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七十章 中隐隐于市

第一百七十章 中隐隐于市

不对,还不止九把,承受凤气的还有九把,一共十八件,既然称之为神兵,肯定都有神异之处,不然熊族也不会全力寻找了。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令他焦虑忧心,那就是熊族只在寻找通灵神兵,却并没有寻找应天而生的龙凤,傻子都知道帮手都下来了,正主儿肯定也入场了,他们为什么不找?

  理由很简单,他们不愿找,找到了怎么处理?

  不过他们表面不找,不表示背地里不会寻找,应天而生的龙凤对于所有部落首领来说都是潜在的威胁,人都是有私心的,天下一统和自己的王位,他们会作何选择,这根本就没有悬念,他们肯定会选后者。

  为了消除潜在的威胁,所有的部落首领都会在暗中寻找他,找到他肯定不会把他供起来,直接就咔嚓了,永绝后患。

  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本来就感觉头大,现在感觉脑袋更大了,怎么办?还敢继续留在这里吗?

  昨夜表现的那么亮眼,已经被众人看在了眼里,众人会不会起疑?

  留在这里肯定有一定的风险,不过要是现在跑了,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直接就暴露了。

  要不是头上缠着纱布,他早就愁的挠头了,现在只能改为搓脸,此事需要仔细权衡,任何细节都不能疏漏。

  不过仔细想来,也没什么好权衡的,肯定不能跑,不管怎么样都只能留在这里。

  古人云,不对,应该是后人云,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他现在就属于中隐,是比较合适的,不用为食宿发愁,可以专心练气。要知道练气可是个漫长的过程,即便躲到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想要晋身紫气也得好多年,在这期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全然不知,这可不是个明智的举动。

  既然选择留下,就得想好应急方案,万一有人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极有可能会去马族查证,这时候可不比现代,有什么户籍登记,查证的难度很大。而且他跟吴晨和吴勤说的是他是马族和博父族的混血后裔,这时候与外族通婚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去马族查证如同过去揭人家的丑,人家肯定不会承认。

  这就行了,一口咬定,打死不认,没证据的猜测永远只能是猜测,吴夲曾经去过马族,对那里有很深的记忆,即便有人再次追查考问,他也能清楚的说出当地的风土人情和相关细节。

  此外,他出现的时候是没有灵气修为的,对于一个没有灵气修为的人来说,从马族走到中原来需要很长时间,如果不是原本就是马族人,是不可能跑去马族又跑回来的,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可信度。

  将各种细节逐一想过,吴中元心头略轻,只要不是自己露出了马脚,别人是无法确定他的真实身份的,心理素质一定要好,要保持冷静,临危不乱。

  其实很多时候,事情的败露都不是别人追查出来的,而是自己心理素质不好,做贼心虚,慌乱之中漏出了马脚。

  中午时分,吴平苏来了,吴平苏也是低阶勇士,高玄修为,昨夜二人曾经协同作战,吴平苏这次过来打的是感谢的旗号儿,还给他带了点果干。

  吴平苏比他大,有二十三四岁了,长的一般,但身材很好,大高个子大长腿。这时候十五六岁就结婚了,二十三四岁在此时属于大龄剩女。

  不过人家可不是过来老牛吃嫩草的,人家是来讨教箭法的。

  吴中元也不藏私,有问必答,但箭法这东西跟枪法有些类似,直觉很重要,吴平苏的直觉和指感都差了一点,他手指被包上了纱布,也无法亲自演示,只能说些要领,让她自行领会。

  午饭时间到了,吴平苏请他去家里做客,吴中元原本是想拒绝的,但犹豫过后改变了主意,既然冒充马族人就得学习马族人的生活习惯,马族人很喜欢邀请别人来自己家里做客,也喜欢去别人家里做客。

  吴平苏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米酒,又喊了几个红气勇士过来一起喝酒,这时候的米酒发酵的不好,很浑浊,度数不高,还有点酸,像啤酒却比啤酒难喝,喝多了还上头。

  喝酒的时候众人免不得问起他和吴夲的关系以及马族的情况,吴中元回答的滴水不漏,实际上这些人与吴夲也不熟,有很多人甚至没见过他,对于吴夲的去向他们也不清楚,包括吴夲在内的那些勇士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只有为数不多的高等级勇士和巫师才知道。

  这些人并不知道通灵神兵已经出现,吴中元主动告诉了他们,他们之中有人听说过通灵神兵,这十八件兵器都是传说中的神兵利器,九件龙气化生的兵器分别为牛龙锏,豹龙斧,猁龙棍,蛇龙锤,狮龙耙,龟龙盾,虎龙镐,虬龙戟,鱼龙叉。

  九件凤气化生的兵器为雀凤刀,鸾凤剑,鹰凤矛,鹏凤鞭,雁凤弓,雕凤枪,鸮凤索,鹭凤钩,雉凤爪。

  这十八件兵器分为九雄九雌,是无法跨性别使用的,这些神兵有三大神异之处,一是坚硬锋利,无坚不摧。二是有破气之能,不但可以破开紫气高手的护身气屏,操驭之时还可以免受空气阻力。最后一点最为神奇,此物通灵,可以吸取并转移天地灵气,只要神兵在手,耗损的灵气会随时得到补充,可以持续作战而不虞灵气枯竭。

  此外,这些神兵并不是有主之物,化身禽兽之后也只有禽兽的神识,并没有分辨善恶的能力,谁降服了它们,它们就归谁所有。

  这些也只是众勇士道听途说,他们的地位不高,有些机密的事情他们也接触不到,吴夲的品阶倒是很高,但类似于这种他只听过没见过的事情,并不在记忆的转移之列。

  这时候的人喝酒时有唱歌的习惯,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唱的,声势倒是有,气势也很足,就是韵律不太好。见吴中元皱眉,便有人撺掇他唱马族的歌谣。

  吴中元不会唱歌,但这时候要是推辞,不会被看做谦虚,只会被看做不实在,他原本是想唱首一剪梅的,但也只是想想,没敢唱,这是一个女人像男人,男人更男人的热血时代,一剪梅太柔了,会被他们嘲笑,要是唱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估计得被他们活活揍死。

  最后嚎了一首团结就是力量,唱的众人目瞪口呆,热血沸腾,一曲过后,掌声雷动。

  众人头一次听到这种歌曲,余兴不消,又逼他唱,吴中元硬着头皮又吼了一段儿学习雷锋好榜样,歌词儿众人自然听不懂,但高亢的节奏他们很喜欢,唱完又逼他唱,这回吴中元不唱了,一来也不会别的了,二来总是扯着嗓子嚎,震的头疼。

  情绪这东西是会传染的,每个人都喜欢跟乐观的人相处,用现代的话说乐观向上是一种正能量,没人喜欢跟一个成天愁眉苦脸的人待在一起,压抑而沉默。

  还没散席,吴中元就被驿场的人叫回去了,又飞回来几只信鸟,获得了吴振的授权,他就打开了那些竹筒,其中几个是邑城来的,是对他们早些时候传递过去信息的回应,大致意思是他们没有受到攻击,会根据垣城的指示提高警戒。

  最后一个竹筒禀报的是一件诡异的事情,大丘管辖内一个名为平野的邑城昨天晚上死了四个婴孩,是突然暴毙,这四个婴儿都是本月刚刚出生的,三个女婴一个男婴,驻守平野的勇士正在设法确定他们的死因。

  所谓重要的事情,就是必须立刻处理的,此事明显不属此列,可以留待明天晨议再说与吴振等人知道。

  傍晚时分,又有一座邑城传来了类似的消息,昨天辖区内死了五个婴儿,也是出生于本月。

  见到这张布条儿,吴中元没有再耽搁,立刻将此事告知了吴振。

  看罢布条儿,吴振眉头微皱,思虑沉吟。

  吴中元知道吴振在想什么,他的想法跟吴振是一样的,这些婴儿的暴毙绝非偶然,在获悉通灵神兵现世之后,有人推断出龙凤也已现世,开始清除潜在的威胁。

  沉吟良久,吴振抬了抬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需不需要将此事报于都城?”吴中元问道。

  吴振叹了口气,“你酌情处理吧。”

  吴中元没有再问,转身退走。

  出门之后,他没有再往驿场去,而是直接回了住处,这时候可没有监控探头,很难追查是谁杀害了孩子,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杀掉孩子的动机,只有那些部落的首领才有理由这么做,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此事与大吴无关,而是敌对部落搞的鬼。

  不过退一步说,就算此事是敌对部落所为,他们只杀掉熊族本月出生的婴儿意义也不大,他们必须将本族本月出生的婴儿一并杀掉才能消除潜在的威胁。

  阿洛只知道吴中元的脸色难看,并不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好,吴中元没吃晚饭,郁郁回房,这些婴儿都是枉死的,凶手找错了目标,根据时间推断,通灵神兵是在他回归之后才出现的,其实他才是那个潜在的威胁。

  躺下不久,门外传来了急切的敲门声。

  来的又是驿场的人,送来一个竹筒,十字加急。

  吴中元打开看阅,原本还昏昏沉沉的,待得看罢布条上的字,瞬间恢复了清醒,有人发现了通灵神兵……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章 中隐隐于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