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五十章 临行前夕

第一百五十章 临行前夕

吴中元点头同意,既然是废弃的军营,肯定相对安静,而他要做的相关准备都需要在安静的环境中进行。

    见他们也要走,姚家大婶儿自屋里出来真诚挽留,吴中元婉言谢绝了,临走之前又往羊圈去了一趟,想要跟阿波道个别,但白日里刚买了一群山羊,阿波正忙着跟新来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套近乎,任凭他如何呼喊,人家就是不理他。 

    见吴中元有不舍之意,姚家大婶儿提出把阿波送给他,吴中元自然不会要,他很快就要走了,除了脑海里的记忆,什么都不带走。 

    二人是雇了一辆小货车回市里的,原本姚家大婶儿是想让羊贩子吉码大叔送二人回城的,但吴中元此前领教过吉码的“高超”车技,哪里还敢坐第二回,现在是安全第一,要是出点儿交通事故可就走不了了。 

    去到市里,王欣然取回车子直奔机场,下半夜坐上了去郑州的飞机,天亮之前飞抵郑州,上午八点赶到了巩义县郊,这里原本驻扎有一支陆军部队,前几年精兵简政,大规模裁军,部队撤走了,留下的营房暂由地方武装部托管,作为地方民兵的训练基地,此时没有民兵训练,偌大的营区空空荡荡。 

    此前王欣然已经与当地武装部取得了联系,将用于民兵训练的后勤人员调了过来,所谓后勤人员说白了就是几个做饭的老头老太太,都是经过严格政审的八辈儿贫农,一次性购进了半个月的给养,进来了就不能出去了,也不能携带手机,活动区域也受到了严格限制,只能在后院待着,不能自办公区和营区走动。 

    营区四周也实行了戒严,所有地方车辆不准靠近,所有低空飞行器包括直升机和无人机一律禁飞。 

    武装部长已经待命已久,二人一来,立刻进行交接,交接的内容不但包括营区所有房间的钥匙,还包括一支八一步枪和三个*,王欣然接过步枪之后直接往空旷区域试射了几发,她这么做是严重违反枪支使用规定的,其目的也不是单纯的试枪,而是为了警示营区内外的人员,包括这个武装部长,让他们知道这次任务的特殊性,如果遇到突发情况,她会果断开枪。 

    早饭是在厨房吃的,几百个人的大食堂,五个做饭的,吃饭的却只有俩。 

    营区这么多房间,二人可以随便住,吴中元的意思是住在办公楼的最高层,自那里可以远眺传送阵法所在的河洛交汇处,但王欣然担心他会被敌人用狙击步枪远距离射杀,坚持要住在操场旁边的平房里,对于王欣然的如临大敌,吴中元是不以为然的,但他也没有坚持己见,听从了王欣然的安排。 

    准备工作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一是整理,二是学习,三是演练。 

    背包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之前剩的几包军用自热干粮给了林清明,除了灵石和杂物,还有书籍,金简,羊皮等物,自中年道人背包里得到的金属勘探学和稀有金属冶炼学,欧冶子的三火九论,天篆文册,风行术。 

    按照我国现行法律,自我国境内发现的所有古代事物都属于文物,文物都是属于国家的,这些东西自然也是,但王欣然并没有收缴,她知道这些东西对他有用,也知道他什么都带不走,他离开之后,所有东西还是属于国家的。 

    书写整理,在这七天之内,他需要做很多事情, 

    一,背诵天篆文册和三火九论全文。 

    二,演练风行术和吴夲的练气方法及其箭法,同时还要学习如何制造弓箭。 

    三,尝试寻找和驯服野兽,这是三胡传递给他的记忆,回去之后肯定需要用到。 

    四,尝试使用雅利安人的西医技能,具体的方法他已经牢记于心,目前需要做的是进行实践,所谓西医技能,说白了就是进行各种外科和内科手术,有些手术是需要剖腹甚至开颅的。 

    五,设法除掉胸前的龙头纹身,三胡说的不无道理,在自己立足未稳之前,这个龙头纹身只能给自己带来灾祸。 

    六,他要学习包括农业和铸造在内的各种知识,回去之后要设法提高农作物的产量和熔铸各种农具。 

    七,如果还有空闲,得看看中年道士带在身边的那两本冶金书籍,这是比较直观的现代化的冶金技术,可以与三火九论和天篆文册里的相关内容进行参照和比对。 

    这些事情是不能逐一进行的,背诵也只是背诵,没有多余的时间理解消化,当务之急是先记住内容,回去之后有的是时间进行推敲。 

    使用风行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使用过后会出现体力透支的情况,施展过一次,围着操场跑了一圈儿,风驰电掣,感觉不错,但穴道解开之后感觉就不好了,由于使用时间不长,也没有将速度提到极限,所以还不至于卧床不起,但明显手脚乏力,不良感觉持续了五分钟左右,体力方才慢慢回升。 

    现代人练习风行术的难度比古代人要小,原因是风行术的速度很快,古人很少经历这么快的速度,突然遇到会很难适应,难免慌乱。而现代人经常开车或者坐车,已经习惯了快速移动,在遇到障碍物之后也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知道该如何闪躲和规避。 

    去除纹身需要耗时三天,用十几种特殊的矿物和药草混合涂抹,雅利安人虽然不擅长中医,却不表示他们不了解植物和矿物的性质和作用。 

    纹身在古代是比较常见的,但是在现代,它被视为了黑恶势力的两大标配之一,另外一个是大金链子。 

    纹身到底是一种特殊的标识还是哗众取宠,主要取决于公众的认知,当所有人都认为纹身只是一种身份的标识的时候,它就是一种标识。当大部分人都认为它是黑恶势力标配的时候,还非要去纹,那就只能是存心让别人把你当成坏人了。 

    除此之外还要学习制造弓箭,确切的说也不是学习,而是实践,因为制造弓箭的方法就在他的脑子里,他知道什么木料可以充当弓身,什么材质可以作为弓弦,但这些材质在现代已经无处可寻了,也很难找到代替品,最终只能照猫画虎的做一张,射几箭找找感觉。 

    练气是个缓慢的过程,即便知道了吴夲练气的方法,在短时间内也很难取得进展,也就无法验证效果,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知道怎么做不一定就能做好,理论和实践是两码事。 

    医术也很难亲自实践,王欣然提出带他去医学院解剖尸体,吴中元急忙拒绝了,开膛破肚这事儿他真的做不来。 

    寻找和驯服野兽是需要时间的,眼下也没什么野兽可供他寻找驯服,总不能半夜出去追野狗撵野鸡。 

    不知不觉,过了四天,吴中元越是努力学习越感觉时间不够,只能与王欣然商议能不能再拖几天,而王欣然的回答是现在已经进入了雨季,四天之后上游就会出现大规模降雨,如果不在既定时间潜入水下,就只能等雨季过后再走。 

    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傍晚,王欣然问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吴中元摇了摇头,“我没准备好,太仓促了,还有很多细节我没考虑到。” 

    “重要的东西背下来没有?”王欣然问道。 

    “差不多了。”吴中元点头过后叹了口气,“我怎么感觉心慌啊。” 

    “你不是心慌,你是紧张。”王欣然说道。 

    “怎么时间过的这么快。”吴中元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王欣然没有接他的话,待他放下水杯,正色说道,“重要的内容一定要背下来,尤其是天篆文册,一个字都不能错。” 

    “这个我都背下来了,你放心吧,”吴中元站起身,自房中往复走动,“我还有什么该做的事情没做吗?你再帮我想想。” 

    见他紧张焦虑,王欣然宽慰道,“你得调整心态,你不是要远行,而是要回家。” 

    “什么回家呀,我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吴中元坐立不安,“那时候的人都是族内通婚,我爸我妈不是一个种族的,他们的结合遭到了两个部落的反对,我姥爷那头儿根本就不认我,所以我才由我爸养着,我爸在世的时候族人还不敢说我,我爸现在不在了,族人是不是接受我还不一定呢。” 

    “他们既然派人前来寻找你……” 

    “你根本就不知道内情,熊部落里也不是一团和气,他们也有派系的争斗,支持我爸的那些人略占优势,所以部落才派人出来找我,”吴中元说到此处叹了口气,“其实保皇派也不喜欢我,只是因为拥有王族血脉的人都死光了,他们才想到了我。如果他们真的很在乎我,早就开始找我了,不会等到我失踪了十八年之后才开始找。” 

    “困难总会有的,回去之后可以慢慢解决,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合法的继承人,这个他们否认不了。”王欣然安慰。 

    “怎么搞成这样儿,”吴中元越走越快,“我压根儿就不想回去,但是我要是不回去就好像因为害怕而当了逃兵一样,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回去的动力和动机。” 

    “但你有回去的义务和责任。”王欣然说道。 

    “那都是高大上,假大空。”吴中元心情烦躁。 

    “那就不说高大上,说点实际的,你回去之后至少可以娶老婆。”王欣然笑道。 

    吴中元看了王欣然一眼,最佳人选就在眼前,郎有情妾有意,却不能要,气堵沮丧,满脑子都是“妈了个逼。” 

    “你现在的反应跟死刑犯被枪决之前的表现很像啊,”王欣然说道,“好了,你别烦躁了,也别再看书了,明天就要走了,我请你出去吃顿饭……”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章 临行前夕 的精彩评论