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十八章 感情和欲望

第十八章 感情和欲望

都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话不是没道理的,岁数一到,自然就会产生想法。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有点像膨胀到极限的气球急于泄气减压,也有点儿像严重超载的汽车急于卸货减负,还有点儿像快要渴死的人急于喝水解渴,总之就是一个难受。

  最难受的事情不是口渴,而是分明渴的要死,水也就在旁边,却偏偏不能喝。

  不喝的理由也很简单,这水有毒。

  “今晚别回去了。”赵颖低声耳语。

  吴中元一直强行克制,克制的极为辛苦,听得赵颖呢喃,突然笑了,确切的说是突然失控了,笑的很大声,笑的很怪异。

  赵颖不明白吴中元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有这种举动,不无疑惑的轻声问道,“怎么了?”

  吴中元不接话,只是笑,笑了良久,歪头直视着赵颖的眼睛,“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吴中元的表现很奇怪,赵颖不明所以,愣着没有回答。

  “这几个月你过的累不累呀?”吴中元又问,是笑着问的,不是揶揄嘲笑的笑,而是悲伤的笑,哪有少年不钟情,哪有少女不怀春,赵颖很漂亮,也很温柔,对他也很好,他多么希望自己真能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可惜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赵颖装出来的。

  “中元,你怎么了?”赵颖始终没弄明白吴中元情绪变化的原因。

  “该来的迟早要来,”吴中元仰望星空,“我不能再逃避了,我要勇敢面对。”

  “中元,你这是怎么了呀?怎么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赵颖疑惑追问。

  吴中元没有看她,“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之所以不拆穿你,究竟是畏惧你背后的那股强大势力,还是不舍得让你走。”

  赵颖瞬间恍然大悟,没有再接话,吴中元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在他那里,她早就暴露了。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该多好。”吴中元抬手捂脸。

  赵颖没有接话。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最终还是吴中元打破了僵局,“你想要什么?”

  赵颖还是没有接话,只是歪头看着吴中元。

  吴中元转头看着赵颖,此前赵颖看过他很多次,但只有这次是真正的在看他,用的是她真实的眼神,严肃,冷静。

  “我不问是谁派你来的,因为这不重要,”吴中元摇了摇头,“我也不问你为什么来,因为我知道。”

  赵颖终于开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真以为我会怕那几个校园混混?”吴中元苦笑摇头,“如果不是他们恰好给了我一个疏远你的理由,他们敢指着鼻子骂我,我会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赵颖笑了,也是苦笑,吴中元说的这件事情发生在开学之后不久,距今已经快三个月了。

  “你拔了我的头发去做dna检测,有什么结果?”吴中元平静的问道。

  赵颖很是吃惊,“你知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

  “你的染色体异常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返祖变异。”赵颖说道,随即问道,“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发现的?”

  “是的,”吴中元点了点头,“不是王欣然提醒我的。”

  赵颖越发吃惊,吴中元这么说,表明不止她的身份被识破了,连王欣然也被吴中元识破了。

  吴中元从兜里掏出钱包,自里面的夹层拿出了那块补丁,“我染色体异常不是返祖变异,而是我本来就不属于现代,这是我儿时襁褓的一部分,是我自属于我的年代带来的,给你吧。”

  “你?!”赵颖无比惊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努力了三个月,不能让你空手而回,”吴中元木然站起,往公园外走去,“有些事情发生过就是发生过,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曾经发生过。”

  赵颖愣住了。

  直到吴中元走出老远,赵颖方才回过神,站了起来,“你多出来的那两条染色体并不属于人类,其中一条与熊的第八条染色体近似,另外一条与孔雀的第五条染色体近似。”

  吴中元闻声止步,却并未回头。

  赵颖又说道,“熊的第八条染色体决定了它们成年之后力量的大小,而孔雀的第五条染色体则决定了它们成年之后翼羽数量的多少,目前这两条染色体都处于蛰伏状态未被激活。”

  “谢谢。”吴中元重新迈步。

  “对不起。”赵颖的声音自后面传来。

  吴中元没有接话,他现在心里很难受,人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欲望和感情是同时出现的,这两种东西都可能令人丧失客观和理智,即便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至少触摸的感觉是真的。

  吴中元往前走,赵颖一直留在原地,没有跟上来。

  在走上大路之前,吴中元又一次停了下来,“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并不大,也不知道赵颖能不能听得到,而他声音之所以不大,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有此一问。

  赵颖还是听到了,也回答了,“这是我真实的中文名字。”

  吴中元点了点头,走上了大路。

  一夜无眠,根据赵颖先前所说不难发现,问题出在王院长送到国外检验的血液样本上,那份血液样本引起了国外一股强大势力的注意,所以才会派赵颖过来,靠近他的目的自然是将他转移到国外去,而直接让他去外国,他肯定会起疑心,所以赵颖才绕了个圈子,想要先骗他去台北。

  还有就是这股国外的势力虽然知道他dna异常,却并不知道真实原因,只当他是返祖变异,而他将那块襁褓碎片给了赵颖,并且主动告诉她自己不不属于这个年代,此举无疑会导致对方对他产生更大的兴趣,美人计行不通,他们肯定还会想别的法子。

  至于他这么做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心动之下的感性举动,不想让赵颖空手而归受到斥责或惩罚。二是希望借助国外的先进技术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哪怕回不去,至少也得知道自己当年是怎么来的。

  次日,去教室,赵颖不在。

  哪怕早已料到赵颖不会再出现,吴中元还是非常失落,除了失落可能还有别的什么情绪,但他说不清。

  到得下午,传来消息,赵颖退学了,身体原因。

  即便吴中元努力装的很平静,同学们还是看到了他情绪的低落,免不得幸灾乐祸,冷嘲热讽,这也是人的劣根性,自己得不到不要紧,别人别得到就成。

  就在所有人幸灾乐祸的时候,王欣然主动坐到了吴中元的旁边,这一举动险些让一干同学郁闷吐血,一共就俩美女,走了一个,剩下这个也让吴中元得了。

  这节课是一节世界上古史,教授讲的什么吴中元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整节课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王欣然主动坐过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待会儿分组讨论时王欣然一定会和他说什么,王欣然会跟他说什么,就是他在思考和猜测的。

  分组讨论的目的是为了畅所欲言,就教授所讲内容进行拓展论证,但大部分人都趁机胡吹乱侃,没几个是真在进行讨论。

  “她为什么退学?”这是王欣然的第一句话。

  “你知道。”吴中元说道。

  “你也知道?”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王欣然又问。

  “你俩自树下说话的那天。”吴中元说道。

  “呵呵。”王欣然笑的有些不自然,吴中元的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他不但发现赵颖有问题,也同样发现她有问题。

  “我不喜欢别人冲我呵呵,不想说下去,你可以走。”吴中元心情不好,态度也不好。

  王欣然皱眉侧目,不满的盯着吴中元。

  吴中元歪头看了她一眼,转而拿着课本换了个位置。

  上课之前座位可以随便坐,但上课之后座位不准随便换,这是大学的规矩,吴中元此举令得所有同学转头注视。

  王欣然就在同学们的注视之下满不在乎的跟了过去,又坐到了吴中元的旁边。

  “别跟我耍脾气,我在保护你。”王欣然说道。

  “我不用你保护。”吴中元没好气儿。

  接连挨噎,王欣然大感不快,下意识的自兜里拿出了香烟。

  “那位女同学,请注意课堂纪律。”教授阴着脸。

  王欣然闻声只得收起香烟,深深呼吸克制情绪,“好好好,是我不对,咱们好好说,行不?”

  道歉是需要勇气的,只要对方不是罪大恶极,哪怕不与谅解,也没必要继续敌视,“行。”

  “她什么时候走的?”王欣然问道。

  “你是什么人?”吴中元不答反问。

  “保护你的人。”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也没有点头。

  “她为什么会走?你跟她说了什么?跟我说说经过。”王欣然又问。

  吴中元不吭声儿。

  王欣然连问几遍,吴中元就是不接话,最终王欣然反应过来,吴中元这是对她先前的回答不满意,犹豫过后,抬手上指。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只是不太确定。”吴中元说道。

  “你是怎么猜到的?”王欣然有点好奇。

  “你每个月月初都会在学校对面的银行取钱,然后买一堆烟回来,”吴中元说道,“你这不是家里给你打的钱,你这是领的工资,除了公务员,没谁能在月初发工资。”

  这番话令王欣然很是吃惊,“你竟然在监视我?”

  “只能你监视我?”吴中元反问。

  “跟我说说她离开的细节。”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说了,说的很简略,理由也很简单,他不想再忍下去了,所以拆穿了赵颖,至于他和赵颖具体说了什么,他不会告诉王欣然。

  “我还以为你寒假会跟她出国旅游。”王欣然笑道。

  吴中元眉头微皱,王欣然之所以一直选择坐在最后一排,为的就是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二人之前所说的话,她也听去了一部分。

  见吴中元态度一直很恶劣,王欣然不满的说道,“你别对我敌意这么重行不行,我是来保护你的。”

  “你确定是保护而不是监视?”吴中元追问。

  “确定。”王欣然说道。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再说你一个女人,怎么保护我?”吴中元说道。

  “不要看不起女人,我是女子青年组自由搏击总冠军。”王欣然正色说道。

  吴中元不屑撇嘴,“真的假的?”

  “你可以试试。”王欣然接连挨噎被呛,真心想要揍他一顿。

  “试试就试试,你输了,说明你没能力保护我,立刻走,我不喜欢被人监视。”吴中元说道。

  “可以,”王欣然一脸鄙夷,“什么时候?”

  “现在,走……”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 感情和欲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