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山野偶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山野偶遇

吴勤心中所想其实不难揣摩,他是个外乡人,但现在是大丘的勇士,如果以后出了什么问题,吴勤身为领导是难辞其咎的,想要让一个男人稳定下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娶妻生子,有了老婆孩子就多了一份责任,以后不管干什么就都有顾忌了。

    不过也不能因此就全盘否定吴勤对他的关心,来到大丘之后他的表现一直很英勇,吴勤作为老大,关心下属的婚姻问题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时候二十一岁算是大龄青年了,按理说也该娶妻生子了。

    一年只有这一个节日,所有人都非常重视,日出时分,众人于城墙处集合列队,勇士居前,普通族人居后,吴勤登上城墙发表讲话,这时候的领导讲话跟现代官员的照本宣科拖腔拉调儿可不一样,而是铿锵有力,慷慨激昂,这是一个尚武的年代,热血和斗志是男儿的安身立命之本。

    聪明的领导都知道讲话时间太长下属会产生厌烦,几分钟之后,吴勤一声令下,城门大开,众人欢呼呐喊,奔涌出城。

    在吴勤讲话的时候吴中元一直在出神发愣,人家都开始往外冲了他才回过神来,人家都跑,他晃悠出去也不合适,只能随着人群奔跑出城。

    出城之后,回头再看,女人们已经开始往城外聚集了,喜庆的节日,有主儿的没主儿的都经过精细的打扮,这时候可没有化妆品,所谓的打扮也只不过是收拾的干干净净,穿戴的利利索索。

    平心而论,单从视觉而言,素颜的肯定没有化妆的好看,不过素颜有素颜的好处,那就是把真实的自己展示出来,没有任何的欺骗成分,如果被哪个男人相中,那就是真正相中了,没有卸妆前后的巨大落差,也就不用担心卸妆之后被人家撵出来。

    人家都跑没影儿了,吴中元还在城门外面溜达,当自己对某些东西不感兴趣的时候,不妨发扬一下风格,把机会让给别人。

    众人出城之后都分散开来,四面八方全是人,吴中元选择了往西走。

    选择往西走是有原因的,此前曾经跟吴翎解释自己之所以光着屁股出现在村子里是因为在村子西面的山洞里中了牛族人的算计,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西面哪里有山洞,得趁这个机会过去找找,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以后有人怀疑并追查他的身份,也能做到有备无患,滴水不漏。

    为了猎取更好的猎物,众人都往远处走,往西走出二十多里,还是不时能够看到狩猎的族人,此时不止大丘在过节,其所辖的邑城和围城也在过节,山里到处都是人。

    为了能在日落之前回返,在有人的地方他就快走,没人的地方就使用轻功,他得在日落之前往返数百里,时间并不充裕。

    赶路的同时他也没闲着,此时山里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了,有些地方露出了地面,他认得一些药草,赶路之时遇到药草就会抠挖一些带在身上。

    午后,他赶到了吴翎所在村落的附近,唯恐偶遇吴翎,便避开村落,继续往西移动。

    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自西面丛林找到了一处山洞,自附近找来木柴,燃上篝火,将来时路上挖到的药草扔在火里焚烧,既然是被人迷倒了,怎么着也得在山洞里留下点儿药草的气味儿才行。

    天知道以后前来追查他身份的人有多聪明,必须将各个细节全部想到才行,任何的疏漏都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所谓严重,其实就是死。

    虽然是白天,燃点篝火还是会有烟雾出现,这里已经是牛族的地界了,这一天三族都在过节,也都会进山狩猎,得尽快离开这里,以免与牛族人遭遇。

    布置好现场,吴中元急切的离开了山洞,刚自山洞出来,便发现西南方向有人,在他发现对方的同时,来人也发现了他,二人同时取弓搭箭,瞄准了对方。

    此时双方的距离约在十丈左右,二人虽然都开了弓却没有射出箭矢,直到此时他才看清来人的衣着和样貌,与他对峙的是个年轻女子,牛族服饰,身后披挂着淡蓝披风。

    当一个女人处于战斗状态,是很难看出她漂不漂亮的。

    当一个男人生命受到威胁,也没心思看对手漂不漂亮,实际上他已经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的长相,只是没心思进行判断和评价。

    最紧张的时刻是前几秒,当对峙拖延到五秒之后,二人都知道对方不会轻易放箭了,年轻女子冷声说道,“你越界了。”

    “你想怎样?”吴中元沉声问道。

    “滚回去。”年轻女子很不客气。

    年轻女子的不客气是建立在她的修为远高于吴中元的基础上的,但吴中元并不惧她,因为双方相距十丈,这个距离准头已经很难拿捏了,他有把握射中对方,却不认为对方能百分之百的射中他。

    “退后,我不想杀你。”吴中元正色说道。

    年轻女子貌似没想到吴中元竟敢如此强硬,受到冒犯之后右臂回撤,射出了箭矢,“这是警告。”

    吴中元一直在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开弓的右手,见她放箭,立刻松手射出放箭。

    年轻女子的箭矢贴着吴中元的右耳插进了他身后的石壁,与此同时吴中元所发箭矢也擦着年轻女子的头皮飞过,钉进了她身后那棵大树的树干。

    “这也是警告。”吴中元说道。

    年轻女子面色大变,两相比对,她明显落于下风,因为她所发箭矢距吴中元右耳尚有二寸,而吴中元所发箭矢却射散了她的发髻。

    气堵之下,年轻女子再度抬手想要自箭囊抽取箭矢,而吴中元亦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二人虽然都探手背后,却并没有拔取箭矢,短暂的对峙僵持之后,吴中元缓缓的垂下了右臂。

    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举动,倘若对方趁机拔箭激射,他很难躲闪,也来不及进行反击。

    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他感觉对方应该不会趁虚而入,因为在此之前对方曾经先发箭矢,不为杀他,旨在警告。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见他垂手,那年轻女子也放下了右臂,而且放的比他更加果断。

    “你不该到这里来。”年轻女子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只是直视着那个年轻女子,他并不擅长通过女人的容貌来判断对方的年龄,在现代还能看衣着,现在穿的都差不多,十七八岁到二十七八的女人在他看来区别并不大,大致估测,此人的年纪应该在二十出头,可能比这个还要大一点,因为二十出头就晋身洞玄,拥有淡蓝灵气的勇士极为罕见。

    如果要给这个年轻女子贴上标签,野性,攻击性,观赏性应该是比较贴切的,此人给人整体的感觉就像一只随时准备厮杀战斗的雌豹,豹子和猫不一样,虽然都很漂亮,但前者并不需要依靠容貌取悦他人。

    短暂的对视之后,年轻女子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背对敌人也是个很危险的举动,但她走的很从容,也不知道她何以确定他不会自背后射出冷箭。

    有惊无险,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背起弓箭,调头回返。

    前行不久,自雪地里发现了野牛的脚印,脚印很大,应该是一头离群的公牛。

    对于熊族人来说,能够猎杀野牛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一来野牛非常强壮,有着很强的攻击性,很难被射杀。二来牛是牛族的图腾,而牛族恰好是熊族的死敌。

    确定脚印属于野牛,吴中元立刻循着足迹向北追去,这串脚印应该是昨天留下的,此时这头野牛应该已经走出很远了。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只追了四五里,就在一处向阳的山坡下发现了那头卧在草丛里的野牛,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家伙,头上长着一对硕大的牛角。

    野牛形体太过庞大,想要整个儿带回去是不现实的,不过猎杀之后把牛角带回去也成。

    但是等他取下弓箭缓慢走近,才发现这头野牛非常虚弱,在其腹部有一处很大的伤口,这是一处旧伤,早就不流血了,看伤口的形状不似是被刀剑所伤,反倒是像被牛角戳顶所致。

    公牛好斗,经常与其他公牛争夺配偶,这头公牛应该就是在与同类的争斗中受了致命创伤,很多野兽在死亡之前都会选择离开族群独自死去,这头公牛无疑也属于这种情况。

    眼下这头公牛已经奄奄一息,怕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倒是个现成儿的便宜,但他却背起了弓箭,欺凌弱小,乘人之危,乃小人之举。

    往东走出几步,突然发现地上有个很大但很淡薄的影子,扭头看向西南方向,只见不远处的高处站着一个人,定睛细看,不是别人,正是不久之前与他对峙的那个年轻女子,此时那年轻女子已经背上了长弓,正在往箭囊里插归箭矢。

    见此情形,吴中元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此人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也亏得他先前没有射杀这头野牛,不然年轻女子放归箭囊的那支箭已经射出来了。

    吴中元看那年轻女子的同时,年轻女子正准备离开,虽然仍是面无表情,却在临走之前冲他点了点头。

    年轻女子离开之后,吴中元转身疾行,倒不是畏惧什么,而是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身为勇士总不能空手回返,得赶在天黑之前抓点儿什么回去。

    越是想要寻找猎物,越是寻无所获,看来只能故技重施,使用雅利安人的寻兽之术了。

    心里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猎物就出现了,是一头高大的黑熊,这时候黑熊应该处于冬眠阶段,这头黑熊可能是被上山狩猎的人给惊醒的,很是暴躁,眼见吴中元,立刻红着眼珠子向他冲了过来。

    眼见黑熊冲来,吴中元二话不说,拔腿就跑,黑熊虽然也是猛兽,但这是一种不能杀的猛兽。如果带对牛角回去,族人会把他视为英雄,这要是带对熊掌回去……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五章 山野偶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