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处境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处境

凡事皆有利弊,当官儿有当官儿的好处,当官儿也有当官儿的毛病,毛病就是每天早上都得开会,性质有点儿像皇帝上朝,所有勇士都得到场,主持会议的长官会向众人通报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与会人员也可以向长官汇报自己管辖范围内所发生的特殊情况。

  这时候是用时辰来计时的,但吴中元还是习惯性的用小时制,每天例会的时间大约是凌晨四点左右,之所以这么早,是为了赶在天亮之前部署和安排一天的工作。

  寒冷的冬夜,四点多起床对吴中元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时候可没有闹钟,一晚上睡的也不踏实,就怕睡过了头,到最后还是迷迷糊糊睡着了,如果不是阿洛叫醒了他,他肯定就迟到了。

  这时候也没有例会这个说法,准确的叫法是晨议,顾名思义,就是早晨议事。

  大丘共有三十多位勇士,紫气高手只有吴勤一人,蓝气勇士包括吴振在内一共有四个,余下的全是红色灵气的低阶勇士。

  此时非常注重等级,不同等级的勇士分别有不同的座椅,身穿红色披风的勇士坐的是方凳,披着蓝色披风的勇士坐的是圆凳,而紫气高手的座椅则是靠背大椅,其样式有些像后来的太师椅。

  等级越高,座位越靠前,等级越低,座位越靠近大门,吴中元是新晋洞神,是最低级别的勇士,坐在进门的右手边。

  吴中元的出现引来了众人的瞩目,忽然多了个生面孔,众人免不得多看他几眼,加上都听说了他昨天的“英雄事迹”,在多看几眼之外又多看了几眼。

  吴中元有些发窘,低着头,也不与众人对视。

  低头代表的是一种谦逊克制的态度,见他低着头,众人便不怎么讨厌他了,如果昂着头鼻孔朝天,瞬间就能得罪所有人。

  吴勤不在城里,是吴振主持的会议,会议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吴振先冲众人介绍了吴中元,然后针对城防和民生等事宜进行了相关的部署。

  会议结束,吴中元带着吴振给他的高玄法牌回返住处,熊族对于练气法门控制的还是比较严格的,九阶练气,每一阶都有一面记载有练气方法的法牌,低阶勇士并不知道高阶的练气方法是什么样的。

  他原本是想再睡个回笼觉的,但阿洛和她奶奶已经做好了早饭。

  吴中元没有主仆的概念,邀请二人一起吃饭,但祖孙俩很惶恐的谢绝了,他再三邀请,二人坚持不肯上桌。

  吴中元无奈,只能自己吃了,故意留下一些与她们二人。

  城里有专门负责传递消息的地方,名为驿场,是驿馆的前身,他是驿场的长官,上任之后得过去跟下属打个招呼,安排一下工作。

  驿场的面积比他想象的要大,占地有七八亩,马厩和鸟舍占了总面积的三分之二,余下的地方是储存粮草的库房。当官儿的都有办公室,他也有,不但有办公室还有秘书,还是个女秘书,主要负责记录粮草的使用情况以及马匹和信鸟的相关信息。

  下属也比他想象的要多,有二十多人,身兼数职,平时是养马养鸟儿的,遇到紧急情况就会充当信使,往各个邑城传送消息。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烧火主要是为了立威,但这个环节对他来说是多余的,一来勇士属于特权阶级,普通族人没有人敢去冒犯他们。二来众人都知道他昨天在西城痛殴了吴少勇,连勇士他都敢打,普通族人他就更没什么忌讳的了。

  吴中元对公务毫无兴趣,但还是象征性的翻了翻账簿,至少得对驿场的情况有个大致的了解,不能一问三不知。

  在现代,当官儿的为了避嫌,通常不会用异性秘书,不过他并没有换掉自己的女秘书,这时候普通族人识字儿的可不多,不能轻易更换,最主要的是这个女秘书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

  闲来无事,就回住处闭门练气,虽然暂时稳定了下来,他的心里却并不踏实,目前还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迟早会有暴露的那一天,如果身份暴露,会有无数人想要置他于死地,没有紫气以上的修为,根本无力自保。

  当日晚间,又下大雪,随后几日一直下下停停,第四天夜里,外面突然传来了急切的鸣锣声,听得锣声,吴中元翻身而起,急切穿衣,锣声是自西面城墙处传来的,表示有敌人来袭。

  吴中元穿好衣服,阿洛已经将他的长弓和箭囊准备妥当,吴中元背上箭囊,抓起长弓拉门而出。

  此时外面仍在下雪,城里的其他勇士也已经离开住所,往西面城墙急切移动。权力和义务是相互的,勇士地位尊崇,多有特权,但关键时刻也得挺身而出,身先士卒。

  吴中元施出身法,赶上了一个年轻的女勇士,“平苏,出了什么事儿?”

  对方尚未接话,城墙处便传来了凄惨的叫声,与此同时,诸多巨大的白影儿自城墙外冲跃而入。

  “不好,是雪怪!”吴平苏大声喊道。

  吴中元没见过雪怪,却知道雪怪是什么,这是一种在现代已经灭绝的白毛巨猿,体形比人类要大的多,茹毛饮血,生性凶残。

  此时弓箭和刀剑是每个勇士的标配,但雪怪移动迅速,天上还在下雪,吴中元虽然搭箭开弓却没能锁定目标,只能收起弓箭往雪怪所在方位跑去。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各阶勇士,披挂着不同颜色披风的勇士自各处赶往西城,晚他们少许的是普通士兵,也持拿兵器赶去支援,但他们没有夜视能力,需要持拿火把照明。

  在众人赶往西城的同时,大量雪怪自城外跃进了城池,大丘的城墙足有五米多高,却根本挡不住这些身高三米的雪怪,雪怪进入城池立刻冲进民居,打杀族人,撕咬吞食。雪怪的吼叫声混杂着族人凄惨的喊叫,刺耳惊心,骇然瘆人。

  虽然知道这种动物长什么样子,亲眼所见之后它们丑陋的模样还是令吴中元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庞然大物白毛儿红脸,犬齿森长,血盆大口里正咬嚼着刚自族人身上撕下的血肉,而那族人尚未断气,仍在凄厉惨叫。

  此时雪怪已经分散各处,众人只能各自为战,吴中元率先开弓,冲近处的一只雪怪射出一箭,雪怪皮糙肉厚,箭矢虽然射中了它的腹部,却没能深入内脏。

  雪怪吃痛,将抓在手里的垂死之人向吴中元扔来,吴中元侧身避过,再度开弓,冲那疾冲而来的雪怪射出了第二箭。

  这一箭射的是雪怪的眼睛,眼睛是脆弱的部位,这一箭直接射瞎了它的左眼。

  虽然射瞎了它的眼睛,却没能阻止它的疾冲之势,雪怪四足并用,冲跃而过,凌空扬爪,猛抓疾拍。

  雪怪形体庞大,来势迅猛,吴中元只能翻滚躲开,躲闪的同时再取箭矢,站稳之后立刻搭箭开弓,又射瞎了它的右眼。

  雪怪瞎了双眼,暴怒咆哮,左右冲撞,胡拍乱打,在它周围全是族人居住的房屋,由泥砖垒砌的房屋根本经受不住它的冲撞和拍打,纷纷倾倒坍塌,躲在其中的族人多有死伤。

  雪怪发狂肆虐,吴中元无法近身,只能再度开弓,射其眉心。

  虽然雪怪在疾冲乱撞,这一箭仍然射中了它的眉心,但此物头骨异常坚硬,箭矢只是嵌于头骨,未能破骨深入。

  再厉害的箭法也无法在目标移动的时候射中同一个部位,急切的审视权衡之后,吴中元取双箭在手,抖腕旋指,全力激射,两支箭矢首尾相连疾飞而出,前箭命中,后箭催顶,这才射进头骨,置之死地。

  杀死对手之后,吴中元急视左右,只见周围全是这种体形巨大的怪物,至少也有几十只,它们进入城池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抓人而食,在遇到抵抗之后开始攻击勇士和普通战士。

  庞大的体形和坚厚的皮毛令它们很难被杀死,弓箭很难射中要害,而想要用刀剑挥斩,则必须冒险近身,由于它们的身形高达三米,攻击脖颈只能跃起,身在半空,尚未挥刀出剑,就被它们给拍飞了出去。

  己方虽然占据了人数上的优势,又有勇士冲锋,却并不占据任何优势,事实上还是处于严重的劣势,这回归之后的第一场血战,竟然不是跟人搏斗,而是与野兽厮杀……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处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