城南林中。

  掐捏人中,人工呼吸,阿洛很快苏醒。

  阿洛苏醒之后看到吴中元,面露欢喜,但随即想起了自己的奶奶,环顾左右不见人影,再看吴中元。

  吴中元摇了摇头。

  阿洛哀伤茫然,想要强忍着不哭,却又如何能够忍得住。

  “找地方藏好,我还得回去。”吴中元转身欲行。

  “大人。”阿洛说道。

  吴中元闻声回头。

  阿洛抬头看他,然后又看向城池,她已经十四岁了,知道吴中元若是再回城池,定然凶多吉少。

  吴中元猜到阿洛心中所想,宽慰道,“别走太远,如果我还活着,一定回来找你。”

  阿洛含泪点头。

  吴中元深深呼吸,施出身法向已成一片火海的城池掠去……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章 不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