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紫气高手

第一百六十一章 紫气高手

吴勤出拳迅疾,势沉力大,姜章不敢硬受,只得放弃擒拿,侧身闪躲。

    吴勤逼退姜章,并不就此收手,踏地前冲,旋身反踹。

    姜章躲闪不及,只得叉臂胸前,全力封挡,连退五步,方才消去巨大力道。

    不等他稳住下盘,吴勤已然紧随追至,右拳挥摆,直取其六阳魁首。

    姜章后仰闪避,与此同时急抬右脚,踢向吴勤前胸。

    眼见对方右脚踢来,吴勤并不闪躲,气聚前胸,硬受了对方一脚,不过在对手踢中自己前胸的同时,右拳也击中了对方右膝。

    双方皆受重击,吴勤退后四步,右脚后撤,蹬地止住退势。姜章虽然只退三步,右腿却已显露不便。

    吴勤深谙打斗精髓,知道自己喘息的同时对手也会得到喘息,故此止住退势之后分秒不等,立刻反冲,凌空起脚,连环踢踹。

    姜章右臂高抬,挡住了吴勤踢向上盘的一脚,再起左臂,挡住了吴勤踢向中盘的一脚,随之右腿屈膝抬起,护住了下盘。

    很难说吴勤此举是有意为之,还是他审时度势反应机敏,眼见不得伤敌下盘,踢向姜章下盘的这一脚临时反扣,不偏不倚的踢中了姜章右膝伤处,令其行动更加不便。

    但凡能够晋身紫气的都是高手,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姜章右膝受创,不惧反怒,双臂垂探,灵气离体外延,化做两把淡紫气剑紧握在手,怒吼出招,抢攻急斩。

    吴勤并不躲闪,气凝双臂,强封硬挡。

    但凡晋身紫气者,灵气皆可离体外发,姜章所用长剑乃其灵气所化,而吴勤气凝双臂亦是同样道理,看似是以徒手对敌,实则仍是灵气抗衡,双臂灵气不散,姜章所用长剑便不能伤他。

    都说一寸长一寸强,那也得看是什么情况,姜章此举并不明智,手中的气剑虽然将他的攻击范围外延三尺,同时也令他出招和应对略有迟缓。

    在挡住姜章连环抢攻之后,吴勤急起左脚,正踢姜章小腹。

    姜章回招不及,被吴勤踢中小腹,但是在受创后退之前,其右手的气剑也将吴勤的左腿豁开一道血口。吴勤的灵气大多聚于双臂,没有灵气保护的部位是无法抵御对手气剑攻击的。

    吴中元此时是歪身侧卧,二人的举动他都看在了眼里,此时姜章和吴勤离他和吴晨已经有十几米远,正是逃离险境的大好时机,但他现在四肢无力,连抬手都不能够,而吴晨则双目紧闭,晕厥不醒。

    不管是挨踢的还是挨剑的,感觉都不会太好,但二人皆无退意,稳住阵脚之后同时前冲,再度鏖战血拼。

    此前吴中元从未见过高手相搏,二人的厮杀颠覆了他原来的想象,高手厮杀既不飘逸也不潇洒,有的只是勇猛和凶险,从一开始到现在,二人没有任何的交谈,只在全力以赴,以命相搏。

    吴勤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对于灵气毫不吝啬,每次出招,拳脚都会灌以大量灵气,只要被其击中要害,一招就可制敌。

    姜章的打法跟吴勤有些相似,也是硬碰硬,但姜章年纪较大,刚猛虽然略有逊色,却多了几分狠辣诡诈,出手之际多留后手,杀招暗藏。

    二人下盘皆有损伤,但在随后的腾挪之中却并不见明显瘸拐,疼痛肯定在所难免,但二人都在强自忍受,生死悬于一线,与伤痛相比,还是性命更重要。

    二人的打法吴中元大部分都能理解,但有一点他始终想不明白,不管是吴勤还是姜章,都在抢攻,吴勤占据了主场之利,他貌似没有抢攻的必要。而姜章还有援军未到,他也不应该抢攻。

    但事实上二人都在抢攻,谁也没有拖延时间,完全是一副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的拼命打法。

    十几个回合之后,他终于看明白了,二人的抢攻并没有什么深意,只是为了尽快杀死对方,这是一种类似于野兽厮斗的凶狠打法,谁也没有奢望自己能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杀伤对手,只要能伤敌一千,绝不吝啬自损八百。

    二人不愧是紫气高手,不管是斗志还是气势,都是普通人无法望其项背的,你不惧我,我亦不惧你,你想杀我,我亦想杀你,与二人的凶狠打斗相比,现代的街头群殴都是虚张声势和色厉内荏,是那么的肤浅和虚假,不以杀掉对方为目的的打架根本不配称之为打架,只能算是撒泼。

    真正的打斗不可能不见血,此时吴勤的双腿共有三处伤口,都在大量流血,而姜章的嘴角也有鲜血溢出,不问可知已被吴勤的重拳伤及肺腑。

    攻防之中,姜章突然变招,趁吴勤招数用老,双脚踏地,凌空攀升。

    吴勤抬头上望,见对方一直在向上攀升,猜到对方想要俯冲施展杀招,哪会与他从容聚势的机会,踏地振臂,凌空追袭。

    就在此时,吴中元听到了破风声,由于角度问题,他看不到来人是谁,只能听出破风声来自城池方向。

    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抱了起来,被人抱起之后他才看到来人长相,此人亦是勇士打扮,年纪不大,二十五六。

    与此人同来的还有另外一名男子,此人岁数已经不小了,有六十多岁,脸上多有皱纹。

    将他们抱起之后,二人立刻向城池移动,二人虽是勇士却不曾晋身紫气,虽然也能离地,却不能长时间凌空,算不得飞掠,只能算奔掠。

    奔掠之际,吴中元努力转动眼睛,看那天上的战况,姜章原本可能是想聚势俯冲,但吴勤紧随而上,令他算盘落空,此时已然化身巨鹰,自空中与吴勤翻腾纠缠。

    到得城门近处,又有几人前来接应,在被抬进城里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天上的情况,此时巨鹰的利爪已经抓进了吴勤左肩,而吴勤后仰翻身,双脚猛踏巨鹰肋腹,这一脚力道甚大,巨鹰吃痛,厉叫“松手。”

    后面再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里面的人早就准备好了担架儿,他和吴晨被救回来之后,被众人用担架抬着往城里送,他此时连转头都不能,只能看到凌晨时分的清冷天空。

    被抬出十几米后,城墙上的人爆发出了欢呼,听到这阵欢呼,吴中元心里踏实了不少,肯定是吴勤占了上风他们才会有此兴奋。

    很快,他和吴晨就被抬进了一处由石头垒砌的房子里,里面药气很重,墙上还挂着很多药材,有些是动物类药材,而有些则是晒干的草药。

    房子中间有火坑,周围还有灯盏,大夫有两个,一个老头儿带着一个岁数很小的女徒弟,老头儿有七十多岁了,女徒弟不过十六七。

    男女有别,老头儿负责检查吴中元的伤势,检查的很是仔细,衣服解开了,裤子也脱了,确定没有外伤,又给他穿上了,然后又试脉搏,见他脉搏异常虚弱,皱眉问道,“你感觉如何?”

    吴中元虽然睁着眼,却不能说话。

    老头儿见他双目有神,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冲送他们过来个那个老者说道,“此人劳累过度,并无大碍。”

    说完便不管他了,将屋里的闲杂人等撵出去之后,开始指导自己的小徒弟救治吴晨。

    吴晨的伤势比他严重的多,好在他包扎的手法非常巧妙,虽然经历了剧烈颠簸,吴晨的伤势却并未恶化。

    这里什么都有,医治起来也很是便利,伤口需要缝合,在缝合伤口之前,吴晨醒了,拒绝喝掉那碗可以减轻疼痛的药汁,命那老者直接缝合。

    吴中元无法移动,只能一动不动的躺在木床上,此时他除了担心外面的战事,还在庆幸之前听了三胡的建议把身上的纹身去除了,如果不然,此时身份已经暴露了。

    在缝合完成之后不久,吴勤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赶了过来,他多处受伤,身上的衣服多有破损,几乎被鲜血给染透了。

    这里只有两张病床,见他来到,老头儿就想把吴中元自木床上抬下去,吴勤抬手阻止了,“让他躺着吧,给我简单缝一下就行。”言罢,又冲吴中元说道,“敌人已经败走,不用担心。”

    不见吴中元回应,吴勤便走过去与吴晨说话,可能是顾忌有闲人在场,二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简单交谈了几句。

    吴勤问‘有异动?’

    吴晨回了个‘嗯,’然后又说,‘姜遂也在附近。’

    ‘等他来!’吴勤接话,就这些,然后就没了。

    要缝合伤口就得脱下衣物,衣服脱下之后,吴勤身上的纹身和大量伤疤显露了出来,熊头纹身象征着勇士尊贵的地位,而满身的伤疤则是他身经百战的荣誉。

    吴晨伤势较重,但她神志清醒,处理完伤口,便被送到别的地方休养去了。

    吴中元虽然眼珠子乱转,却无法移动,于是被留下来继续诊治,似他这种情况二人还是头一次遇到,起初还以为他只是疲劳过度,但即便疲劳过度也不应该累的不能说话。

    一老一少忙到天亮也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可以确定他神志非常清醒,问他简单的问题他能通过眨眼来回答。

    天亮之后,有人来问他的情况,催促老头儿尽快把他治好,吴勤有话要问他。

    吴勤是这里的最高领导,他的话等同圣旨,老头儿哪敢耽搁,本来还想让他先静养几天看看有没有起色,这下不敢等了,马上开始灌药,灌药无效就改为扎针,扎针也不行,那就换艾灸。

    又灌又扎,又熏又烤,变着法儿的折腾,就是不见好……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一章 紫气高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