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晋身洞神

第一百六十五章 晋身洞神

见吴中元定下了离开的日期,吴少勇冷笑说道,“没想到你还挺有骨气。”

  “你也不用拿话别我,我不会出尔反尔的,七天之后我一定会走,”吴中元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可能还用不了七天。”

  自己的心思被别人看透的感觉并不好,冷哼过后,吴少勇摔门而出。

  一个人如果总是因为别人的过错而生气郁闷,无异于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跟吴少勇吵架并没有影响吴中元的心情,继续蹲在火坑旁烧火煮肉。

  人这一辈子会遇到无数次的冒犯,欺骗,诋毁,攻击,误解,轻视,乃至是背叛,如果是因为自己事先没有用心去观察和判断所造成的,那就是咎由自取,只能自食其果。

  如果是因为别人的过错所造成的,那就让对方付出相应的代价。不敢勇敢面对自的过错,也不敢给自己争取公平,只知道生闷气,那是懦夫的行为。

  吃过晚饭,吴中元开始盘坐练气,练气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很小的时候师父就开始教他和林清明练气,只不过师父所教的练气方法比较普通,不似熊族的练气方法这么玄奇,但练气这东西大同小异,一通百通,无非是一个呼吸吐纳,再加上一个意念导引。

  所谓呼吸吐纳就是通过调整自己的呼吸,有意识的吸纳游离在天地之间的无形灵气,分为吸气和呼气两个步骤,用鼻子和周身毛孔吸气,周身毛孔在练气的初中两个阶段是不能呼吸的,只不过是加上了这个么一个意念,想象在吸气的同时外界灵气通过鼻孔和毛孔进入体内。

  呼气时用口和周身毛孔,意念是体内污浊之气通过嘴和周身毛孔排出体内,附加意念是先前吸进体内的灵气汇聚气海丹田。

  吐纳的原则是呼吸越慢越好,气息越长越好,过于急促的呼吸就不是吐纳而是哮喘了。

  练气的第二个步骤是意念引导,这是建立在体内有灵气存在的前提下,体内有灵气存在有个比较明显的表现,那就是丹田气海感觉鼓胀。

  在练气的前期,吸纳的灵气不但数量少,质量也差,丹田气海的容量也很小,很容易就会盈满,盈满之后如果不加以引导运行,就会岔气儿,丹田储纳不了的灵气要么往上蹿,要么往下跑,,说粗俗点儿就是打嗝儿放屁。

  意念导引就是有意识的将丹田气海里的灵气引入既定的经脉,每条经脉都由多寡不一的穴道连接组成,练气前期走的都是任督二脉,也就是俗称的小周天,灵气直接自丹田往下走,先经会阴穴,然后绕到背后尾椎部位的尾闾穴,再继续往上,经腰部命门,上背部大椎,送脑后玉枕,达头顶百会,然后再从头顶往下走,重新回到丹田。

  呼吸吐纳和意念导引在后期是同时进行的,吸气时灵气下行,经背后直接送到头顶百会,呼气时再将灵气自头顶经正面穴道送归丹田。

  练气跟开车有些相似,会开车的,哪怕只开过小货车,给他个保时捷他也能捣鼓走。不会开的,连刹车和油门都分不清,给他个小货车他也搞不明白。

  吴中元之前练过气,练气的几大要领他都知道,再练熊族的练气法门很容易就能摸出门道儿。

  意念导引又可分为广义的意念导引和狭义的意念导引,广义的意念导引就是想象任督二脉已经通了,狭义的意念导引是任督二脉真的通了,想要将任督二脉真正打通,需要引导丹田里的灵气逐一打通任督二脉上的穴位,粗略计数,任督二脉上有大穴十几个,仔细计数,有穴道五十多,这些都需要逐一打通。

  吴中元只用了一夜就将任督二脉打通,之所以如此快速有三个原因,一是自己的先天血脉在抵御尸毒时已经被唤醒,对灵气的感知和控制异常敏锐。二是熊族的练气方法非常玄妙,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三,因为他之前练气已经打通了大部分的穴道,现在只需要收收尾就成了。

  打通任督二脉,自然而然的获得了洞神修为,也就是淡红灵气,体内有了灵气运行,体质就会产生良性变化,精力充沛,耳目清明,力不能变成气,但气可以变成力,晋身洞神之后,原本亏空透支的体力也随之得到了足够补充。

  古人遵循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谓日出可不是日上三竿,而是天蒙蒙亮就开始干活儿,也不知道都在忙活什么,反正是都起来了。

  吴中元没什么困意,就起来烧水,这时候可没有牙刷,没法儿刷牙,只能漱口,洗漱过后,又想洗脚,但屋里没有洗脚的家什,不能泡脚,只能倒水简单洗了洗。

  针也没有,想要挑破脚底的水泡只能用匕首削尖木签子,匕首可不舍得用来戳水泡,以后还得用来割肉呢。

  阿洛又来了,是挑着两桶水来的,还给他带来了一顶兔皮帽子。

  “你奶奶做的?”吴中元试戴帽子,平心而论这顶帽子虽然暖和,却不太好看,只因帽子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下垂的护耳,戴上之后跟日本鬼子似的。

  “奶奶眼花了,是我做的。”阿洛往水缸里倒水。

  “谢谢你哈。”吴中元道谢。

  阿洛没接话,将木桶里的水倒进水缸之后,又挑着木桶想要出门。

  “够了,不用了。”吴中元说道。

  “还没满。”阿洛出了房门。

  吴中元本想说自己待不了多久了,想了想又没说。

  阿洛用的木桶不大,又挑了一趟回来,水缸还没满,见她还想去挑,吴中元喊住了她,“别去了,把木桶送回去,我还带你出去打猎去。”

  看得出来阿洛想说什么,但犹豫过后却没说什么,点头过后,挑着木桶走了。

  二人照例自西门会合,见吴中元没拿弓箭,反而拿了个陶瓮,阿洛很是不解。

  见她疑惑,吴中元解释道,“我之前所用的弓箭是借的人家的,昨天人家要回去了,今天咱们需要现做一张弓箭,花杨的树皮需要煮过之后才能用作弓弦。”

  “我去帮你借一张。”阿洛说道。

  吴中元摆了摆手,“不用,你跟着我,我顺便教你怎么制作弓箭。”

  制作弓箭不是非常复杂,但也并不简单,弓身需要选用刺槐或柞木这一类既硬又有韧性的木头,用火烧烤过后,才能弯折成弓的形状,不烧直接弯折,就会断掉。

  此时可没有什么高强度尼龙和专用纤维,制作弓弦最好用动物的大筋,用马尾也不错,最常见的就是花杨的树皮纤维,煮过之后抹上动物油脂,也具有很强的韧性。

  箭杆儿也用槐树和柞树枝,箭羽用野鸡毛,箭头儿用兽骨或贝壳打磨。

  吴中元熟练的制作弓箭,阿洛自一旁好奇的打量,吴中元制作的同时也会向其讲解制作弓箭的各种要领。

  多数时候阿洛都只是看,并不说话,待吴中元做好弓箭,开始寻找猎物,她才低声问道,“你是不是要走了?”

  “为什么这么问?”吴中元笑问。

  “你是外来的,他们对你不好。”阿洛说道。

  “他们凭什么对我好?”吴中元又笑。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交朋友?”阿洛又问。

  “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交朋友?”吴中元反问。

  阿洛没有再说什么,低着头,走在吴中元身后。

  吴中元对阿洛印象很好,什么叫善良,无目的的善良才是真正的善良,当所有人选择冷眼旁观的时候,阿洛选择了帮助他,好人必须得到奖赏。都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此言不虚,临走之前教会阿洛制作并使用弓箭,她和她奶奶以后就不会挨饿了。

  阿洛很聪明,用弓的感觉也很敏锐,但她力气太小,开弓的力道不足,不过这也没办法,力气太小就只能射近处的猎物。

  这时候还没有货币,但已经有了不同的职业,交易都是以物易物,个体较大的猎物可以换到布料和箭头,盐和灯油也能换到。

  要走总得准备一下,搞身儿像样的衣服,干粮也得带上点儿。

  随后几天吴中元没有再开伙,而是阿洛带吃的给他,因为吴中元的存在,她们祖孙俩尝到了久违的盐味。

  知道他要走,二人就开始给他准备衣服和干粮,带盐味的肉铺,芋头干,小米饼。

  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吴中元将寻找和驯服野兽的方法传给了阿洛,至于练气方法,他想传却没传,练气需要言传身教,像穴道的位置,灵气运行路线都需要准确指明,如此一来就免不得会有肢体上的接触,阿洛虽然年纪还小,却是个女孩,得避嫌。

  第七天清晨,阿洛又来了,尽管知道吴中元马上就要走了,却还是过来帮他收拾最后一次房间。

  今天是最后期限了,吴少勇肯定会过来撵人,为免被吴少勇迁怒,吴中元就让阿洛尽快离开。

  就在他催促阿洛离开的时候,吴少勇自外面走了进来……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五章 晋身洞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